正在阅读: Uber瘦身,滴滴扩张,终归都只是为了「活下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Uber瘦身,滴滴扩张,终归都只是为了「活下去」

为何两大共享出行巨头会做出如此截然不同的选择?背后有哪些思考?

文|雅斯顿

近日Uber可谓动作频频,但不同于滴滴的快速扩张、疯狂烧钱,它在不断的缩减成本、急剧降速。为何两大共享出行巨头会做出如此截然不同的选择?背后有哪些思考?

Uber如何自救?

12月8日,周一美股盘后,美国网约车巨头Uber和Aurora发布联合声明称,Uber将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以下简称「ATG」)出售给Aurora Innovation公司,作价4亿美元现金和Aurora公司26%的股权。而根据此笔交易的监管文件显示,ATG所有股东包括Uber、ATG的投资者、员工将持有Aurora公司40%的股份。同时,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将进入自动驾驶公司Aurora的董事会。

刚卖完曾经最被看好的自动驾驶汽车业务后的第二天,Uber又宣布要将其飞行出租车部门(Uber Elevate)出售给飞行出租车公司Joby Aviation,并对后者进行7500万美元的投资。据悉,其实早在1月份的时候,Uber就已经对Joby投资了5000万美元,但并未披露;而且Uber Elevate还在纽约市运营了一项直升机服务,但在疫情期间已经暂停飞行。

对此外界的普遍猜测是,Uber剥离自动驾驶部门和飞行出租车部门,实际就是让Aurora和Joby替自己接管自动驾驶汽车业务与城市空中出租车服务。这样做,不仅可以充分利用对方的技术优势,还可以让这家出行行业巨头在未来几年里节省数亿美元。这对于急需缩减开支、控制成本的Uber而言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达拉·科斯罗萨西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与Aurora公司的交易将加速Uber在2021年底前实现盈利的步伐。

从成立至今,ATG部门一直都是Uber烧钱最多的部门,但发展却不太顺利。2017年的时候,自动驾驶巨头Waymo曾起诉Uber,指控当时的Uber自动驾驶工程师Anthony Levandowski窃取商业秘密,虽然最终两家公司达成和解,但Anthony Levandowski被判入狱18个月,Uber庭外向Waymo赔付了2.45亿美元股票。

2018年3月,在美国的亚利桑那州,一辆正在测试中的Uber自动驾驶汽车,以69公里时速撞死了一位横穿马路的妇女,虽然两年后亚利桑那州做出了「自动驾驶」无罪判决,但这一全球首例无人车撞人致死事件,严重影响了公众与资本对Uber自动驾驶技术上期待,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其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短板与缺陷。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Uber业务受到了更大冲击,特别是打车业务,这也让它不得不进行瘦身。根据Uber发布的2020年Q3财报显示,Uber三季度营收31.29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较去年同期的38.13亿美元相比下降18%,亏损10.9亿美元。其中,ATG部门三季度实际营收仅为2500万美元,共计亏损1.04亿美元,前三季度累计亏损3.03亿美元,且公司今年投入的研发费用已经高达4.57亿美元。显然,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自动驾驶业务已成为Uber的拖累。

不过ATG部门并非今年Uber削减的第一个项目。今年5月,不到两周的时间内,Uber二度公布裁员计划,两轮裁员总数达到6700人,相当于公司员工人数的1/4。Uber首席执行官霍斯劳沙希发布邮件,表示公司决定关闭45个办事处,同时考虑出售非核心业务,重新评估从货运到自动驾驶技术等多个领域的重大投资。

在前几个月里,Uber还先后出售了共享微行部门Jump,以及物流部门Uber Freight的股份;关闭了其产品孵化器和人工智能实验室Uber AI,退出了电动自行车行业的竞争。

疫情发生后,反而在外卖配送业务上,Uber Eats的收入开始大幅提升。根据Uber发布的2020年Q1财报,一季度共享打车业务收入订单额为109亿美元,同比下滑5%;Uber外卖订单额46.8亿美元,收入同比增长超过50%至8.2亿美元。

到了第三季度,其外卖配送业务已经超越打车业务,实现逆势增长,营收达到14.51亿美元,同比增长125%。这也让不是媒体调侃称,Uber要做美国版美团了。

其实说到底,无论Uber是砍掉非核心业务线还是重点发展外卖业务,很大程度上都只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毕竟目前其在盈利方面它确实存在不小的压力,而且在大环境如此严峻的时期,资本也变得越来越「务实」了,无法实现盈利的话,故事讲得再好又有什么用?

滴滴扩张为IPO?

滴滴的打法则完全相反。疫情期间,滴滴在不断尝试、跨界开展新业务。今年3月,滴滴在上海、深圳、重庆等21个城市上线跑腿服务,官方介绍,首批跑腿员由滴滴代驾司机担任,代驾司机日常骑行电动车接单。

跑腿代购服务与闪购、美团跑腿类似,提供蔬菜水果、药品、鲜花等商品代购。滴滴方面表示,推出跑腿服务的初衷是在疫情期间为社区居民提供便利,同时为平台的司机带来新的获得收入的机会。

除了跑腿业务,滴滴还试水了社区团购,上线橙心优选,主打低于市场价的秒杀产品,目前该业务已经在多个城市上线。对此,滴滴方面表示,和跑腿、货运等新项目类似,橙心优选也是后疫情时代滴滴对用户需求的尝试探索之一。

此外,在今年6月,滴滴出行还首次面向公众开放了自动驾驶服务。用户可通过滴滴APP线上报名,审核通过后,将能在上海自动驾驶测试路段,免费呼叫自动驾驶车辆进行试乘体验。其自动驾驶部门已完成了逾5亿美元的融资,由软银 「愿景基金2期」领投。滴滴出行表示将加大自动驾驶、车路协同及相关AI技术投入,并招聘了多达200名员工。计划到年底将员工增加到500至600名。

今年9月,滴滴又全资入股了今年上半年在网约车市场迅速崛起的花小猪。本以为这是一次挑战垄断但最终失败被收购的「光荣之战」,但其实早在2019年4月滴滴就已将途途网约车旗下的所有产品和资源进行了收购,并且打包到滴滴完全控股的公司旗下。

在今年的3月份,滴滴将途途网约车改头换面成了如今的花小猪打车,并且打出了全网最低价的口号进行疯狂营销。后来,花小猪以更加年轻的品牌形象以及更大的补贴力度吸引了大批年轻消费者下载使用。

不得不说,在网约车市场,你爸爸终究还是你爸爸,但滴滴的瓶颈也依旧明显。根据数据显示,滴滴在网约车市场中占据的市场份额已超60%,天花板初现,想在该市场中实现更大突破显然颇为困难。而且根据公开报道,滴滴从成立到现在已经烧掉了超过500亿,至今还是没有实现盈利,依旧在亏损。

在国内,它的竞争对手如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出行、T3出行等都在不断发展壮大,美团、高德等企业也通过聚合打车模式跨界加入了网约车战场。在国外,Uber一直是其最大劲敌。在两轮车领域,滴滴的青桔单车压力也不小,美团、哈喽都是其竞争对手。在滴滴计划的1亿单目标中,青桔要完成4000万目标,2020年计划上线20余个城市,投放200万辆,且重点布局一二线城市。

不过对于滴滴的这一系列动作,很多人并不看好,因为无论是在新赛道上还是老赛道上,它都没有创造出一个更大的想象空间。所以不少人认为,滴滴进行这一系列扩张的目标其实只是想在IPO前将估值提高到600亿美元以上,好在资本市场卖个好价钱。当然,对于IPO消息的猜测,滴滴向来是否认的。

小结

无论是Uber的退还是滴滴的进,谁都无法断言哪一个更正确,但总体而言它们的阵痛都会为了更好的服务于用户打下基础。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