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75万辆宝马在线升级,传统车企的OTA反击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75万辆宝马在线升级,传统车企的OTA反击战?

当特斯拉和造车新势力们以一个月一迭代的速度引领汽车OTA的趋势,传统车企正试图赶上这股潮流。当

文| 路由社 熊宇翔

编辑|路由社

OTA,Over the Air,空中在线升级。

这是一个常用于智能手机领域的词汇。但如今,它在汽车领域大放异彩。OTA,是智能汽车不可或缺的关键词。

上周,宝马集团对全球共计75万辆车型的OTA升级,开始在中国推送。这场耗时超过2个月的在线升级,是截至目前传统车企规模最大的一次OTA。

当特斯拉和造车新势力们以一个月一迭代的速度引领汽车OTA的趋势,传统车企正试图赶上这股潮流。当每家车企都声称要成为软件公司、出行公司、互联网公司和科技公司时,OTA已然成为无法绕过的一道考题。

无法阻挡的OTA

今年10月,宝马开始对搭载了第7代BMW iDrive系统的车型进行OTA升级。升级的项目包括地图,手机车机映射系统(Carplay与Carlife),车机屏内包含视频在内的娱乐应用,智能语音助手的全新控制功能,以及对自动泊车功能的优化,让其可以适用于更多场景。

这场升级从德国开始,欧洲、美国、中国市场的车型紧随其后。在中国,受益的车辆超过20万辆。

先厘清一下概念。当我们在说汽车OTA时,我们其实在说的是SOTA与FOTA。

SOTA,即Software-over-the-air,软件在线升级,通过无线网络将升级文件从云端服务器下载到车辆,对软件进行升级。比如,车机屏内的应用、地图更新,就属于SOTA。

而FOTA, Firmware-over-the-air,固件在线升级,则会为控制车辆某个功能模块的ECU下载、刷入一个新的固件镜像,有点类似于给这个功能模块更新系统/重装系统。比如,通过更新给车辆添加原本没有的数字钥匙,或者将语音助手更新,使其能控制车窗升降等,也在此列。

一般来说,车企对涉及车辆控制尤其是动力和底盘系统的固件升级都是慎之又慎,因为一旦出现差池,将威胁的是整辆车的行车安全。而通过在线的OTA升级,更会放大这种风险。

而宝马的此次OTA,特别升级了涉及车辆控制的自动泊车功能,代表传统车企又将OTA的步伐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在宝马之前,传统车企相关的最大规模OTA升级,是2017年末、2018年初斑马网络对斑马智行系统2.0的在线升级,涉及车辆超过40万辆,来自上汽乘用车。

当时,由斑马主导的这轮OTA中,主要升级的是车机系统以及软件,一些如“服务找人”的概念贯彻甚至在相当时间内引领了国内车联网的风潮。但囿于斑马的互联网出身和供应商身份,虽然升级功能中也涉及对车窗、天窗的控制,但并未深入到对行车时车辆操控层面的控制。

宝马身为车企,可以直接对自动泊车这类更底层、对安全性要求更高的功能进行OTA,但针对硬件相关的OTA,宝马也才刚刚起步。这方面,特斯拉则是引领了趋势的老江湖。

2017年,特斯拉通过OTA为一部分低配车型车主临时解锁了车辆上的电池容量,增加了车辆的续航里程,以帮助车主及时逃离会被飓风影响到的区域。当时,新闻一出,对汽车行业的震撼无疑是巨大的——在此之前,很多车企的车型连更新个导航地图都要前往4S店。而车辆续航如此基础但关键的性能指标能够通过无线升级的方式改变,更是闻所未闻。

2018年,特斯拉在中国重演了这类“炫技”

特斯拉之所以能实现这一更新,是因为在早期生产车辆时,便已经装配了足额的电池,但根据销售的不同版本,通过软件将可用电量进行了锁定。后期遭遇突发状况或者消费者有特殊需求时,再通过无线升级进行解锁。

如今,汽车行业显然已经逐渐接受了这套先预埋硬件,再在车辆发售后不断升级的方式。无论是平均一个月就进行一次车辆软件版本更新的造车新势力们,还是像宝马这样一上手就创造OTA规模纪录的传统豪华品牌。

表面上看,是特斯拉将车辆的功能升级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其他车企为了产品竞争力必须跟进。但实际上,背后的驱动力是消费者对汽车的期待越来越像智能手机,希望它常用常新。消费者的诉求,让汽车OTA的趋势不可阻挡。而缺失它的车企,将很容易陷入边缘化。

远观很美好 上手很烦恼

或主动、或被动,越来越多的车企在试图建立OTA相关的能力。他们将OTA视为新车标配功能——或者说,至少是宣称的标配功能。有不少车企表示新车拥有OTA功能,但实际上,在车辆售出后一次在线升级也没有进行。

对于车企尤其是传统车企而言,OTA是一件看起来很美好,做起来很糟糕的事。如今的消费者早已习惯手机软件三天两头的更新,以及手机系统按月度进行的升级。但对汽车而言,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汽车的复杂程度和这个行业对安全性的高度关注,决定了它无法像手机一样快速升级。而软件人才相对智能手机行业的缺乏、生态的缺失,也让汽车软件功能更新总是“慢半拍”。如果是传统车企,那么还会涉及硬件架构和人事架构的历史遗留问题,让事情变得更为复杂。

在OTA出现之前,传统车辆的功能升级都是有线的。用户直接将车辆开到4S店,用线束将新的数据刷入不同的汽车ECU中。但OTA出现之后,车企要面对的是此前并不擅长甚至是从来没有着手过的工作。

要实现OTA,车企首先要拥有一个OTA的云平台,负责升级数据、升级指令的下发,以及对车辆升级状态进行监测。而在车辆端,OTA则需要一个新的专门的功能软件,来接收、检测升级包,通常它被称作“OTA Manager”(OTA管理器)。

在接收了升级数据后,还需要通过中央网关——它就像汽车内部网络的路由器,向不同的ECU下发升级数据。

一个重要的背景是,汽车不同ECU之间的数据格式、标准并不全然相同,因此中央网关要准确地进行分发与“翻译”,防止出错。可以说,没有一个强大而稳定的中央网关,OTA就难以实现(这也是为何蔚来在宣传六大自研技术时,将智能网关列为了其中之一)。

同时,随着OTA升级的数据量越来越大,车内的数据传输总线也需要更新,毕竟没有用户希望自己的汽车一升级就得趴窝一天。

上述种种对于车企特别是传统车企来说,要实现完整的OTA,其实意味着需要对电子电气架构和人才结构进行系统更新。

迈出第一步的宝马,为此所作的准备是,在所更新车型上启用了成本更高的车载以太网,并于今年10月新成立数字化部门,整合全球超过7000名IT人才。不过,并非每个传统车企都有宝马这样的财力和魄力。

在汽车的OTA中,安全性被摆在了极高的位置上,尤其是会直接改写ECU数据的FOTA。如果在OTA过程中没有做好安全工作,升级数据遭到入侵、篡改或者仅仅是出现bug,一旦它涉及车辆的动力系统和底盘控制系统,都有可能造成车毁人亡的结果。

相关专业人才的缺失、传统电子电气架构的拖累,以及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后难以估量的后果,都让众多传统车企面对OTA时,“想触碰又缩回手”。

正因为传统车企面对OTA时出现了转型阵痛,还孕育出了这一领域的特定供应商。比如上个月才获得1000万美元融资的艾拉比,提供的服务就是为车企打造OTA解决方案,其合作伙伴不乏国内一线自主品牌和合资品牌。

不仅仅是升级

虽然,如今的车企尤其是传统车企在OTA的考题上才刚刚起步,姿态不免还扭扭捏捏。但可以预见的是,越来越多的车企,会先后建立属于自己的OTA人才队伍和业务部门。因为OTA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功能点,实际上,它在打破车企与用户之间的固有隔阂。

一个典型的结果是,通过OTA,车企与用户之间的关系会更扁平而直接,车企会直接面对用户,对用户需求进行快速响应(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作为纽带,OTA会成为车企与消费者之间建立数据-体验更新闭环的重要凭仗。

这方面做得最好的无疑是特斯拉——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辅助功能作为标配提供给消费者,在8年时间中,通过OTA至少经历了12个版本的迭代,其主要形式便是通过用户的使用数据和反馈,由研发团队进行优化,让Autopilot变得更好用、更多人用。

在这个过程中,使用Autopilot的特斯拉用户越来越多,Autopilot也变得越来越强大。两者不断相互增进,将自动驾驶打造成了特斯拉的一张王牌。

特斯拉早期OTA升级

更进一步来看,OTA的想象力也不仅仅是在与消费者的良性互动中构筑更强的竞争力。同时,它也在开创新的商业模式,将竞争力更好地变现。

除开人尽皆知、还在不断涨价的FSD功能可以通过OTA事后开通,今年年中,特斯拉还在国内推出了OTA解锁加速能力的服务。用户在线支付1.4万元,即可远程升级车辆的加速性能,百公里时速加速时间从4.6秒提升到4.1秒。

蔚来则在2019年推出了NIO Pilot高级辅助驾驶功能的后装升级服务,原本未选购这一功能的车主,付款OTA升级后即可启用NIO Pilot。

今年4月份,威马也发现了OTA的妙用 ——他们为车机推出了一套付费换主题皮肤的服务,定价499。实际上用户以不到20元的价格就可以购入,并且能以相当快的速度更新。虽然这对OTA的应用很轻量化,但仍然不失为对其价值的一次有意义的探索。

最后,再回到传统车企这边。目前其通过OTA进行迭代的步子刚刚迈开,在OTA付费服务上的尝试则仍是空白。但路由社仍然认为,传统车企最终必将“互联网化”,因为,参与到汽车市场的新生代消费者们,越来越将汽车看作一个智能终端,无法在线升级的汽车,当然会越来越不被接受和欢迎。

因此,当我们见证汽车OTA的兴起时,我们其实在见证车企与用户之间关系的一次深刻变化。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宝马

4.9k
  • 宝马中国召回部分进口X5、X6汽车,共计27辆
  • 汽车早报|6月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降至49.5% 机构称预计特斯拉二季度交付量为29.5万辆

特斯拉

8.8k
  • 特斯拉二季度产量达25.86万辆、交付量达25.47万辆
  • 派斯林:公司为北美新能源汽车厂商特斯拉与瑞维安提供了焊装自动化生产线的设计与制造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75万辆宝马在线升级,传统车企的OTA反击战?

当特斯拉和造车新势力们以一个月一迭代的速度引领汽车OTA的趋势,传统车企正试图赶上这股潮流。当

文| 路由社 熊宇翔

编辑|路由社

OTA,Over the Air,空中在线升级。

这是一个常用于智能手机领域的词汇。但如今,它在汽车领域大放异彩。OTA,是智能汽车不可或缺的关键词。

上周,宝马集团对全球共计75万辆车型的OTA升级,开始在中国推送。这场耗时超过2个月的在线升级,是截至目前传统车企规模最大的一次OTA。

当特斯拉和造车新势力们以一个月一迭代的速度引领汽车OTA的趋势,传统车企正试图赶上这股潮流。当每家车企都声称要成为软件公司、出行公司、互联网公司和科技公司时,OTA已然成为无法绕过的一道考题。

无法阻挡的OTA

今年10月,宝马开始对搭载了第7代BMW iDrive系统的车型进行OTA升级。升级的项目包括地图,手机车机映射系统(Carplay与Carlife),车机屏内包含视频在内的娱乐应用,智能语音助手的全新控制功能,以及对自动泊车功能的优化,让其可以适用于更多场景。

这场升级从德国开始,欧洲、美国、中国市场的车型紧随其后。在中国,受益的车辆超过20万辆。

先厘清一下概念。当我们在说汽车OTA时,我们其实在说的是SOTA与FOTA。

SOTA,即Software-over-the-air,软件在线升级,通过无线网络将升级文件从云端服务器下载到车辆,对软件进行升级。比如,车机屏内的应用、地图更新,就属于SOTA。

而FOTA, Firmware-over-the-air,固件在线升级,则会为控制车辆某个功能模块的ECU下载、刷入一个新的固件镜像,有点类似于给这个功能模块更新系统/重装系统。比如,通过更新给车辆添加原本没有的数字钥匙,或者将语音助手更新,使其能控制车窗升降等,也在此列。

一般来说,车企对涉及车辆控制尤其是动力和底盘系统的固件升级都是慎之又慎,因为一旦出现差池,将威胁的是整辆车的行车安全。而通过在线的OTA升级,更会放大这种风险。

而宝马的此次OTA,特别升级了涉及车辆控制的自动泊车功能,代表传统车企又将OTA的步伐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在宝马之前,传统车企相关的最大规模OTA升级,是2017年末、2018年初斑马网络对斑马智行系统2.0的在线升级,涉及车辆超过40万辆,来自上汽乘用车。

当时,由斑马主导的这轮OTA中,主要升级的是车机系统以及软件,一些如“服务找人”的概念贯彻甚至在相当时间内引领了国内车联网的风潮。但囿于斑马的互联网出身和供应商身份,虽然升级功能中也涉及对车窗、天窗的控制,但并未深入到对行车时车辆操控层面的控制。

宝马身为车企,可以直接对自动泊车这类更底层、对安全性要求更高的功能进行OTA,但针对硬件相关的OTA,宝马也才刚刚起步。这方面,特斯拉则是引领了趋势的老江湖。

2017年,特斯拉通过OTA为一部分低配车型车主临时解锁了车辆上的电池容量,增加了车辆的续航里程,以帮助车主及时逃离会被飓风影响到的区域。当时,新闻一出,对汽车行业的震撼无疑是巨大的——在此之前,很多车企的车型连更新个导航地图都要前往4S店。而车辆续航如此基础但关键的性能指标能够通过无线升级的方式改变,更是闻所未闻。

2018年,特斯拉在中国重演了这类“炫技”

特斯拉之所以能实现这一更新,是因为在早期生产车辆时,便已经装配了足额的电池,但根据销售的不同版本,通过软件将可用电量进行了锁定。后期遭遇突发状况或者消费者有特殊需求时,再通过无线升级进行解锁。

如今,汽车行业显然已经逐渐接受了这套先预埋硬件,再在车辆发售后不断升级的方式。无论是平均一个月就进行一次车辆软件版本更新的造车新势力们,还是像宝马这样一上手就创造OTA规模纪录的传统豪华品牌。

表面上看,是特斯拉将车辆的功能升级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其他车企为了产品竞争力必须跟进。但实际上,背后的驱动力是消费者对汽车的期待越来越像智能手机,希望它常用常新。消费者的诉求,让汽车OTA的趋势不可阻挡。而缺失它的车企,将很容易陷入边缘化。

远观很美好 上手很烦恼

或主动、或被动,越来越多的车企在试图建立OTA相关的能力。他们将OTA视为新车标配功能——或者说,至少是宣称的标配功能。有不少车企表示新车拥有OTA功能,但实际上,在车辆售出后一次在线升级也没有进行。

对于车企尤其是传统车企而言,OTA是一件看起来很美好,做起来很糟糕的事。如今的消费者早已习惯手机软件三天两头的更新,以及手机系统按月度进行的升级。但对汽车而言,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汽车的复杂程度和这个行业对安全性的高度关注,决定了它无法像手机一样快速升级。而软件人才相对智能手机行业的缺乏、生态的缺失,也让汽车软件功能更新总是“慢半拍”。如果是传统车企,那么还会涉及硬件架构和人事架构的历史遗留问题,让事情变得更为复杂。

在OTA出现之前,传统车辆的功能升级都是有线的。用户直接将车辆开到4S店,用线束将新的数据刷入不同的汽车ECU中。但OTA出现之后,车企要面对的是此前并不擅长甚至是从来没有着手过的工作。

要实现OTA,车企首先要拥有一个OTA的云平台,负责升级数据、升级指令的下发,以及对车辆升级状态进行监测。而在车辆端,OTA则需要一个新的专门的功能软件,来接收、检测升级包,通常它被称作“OTA Manager”(OTA管理器)。

在接收了升级数据后,还需要通过中央网关——它就像汽车内部网络的路由器,向不同的ECU下发升级数据。

一个重要的背景是,汽车不同ECU之间的数据格式、标准并不全然相同,因此中央网关要准确地进行分发与“翻译”,防止出错。可以说,没有一个强大而稳定的中央网关,OTA就难以实现(这也是为何蔚来在宣传六大自研技术时,将智能网关列为了其中之一)。

同时,随着OTA升级的数据量越来越大,车内的数据传输总线也需要更新,毕竟没有用户希望自己的汽车一升级就得趴窝一天。

上述种种对于车企特别是传统车企来说,要实现完整的OTA,其实意味着需要对电子电气架构和人才结构进行系统更新。

迈出第一步的宝马,为此所作的准备是,在所更新车型上启用了成本更高的车载以太网,并于今年10月新成立数字化部门,整合全球超过7000名IT人才。不过,并非每个传统车企都有宝马这样的财力和魄力。

在汽车的OTA中,安全性被摆在了极高的位置上,尤其是会直接改写ECU数据的FOTA。如果在OTA过程中没有做好安全工作,升级数据遭到入侵、篡改或者仅仅是出现bug,一旦它涉及车辆的动力系统和底盘控制系统,都有可能造成车毁人亡的结果。

相关专业人才的缺失、传统电子电气架构的拖累,以及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后难以估量的后果,都让众多传统车企面对OTA时,“想触碰又缩回手”。

正因为传统车企面对OTA时出现了转型阵痛,还孕育出了这一领域的特定供应商。比如上个月才获得1000万美元融资的艾拉比,提供的服务就是为车企打造OTA解决方案,其合作伙伴不乏国内一线自主品牌和合资品牌。

不仅仅是升级

虽然,如今的车企尤其是传统车企在OTA的考题上才刚刚起步,姿态不免还扭扭捏捏。但可以预见的是,越来越多的车企,会先后建立属于自己的OTA人才队伍和业务部门。因为OTA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功能点,实际上,它在打破车企与用户之间的固有隔阂。

一个典型的结果是,通过OTA,车企与用户之间的关系会更扁平而直接,车企会直接面对用户,对用户需求进行快速响应(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作为纽带,OTA会成为车企与消费者之间建立数据-体验更新闭环的重要凭仗。

这方面做得最好的无疑是特斯拉——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辅助功能作为标配提供给消费者,在8年时间中,通过OTA至少经历了12个版本的迭代,其主要形式便是通过用户的使用数据和反馈,由研发团队进行优化,让Autopilot变得更好用、更多人用。

在这个过程中,使用Autopilot的特斯拉用户越来越多,Autopilot也变得越来越强大。两者不断相互增进,将自动驾驶打造成了特斯拉的一张王牌。

特斯拉早期OTA升级

更进一步来看,OTA的想象力也不仅仅是在与消费者的良性互动中构筑更强的竞争力。同时,它也在开创新的商业模式,将竞争力更好地变现。

除开人尽皆知、还在不断涨价的FSD功能可以通过OTA事后开通,今年年中,特斯拉还在国内推出了OTA解锁加速能力的服务。用户在线支付1.4万元,即可远程升级车辆的加速性能,百公里时速加速时间从4.6秒提升到4.1秒。

蔚来则在2019年推出了NIO Pilot高级辅助驾驶功能的后装升级服务,原本未选购这一功能的车主,付款OTA升级后即可启用NIO Pilot。

今年4月份,威马也发现了OTA的妙用 ——他们为车机推出了一套付费换主题皮肤的服务,定价499。实际上用户以不到20元的价格就可以购入,并且能以相当快的速度更新。虽然这对OTA的应用很轻量化,但仍然不失为对其价值的一次有意义的探索。

最后,再回到传统车企这边。目前其通过OTA进行迭代的步子刚刚迈开,在OTA付费服务上的尝试则仍是空白。但路由社仍然认为,传统车企最终必将“互联网化”,因为,参与到汽车市场的新生代消费者们,越来越将汽车看作一个智能终端,无法在线升级的汽车,当然会越来越不被接受和欢迎。

因此,当我们见证汽车OTA的兴起时,我们其实在见证车企与用户之间关系的一次深刻变化。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