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苹果进场,最致命的杀伤力是在2024年放大特斯拉的短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苹果进场,最致命的杀伤力是在2024年放大特斯拉的短板

2024年,才是苹果和特斯拉的首次交锋。马斯克需要赶在苹果交付产品前修复特斯拉的短板。

文|深潜atom 

苹果造车,已经是个流传甚广,但又略显久远的话题了。从乔布斯时代到库克时代,苹果一直靠iPhone独孤求败。虽然iPhone还是一如既往的真香,但那种挥之不去的无聊和枯燥,已经笼罩整个电子消费品市场很久了。我们日常娱乐、生活需要的手机性能,也已经被苹果拓展到了一个极限。

于是,市场就特别希望能有新的物种出现。苹果在现在放出自研汽车的消息,其实也有迹可循。今年全球股市,表现最好的股票都集中在无人车领域。我们之前分析过很多次,这是资本市场对科技密度高的企业的厚爱,因为科技含量能在不确定性日益加剧的市场环境下提供更多的确定性。这一波利好,苹果肯定需要追上。

01、苹果下场,标志着市场对无人车判断的新临界点到来

在2015年的一份内部报告中,苹果把无人汽车当作承诺项目。但尽管评估鼓吹创新,但在创新方面,却并不冒进。苹果颠覆了手机,但更多的是顺势而为。苹果看似激进的取消物理按键的操作,就是其中一例。在苹果决定这么做之前,手机按键的减少就已经是一个趋势。苹果是保守的激进派,在看准某个趋势后,总能给出超越别人的结果和体验。

△概念图

在造车这事上,苹果目前放出来的消息还并不多。关于驾驶系统,基本没有提及。但苹果的无人驾驶测试,一直在做。目前传播较广的是,苹果会在自研的汽车上用到自己设计的最新的电池,能极大地降低电池温度,以防止自燃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虽然苹果也有推迟和跳票的记录,但苹果整体的做事风格还是非常稳健的。所以在苹果宣布要推出无人车的消息后,苹果股价应声上涨。这也是市场对于苹果的期许和认可。相比于目前市场上的两种主流的无人车研发模式,苹果应该还是会大概率走整车交付的路线。

估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回忆说:至暗时刻,特斯拉曾想以600亿美金的价格卖身苹果,但库克拒绝会面。马斯克在这个时候,讲述这段往事,其实要表达的意思是——苹果没有做无人车的决心,要做他们早就做了,特斯拉当年给他们那么大一个便宜,他们都没抓住。到现在,特斯拉已经进化迭代到这种程度,苹果还入局无人车也就是说着玩玩而已。马斯克的回应,当然有安抚市场情绪的考量,但也有一定程度的既生瑜何生亮的酸葡萄心理。

但这也反映出,整个市场对无人车判断的临界点到来了。正如我们在前文中说过,苹果极少做别人没做过的项目,不会贸然去做先驱,但一旦瞅准机会入局,就大概率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和局面。

苹果也到了必须要做无人汽车的时刻。如果一直躺在两万亿的估值上,而没有更好的产品出现,苹果的科技光环会逐渐黯淡。在我们看来,什么音响和耳机,虽然贡献了不少营收,但在创新的维度上,都是小打小闹。

02、马斯克需要赶在苹果交付产品前修复特斯拉的短板

苹果一贯以出色的工业化设计能力和交付水准著称。在没有苹果之前,特斯拉无疑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但是相比理想、蔚来这种定位高端豪华的产品,特斯拉的细节处理就一直不如人意,而且也到了一个不能一直回避下去的状态。

深潜atom的朋友,李先生就表示“我在特斯拉Model3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名不副实,感觉钣金是用手压的,门缝间隙宽窄不一,简直就是一个塑料玩具,粗糙到让人不能相信这是个大品牌”。虽然马斯克的眼中更多的是形成大海,马斯克也信奉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互联网思维”,但是消费者在意和关注的点,特斯拉还是需要正视。

在我们接触到的特斯拉车主中,也有人对这种看法表示不屑一顾,认为特斯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汽车,而是代表未来的方向。特斯拉锚定的是未来的叫车系统和服务,不应该用一般的汽车的标准来要求和评判。但我们觉得,这种说法,可能过于乡愿。即便特斯拉被赋予了超越和重新定义汽车的使命,但它在物理属性上,还是工业品,那么它就应该在这个维度上接受工业品被评判和审视的一致的标准。

所以,相较特斯拉略显粗糙的产品细节,一旦苹果汽车的产品亮相,那么特斯拉原有的缺陷,就会被放大,这对于特斯拉而言还是有相当大的杀伤力。这也能从很多选择蔚来、理想等车型的车主的选择那里得到应证。在软件受控于现实政策等条件制约而在短期不能得到解决的情况下,车辆品质就显得非常重要。

苹果不是传统的硬件制造商,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公司,OS的研发能力,才是苹果最强悍的地方。当然,在追求产品体验和用户体验的这产品哲学下,苹果的软件和硬件得到了很良性的相互驱动。举一个近一点的例子,国内新势力造车之所以能在这一波很迅速赶超传统车企,就在于当硬件的门槛和壁垒,已经并不高的时候,科技公司相较传统车企,有更强的科研优势。我们相信,苹果在OS的系统研发能力上,会对特斯拉造成一定的压力。

因此,马斯克需要赶在苹果交付产品前修复特斯拉的短板。这样才能在正面的竞争中,减少来自消费者的诟病。

03、2024年,才是苹果和特斯拉的首次交锋

虽然关于Apple Car上市的时间节点各不相同,但苹果造车似乎已越来越近。而苹果造车的消息也对特斯拉等在美上市车企的股价形成打击。消息传出的当日,理想汽车盘中跌超6%,蔚来汽车盘中跌超4%,特斯拉盘中跌超5%。

△特斯拉股票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表示:“苹果可能进入汽车市场或将成为特斯拉股票最大的利空因素,这是投资者一段时间内应该考虑的情况。”

美国投资研究公司Research Affiliates合伙人卡莱斯尼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特斯拉毋庸置疑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当前股价过高,与其表现相比,已处于泡沫区间。考虑到特斯拉的销量、汽车产量数据和其他基本面因素,特斯拉当前股价已经过高(特斯拉市盈率为1128,苹果市盈率为39)。

今年11月,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宣布,特斯拉股票将于12月21日被纳入标普500指数(S&P 500)。但特斯拉股价在标准普尔500指数首次亮相后暴跌,收盘时较前一交易日的创纪录高位下跌6.5%。

卡莱斯尼克认为,当特斯拉被纳入标准普尔500指数时,投资者不得不以非常高的价格买入,这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相当糟糕的后果。

但也有坚定看好特斯拉未来前景的。因豪赌特斯拉出名的美股“牛市女皇”Cathie Wood及旗下方舟投资管理公司(ARK Invest)再次抛出大话题。

△特斯拉股票

方舟分析师Sam Korus在官网撰文认为,到2024年,特斯拉每股预期价值将能达到7000美元。另外,即便是在悲观假设下,特斯拉股价届时仍有可能达到至多1500美元,这一可能性占25%;可能性同样为25%的乐观假设则更为夸张,届时特斯拉股价将达到至少1.5万美元。

截止12月24日收盘,特斯拉股价是646美元,若2024年要涨到7000美元,未来四年则需要上涨984%;若是涨的1.5万美元,未来四年则需要上涨2222%。这么的涨幅看上去遥不可及,但是在2019年的6月的时候特斯拉股价跌至35.4美元阶段性低点后,谁又会想到不到2年时间特斯拉股价就上涨了16倍。

国内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也认为,苹果汽车项目暂时不会对特斯拉等造车新势力们造成很大冲击,因为从宣布造车到车真正下线交付还有很长时间,而且汽车发展模式已经变革一轮,可想象的空间相对来说较小。

在对比特斯来和苹果时,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角度。如果把特斯拉看作是一家和苹果一样的科技公司,不用在乎当前的盈利性、不用市盈率来评估,特斯拉市值是否被高估。

一般来说,主营产品的市占率是观察科技公司增长前景的一个重要指标。以刚刚结束的2020年Q3季度为参考,苹果公司的iPhone全球销量为4200万台,其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市占率为11.1%。

对照特斯拉,旗下电动车全球销量为13.93万辆,在全球电动车市场的占比为18.91%。

从出货量上可以做一个换算,iPhone平均价格设定为800美元,特斯拉平均价格设定为4万美元,相当于一台特斯拉等于50部 iPhone。2020年Q3,特斯拉相当于卖出去了696万零5千部iPhone,相当于苹果销量的17%。目前特斯拉的市值为6272.92亿美元,而苹果为2.24万亿美元,约为28%。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斯拉的市值和苹果相比确实有被高估的层面。

2015年的时候,马斯克曾质疑苹果制造汽车的能力。表示,与手机或者智能手表相比,汽车非常复杂。你不能直接走到富士康这样的供应商面前说:帮我造辆汽车。

但在当下这个时代,蔚来已经证明了汽车的品牌和生产是可以分开的。彭博社11月份的消息指出,富士康在10月份推出了自己的开放式汽车平台,此平台将适用于任何制造商或品牌汽车。富士康在手机代工领域已经和苹果形成了“给你一个眼神,你就懂”的默契。

如果苹果汽车按大部分媒体预测那样,在2024年选择正式上市,而这个时间点正好是Model 3车主开始换车的时候,一旦老用户的销量转化不成功,特斯拉就会面临比较大的问题。到那时候,苹果造车的影响力才开始真正发挥出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特斯拉

8.7k
  • 美国银行报告称2025年通用和福特的电动车销量或将超过特斯拉
  • 特斯拉被裁员工提交紧急动议,称遣散费远低于法律规定

苹果

6.5k
  • 美媒:苹果公司计划推出极限运动版Apple Watch
  • 苹果供应链台湾厂商:未接获砍单通知,iPhone 14初期备货目标不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苹果进场,最致命的杀伤力是在2024年放大特斯拉的短板

2024年,才是苹果和特斯拉的首次交锋。马斯克需要赶在苹果交付产品前修复特斯拉的短板。

文|深潜atom 

苹果造车,已经是个流传甚广,但又略显久远的话题了。从乔布斯时代到库克时代,苹果一直靠iPhone独孤求败。虽然iPhone还是一如既往的真香,但那种挥之不去的无聊和枯燥,已经笼罩整个电子消费品市场很久了。我们日常娱乐、生活需要的手机性能,也已经被苹果拓展到了一个极限。

于是,市场就特别希望能有新的物种出现。苹果在现在放出自研汽车的消息,其实也有迹可循。今年全球股市,表现最好的股票都集中在无人车领域。我们之前分析过很多次,这是资本市场对科技密度高的企业的厚爱,因为科技含量能在不确定性日益加剧的市场环境下提供更多的确定性。这一波利好,苹果肯定需要追上。

01、苹果下场,标志着市场对无人车判断的新临界点到来

在2015年的一份内部报告中,苹果把无人汽车当作承诺项目。但尽管评估鼓吹创新,但在创新方面,却并不冒进。苹果颠覆了手机,但更多的是顺势而为。苹果看似激进的取消物理按键的操作,就是其中一例。在苹果决定这么做之前,手机按键的减少就已经是一个趋势。苹果是保守的激进派,在看准某个趋势后,总能给出超越别人的结果和体验。

△概念图

在造车这事上,苹果目前放出来的消息还并不多。关于驾驶系统,基本没有提及。但苹果的无人驾驶测试,一直在做。目前传播较广的是,苹果会在自研的汽车上用到自己设计的最新的电池,能极大地降低电池温度,以防止自燃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虽然苹果也有推迟和跳票的记录,但苹果整体的做事风格还是非常稳健的。所以在苹果宣布要推出无人车的消息后,苹果股价应声上涨。这也是市场对于苹果的期许和认可。相比于目前市场上的两种主流的无人车研发模式,苹果应该还是会大概率走整车交付的路线。

估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回忆说:至暗时刻,特斯拉曾想以600亿美金的价格卖身苹果,但库克拒绝会面。马斯克在这个时候,讲述这段往事,其实要表达的意思是——苹果没有做无人车的决心,要做他们早就做了,特斯拉当年给他们那么大一个便宜,他们都没抓住。到现在,特斯拉已经进化迭代到这种程度,苹果还入局无人车也就是说着玩玩而已。马斯克的回应,当然有安抚市场情绪的考量,但也有一定程度的既生瑜何生亮的酸葡萄心理。

但这也反映出,整个市场对无人车判断的临界点到来了。正如我们在前文中说过,苹果极少做别人没做过的项目,不会贸然去做先驱,但一旦瞅准机会入局,就大概率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和局面。

苹果也到了必须要做无人汽车的时刻。如果一直躺在两万亿的估值上,而没有更好的产品出现,苹果的科技光环会逐渐黯淡。在我们看来,什么音响和耳机,虽然贡献了不少营收,但在创新的维度上,都是小打小闹。

02、马斯克需要赶在苹果交付产品前修复特斯拉的短板

苹果一贯以出色的工业化设计能力和交付水准著称。在没有苹果之前,特斯拉无疑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但是相比理想、蔚来这种定位高端豪华的产品,特斯拉的细节处理就一直不如人意,而且也到了一个不能一直回避下去的状态。

深潜atom的朋友,李先生就表示“我在特斯拉Model3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名不副实,感觉钣金是用手压的,门缝间隙宽窄不一,简直就是一个塑料玩具,粗糙到让人不能相信这是个大品牌”。虽然马斯克的眼中更多的是形成大海,马斯克也信奉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互联网思维”,但是消费者在意和关注的点,特斯拉还是需要正视。

在我们接触到的特斯拉车主中,也有人对这种看法表示不屑一顾,认为特斯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汽车,而是代表未来的方向。特斯拉锚定的是未来的叫车系统和服务,不应该用一般的汽车的标准来要求和评判。但我们觉得,这种说法,可能过于乡愿。即便特斯拉被赋予了超越和重新定义汽车的使命,但它在物理属性上,还是工业品,那么它就应该在这个维度上接受工业品被评判和审视的一致的标准。

所以,相较特斯拉略显粗糙的产品细节,一旦苹果汽车的产品亮相,那么特斯拉原有的缺陷,就会被放大,这对于特斯拉而言还是有相当大的杀伤力。这也能从很多选择蔚来、理想等车型的车主的选择那里得到应证。在软件受控于现实政策等条件制约而在短期不能得到解决的情况下,车辆品质就显得非常重要。

苹果不是传统的硬件制造商,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公司,OS的研发能力,才是苹果最强悍的地方。当然,在追求产品体验和用户体验的这产品哲学下,苹果的软件和硬件得到了很良性的相互驱动。举一个近一点的例子,国内新势力造车之所以能在这一波很迅速赶超传统车企,就在于当硬件的门槛和壁垒,已经并不高的时候,科技公司相较传统车企,有更强的科研优势。我们相信,苹果在OS的系统研发能力上,会对特斯拉造成一定的压力。

因此,马斯克需要赶在苹果交付产品前修复特斯拉的短板。这样才能在正面的竞争中,减少来自消费者的诟病。

03、2024年,才是苹果和特斯拉的首次交锋

虽然关于Apple Car上市的时间节点各不相同,但苹果造车似乎已越来越近。而苹果造车的消息也对特斯拉等在美上市车企的股价形成打击。消息传出的当日,理想汽车盘中跌超6%,蔚来汽车盘中跌超4%,特斯拉盘中跌超5%。

△特斯拉股票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表示:“苹果可能进入汽车市场或将成为特斯拉股票最大的利空因素,这是投资者一段时间内应该考虑的情况。”

美国投资研究公司Research Affiliates合伙人卡莱斯尼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特斯拉毋庸置疑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当前股价过高,与其表现相比,已处于泡沫区间。考虑到特斯拉的销量、汽车产量数据和其他基本面因素,特斯拉当前股价已经过高(特斯拉市盈率为1128,苹果市盈率为39)。

今年11月,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宣布,特斯拉股票将于12月21日被纳入标普500指数(S&P 500)。但特斯拉股价在标准普尔500指数首次亮相后暴跌,收盘时较前一交易日的创纪录高位下跌6.5%。

卡莱斯尼克认为,当特斯拉被纳入标准普尔500指数时,投资者不得不以非常高的价格买入,这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相当糟糕的后果。

但也有坚定看好特斯拉未来前景的。因豪赌特斯拉出名的美股“牛市女皇”Cathie Wood及旗下方舟投资管理公司(ARK Invest)再次抛出大话题。

△特斯拉股票

方舟分析师Sam Korus在官网撰文认为,到2024年,特斯拉每股预期价值将能达到7000美元。另外,即便是在悲观假设下,特斯拉股价届时仍有可能达到至多1500美元,这一可能性占25%;可能性同样为25%的乐观假设则更为夸张,届时特斯拉股价将达到至少1.5万美元。

截止12月24日收盘,特斯拉股价是646美元,若2024年要涨到7000美元,未来四年则需要上涨984%;若是涨的1.5万美元,未来四年则需要上涨2222%。这么的涨幅看上去遥不可及,但是在2019年的6月的时候特斯拉股价跌至35.4美元阶段性低点后,谁又会想到不到2年时间特斯拉股价就上涨了16倍。

国内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也认为,苹果汽车项目暂时不会对特斯拉等造车新势力们造成很大冲击,因为从宣布造车到车真正下线交付还有很长时间,而且汽车发展模式已经变革一轮,可想象的空间相对来说较小。

在对比特斯来和苹果时,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角度。如果把特斯拉看作是一家和苹果一样的科技公司,不用在乎当前的盈利性、不用市盈率来评估,特斯拉市值是否被高估。

一般来说,主营产品的市占率是观察科技公司增长前景的一个重要指标。以刚刚结束的2020年Q3季度为参考,苹果公司的iPhone全球销量为4200万台,其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市占率为11.1%。

对照特斯拉,旗下电动车全球销量为13.93万辆,在全球电动车市场的占比为18.91%。

从出货量上可以做一个换算,iPhone平均价格设定为800美元,特斯拉平均价格设定为4万美元,相当于一台特斯拉等于50部 iPhone。2020年Q3,特斯拉相当于卖出去了696万零5千部iPhone,相当于苹果销量的17%。目前特斯拉的市值为6272.92亿美元,而苹果为2.24万亿美元,约为28%。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斯拉的市值和苹果相比确实有被高估的层面。

2015年的时候,马斯克曾质疑苹果制造汽车的能力。表示,与手机或者智能手表相比,汽车非常复杂。你不能直接走到富士康这样的供应商面前说:帮我造辆汽车。

但在当下这个时代,蔚来已经证明了汽车的品牌和生产是可以分开的。彭博社11月份的消息指出,富士康在10月份推出了自己的开放式汽车平台,此平台将适用于任何制造商或品牌汽车。富士康在手机代工领域已经和苹果形成了“给你一个眼神,你就懂”的默契。

如果苹果汽车按大部分媒体预测那样,在2024年选择正式上市,而这个时间点正好是Model 3车主开始换车的时候,一旦老用户的销量转化不成功,特斯拉就会面临比较大的问题。到那时候,苹果造车的影响力才开始真正发挥出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