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持续探索当代婚姻图鉴,《幸福三重奏》的坚守和未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持续探索当代婚姻图鉴,《幸福三重奏》的坚守和未来

与其去描绘婚姻爱情到底有多美好,不如把它做得再生活感一点。

文|一点剧读 肖晓

何猷君精心准备的结婚周年纪念日惊喜,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打乱了计划。而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被雨水“突袭”:进村第一天,他们的厨房就出现了雨水倒灌问题。——根据节目组的前期调查,泰顺当地人对气候的反馈是“干旱,几乎不下雨”,奈何天公不作美,整个录制中将近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下雨。

诸如此类的“意外”,还有三组夫妻出海打渔时遭遇了海上狂风大作、海浪翻腾,渔船上谢楠吐了、于谦被掀翻在地上、白慧明也被晃得语无伦次。天气,是整季节目中最大的变数之一,不可预测,但这何尝不是生活最本身的模样,看似突如其来实则一切都在正常逻辑之下。

“我们当时就有明确指示:所有的导演组、工作人员不能有任何的介入,让艺人自己解决。我们不是让艺人来度假的,而是来生活的”,真人秀负责人曲泳帆在接受娱乐独角兽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影视剧的逻辑是追求还原,但综艺追求的是一种失控:“意外突发的状况,是综艺的常态,甚至于我们是期待变化的”。

恰恰是这种变数和“冷眼旁观”带来了意外的“惊喜”:奚梦瑶耐心安慰着计划被打乱又遭遇大飞蛾雪上加霜的何猷君,就像发现雨水倒灌时,最初的慌乱之后她主动扛起了“抗洪”主力军的任务,而两个人性格中的真实侧面、大男孩和独立女性的夫妻关系也在一次次的意外中显露。

真实感,也是企鹅影视坐标系工作室负责人、《幸福三重奏》节目制片人徐扬所坚持的综艺创作的核心标准之一,另一个是向往感。“与其去描绘婚姻爱情到底有多美好,不如把它做得再生活感一点,让观众能够看到婚姻生活里的全貌,然后从其中去理解和寻找自己向往的美好的感情”。真实和向往,在此汇流。

“我们会越来越好” 、“用爱拥抱变化”、“美好的回忆”,结束录制离开村子之前,三组夫妻在村口黑板上留言。2020年的最后一天,《幸福三重奏3》最后一期节目上线,为这段幸福之旅画上短暂的句号,也开启全新的征程。一点剧读也借此对话徐扬和曲泳帆,一窥节目制作的内里逻辑,并感受其中流淌的“幸福”。

贤内助和少女感背后:提纯“原生态”但也打破“惯性”

行至第三季的《幸福三重奏》,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选择嘉宾的法则:比如夫妻感情不能是表演出来的,他们展现给观众的向往感必须是真的;再比如他们的情感生活必须是没有被过度曝光的,带给节目的内容是纯粹的,不要有太多八卦性质的干扰;当然还有嘉宾之间能够形成明确的差异。

执行起来并不容易。尤其是在第一期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徐扬回忆自己经常被同事调侃,“这可能是邀请嘉宾周期最长的一个节目”。一个更为显性的衡量标准是,第一季他们最先邀请的一组夫妻是福原爱夫妻,而当他们完成另外两组的沟通进入录制阶段时,福原爱已经经历了十月怀胎和生产的过程。

当然对于现在的《幸福三重奏》来讲,邀请嘉宾要容易的多,“参加过的嘉宾也都会很自觉的向身边明星夫妻安利节目”。不过如何与嘉宾进行前期沟通、建立他们的安全感,在节目中如何挖掘他们身上最真实的一面,仍然是节目需要考量的重中之重。毕竟相比模式研发,某种程度来讲真人秀更是人的艺术。

曲泳帆第一次见到白慧明,她其实是克制和拘谨的,因为在此之前她并没有过多的在公共媒体上表露过自己。“从她和于谦老师的肢体互动、言语互动,我们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热情,她是希望和老公去过二人世界的,但是她的言行又非常克制”,这就需要他们一次次去沟通去打破心理防线。

据曲泳帆回忆,拍摄前他和白慧明、奚梦瑶以面谈、视频等方式沟通了多次,每次差不多将近两个多小时,有一些问题会重复的问、不断的佐证,并从中抽丝剥茧找到哪些是真实的生活,哪些是他们希望展现出来的。“人的本性的问题,就是在前两次沟通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对自己的生活做一些修饰或者隐藏”。

节目颇具代表性的一组镜头是:枕山近海远离闹市的小山村,于谦悠闲地品茶、白慧明跟小狗“赛跑”,吴京对挖笋砍竹抱着十分的执念,谢楠笑着吐槽和老公的恋爱往事,何猷君化身行走的挂件,甜美的奚梦瑶“男友力”爆棚。褪去了喧嚣,卸下了肩上各种簇拥着你不得不奔跑向前的重担,每个人都在享受生活。

打破观众的预设,每个人性格中那些不易被关注的侧面也在缓缓流淌出来。白慧明婚龄最长、年龄最长,但她骨子里却始终保有一种天真和少女感,这也让荧幕前被凡俗工作压弯了腰的观众眼前一亮。这是符合曲泳帆最初的预判的,但事实上想要挖掘她习惯性隐藏在传统家庭主妇身份下的“美好”并不容易。

参加节目前的白慧明其实是不善于表达的,就像她其实也会因为于谦和吴京谢楠等人去砍竹子没有带上她而生闷气,会因为一个人默默的收拾行李而谦大爷在品茶而不开心,但她其实很少去主动去和自己的老公沟通。但是在妻子的聚会中,她其实是敞开心扉畅所欲言的,面对闺蜜和同性好友,她是愿意去表达的。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们其实没有想象到她们能够聊到这么深的程度”,曲泳帆坦言。而所谓的“情理之中”更多是节目组在前期预判到这一点,然后在节目设置中去打破夫妻生活中的惯性,为他们创造一个可以流动起来的空间,这个空间可以是夫妻也可以是好友或是具体的事件,让他们舒服合理的把话说出来。

远离世俗的烦恼投身世外桃源,是对婚姻关系的提纯,但抽丝剥茧探寻触摸人物内里和婚姻关系最真实的模样,则需要打破行为惯性,两者缺一不可。本质上来讲,《幸福三重奏》的共情路径一个重要的基础便是唤醒三组夫妻最初的美好,让这个远离都市的环境率先成为他们婚姻的补给站,然后再度朝着美好出发。

三种婚姻图鉴,三个已婚女性图鉴

和前两季一样,它刻画的是三个年龄段的婚姻图鉴:于谦和白慧明的婚姻图景是典型的父母爱情,吴京和谢楠是男强女强的战友爱情,何猷君和奚梦瑶则像极了当下的年轻情侣或是新婚夫妻。但这一季又是不同的,三对夫妻的相处模式、带给观众的思考又是截然不同的。

于谦和白慧明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模式里,也有着丈夫对妻子最细微的关怀:白慧明骨子里抱有的少女的天真、二十多年来不曾做饭。一个微小的细节是,于谦其实在节目中很少吃饭,但白慧明首次掌勺的饭菜他成功空盘。这种流淌在生活细节中的宠溺,才是关于幸福最好的注解。

何猷君和奚梦瑶的相处之道里,隐藏在情感炙热期背后同样也有值得探究的东西:这是一组女性话语权更为显著的夫妻关系,在事业上努力追求的何猷君在生活中是典型的大男孩,而奚梦瑶给到他的也是支持肯定居多,甚至在很多时候扮演者保护他、冲锋陷阵的角色。

反观吴京和谢楠,他们的相处可能是当下奔波在职场中的夫妻双方更为关注的婚姻模式,事业上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但生活中又能够互相扶持,陪伴对方做喜欢的事。婚姻从来没有所谓的模板,每个人对待另一半的方式也不尽相同,而《幸福三重奏3》也只是以这三组夫妻为支点,去探寻更多幸福的途径。

值得一提的是,在婚姻图景之余《幸福三重奏3》还带来了一份已婚女性图鉴。这也是本季在创作理念上的持续凿深。“今年是女性题材爆发的一年。我们能感受到的是,某一个品类的急速爆发,往往有其社会底层的逻辑,这个角度的表达需求或者共鸣需求没有被满足,是稀缺性的”,徐扬解释女性视角的大爆发。

更重要的是在她看来,女性的价值同样需要更多元的切口来表达。她用一个反问句进行了强调:“女性表达人生选择,已经被大家用非常极致的方式呈现出来了,但女性的价值绝不仅仅是乘风破浪,女性的力量也不仅仅是30+艺人在舞台上的表现,生活中婚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难道不能去体现女性的价值和力量吗?”

已婚女子图鉴的打造,除了三组夫妻的相处模式,一个重要的切口在于本季节目中三组家庭的互动明显增多,这是嘉宾之间原有的关系决定的,也是基于他们愿意表达的想法。事实上,这样的互动在女性性格的呈现上尤为显著,“三位女士的性格在茶话会中跃然纸上,一个人在单独相处时达不到极致的东西,相互对比时就会特别明显”,曲泳帆解释。

年龄最小、婚龄最短的奚梦瑶在处理问题时是最科学的,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处于什么位置、怎样能够把关系调整的更好,她是最典型的独立女性的思想,这也让这场妻子的茶话会最终成了“两位姐姐向妹妹取经”。与此同时,奚梦瑶在节目中所探讨的关于产后抑郁等现实问题,同样引发了现实共鸣,实现了对女性的关照。

进阶、坚守、遗憾和创新,《幸福三重奏》系列再出发

2018年,《幸福三重奏》横空出世。一个现实性背景在于,徐扬开始明确的感知到,作为一种情感刚需,婚姻却正在成为不易获得的“奢侈品”。“大家一提到婚姻爱情,就怀着很强烈的焦虑感,但同时怀着焦虑也在期待爱情和婚姻。我们形容很美好的爱情和婚姻正在变成一件虽然困难但仍然在不断被向往的事”,她解释道。

以此为切口,《幸福三重奏》关于婚姻图景的刻画也在当时引发了大量关注。行至第三年,面对市场追问的“新鲜的东西”时,徐扬的回答是坚定的:“它能够带给市场的,不是说在这个IP逻辑下去迭代更新的东西,而是其本身区别于其他节目能够带给市场不一样的东西,那就是真实婚姻图景所展现的美好感和向往感”。

这种“坚守”还在于对节目气质的坚守。远离喧嚣的环境、随心自然的生活场景、没有强势的任务安排,即使是这一季的互动增多,本身也是因为于谦和吴京两家私下关系极好;甚至于在综艺时长普遍拉长的当下,徐扬也坚持《幸福三重奏3》就是一档轻松拌饭的节目,一个小时的时长是最舒服的。

不忘初心,继续去提纯节目的真实感、向往感和美好感,或许是《幸福三重奏3》给到市场乃至综N代制作最重要的反馈。而回归这一季,其在持续深挖嘉宾身上的多元侧面,以及对当下社会议题的及时捕捉和融入上,比如这一季奚梦瑶的独立女性气质和已婚女子图鉴的打造,同样值得肯定。

从内容层面来讲,还会有一些更加细微和具象的大胆尝试。“当时白慧明记不住品牌植入需要背的广告词,整个人都沮丧,然后于谦一直在想方设法安慰她、逗她开心,我们就把整个过程都放在了正片中,虽然打破了常规的广告植入,但是也体现了于谦对白慧明的疼爱,同时又非常喜感”。

进阶、坚守之外,《幸福三重奏3》也无可避免会有它的遗憾所在。对于曲泳帆来讲,最大的遗憾便是整个录制期一直在下雨,这也让他的很多想法遭遇“流产”;另一个不算遗憾的遗憾是关于吴京的,在他最初的设想里,希望吴京能够教山村里的孩子一些武术,但是最终并没有实施。而之所以说“不算遗憾”,或许是因为这种拒绝更是一种对节目气质的回归。

“吴京说他不希望自己跟孩子的互动,是节目组刻意而为的”。事实上最后一集中,吴京主动拿着锄头给孩子讲古诗《锄禾》,和孩子打成一片,这完全是其自发的行为。“节目组有舍有得,这其中的标准就是看能不能激发艺人的放松状态,能不能和艺人达成一种信任的默契,并不是种敌对的关系”,曲泳帆表示。

随着第三季节目收官,作为最初孵化这一IP的带头人,徐扬关于《幸福三重奏》的思考更具有全局性和多元性。其一,在保持正向价值观引导的基础上,或许节目可以尝试更多元的表达真实和向往的方式;其二,未来无论是情感表达还是生活方式的呈现上,都能够更接近核心用户一点。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