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自主品牌铁了心挖角外国设计师,特斯拉却偏偏指定要中国的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自主品牌铁了心挖角外国设计师,特斯拉却偏偏指定要中国的

截至目前,特斯拉全球设计总监Franz von Holzhausen已面试了几位候选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程迪

本周三(1月13日)晚6点,宾利正式对外宣布,原设计总监Stefan Sielaff将离开大众汽车集团,原大众集团外观设计师Andreas Mindt将在今年3月1日正式接任宾利汽车设计总监一职。

这一任免,似乎是从侧面印证了近几天的一则圈内“传言”——吉利准备邀请宾利汽车的某位重磅设计师,来接替当前的吉利汽车设计总负责Peter Horbury。

2011年,著名汽车设计大师Peter Horbury加盟吉利,成为吉利集团高级设计副总裁之后,吉利汽车的整体设计水准有了质的飞跃,甚至上到一个新高度。

尤其是Horbury一手打造的旗下全新品牌领克,每一款车型外观都堪称独一无二,让人过目不忘。但所有车型又都有明显而统一的家族化设计,在领克这一年轻品牌身上,和谐与叛逆完美共存。

不过,已连续四年夺得中国品牌乘用车销量第一的吉利汽车,已不满足于“国产自主品牌乘用车销量冠军”这样的头衔,也不满足于旗下产品停留于海外普通品牌的设计水平。

吉利要加速打造国产豪华车,所以急需真正的豪华车设计大拿。

不仅仅是吉利汽车,这些年来,国内主流自主品牌都以能挖到海外大牌设计师,特别是豪华品牌设计师为荣。

最成功的“挖角”,莫过于2016年12月比亚迪从大众挖走了奥迪设计总监,奥迪A3、Q7、R8、TT之父沃尔夫冈·艾格。

就在大家惯性思维认为十有八九就是找个国外设计师挂名玩儿时,艾格主导的首款车型宋Max真就带来一个彻头彻尾彻底不一样的比亚迪。

此后,采用全新Dragon face家族设计语言的秦Pro,宋Pro,唐二代等车型不仅获得不错的销量,其外观设计甚至还成为了其它车企的学习榜样。甚至还有品牌大着胆子将Dragon face套用在自家新车的前脸上。

2019年年初,沃尔夫冈·艾格正式成为比亚迪“挖角事业”的排头兵,请来了前法拉利外观设计总监欢马·洛佩慈和奔驰内饰设计总监米歇尔·帕加内蒂。

几位前豪华品牌设计师的加盟,使得比亚迪这两年旗下车型肉眼可见的好看起来。尤其是汉,顺眼得简直让人难以相信五年前比亚迪还是长这样子:

有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沃尔夫冈·艾格他不是比亚迪的首席设计师,而是首席整容师,手下还有一批优秀的整容大师。

甚至有资深股民表示:“自从(比亚迪)车变好看了之后,股票也变得更好看了。”

当然,如果Stefan Sielaff没去吉利,那么自主品牌目前所能挖到的最豪华“角儿”,肯定是劳斯莱斯前任首席设计师贾尔斯·泰勒。

他于2018年9月底跑去一汽,开始负责新一代红旗H7外观设计,并正式出任一汽集团全球设计副总裁兼首席创意官。

也难怪同年8月初,红旗发布新一代H7的正面图之后,不少网友就曾表示:H7的前脸,尤其是款进气格栅的设计灵感,让人想到的了人民大会堂,似乎跟拥有帕特农神庙式进气格栅的劳斯莱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仅仅是H7。2020年1月在人民大会堂首度亮相的红旗H9,同样拥有类似的家族式进气格栅,不过更妙的是车尾那条贯穿式红色细灯带,以及与之相连的一体式尾灯,很容易让人想到天安门或故宫里常见的飞檐。

看来,贾尔斯·泰勒爱惨了北京那几栋经典建筑。

不仅红旗,许多自主品牌也偏爱从宝马集团挖人,不过多以失败告终。

比如曾抱有打造中国高端车之梦的观致——在2011年挖来了MINI品牌的“再造之父”,Countryman的缔造者何歌特。

也正是何歌特,设计出了被业内不断叫好的观致3三厢、观致3五门版、观致3 SUV、观致5 SUV……等一系列车型,被冠以观致品牌的“设计教父”。

可惜,由于当时消费者对于国产高端车的不认可,观致所有车型都遭遇了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品牌也几经沉浮,在2017年底被奇瑞以65亿元的价格卖给了宝能。

同年11月底,何歌特收拾完自己办公桌上的私人物品,彻底离开观致。随他一起离去的,还有观致的高端品牌梦。

1年后,原任职宝马汽车的全球知名汽车设计师Kevin Rice加盟奇瑞汽车,成为了奇瑞汽车造型副总兼全球首席设计师,负责奇瑞全球乘用车产品的设计工作。

不过仅过了17个月,Kevin Rice就宣布离开,跑去意大利著名汽车设计公司宾尼法利纳。

介于国内新车的研发速度一般在24到36个月左右,所以从2018年底到2020年4月间,奇瑞其实没有一款车型是由Kevin Rice主导设计了。

不过也有人指出,奇瑞一些中期改款车型的外观或承袭他的设计思路,比如肉眼可见,瑞虎7 pro和瑞虎8的嘴是越变越大。

当然,自主品牌里头最著名的前宝马设计师,莫过于WEY车型外观的缔造者,前宝马首席设计师,M系设计总监皮埃尔·勒克莱克。

他于2014年进入长城汽车,成为了品牌副总裁兼设计总监。

在长城任职的3年中,勒克莱克不仅完成了主力车型H6的换代设计,还主导了WEY品牌旗下VV5、VV7车型的造型。尤其后者,无疑是这几年长城在颜值上最能打的两款车型。

只可惜2017年9月,皮埃尔·勒克莱克突然离职去往起亚,担任起亚汽车造型设计副总裁。不少媒体开玩笑表示,勒克莱克离开的关键原因,是他在保定呆腻了想去上海工作。他想拥有更适合设计团队发展的国际大环境却屡遭拒绝。

不过也从侧面反映出,当时长城上下有多看重他。

就在中国头部自主品牌纷纷向国际豪华车厂的设计师们伸出橄榄枝的当口儿,头部造车新势力们则纷纷调转枪头看中了新方向。

譬如蔚来,就是邀请工业设计大师Kris Tomasson担任品牌的设计副总裁。

Kris Tomasson是少有的工业设计全才。

他不仅曾为福特设计过大名鼎鼎的SHELBY GR-1概念车,做过宝马i系列的外观设计负责人;也做过湾流飞机的设计总监,设计出6900万美金的G650私人飞机;担任过可口可乐全球设计总监,主导了百年纪念版瓶身设计;更曾为NIKE设计出“斗牛犬”埃德加·戴维斯定制款运动眼镜……

不仅仅是Kris Tomasson,蔚来旗下的德国设计团队有不少是出身工业设计领域。比如ES8的CMF设计师Florian Schmid,之前曾是家居设计师,开设过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设计工作室,为不少品牌提供专业的店面设计服务。

而ES8的内饰及CMF设计总监Jochen Paesen,不仅曾做过前宝马i系列内饰设计负责人,还是一位专业摄影师。

蔚来这么做是有自己说法的——在蔚来做设计师,不仅需要设计汽车更需要设计生活。当然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老牌自主品牌早一步把豪华品牌的头部人才挖了个差不零,新车企能捞上个把豪华品牌的设计师就不错了。

不过就目前看,挖角汽车设计师真正不走寻常路的还要算特斯拉。人家打算在中国找最懂中国人和中国车的汽车设计师。

就在本月11日,路透社援引三位知情人士消息称,特斯拉已经开始在中国招聘设计总监。为品牌在上海或北京开设“全功能”工作室,为中国消费者量身定做电动汽车做最后的冲刺。

比如马斯克在去年9月电池日大会曾经提到过要造一款只要25000美元,比Model 3更小一些的紧凑型电动车。

其实早在去年年初,马斯克在上海超级工厂尬舞时就曾明确表示:“我们有一个超酷的计划。将建立中国设计和工程中心,真正在中国设计一款原创汽车,并提供给全球的消费者。我认为这将是一件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

6个月后,有外媒报道说,特斯拉已经开始在中国征集新车型的设计方案,希望设计师甚至非盈利组织能设计一种“中国风格”的电动汽车,并提交他们进行评估。当时提交设计的唯一要求,是方案必须来自中国的设计人员,因为特斯拉要确保这款新车要在中国设计制造。

截至目前,特斯拉全球设计总监Franz von Holzhausen已面试了几位候选人。

据悉,不同于去年的“唯一要求”,今年特斯拉对“挖角”对象的要求,明显更具体也更靠谱了——具有20年工作经验以上的“双文化”候选人,他必须既熟悉中国消费者的口味,又懂得如何弥补中美之间的差距。

不过,至今没人能猜出马斯克究竟看中了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