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造车大分化,小鹏蔚来集体忙扩产,弱势企业忙破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造车大分化,小鹏蔚来集体忙扩产,弱势企业忙破产

新能源汽车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强者恒强、弱者更弱现象将层出不穷。

文|上海汽车报

新造车企业明显分化,小鹏汽车、蔚来汽车等头部新造车企业陆续扩大产能,长江汽车等却陆续宣布破产。

蔚来汽车,已经悄悄地准备在合肥建第二工厂。来自合肥一则招标信息泄露此事。1月19日,合肥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乘用车车身零部件建设项目施工总承包"招标公告:合同估算价约3.5亿元,计划工期370天(日历天)。

新造车大分化,小鹏蔚来集体忙扩产,弱势企业忙破产

据悉,蔚来汽车现在产能有些紧张。在今年1月,蔚来汽车高管就表示,如果不是受限于产能,2020年交付量会更高。2020年第四季度,蔚来汽车交付了新车17353辆,远远超过了此前预期的16500-17000辆。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公开表示,蔚来汽车已经进入销量增长期。2022年将从现在的3款车型扩充至5款。即, ES8、ES6和EC6三款在售车型,及2022年一季度交付的ET7、尺寸略小于ET7的新车。言下之义,现在产能将会不够用。

公开数据显示,蔚来汽车的增长势头很猛,2020年12月交付突破7000辆,同比、环比分别大增121%和32.4%。这已经是蔚来汽车连续5个月创下单月交付量新高。但产能提升至,刚刚好满足供应。目前,蔚来汽车只有一个工厂——江淮蔚来工厂(同样是由江淮汽车负责管理),规划产能为10万辆,2020年9月后产能升级后提高 至5000辆,目前进一步提高至7500辆。

另一家中国新造车头部企业——小鹏汽车,此前就已经开建新工厂。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此前表示,"第二个自建的生产制造基地,已于2020年 9 月落地广州市开发区,预计 2022 年年底前正式投产。" 小鹏汽车有一家自建工厂,位于广东肇庆市。一旦第二工厂达产后,小鹏汽车年产规划产能将达40万辆。

问及小鹏汽车为何如此着急扩产时,小鹏汽车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小鹏汽车并不认可代工模式,觉得自建工厂更能保证产品质量。"据了解,在小鹏汽车第一工厂建成前,小鹏汽车委托海马汽车郑州工厂代工,但质量并不如意。2020年底合作到期后,小鹏汽车不打算再续约。小鹏汽车急于扩产的另一原因是产能不足。和蔚来汽车、理想汽车今年没有新车型不同,小鹏汽车今年仍有新车且是铺量的车型推出。今年10月,小鹏第三款车型P5计划投产。

在头部企业被市场"推"着扩产时,落后企业则陷入破产或即将破产的困境。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新造车之一,就是被投资人索债的长江汽车。1月14日,杭州市余杭区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根据北京紫荆聚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的申请裁定对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进行重整。长江汽车,是国内首批拿到新能源汽车"双资质"的车企,但如今负债累累。此前,长江汽车曾承认: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余元,拖欠2019年12月以来的职工工资约4000万元。

新能源汽车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强者恒强、弱者更弱现象将层出不穷。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蔚来汽车

5.9k
  • 特饮48元一杯,蔚来开始做起外卖生意
  • 热门中概股美股盘前普跌,网易跌超2%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新造车大分化,小鹏蔚来集体忙扩产,弱势企业忙破产

新能源汽车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强者恒强、弱者更弱现象将层出不穷。

文|上海汽车报

新造车企业明显分化,小鹏汽车、蔚来汽车等头部新造车企业陆续扩大产能,长江汽车等却陆续宣布破产。

蔚来汽车,已经悄悄地准备在合肥建第二工厂。来自合肥一则招标信息泄露此事。1月19日,合肥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乘用车车身零部件建设项目施工总承包"招标公告:合同估算价约3.5亿元,计划工期370天(日历天)。

新造车大分化,小鹏蔚来集体忙扩产,弱势企业忙破产

据悉,蔚来汽车现在产能有些紧张。在今年1月,蔚来汽车高管就表示,如果不是受限于产能,2020年交付量会更高。2020年第四季度,蔚来汽车交付了新车17353辆,远远超过了此前预期的16500-17000辆。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公开表示,蔚来汽车已经进入销量增长期。2022年将从现在的3款车型扩充至5款。即, ES8、ES6和EC6三款在售车型,及2022年一季度交付的ET7、尺寸略小于ET7的新车。言下之义,现在产能将会不够用。

公开数据显示,蔚来汽车的增长势头很猛,2020年12月交付突破7000辆,同比、环比分别大增121%和32.4%。这已经是蔚来汽车连续5个月创下单月交付量新高。但产能提升至,刚刚好满足供应。目前,蔚来汽车只有一个工厂——江淮蔚来工厂(同样是由江淮汽车负责管理),规划产能为10万辆,2020年9月后产能升级后提高 至5000辆,目前进一步提高至7500辆。

另一家中国新造车头部企业——小鹏汽车,此前就已经开建新工厂。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此前表示,"第二个自建的生产制造基地,已于2020年 9 月落地广州市开发区,预计 2022 年年底前正式投产。" 小鹏汽车有一家自建工厂,位于广东肇庆市。一旦第二工厂达产后,小鹏汽车年产规划产能将达40万辆。

问及小鹏汽车为何如此着急扩产时,小鹏汽车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小鹏汽车并不认可代工模式,觉得自建工厂更能保证产品质量。"据了解,在小鹏汽车第一工厂建成前,小鹏汽车委托海马汽车郑州工厂代工,但质量并不如意。2020年底合作到期后,小鹏汽车不打算再续约。小鹏汽车急于扩产的另一原因是产能不足。和蔚来汽车、理想汽车今年没有新车型不同,小鹏汽车今年仍有新车且是铺量的车型推出。今年10月,小鹏第三款车型P5计划投产。

在头部企业被市场"推"着扩产时,落后企业则陷入破产或即将破产的困境。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新造车之一,就是被投资人索债的长江汽车。1月14日,杭州市余杭区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根据北京紫荆聚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的申请裁定对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进行重整。长江汽车,是国内首批拿到新能源汽车"双资质"的车企,但如今负债累累。此前,长江汽车曾承认: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余元,拖欠2019年12月以来的职工工资约4000万元。

新能源汽车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强者恒强、弱者更弱现象将层出不穷。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