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猛男看萌物”与“绿帽文学”突破了阳刚男性气质的想象吗?从喜羊羊刷屏虎扑说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猛男看萌物”与“绿帽文学”突破了阳刚男性气质的想象吗?从喜羊羊刷屏虎扑说起

观看萌物、自嘲“被绿”展现了男性与阳刚不符的一面,但其反思总逃不出“金钱至上”的逻辑,在本质上依旧受支配性男性气质统辖。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赵蕴娴

编辑 | 黄月

2021年的头两个月,喜羊羊凭借运动系列新作《运动英雄之筐出胜利》在虎扑论坛刷屏。虎扑素有“直男聚集地”之称,前几年,在“虎扑女神大赛”争议以及与吴亦凡、蔡徐坤粉丝的骂战中,厌女、大男子主义逐渐成为其他网络社群对虎扑直男的印象。乍看之下,喜羊羊这个卡通人物似乎与虎扑不搭边,甚至和强调硬汉精神的直男有些相悖,那么,喜羊羊是如何在虎扑走红的呢?

《筐出胜利》在虎扑大受欢迎,主要是其篮球竞技主题迎合了虎扑用户的喜好,导演本人也是一名资深篮球爱好者,将篮球界的各种规则典故融入动画之中。不过这并不是软萌可爱之物第一次在虎扑流行,实际上,虎扑ACG(Anime, Comics & Games)板块中早已有对萌系动漫的关注,虎扑步行街的“猛男必看”贴中充满了小猫小狗的图片。在外界所认知的直男形象之外,虎扑社群似乎另有一张对内的面孔。

每当“阳刚之气”“男子气概”等争议性话题出现时,异性恋男性群体多少有些被同质化,并与“阳刚”、吴京式“男人味”进行挂钩,这样的刻板印象有偏狭之嫌。这并不是说对男性的批评不合实际,而是想指明男性内部更为复杂的主体经验被简单统一的话语掩盖了。就拿男性占90%的虎扑社群来说,他们对外所表现的强硬粗俗经常受到性别观念落后的批评,但他们在社群内部看猫猫狗狗、分享“被绿”经历时表现出的脆弱一面却很少被挖掘梳理,这对理解性别问题来说是不利的。

《运动英雄之筐出胜利》截图 来源:豆瓣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尝试从性别、阶级的维度去阐释虎扑论坛上的“猛男必看”萌宠贴与“绿帽文学”。与理想中的男子气概相比,具体的男性气质要开放得多,它带有强烈的实用主义色彩,既是传统男权对现代社会现实的妥协,也是父权制在与资本主义合流之后的变形。

“猛男必看”:看萌宠图有悖于“阳刚之气”吗?

在过往几次与“鲜肉”明星粉丝的网络骂战中,虎扑用户表现出强烈的攻击性,以维护他们心中正统的阳刚男性气质。这种对男性气质的想象与虎扑社区的形成背景与商业塑造有关。2004年,留美博士程杭借姚明登陆NBA的热潮创办了名为中文篮球论坛“hoopChina”,该论坛逐渐发展为一家综合类体育门户网站,吸引了大量体育爱好者。随后,为了提高用户黏性、吸引更多潜在受众,虎扑在各种活动中策略性地引导塑造了以对抗性体育赛事风格为基的“直男”形象,并将之打造为虎扑社区认同。

2016年,虎扑举办的“路人王”篮球赛打出了“不做键盘侠,我行,我真上”的口号。通过将篮球线上讨论扩展至线下比赛,虎扑用户所推崇的热血、硬朗等气质在现实中确认了其真实性,而赛事所强调的“草根”精神则接合了虎扑用户的工薪阶层背景。同年开始举办的“虎扑女神大赛”进一步从对异性的审美乃至凝视上完善并稳定了“直男”认同。不过,这种认同时刻遭受着外部的冲击,一是来自吴亦凡、蔡徐坤等男明星所代表的异质男性气质,二是来自反“直男癌”的网络女性用户,骂战之中,虎扑用户通常采用“娘炮”“女拳”等贬损性词汇来对抗,这种做法既加速了他们的抱团,也固化了外部对直男群体的简单认知。

然而,进入虎扑步行街(日常话题讨论区)会发现,虎扑用户在社区内经常展现出自己较为柔软、脆弱乃至弱势的一面,截然不同于他们对外时表现出的侵略性。虎扑“猛男必看”贴里的猫狗萌图最能直接说明这一点。“猛男必看”这一调侃性的说法起源于ACG圈,B站的许多萌系动漫(尤其是萝莉女主漫)剪辑标题里常常出现“猛男必看”,弹幕区里 “awsl(啊我死了,或阿伟死了)”和“猛男落泪”连串成片,去年流行一时的《动物森友会》也被称为“猛男必玩”游戏。在虎扑步行街检索“猛男必看”,搜出来的大多是宠物猫狗、大熊猫以及人类婴儿的可爱图片与视频。

简言之,“猛男必看”的内容恰恰是与刚猛、威猛等性质相对的可爱。经过多年的发展,虎扑的内容已不局限于体育赛事,ACG、股票、影视、穿搭、萌宠等都是站内的活跃板块,崇尚竞技与对抗的“猛男”不再只盯着赛场上挥洒汗水的男性体育偶像以及AK48、坦克大炮,相反,幼小、温暖、不具攻击性的事物才是直男们的“必看”。猛男看萌物(“猛”与“萌”还有巧妙的谐音),视觉想象上的反差感制造了一种略带愉快的惊异,理想中的男性钢铁之躯仿佛被可爱之物融化了不可侵犯的边界,因而对男性自我和他者来说都更有亲切感。

B站上一个名为《猛男必看!从小可爱到大的橘猫沙梨Sally视频&图片合集!!》的视频弹幕 来源:B站截图

大部分时候,萌文化被看作是女性的领域,或者说至少带有明显的女性倾向,除了御宅族等被贬斥为次等男性的群体,拥有规范男性气质的男性不应该对此产生兴趣。那么虎扑直男为什么会喜爱萌物呢?专栏作家Neil Steinberg在为英国《卫报》撰写的文章《萌之新科学》(The New Science of Cute)中指出,萌物在现代人填补情感需求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本该相伴的朋友、本该拥抱的爱人以及本该爱护的孩子,人通常是孤独的,因而他们需要一种更小而柔软、更“私人化”的陪伴。“泰迪熊是为了那些漫长、黑暗的夜晚而存在,你的父母总会在某个时间点离去,留下你独处。可爱中蕴藏着真正的慰藉。” Steinberg写道。

或许,萌是每一个现代人的精神需求,不管是养宠物还是云吸小动物,萌不加分别地抚慰了每一颗孤独的心灵。与其说“猛男必看”是男性对“猛男”形象的一次集体性叛变,不如说它揭示了比阳刚、威猛等所谓真正男性气概更为真实的工薪阶层男性主体经验,即原子化生存状态、阶级固化以及阳刚规范下的压抑。

值得深思的是,尽管萌文化中的柔弱、可爱经常被归入女性气质,欣赏萌物的直男却并不认为萌与阳刚之气相悖,几乎也不会有人批评男性看猫狗属于“不正常”。萌在这里经历了策略性的去性别化,被解释为“普遍性的需求”,阳刚硬朗的理想男性气概得以免于冲击。相较而言,异性恋男性在修改性别气质规范上更有话语权,想要实现性别气质流动的女性和同性恋男性则面对更多的藩篱。

“绿帽文学”:自我戏谑也逃不出“金钱至上”

比“猛男必看”萌宠贴更能展现虎扑直男脆弱一面的是“绿帽文学”。“绿化”是虎扑的特色,每天都有人在步行街论坛上分享自己的恋爱挫折故事,大部分都是“戴绿帽”经历,而其他用户也对这类帖子表现出极强的兴趣。渐渐地,绿色成为了步行街的主色调,孙燕姿的《绿光》成了街歌,许多板块都有绿色的街旗,一个名叫“终于轮到我了”的板块即以绿色话筒为标志。

虎扑上有不少对女性进行凝视物化、嘲笑女权的帖子,但在虎扑直男书写的“绿帽文学”中,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朋友、妻子反而退居为故事背景板,整个叙事的要义在于用嘲讽的语调讲述自己的心境,主贴下JRs(虎扑用户之间的称呼,即“家人们”或“贱人们”)的回复也充满浓浓的戏谑意味。例如热帖“这高铁也太晃了”中,楼主分享了陪女朋友去见老同学,女友却与其前男友旧情复燃的故事,楼主在火车上听闻消息,写道:“我感到天旋地转,妈的,这高铁也太晃了。”在另一篇热帖“千里去见,在门口听到男声”中,楼主“千里去见”自己的女友,却在对方家门口听见男声,“转身下楼”,淋着“豆大的雨滴”订回程车票,却发现“哦,是辆绿皮车”。回复区则经常出现“老JR了,要做到宠辱不惊”、“文豪诞生”、“年纪轻轻非要相信爱情”等留言,似乎只有在言语的嘲弄之中才能消解伤感与自卑、获得并表达安慰。

虎扑论坛话题#终于轮到我了 来源:虎扑网站截图

抒发失恋负面情绪后,发帖者通常还会尝试给自己的经历归因。上海大学文化研究系硕士梁成林在文章《焦虑的“直男”——虎扑网络社群的男性气质分析》中总结道,这些归因大部分都落在了社群成员对自身经济实力的质疑上,一方面指责女性“拜金”“太现实”,令一方面对自己经济能力不足感到焦虑、自卑,产生强烈的挫败感。回复区中同性的留言常常也倾向于指责男性“不够有钱还妄想玩高配”,劝导楼主“认清现实”。梁成林认为,虎扑社群不觉得自己受挫是因为强硬的“直男”气质招人反感,而是因为自己在现实中不具备与强硬相匹配的物质条件。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经济逐渐以市场为主导,人员大量流动,典型的男性工人形象开始失落,建立在乡土宗族之上的支配性男性气质开始剧烈动摇,不过父权制的框架没有被撼动,只是支配性男性气质的基础从血缘辈分变为了金钱物质。和微博知乎上“人均985、年入100万”的嘲讽类似,虎扑也有对网络吹嘘的调侃,他们称之为“街薪”(即虎扑用户人均年收入,街薪有30万说,也有50万说)。既是调侃,那么大部分用户的真实年均收入应当是低于街薪的。据虎扑上一次关于第一年正式工作月入的调查显示,大约百分之45%的用户月入在5000元以下,收入档越高,得票占比越低,唯独最高的“20000元以上”档得票16.7%,可信度堪忧。对于虎扑直男来说,事业成功、有钱有权、家庭美满是理想的男性典范,而前两者才是真正的先决条件,女性不论作为恋人还是妻子,都只是获得一定社会地位后的战利品。既然与女性谈情说爱徒劳无益,那么将女性降格为欲望客体、生育与家务工具就显得自然而然。于是,虎扑中的另一类女性形象浮现了,她们曲线玲珑,穿着紧身衣物做菜打扫,配文通常是“JR们看看这是什么水平”、“JR们觉得可以吗”之类,令人反感。

某“绿帽”贴中一则充满戏谑意味的视频回复 来源:虎扑截图

在阶层固化的社会现实中,工薪阶层的异性恋男性难以实现以中产男性为原型的理想男子气概。面向外部时,他们用粗俗强硬的骂架来对抗女性经济能力的提升以及“鲜肉”明星所象征的“成功捷径”,在社群内部的交流中,则以戏谑玩笑来冲淡创伤。“绿帽文学”带有一种自嘲精神,但遗憾的是,这种戏谑并没有挑战“金钱至上”的逻辑,故而只能早成搞笑的效果,无法升华为引人深思的幽默。在一篇名为“街薪奋斗史”的帖子中,有人表示自己从业多年终于达到了街薪,却没有时间去发展爱好、陪伴家人,深觉“精神上的缺失”,然而,这样的反思总是被“说来说去还是钱”、“现金666”的其他回复打断。梁成林认为,许多虎扑用户与这位回帖者一样认识到了当前经济逻辑的不合理,但他们往往岔开话题,回避深入讨论以及建立其他标准的可能性。

尾声:男性妥协的潜在希望与危险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蔡玉萍与博士生彭铟旎在《男性妥协:中国的城乡迁移、家庭和性别》一书中指出,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变革与城乡迁移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两性关系,但在各项与性别有关的研究中,研究对象大多是女性,这与女性长期以来受压抑和忽视有关。然而,性别问题是“关系性的”,男女不平等是男女互动、互动情景以及情景背后制度性因素导致的,如果不理解男性的主体经验,那么我们也很难继续探讨性别问题。在当下的社会舆论中,以虎扑社群为代表的“直男”形象被塑造得越来越同质化,既如此,我们便有必要在批评大男子主义与厌女文化的同时,发掘掩藏在“阳刚”等主流话语之下的其他男性气质及其背后经验,因为男性群体内部的不平等在很大程度上塑造着父权制下两性之间的不平等,而男性间不同性向的不平等已得到较多的讨论,同性向内部矛盾则较少被纳入性别的维度来考量。

男性妥协:中国的城乡迁移、家庭和性别》
蔡玉萍 彭铟旎 著  罗鸣 彭铟旎 译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9-7

蔡玉萍与彭铟旎在对两百多位男性农民工及其家属的访谈中发现,随着社会现实的改变,男性不得不做出妥协,放弃某些特权,进入一些原本属于女性的领域,近年间,农民工中出现了一种“可敬的男子气概”,他们与妻子儿女的关系较为平等,会主动分担家务,强调沟通交流对家庭和谐的重要性。虎扑群体与农民工虽不一定重叠,但浏览虎扑论坛上有关家务、婚恋观的帖子,可以看出两者持有较为类似的观点。一些虎扑用户发帖抱怨妻子/女友不做家务,底下经常会出现“带娃不轻松”、“你怎么不做”、“你为家务活付钱了吗”、“要共同分担、相互体谅”等回复,至少就其发言来看,虎扑上的部分用户不再把打理家务视为女性的分内之事。虎扑社群内部的许多讨论呈现出男子气概更复杂、更多元、甚至更进步的一面,但正如蔡玉萍与彭铟旎所指出的,“具体的男性气质的妥协是实用主义的产物”,而非平等观念的结果,“一旦那些迫使男性妥协的条件消失,更加传统和保守的性别关系可能会复苏。”

参考资料:

《男性妥协:中国的城乡迁移、家庭和性别》蔡玉萍、彭铟旎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9-7

“The New Science of Cute.” Neil Steinberg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6/jul/19/kumamon-the-new-science-of-cute

《焦虑的“直男”——虎扑网络社群的男性气质分析》 梁成林

《每天有1.6个直男在虎扑发问:“我被绿了,该怎么办?”》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7098310

虎扑步行街

https://bbs.hupu.com/all-gambia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虎扑

3.4k
  • 虎扑连续成立科技新公司
  • 【深度】虎扑二次上市失败,“直男自留地”处境尴尬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