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杜嘉班纳再丢旗舰店,成都IFS沿街巨型铺位被芬迪替换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杜嘉班纳再丢旗舰店,成都IFS沿街巨型铺位被芬迪替换

距离联合创始人Stefano Gabbana辱华事件已过去两年多,但杜嘉班纳依然没有完全得到中国消费者的原谅。

图片来源:Tensoformasrl

记者 | 陈奇锐

编辑 | 楼婍沁

近日,部分网友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等平台上发帖,称意大利奢侈品牌杜嘉班纳Dolce&Gabbana在成都国金中心IFS(下称成都IFS)的沿街门店已经关闭,LVMH集团旗下品牌芬迪Fendi将进入空置店铺。

界面时尚就此向成都IFS方面求证,未得到回复。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前述消息不完全准确,芬迪确实已在原杜嘉班纳店址处围挡装修,但杜嘉班纳并未撤离成都IFS,只是更换店铺位置。

界面时尚记者在杜嘉班纳官网查询时,发现品牌已经将成都IFS的沿街门店标记为“关闭”。位于商场二层的童装店依然在营业中。

图片来源:微博@媒说话
图片来源:微博

目前成都IFS内开有多家奢侈品门店,其中部分为区域性、全国性首店。

香奈儿CHANEL、巴黎世家Balenciaga、盟可睐Moncler在该商场内开设的都为品牌在中国中西部地区的首店。历峰集团旗下奢侈珠宝品牌伯爵PIAGET也在成都IFS开设了在中国面积最大的旗舰店。

对奢侈品牌而言,入驻成都IFS或者不远处的成都远洋太古里,是进入中国中西部市场的重要一步。这两处商业场所也推动成都奢侈品消费额的增长和消费观的发展,使其成为继北、上之后的“时尚第三城”,地标意义不言而喻。

而这两处商业地产项目对于招商,尤其是重点铺位的招商也格外看重。如何展现项目本身,甚至整个商圈的形象,都需要纳入考量。

因此,杜嘉班纳搬离能够获得更多曝光度的沿街店铺,多少反映出了是它当前在中国奢侈品市场中的尴尬处境。

受联合创始人Stefano Gabbana涉嫌辱华言论的影响, 杜嘉班纳在中国市场的口碑跌落谷底,原定2018年11月21日在上海举办的时装秀被临时取消,天猫、京东、寺库等电商平台也全线下架杜嘉班纳的商品。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随后,杜嘉班纳进入沉默期,直到2019年3月8日才借妇女节这一节点恢复品牌微博运营,而微信公众号的停更时间则长达将近8个月,一直到七夕才再度发文

值得注意的是,当Coach、纪梵希Givenchy、范思哲Versace等品牌在同年8月因服饰标语错误表述中国领土范围而被网友指责时,杜嘉班纳也被频繁提及,它已经成为西方奢侈品牌在中国市场运营失误的典型案例。

中国消费者至今还没有彻底原谅杜嘉班纳,时尚杂志和时尚博主愿意给到的曝光量也不多。“辱华丑闻”使得那些有意或者已经将商铺租给杜嘉班纳的地产商受到影响,而杜嘉班纳在国内的开店速度也有所减慢。

杜嘉班纳此前在北京银泰中心的门店 图片来源:The Telegraph

2020年4月,杜嘉班纳在北京东三环银泰中心的旗舰店正式关闭,商场官方品牌名录上也已经不再有该品牌。杜嘉班纳在北京银泰的门店于2011年开业,是品牌在北京面积最大的旗舰店之一。而在此之前,杜嘉班纳位于上海南京东路的门店也关门歇业,墙外的大型Logo被拆下。

不过,伴随着品牌内部一系列人事和策略的变动,杜嘉班纳也在尝试重振其在中国市场的表现。

2019年10月,杜嘉班纳宣布任命Carlo Gariglio为亚太区总裁兼CEO,以上海和香港为主要工作据点。两位品牌创始人Stefano Gabbana和Domenico Dolce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达出对中国市场销售复苏的期待。

数据显示,杜嘉班纳在截止2019年3月的财年内收入13.8亿欧元,同比增长4.9%,欧洲仍然是品牌的主要市场,亚洲市场贡献的销售占比则从上一年度的25%下降到了22%。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2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