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疫情与脱欧双重打击,英国经济复苏困难重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疫情与脱欧双重打击,英国经济复苏困难重重

在正式脱欧后的第一个月里,英国对欧盟贸易额创下20多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王磬

在正式脱欧后的第一个月里,英国对欧盟贸易额创下20多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英国国家统计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证明了这一点:2021年1月,英国对欧盟的商品出口暴跌了40.7%,约下降56亿英镑;进口也下跌了28%,约下降66亿英镑。该月的GDP较去年12月相比也下降了2.9%,为去年春季首次封锁以来最大的月度萎缩幅度。

学者认为,这次的数据将提供关于脱欧如何影响英国经济的首次实证,也将为疫情之下全球经济复苏的市场期待提供参考。

渔业、农业、服务业受重创

渔业是首先遭受重创的行业。1月份,英国对欧盟的鱼类和贝类出口额下降到只有1600万英镑。与2020年1月的9200万英镑相比,同比暴跌近83%。

对欧盟的活体动物出口也大幅下降,从2020年1月的2200万英镑下降到2021年1月的600万英镑,同比暴跌73%。肉类出口也减少一半以上,从1.3亿英镑减为5300万英镑。乳制品也遭遇大幅下跌,从1.13亿英镑降至5700万英镑。

此前生鲜行业协会就多次警告称,脱欧之后,边境的繁琐程序会干扰他们对欧盟的新鲜商品出口。在过渡期结束后,欧盟会实施的更严格的检查和认证。托运签收的时间延长了6倍,据报道,以前货物一夜之间转运到法国,现在需要3天时间。

交货时间延长、成本也在增加。周四,英国政府被迫将原定的后脱欧时期进口检查计划推迟6个月,因为正在建设的30个边境哨所网络将无法按时准备好处理进口货物。

服务业的表现也很差,1月产值较上月下降3.5%。服务业约占英国经济总量的80%,由于疫情封锁,许多非必要的商店、酒吧和餐馆都关门了。服装需求量下降,汽车产量下降,出口疲软。工厂仍在营业,但同期制造业产出下降2.5%,为4月以来首次萎缩。制造业和运输业都受到了脱欧之后边境新规的影响。

相比于英国首次锁国之前的去年2月,全年产值下降了9%,暴露出近一年的封锁限制对经济的影响。

疫情、脱欧双重打击

唐宁街发言人表示,1月贸易额下降是“各种因素的叠加”,包括:脱欧后边境政策的调整,企业在去年年底临时增加的库存备货,以及欧洲各地的防疫封锁规定。

英国于2020年12月31日结束了与欧盟的“脱欧过渡期”。《卫报》援引专家观点指出,有证据表明,许多因果企业在脱欧过渡期结束之前储备了货物,这意味着他们不需要在1月像往常一样进出口那么多货物,以暂时绕过繁琐的检查程序。这或许部分表明,1月出现的这种贸易额下降不太会是永久性的。

唐宁街发言人称,1月数据“并没有准确反映出脱欧后欧盟与英国的整体贸易关系”。由于运输商和贸易商的努力,英国与欧盟之间的整体货运量自2月初以来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许多企业已经适应得很好”,发言人表示。

英国商会经济主管Suren Thiru表示,英欧贸易额下降是一个“不祥”的迹象,揭示了脱欧协议可能造成的损害。与同期的非欧盟贸易额度相比,英国对欧盟的商品出口大幅下滑,表明目前的边境中断正在对脱欧后的英欧贸易造成损害,可能还会在2021年第一季度继续拖累英国经济增长。

跟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英国2021年1月与非欧盟国家的贸易额有1.7%的小幅增长。

英国GDP出现了2.9%的降幅也引起关注。不过,它比经济学家此前预测的4.9%的降幅要小。《金融时报》称,这表明企业与民众都比疫情第一波期间更好地适应了封锁。在刚开始封锁的2020年4月,英国GDP下降了20%。

财政大臣Rishi Sunak称,经济数据凸显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我们已经制定了明确的摆脱疫情的路线图,NHS已经为超过2300万人接种了疫苗,而我上周的预算案提出了我们的三步计划,以保护英国人民的工作和生计。”

但工党影子大臣Anneliese Dodds则认为,Sunak的预算案将破坏经济复苏。“它非但没有确保经济复苏,反而有可能通过减薪和加税的组合来削弱经济复苏,而且就在失业率即将飙升之际,引入更多对于社会保障的削减。”

会否影响全球经济复苏

英欧贸易额创历史新低也给亟待复苏的全球经济添上了一层阴影。

欧盟是英国最大的单一贸易伙伴。英国国家统计局称,受1月英欧贸易额下降的影响,全球进出口下降了约五分之一,造成了自1997年开始有记录以来最糟糕的月度表现。

伦敦经济学院副教授Thomas Sampson在推特上称,这些数字是“严峻的”。但他认为,需要更批判地去看待这次发布的数据。因为脱欧之后,贸易格局的转变不会瞬间发生。经济学家预计,脱欧的影响将在十年或更长时间内逐步显现,“一个月的数据不会证明或反驳任何预测”,

咨询公司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英国首席经济学家Samuel Tombs对《卫报》表示,“脱欧最好被视作一个缓慢的渗透过程——投资、移民逐渐地减少——而不是一个突然的爆发。”

毕马威英国首席经济学家Yael Selfin称,英国对欧盟出口的下滑“令人震惊”。但他也指出,自2月以来,英国与欧盟的贸易流动将逐步恢复。尽管对供应链的长期影响将取决于“英国仍有多大的吸引力,以及来自欧盟内其他地方的竞争”。

ING发达市场经济学家James Smith指出,1月结束之后的几周里有些情况已经出现了改善。例如,主要的运输公司已经基本恢复了英国和欧洲大陆之间的交付。鉴于错误填写进出口文件的企业比例很高,一些公司曾暂停过服务。

但也有迹象表明英国企业仍在苦苦挣扎。国家统计局最近的商业调查显示,仍有一小部分制造商最近没能出口,而许多制造商报告的出货量比平时少。

AJ Bell的金融分析师Danni Hewson表示,贸易数据令市场担心。“一些暂时的下降可以归结为封锁、库存和脱欧初期磨合的阻碍。但脱欧远非一帆风顺,市场将密切关注当前的挫折是否意味着长期变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