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怕通胀二怕资本外流,新兴市场央行密集加息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怕通胀二怕资本外流,新兴市场央行密集加息

上周,巴西、土耳其、俄罗斯央行先后宣布加息,物价上涨是最大考量。

2021年3月7日,巴西圣保罗,当地退回防疫红色阶段,街头行人稀少,道路两旁门店关闭。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聂琳

美联储在上周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暗示在2024年前都不会加息,而另一边,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却因通胀压力而不得不在经济依然脆弱的情况下收紧货币政策。

巴西央行周三宣布,将基准利率从2%上调至2.75%,这是2015年7月以来巴西央行首次加息。土耳其央行周四宣布将关键利率上调200个基点至19%,远超市场预期。俄罗斯央行周五将关键利率从4.25%上调至4.5%,这是俄罗斯自2018年末以来首次收紧金融信贷政策,也是继巴西、土耳其央行之后第三个采取行动的央行。

物价上涨是上述三家央行加息的主要考量。2月份,土耳其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大幅上升15.6%,创2019年8月以来最高水平;巴西CPI同比上涨5.2%,创2017年1月以来最高;俄罗斯CPI同比上升5.7%,创2016年12月以来新高。

巴西央行表示,由于对通货膨胀的预期超出了货币政策水平的目标,加息势在必行。巴西央行政策委员会还表示,除非通胀预期或者风险平衡出现重大改变,否则将在5月的政策会议上继续加息75个基点。

土耳其央行表示,考虑到通胀上行风险,决定提前实施紧缩政策,并且将在较长时期内维持货币紧缩,直至有明确的信号显示通胀下降、物价稳定。土耳其央行还暗示,如有必要,会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

俄罗斯央行也表示,通胀压力要求货币政策回归中性,未来可能还会进一步加息。

除通胀压力外,巴西、土耳其和俄罗斯央行相继加息反映了新兴市场面临的另外一大风险——资本外流。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强劲复苏的预期,正在推动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的上升,而这将吸引更多投资者买入美元,抛售新兴市场货币。新兴市场国家不得不提高利率,来提高本币吸引力,防止资本外流。

国际金融协会3月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前一周,每日从新兴市场流出约2.9亿美元,而2月为每日流入约3.25亿美元。

“全球货币环境正在转变,不幸的是,最脆弱的经济体是那些不得不对此做出反应的经济体,一向都是如此。”高盛拉丁美洲首席经济学家阿尔伯特·拉莫斯(Alberto Ramos)对彭博社表示。

经济学家指出,利率上升不仅会导致公共债务利息支出增加,还会对民众的消费和生产性投资产生负面影响,从而影响就业和收入,拖累经济复苏。

受新冠疫情影响,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市场去年经济均出现萎缩。2020年,巴西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4.1%,创1991年以来最大跌幅。俄罗斯GDP同比下降3.1%,为2010年来最差表现。

土耳其央行宣布加息两天后,当地时间3月20日(周六)凌晨,土耳其政府发布由总统埃尔多安签名的官方公告,宣布任命卡夫哲奥卢为新任土耳其央行行长,前行长阿巴尔被解职。观察人士认为,阿巴尔被解职与土耳其央行加息有关。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今年早些时候曾表示,他完全反对高利率,并称高利率不能让国家得到发展。去年土耳其GDP同比增长1.8%,是全球为数不多在新冠疫情期间经济实现正增长的国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