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原神》凭什么活在2021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原神》凭什么活在2021年

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大发展的第3个十年的开局之年,一个《原神》或许改变不了大环境,但却可能重新激发起一些游戏从业者不甘寂寞的雄心,足矣!

文|张书乐

在2020年最后2个月,我的朋友圈和聊天群里几乎都被2个字给填满了:原神。

作为2020年现象级的游戏,米哈游的这款二次元游戏《原神》从9月28日上架以来,就不断地刷新游戏圈对爆款的认知。

2019年6月,当《原神》首次测试之时,大家还在纠结这款游戏是“缝合怪”,即山寨了大量经典游戏,尤其是高度模仿了《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将遭遇任天堂号称东半球游戏版权“最强法务部”的无情打击。

甚至在当年7月的ChinaJoy展会上,还有愤怒的玩家现场抗议。

结果,2020年1月,《原神》官宣将登陆任天堂Switch主机平台,和任天堂亲生的《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一起玩耍……

在上线前一周,当大家还在感慨其敢,直接拒绝小米、华为等安卓一个应用商店的浩气。

结果,人家首月(10月)流水达2.45亿美金(约人民币16.54亿元),超越《王者荣耀》成为同期全球收入最高的手游。

当大家还在预测此类氪金游戏开服即巅峰、后续乏力,就如早前米哈游的《崩坏3》一般,无法长期与《王者荣耀》这种自带社交功能的竞技游戏论持久战。

结果,2020年12 月初,苹果和 Google 相继将年度游戏大奖发给这款刚刚上线两个月、手机平台上首款开放世界动作游戏。

中国开发者首次获得苹果年度精选应用奖项,这一点足以让其在中国游戏产业历史上有一席之地,哪怕山寨和伪开放世界的帽子扣实了,亦如此。

2020年的中国游戏产业,其实乏善可陈。

还好有个《原神》。

尽管,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自主研发游戏国内市场实际销售收入 2401.92 亿元,比 2019 年增加了 506.78 亿元,同比增长 26.74%。

但这种增长,主要来自于一季度疫情期间的宅经济,与游戏本身的体验提升并无多大关联。

而背着各种诟病和光环的《原神》则似乎在创造一种思路,即在中国游戏产业从2015年后即维持下来的“腾讯、网易和其他”的三分天下固化之下,中小游戏厂商们突破包围的方法。

方法在哪?

早在2014年,米哈游就揭秘了打法,其董事长蔡浩宇宣称,要把掌机的感觉搬到手游上。

6年后,蔡浩宇吹过的牛,实现了。

可不就是掌机的感觉嘛。既然主机玩家疯狂吐槽《原神》山寨了2017年出品的《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就不难管中窥豹,正是这款游戏的“神似”,让它能够无障碍的在移动端、PC端和主机游戏端,以及被Switch这种能够横跨掌机与主机游戏的平台所接纳,并获得广泛成功的主因:恰恰是成功的把掌机的感觉搬到手游上来了。

这也是国内游戏产业一直有想过、却一直不乐意尝试的领域。毕竟,在游戏鄙视链中,主机>掌机>PC端>>手游的格局,让手游中一旦混入拥有掌机战力的存在,则显然是遭遇到降维打击。

心动却迟迟没有行动。

缘起也是国产游戏、特别是手游厂商们既定“左手抄袭、右手换皮”的产品思维:有成功的手游模式、先拿来山寨一番,如果成功、再不断更迭各种所谓IP去换皮,形成循环式的游戏发布、填塞市场,即可成为不靠创新也能成功的游戏产业低成本、低风险和高盈利生存之道。

低烈度的国内游戏争锋环境,也在不断瓦解着游戏行业的进取心,同时也包括让中小游戏厂商们大多安于成为其他这一分类的现状。

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大发展的第3个十年的开局之年,一个《原神》或许改变不了大环境,但却可能重新激发起一些游戏从业者不甘寂寞的雄心,足矣!

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21年1月8日《乐游记》专栏281期

作者系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