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义乌快递价格战叫停一个月:快递企业仍然做一单赔一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义乌快递价格战叫停一个月:快递企业仍然做一单赔一单

在政策干预下,目前义乌的快递价格出现普遍上涨,但快递企业仍处于“做一单赔一单”的状态。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白帆

编辑 | 殷幼安

“我们现在不收了,你等5月份再来吧。”面对前来询价的商家,义乌一家百世快递网点的工作人员这样答复。

4月9日,因百世快递、极兔速运低价倾销,义乌邮政管理局在多次警告未果的情况下,限令两家公司义乌部分分拨中心停运。义乌快递市场的血腥价格战被强行按下暂停键,但战火是否会重燃,仍是未知数。

强行叫停的价格战

在义乌邮政管理局做出处罚决定前,义乌的快递平均价格已经低到“做一单赔一单”的程度。

义乌是全国快递行业重要的“产粮区”,每天向外发送的快递多达数千万件。义乌邮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义乌全市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717463.6万件,同比增长51.6%;业务收入累计完成200.3亿元,同比增长23.3%。

各家快递企业在义乌的价格竞争也格外激烈,早在2013年,义乌的快递每单均价就已低到6元,此后以每年0.6-0.8元的速度持续下降,2019年一度低到1.2元,经过谈判才回到2元以上。

而在2020年,来自东南亚的快递“黑马”极兔速递在义乌再次挑起战火。自去年以来,极兔为义乌许多拼多多商家提供运费补贴,超万件的大单小件可做到1元发货,质量较轻的快递最低可做到8毛。

不仅如此,极兔副总裁后军仪不久前对外透露,极兔将在金华(义乌隶属金华市)建设区域总部,而且目前极兔位于金华的转运中心面积已经超过了3万平方米。

通达系快递企业面对咄咄逼人的对手,不得不忍痛应战。今年3月底,对于义乌地区一次发3000-5000票、均重100克以下的商家,圆通给到的价格是1.2元发全国,申通1.35元,百世1.3元,而一件快递的平均成本,在2.2元左右。

在这样的情况下,快递末端配送的利润空间被一再挤压,各地快递服务投诉量居高不下,多家快递企业出现部分网点停运、快递“爆仓”的情况。

4月,义乌邮政管理局在多次知会相关企业无效的情况下,终于出手,采取处罚措施。

界面新闻记者走访多位义乌快递从业人员了解到,除了关闭转运中心之外,义乌邮管局还对各大快递品牌进行了限价,维持各家快递企业原本的市场份额。

目前来看,“限价令”发挥了一定作用。一位姓王的网点老板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现在市场上顺丰的价格最高,其次分别是中通、韵达、圆通、申通、百世以及极兔,其中百世和极兔最低可以给到1.4元,和一个月前相比,均有不同幅度的提升。他认为,义乌的价格战已暂时停止,各快递企业的市场份额目前处于相对平衡状态。

记者以商家身份向义乌多个快递网点询价,也证实了快递价格确有上涨。其中,极兔速递网点工作人员称,在货量大、重量轻的情况下,快递单价最低可以给到1.45元,但京东和淘宝系渠道的商品无法揽件;圆通速递给的最低价格为1.5元,并且有消息称5月之后价格还会上涨。

不过,百世的工作人员认为,虽然现在单件的价格涨到1.5-1.6元,快递企业仍然处于亏损状态。他给界面新闻记者算了一笔账:业务员派件价格0.8元/每件,剩下的0.7-0.8元还得分给各个分拨中心、快递网点,此外还有物流成本等,每个环节的利润空间都非常小。

禁止网点超额揽件

界面新闻记者走访义乌快递市场时,还发现了另一个变化:快递企业总部给网点下达的任务指标从“每天最少xx单”变成了“每天最多xx单”。

以往快递企业为了调动网点的积极性,普遍会给网点设置最低业务量,如果网点超额完成任务量,就能得到返点奖励;如果做不到规定的业务量,则有可能被总部罚款。

一位在义乌从业多年的圆通快递网点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大多数网点都做不到总部要求的业务量,这意味着网点必须想方设法揽到更多的件,甚至给出亏本的低价。

另一位百世网点工作人员也表示,“最夸张的时候0.7元就可以发全国。”

义乌邮管局出手监管后,各网点收到了新的业务指标,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定额任务不再是最低业务量,而是最高业务量。

百世的一位快递工作人员表示,根据总部的新规定,如果网点超额完成任务,超出部分不但拿不到返点,每单还要罚款0.7元,“这样的话谁还加单呢?”因为这一规定,这位工作人员已经拒绝了多位来发快递的商家,让他们5月再来。

圆通部分网点也采取了类似举措。据义乌圆通快递网点的工作人员介绍,总公司以前给网点的任务量是每天13万单,但现在的任务量缩减到每天10万单,如果超过10万单,超出的部分将不会得到返点。网点无利可图,自然也就没有动力以价换量。

政府干预能否生效?

中国快递协会原副秘书长、上海市工商联国际物流商会智库总干事邵钟林曾表示,价格战对行业产生了沉重的打击,已威胁到快递企业的生存。

“价格战是中国快递行业的毒瘤,应当被视为不正当竞争,已经到了需要政府出面干预的阶段。”他说。

各大快递行业的财报也证实了这一点。根据圆通速递(600233.SH)、顺丰控股(002352.SZ)、韵达股份(002120.SZ)以及申通快递的3月份简报,四家企业单票收入同比均有下滑,申通的降幅更达到27.65%。

今年4月22日,浙江省政府第70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草案)》,后续将以法规案形式提请省人大常委会审议。

在快递经营管理方面,该草案从七方面做出了规定,其中第七条直指当下行业痛点——价格战。规定指出,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等手段阻断快递经营者正常服务;平台型快递经营者不得禁止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限制其他快递经营者进入。

上述草案一经公布,便引发了行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安信证券的分析认为,该草案短期对行业价格竞争有一定缓解作用,尤其遏止了部分市场的无序价格竞争,因此草案的出台仍会在一定程度上对第二季度淡季价格形成支撑,快递龙头企业短期内有望形成利润修复。

不过,安信证券也指出,由于各企业成本存在标准差异、各家仍在持续进行降本增效,将成本与价格的关系作为监管标准,总体来看标准模糊,加上执行难度较大,最终落地效果及影响仍需观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