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连平:大宗商品价格拐点大约在秋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连平:大宗商品价格拐点大约在秋季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撰文指出,在大宗商品供求紧张关系尚未改变的情况下,短期内中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增速或将达到8%以上,之后伴随大宗商品价格拐点出现,PPI有望在四季度回落。

2014年6月12日,宇通重工生产车间。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辛圆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撰文指出,在大宗商品供求紧张关系尚未改变的情况下,短期内中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增速或将达到8%以上,之后伴随大宗商品价格拐点出现,PPI有望在四季度回落。

4月,中国PPI同比增长6.8%,为三年半以来高点。连平表示,与之前历次上涨有很大的不同,本轮PPI上涨有三个特殊背景,疫情和政策因素是核心推动力。

他指出,一方面,疫情抑制供给复苏推动了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各区域疫情控制的差异导致上游产品产出效率跟不上终端需求扩张,供求缺口难以快速收敛。

另一方面,货币大幅宽松叠加财政轮番扩张加剧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财政扩张和美联储扩表导致大量廉价流动性脱实向虚,金融资产价格明显上升。美元指数下跌助推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财政刺激计划从救助转向基建显著提升了市场对相关大宗商品的涨价预期。

此外,连平表示,环保限产政策的落地限制了短期内产能扩张和供给补充的速率,抬升了下游产品价格的涨价预期。

因此,连平认为,旺盛需求下,短期内国际大宗商品供求关系依然总体偏紧。

从原油来看,他指出,短期处于供需同步缓释阶段。5月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恢复渐进式增产,沙特退出自愿减产计划,美伊谈判关系缓和,伊朗的原油供给有望逐步正常化。不过,需求端也在总体向好,美国二季度表观油品总需求回至近5年均值附近,炼厂开工负荷已恢复至常年水平,航空煤油需求有待进一步提高。中国成品油消费需求不断增加。

“整体来看,后续原油市场的去库幅度将有所收缩,但在世界经济整体性复苏的趋势下,需求增量仍将支持油价中枢小幅走升。”连平说。

从铜来看,铜价于2020年3月开启本轮上涨行情,截至2021年5月18日,LME铜现货结算价已达10456美元/吨,较期初上涨126%。

连平分析称,虽然此轮铜价上涨周期驱动力正随着供需缺口的填补逐渐减弱,高价抑制了部分需求,但供给端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铜价大概率持续一至两个季度的高位调整。长期来看,由于全球新能源产业的需求扩张将逐步增加,未来铜价重心仍大概率在高位波动。

除上述两个方面,下游旺盛需求背景下,原材料价格上涨叠加产能扩张受限支撑钢材价格;夏季电厂补库需求叠加去产能政策短期内加剧动力煤价格上涨预期;国际供给下滑降导致大豆价格上涨。

尽管如此,连平认为,长期来看,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缺乏需求基础。

他表示,过去几次大宗商品超级周期都与主要经济体的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带来的需求大增有关,但未来各主要经济体对大宗商品的需求都难以出现过去曾经有过的持续大幅上升,仅从短期的、阶段性的需求释放和货币因素变化来认定大宗商品开启超级周期有失偏颇。

他预计,国内PPI或将迎来延续几个月同比增幅8%以上的高位运行后于四季度回落,全年同比可能在5%以上。核心CPI将在2021年下半年及2022年上半年趋势性上行,最大涨幅有可能超过3%,2021年内有可能达到2%以上。猪周期下行背景下全年CPI仍将在1-2%区间内运行,年底不排除核心CPI同比超过CPI的可能。

为抑制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经济的负面影响,连平建议从多个方面采取措施,包括保持稳健货币政策的定力,必要时灵活适度微调;促进大宗商品进口多元化;多渠道帮助小微企业对抗通胀冲击;做好通胀预期管理和市场价格监管等。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周三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特别提出,保障大宗商品供给,遏制其价格不合理上涨,努力防止向居民消费价格传导。同时提出,对生铁及废钢等实行零进口暂定税率、取消部分钢铁产品出口退税等政策。

连平表示,国务院稳定大宗商品价格的政策信号十分明确,必将对下一阶段市场供求关系和价格变化产生重要影响,从而可能成为国内PPI上行走入拐点的举足轻重的推动因素。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