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成为“美国版美团”之前,优步先把自己变成了一家投资公司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成为“美国版美团”之前,优步先把自己变成了一家投资公司

优步二季度的盈利很大程度上象征着它在投资领域的胜利,但从基本盘来看,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美好。

文|有牛财经 黑桃与长剑

8月4日美股收盘后,美股出行巨头优步(UBER.US)发布了它的2021年二季度财报。从财务数据来看,这家一直深陷亏损泥潭中的出行企业似乎创下了上市以来的最高盈利记录。

二季度中,优步营收为39.26亿美元,超过预期的37.37亿美元,较去年大幅增长105%;净利润则高达11.44亿美元——这是最不寻常的一点。要知道,去年同期优步还亏损了17.75亿美元,哪怕是疫情形式趋缓的2021年一季度,其亏损仍然为1.08亿美元。

尽管优步近年来的瘦身战略成效有目共睹,但对于它来说,砍掉一些业务远远不足以填补巨额成本。长年累月被人诟病为“烧钱狂魔”的优步,到底从哪里挣来这么多钱?

“投资公司”标签背后,优步依旧深陷亏损泥潭

在本次财报中,优步对“盈利”一事给出了这样的解释——“归属于公司的第二季度净利润包括2020年第二季度以及2021年第二季度的股票薪酬费用,其中,滴滴(DIDI.US)和Aurora合计18.17亿美元的股权投资未实现收益起到了很大推动作用。”

滴滴自不必说,虽然它与优步是毋庸置疑的竞争状态,但当年优步中国业务被滴滴并购时,提出的一个条件就是换取滴滴17.7%的股份以及董事会席位。在滴滴的招股书中我们也能看到,目前优步对滴滴的持股比例为12.8%,仅次于最大股东软银。

对自动驾驶创企Aurora的入股,则代表着优步在这一领域的最新动作。

2020年12月,优步发布公告称,将把旗下自动驾驶部门Ubre ATG出售给Aurora。不过,Aurora并未用现金完成这一交易,而是用股权取而代之——从监管申报文件来看,优步和ATG的投资者及员工预计将持有Aurora 40%的股份,优步自己则将持有26%的股份。不仅如此,优步还向Aurora另投资了4亿美元用于支持其发展自动驾驶。

同时,这家自动驾驶独角兽也有登陆资本市场的打算。根据此前的消息,Aurora将通过与SPAC公司Reinvent Technology Partners Y合并的方式在纳斯达克上市,估值为130亿美元。

在这场收购的具体细节曝光前,仍有很多投资者认为优步想彻底放弃自动驾驶业务,但情况显然并非如此。通过成为Aurora的大股东,优步既能够保持对自动驾驶的投入,又不必负担此前运营子公司时的高昂成本,同时还能从它未来的上市中大赚一笔。可谓是一举三得。

值得一提的是,在滴滴和Aurora之外,优步还拥有印度外卖平台Zomato的6.12亿股股票,同时它也是东南亚网约车公司Grab的大股东,其对Grab的投资价值高达36亿美元。一旦两家公司正式上市,优步将能从中获取不小利润。

总而言之,优步二季度的盈利很大程度上象征着它在投资领域的胜利,但从基本盘来看,它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美好——在调整后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这一条件下,优步二季度实际亏损5.09亿美元,远远超出分析师此前预期的3.245亿美元亏损。

降亏自信何在?

尽管如此,优步仍然保持着非同一般的自信。其CFO尼尔森·沙伊(Nelson Chai)在财报中表示,公司现在处于“有利的地位”,可以在第四季度实现更强大的调整后EBITDA盈利能力。他认为,优步在今年第三季度的调整后EBITDA就能改善至不到1亿美元。

这一愿景似乎有些道理,毕竟,优步二季度各项细分业务营收不仅保持着快速增长态势,还逆转了去年以及上个季度的低迷数据。

第二季度,占据优步营收大头的业务是外卖及配送,从去年同期的8.86亿美元增长至今年的19.63亿美元,同比增长122%——毫无疑问,这项业务已经成为优步的营收顶梁柱之一。而对于国内投资者来说,优步讲的故事似乎越来越接近美团了。

根据Second Measure的美国外卖市场统计报告来看,今年3月,Uber Eats的市占率达到了22%,若再算上其收购的Postmates,其市占率就接近30%,仅次于市占率55%的DoorDash。今年2月,优步还收购了酒类配送服务初创企业Drizly,意图进一步加强外卖配送能力。

也许外卖业务会成为优步未来新的现金牛,但就目前来看,它依然会受到众多对手的挑战——不仅是美国,也有来自其他国家的强力对手。例如在英国市场上,Uber Eats就需要迎战Just Eat Takeaway、Deliveroo,它们的存在导致Uber Eats只能在当地屈居第三。在拉美市场上,Uber Eats也要面对Rappi,这只独角兽在2020年的订单增幅已经高达两倍。

外卖之外,优步的“老本行”网约车业务也实现了不错的增长,根据财报,优步二季度共享出行收入为16.1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7.87亿美元增长106%,环比也增长了约90%。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司机短缺都是困扰优步的大难题。由于优步司机长期未能取得完全的正式员工待遇,收入不算高的同时福利待遇也不够吸引人,再加上疫情导致多数司机不得不在家隔离,很多优步司机哪怕在疫情结束后也不愿回归岗位。

但目前来看,司机问题似乎已经被优步以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补贴。在财报中优步表示,通过补贴,其在美国的月活跃司机和配送员从2月到7月增加了近42万人。

不过,优步在补贴司机的同时仍然要保持对乘客的低价,这势必会进一步加大其支出;且补贴一旦结束,司机们还愿不愿意留在平台上也是未知数,毕竟,优步在美国的竞争对手还有Lyft,而后者同样热爱补贴这一方式。长期来看,优步的网约车业务仍将承受不小压力。

押注公路货运,Uber Freight前景几何?

近年来,另一项被优步所重视的新业务是Uber Freight,也就是货运业务。这一业务专注长途货运市场,旨在排除中间商影响,根据市场供求关系为托运人提供实时托运价格。

目前,Uber Freight旗下承运商已经超过6.5万,还与AB Inbev、雀巢、LG、喜力等企业达成了合作关系。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二季度Uber Freight拿到了GreenBriar领投的5亿美元,这一轮融资过后,它的估值上升到了33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Uber Freight还在最近宣布以2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从投资公司TPG Capital手中收购物流公司Transplace。按照优步方面的说法,该笔交易将以股票加现金的方式进行,其中包括了最高7.5亿美元的优步普通股,剩余部分将由现金支付。

根据公开信息来看,Transplace从事的是货主和三方物流间的TM(Transfer Management),也被称作“第四方物流”。这一行业调集和管理组织自己及具有互补性服务提供的资源、能力、技术,进而向货主提供综合性的供应链解决方案。如今,Transplace已是北美运输市场上规模数一数二的托管运输服务提供商,拥有1000余家客户以及30亿美元的年收入。

对于Uber Freight而言,它能为货主提供的优势服务是实时更新的市场价格,这一参数基于司机状态、货运距离、地点、季节、货物类型等因素实时生成。目前,Uber Freight仍然非常依赖机器学习来评估市场报价——这也是Locus等货运初创公司常用的方式。

然而,在飞速发展的货运需求面前,仅凭这一方法未免显得太过低效,例如,在机器给出的实时市场价格面前,因判断失误而导致的的空载现状依旧不减。根据美国运输研究所(ATRI)关于卡车运营成本的报告,在中型和重型卡车每年行驶的94亿英里中,有20.7%涉及空载。

从财报来看,二季度优步货运收入从2020年同期的2.12亿元增长到如今的3.48亿元,同比增长64%。不难看出,相较于飞速发展的其他业务,Uber Freight的增长速度似乎并不符合一项新业务的实际发展速度。

很显然,收购Transplace有助于Uber Freight改善效率低下的状况。

如今,Transplace可以通过集中客户的货运能力和承运人运力,优化整个运输网络的运输。在收购ScanData后,Transplace已经能够处理更多客户的供应链,这包括海运、空运、多式联运、卡车装载和卡车以下装载(LTL)。此外,对Lanehub的收购则进一步增强了它的点对点透明协作能力,得以提高资产利用率和减少浪费。毫无疑问,进行整合后的Transplace能够进一步加强Uber Freight在货运市场上的竞争力,并拉开与Convoy等对手的距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