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我们是否有可能想象一个乐观的技术未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我们是否有可能想象一个乐观的技术未来

阿奇姆·阿扎尔看好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可再生能源等技术,解释了技术变化如何将我们抛在身后,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斯旺西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3D生物打印出的一只耳朵 拍摄:Matthew Horwood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20年的一份调查显示,60%的人认为生活变化的速度太快了,前几代人在第一次看到蒸汽机或电梯时可能也是这么想的。但根据技术分析师、企业家阿奇姆·阿扎尔的说法,我们确实已经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反稳定的变革时代:“人类社会与经济组织的全新时代——我称之为‘指数时代’。”

在新作《指数增长:急速增长的技术如何将我们抛在身后,我们又该如何应对》(Exponential: How Accelerating Technology Is Leaving Us Behind and What to Do About It)中,阿扎尔认为,在计算机和人工智能、可再生电力和能源储存、生物技术和制造业(如3D打印)领域,创新正在以指数速度发展:“新技术的发明和扩展速度越来越快,同时价格也在迅速下降。”

问题是,技术变革急剧加速的同时,我们的社会却在缓慢地、渐进地发展。因此,技术与社会之间开始出现差距,阿扎尔称之为“指数鸿沟”。从燧石斧和木质掘土棒的时代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发明新技术。然而,据阿扎尔说,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对指数变化的理解非常糟糕。“我们的思维适用的仍是过去尚未发现急速变化的力量的那个世界。”

《指数增长:急速增长的技术如何将我们抛在身后,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然而,个人和公司忽视它,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2007年,微软公司的史蒂夫·鲍尔默发表了那段著名的言论——否定了iPhone,他说:“它没有机会获取大量的市场份额。”阿扎尔指出,“他掉进了指数鸿沟之中。”

阿扎尔借用查尔斯·珀西·斯诺1959年“两种文化”演讲中的一句话说,现在技术人员和社会其他成员之间存在着“相互不理解的鸿沟”。政治家时常对甚至是最基本的技术表现出极度的无知,“他们就像是那种说要给汽车加燃料,结果在后备箱里塞干草的人。”

这着实令人担忧,因为世界确实在变化。想想那些规模相当于一个国家的技术公司,大部分都成立不到20年,现在却已经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这些公司规避国家税法,引入兼职工作,并创造了数字经济,我们的个人信息会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购买和出售。他写道:“数据肯定被用来从我们身上获利;它经常被用来追踪我们,甚至可能被用来控制我们。”

阿扎尔对于看好技术力量毫不掩饰。“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富足的时代。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能源、食物、计算和其他许多东西的生产成本都很低的时期。”

但是,除了强调正在取得的惊人进步,他还谈到了我们需要如何塑造技术,使其重新为社会服务,并且对如何在新的数字经济中保护公民和工人提出了独到的见解,即建立一个“由我们来决定,我们想从自己建造的工具中获得什么”的世界。

(翻译:都述文)

来源:卫报

原标题:Exponential by Azeem Azhar review – bridging the technology gap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