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圳文和友“变脸”,改名“老街蚝市场”能为它带来更多客流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圳文和友“变脸”,改名“老街蚝市场”能为它带来更多客流吗?

有关深圳的印记,也绝不仅仅是生蚝的故事。

图片来源:文和友

记者 | 吴容

编辑 | 昝慧昉

今年4月,超级文和友从长沙复制到了深圳,开业当天一度吸引了超过4万人排号。不足半年时间,这家超级文和友近日升级成为了“老街蚝市场

除外立面的招牌进行了更换以外,场内也改造成为成赛博朋克风的老街蚝市场:巨型的生蚝悬在半空中,随处可见蚝壳公司广告及充满科技感的生蚝霓虹灯;复刻90年代东门老街菜市场的热闹,现场布置成了水产市场,堆满各色生蚝。

进驻商家也进行了调整,在告别“茶颜悦色”快闪店、文记、老猫和巧膳坊后,接下来,喜茶、王柠、墨茉点心局、果呀呀等品牌将会进驻到这里。

就此番改头换面,深圳文和友(现已改名老街蚝市场)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称,深圳地域品牌老街蚝市场是其做的第一个地域IP,是“通往‘非标’路上的勇敢一步。

图片来源:文和友
图片来源:小红书

之所以大费周章进行改造,也许和深圳文和友的客流量下滑有关。

2020年和2021年,文和友先后落户广州和深圳,但相比开业之初的热闹场景,两者都被质疑高开低走去年我们曾经报道过,广州文和友有多家商户离场,同时也有一批新的商户入驻,它正在经历不断试错的过程。

对此,文和友CEO冯彬不久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广州和深圳的文和友从生意上来说还算不错,但也都各自存在问题。尤其是广州,我们最大的反思是我们不够自信、是摇摆的。我们在广州吃的最大的亏,在于想做广州当地文化的同时,又舍不得把湘菜丢掉,这是我们最大的反思和最大的挑战。

他表示,深圳的文和友从人流来看并不比长沙差,但风格上差异化不够。文和友是比较受自媒体关注的品牌,大量的曝光,很容易让人们产生审美疲劳。广州和深圳的尝试让文和友学到了很多东西。“从目前来看,不算失败,我们也一直在尝试。”冯彬说。

文和友也并非没有意识到,长沙文和友的火爆,除依赖于熟悉当地的团队和经验为其背书外,也离不开其经营的小龙虾、臭豆腐等长沙特色菜。凭借这些,它可以很大程度依赖游客打卡生意的红利,作为一个旅游打卡目的地的存在。走出长沙之后,还需要做因地制宜的调整去适应当地消费者的需求。

在文和友看来,在深圳这个看似仅有科技、创新、效率的城市,却有着历史悠久的养蚝业,承载着深圳古老的海洋文化。将主打品选作生蚝,就是想呈现这座城市被忽略的文化脉络。为此,他们花了一年多时间找到了合作蚝场,并希望生蚝文化能在它的发源地深圳发展起来。

其实早在开业之初,文和友就曾提及,为了融合深圳元素,文和友花了不少功夫在寻找当地美食上,并将深笙蚝作为主打,摈弃了小龙虾这一原有的主推产品。对于此番升级,此前其在微信公众号也曾做过预告

而升级改造,本就是餐饮零售行业吸引客流的手段之一,无论是视觉效果还是环境氛围的改变,都将引起一定的话题,以此获得流量和到店转化。

只不过,以生蚝作为主题,还是多少有些局限性。老深圳摄影家孙成毅接受自媒体“深圳客采访时认为蚝有季节性,不像小龙虾,一年四季口感差异很大,老深圳人吃蚝就冬天3个月(11月、12月和1月),其余时间(蚝的口感)都是粉粉的。”

此外,有关深圳的印记,也绝不仅仅是生蚝的故事。

一个城市的记忆不仅仅只有美食,它是城市的历史、经济形态、生存状况、人情百态以及生活方式的集合。比起长沙和广州,深圳这座崭新的城市走过了改革开放背景下的岁月,属于它的独家记忆应该是老工厂、厂房、宿舍、食堂等,承载了南下打工的年轻人的梦想。但这些元素,并未融入深圳文和友的设计和装修之中,离开了这些特有的故事,很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孙成毅也表示,在这里,深圳的传统东西还是不够突出。“比如可乐,在文和友里展示的是可口可乐,但是在深圳人的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是百事可乐,深圳汽水厂和美国百事公司合作的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就在深圳。” 

不过,这些并未阻碍文和友的开店计划。

按照冯彬的说法,未来5年,文和友要开设20家左右的城市文和友。文和友走出长沙,也会根据每个城市的属性来确定文和友的主题,要与这个城市更有贴合度。他透露,目前南京的文和友正在建设之中。正在选址中、有望年内启动的包括重庆、上海、天津、北京。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0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