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林伯强:为实现碳中和承诺,中国能源结构需要继续调整平衡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林伯强:为实现碳中和承诺,中国能源结构需要继续调整平衡

“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2060年将达到80%以上”是最近政策中提出的比较新的内容,这意味着能源结构面临着整体的改变。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30日,英国伦敦,英国首相官邸唐宁街十号安装绿色LED拱门,迎接即将在英国格拉斯哥开幕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实习记者丨许睿尧

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近日于英国格拉斯哥召开,这是《巴黎协定》进入实施阶段以来的首次气候大会。而在大会召开前夕,中国对自主贡献目标做出了承诺。同时备受关注的中国碳达峰、碳中和“1+N”政策体系中最重要的两个政策文件,在一周之内先后发布。

10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对碳达峰碳中和这项重大工作进行系统谋划;10月26日,《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正式发布。包括10月27日国新办发布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下称“白皮书”),都强调了“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对此,现任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接受了界面新闻的采访。他表示,2030年的碳达峰是可以实现的,而峰值本身不算是很硬的指标,和2060年的碳中和才是硬指标。就目前的国际社会来说,有舆论认为这个进程比较慢,但与拜登政府今年4月表示的“到2030年将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较2005年减少50%,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相比,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2060年实现碳中和这个目标是很合适的。

他说,就实施来看,碳中和的达成还是存在困难的,最困难的就是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经济还要继续发展,这个过程依旧需要能源和电力的支持,这与能源结构的调整是很难平衡的。这就需要国家进行不断的动态调整,能源结构、产业结构以及消费者行为都需要结合经济发展与气候演变情况进行不断调整平衡,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个目标是一定要达成的。

同时,《意见》中还明确了“十四五”时期、2030年和2060年时间节点的重要目标,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5%左右;到206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80%以上。而截至2020年底,我国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仅达15.9%。

林伯强认为,作为纲领性文件,白皮书主要是将中国过去发布的零散政策汇总在了一起,回忆了气候变化的形势,表达了中国的决心与行动。而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所24日发布的《意见》有更多新的信息,比如提到“到206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80%以上”,这意味着能源结构面临着整体的改变。现在,国家已经将发展风电光伏、压缩煤电、控制能源消耗、鼓励循环经济转型等各个方面的政策都摆在了桌面上,最关键的还是现实中应该如何有效实施的问题。

他表示,就能源市场方面,未来是要朝着市场化的方向发展的,通俗来讲就是支付环境成本,主要是减碳成本。现在发展清洁能源,政府主导,资本市场承担了责任,老百姓主要通过购买产品来间接承担;但未来,减碳成本向直接承担的方向发展是必然趋势,主要通过涨电价、涨能源价格的方式,只不过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有多大的冲击力这些是需要进一步考量的。

同时,林伯强认为,目前国家并不会进行碳排放税的征收,主要还是以发展清洁能源为首要途径,并没有到征收碳排放税那么急的程度。当然,在未来也并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但是碳排放税对经济冲击很大,还需要较长时间的研究。

对近日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林伯强表示,本次大会关注的重点依旧会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责任分配的分歧以及自主贡献的承诺是否能够得到认可的问题。但目前各国的发展阶段不一样,诉求也不一样,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责任分配问题是难以彻底解决的,甚至会前印度直接表示拒绝承诺碳中和。但是会议的目的并不是完全消除分歧,而是各让一步,在《巴黎协定》现有的基础上再朝前再走一步。否则,包括《巴黎协定》将形同虚设。

他说,“这次会议肯定会对中国的能源政策产生影响,能产生影响的政策都摆在了桌面上,但是中国已经做出的承诺都不会改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