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美国电动公司Rivian为什么会引爆投资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美国电动公司Rivian为什么会引爆投资界?

Rivian引爆投资界并非毫无道理,但如果这家电动车初创企业要谈论成功,还为时尚早。

图片来源:Rivian

记者 | 李亦萌

最近几个月,依靠一款纯电动皮卡广为人知的美国电动车初创公司Rivian,几乎每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都自带高光。

今年11月10日,这家公司首次亮相纳斯达克时,股价一度飙升53%,市值瞬间超过1000亿美元,创造了今年全球规模最大的一场首次公开募股(IPO)。

此次IPO为Rivian筹集了约120亿美元资金,为企业成长提供支持。

“向上市公司过渡以及资本基础的增长将使Rivian有能力开发更有前途的产品,并在我们期待进入的新细分市场上,形成足够大的规模,并迎来新一轮的增长。”Rivian创始人、首席执行官R.J. 斯加林奇(R.J. Scaringe)说。

Rivian在一份文件中称,亚马逊、T. Rowe Price、Franklin Templeton、Capital Research和Blackstone被列入了Rivian公司的“基石投资者”名单,这些企业及机构表示,将购买Rivian价值高达50亿美元的股票。

摩根士丹利、高盛和摩根大通则是此次发行的主承销商。此外,Rivian的股票也被提供给Social Finance Inc的散户投资者。

分析人士当时表示,如果超额配售权全部行使,筹资额可能上升到137亿美元。这也将使其成为继阿里巴巴2014年9月上市以来美国最大一宗IPO。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家新兴汽车制造商极短的企业历史。

Rivian于2009年由美国工程师R.J.斯加林奇创立,当时公司名称为Mainstream Motors,2011年更名为Rivian。该名称源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条河流,斯加林奇年轻时经常在这条河上划船。

可就是这样一家堪称新锐的电动车初创公司,实现了诸多先行者尚未达成的目标。

今年9月,Rivian一举“击败”特斯拉、通用汽车和福特,成为全球第一家成功下线量产电动皮卡的汽车制造商。

上述消息令当时的业界受到震撼,被认为对该公司上市当天投资者的疯狂涌入形成了最为直接的刺激。

资本的宠儿

眼下,Rivian在资本市场上俨然成为众星捧月的时代宠儿。

华尔街周一(12月6日)对Rivian的首批股票评级已经出炉。

随着长达25天的IPO静默期迎来尾声,12名华尔街证券分析师给出了Rivian的评级,其中8名分析师对该公司股票的评级定为“买入”(表示看好),而另外4位则给出了“持有”(表示中立,预期该股票的表现和同类公司相同或相当于大盘)的建议。

对于Rivian的第一个股票评级来自Wedbush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他为该公司制定的股价目标为130美元,较前一周末的收盘价高出近25%。

艾夫斯称Rivian是“正在形成的电动汽车中坚力量,该公司希望从战略上进军一个尚未开发的市场,因为目前电动汽车市场上几乎不存在SUV或皮卡车型。”

皮卡和SUV在美国非常受欢迎,通常在乘用车总销量中占比60%以上。

“Rivian是一家独特的垂直整合电动汽车公司,它将牢牢把握皮卡和SUV市场。该公司首席执行官R.J. 斯加林奇及其团队迅速扩大了业务规模,创新设计和滑板底盘成了制胜关键。”艾夫斯说。

滑板底盘是Rivian所采用的一种具有颠覆性的汽车生产模式。该模式基于非承载车身和电机、电池、线控技术,是一种可以减轻整车开发负担的通用型底盘方案。汽车制造商只要做上装的车身部分,下装部分可利用“滑板底盘”自由调整的特性,拉伸成所需的适配布局。

通过资本市场对Rivian给出的首次评级,投资者第一次有机会了解Rivian的估值情况。

艾夫斯预计,2022年Rivian将向用户交付约4.5万辆新车,这将给该公司带来36亿美元的销售额。2023年,约10.5万辆新车交付将带来84亿美元的销售额。但他预计,Rivian近两年内都不会实现盈利。

艾夫斯给出的目标价格意味着,Rivian基于2023年预计销售额的股价营收比在15倍左右。而电动汽车市场领先者特斯拉基于2023年预计销售额的股价营收比仅为11倍。

Rivian股价周一继续上涨6.9%,至111.93美元。作为参考,标准普尔500 指数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当天分别上涨1.5%和2.1%。

Rivian的早期买入评级率为67%,而标准普尔500指数股票的平均买入评级率约为55%。更重要的是,特斯拉的买入评级率仅为48%。

与电动汽车市场领导者的股票相比,华尔街显然更偏爱Rivian的股票。

摩根大通分析师瑞安·布林克曼(Ryan Brinkman)也是偏爱Rivian的分析师之一。

布林克曼将Rivian的股票评级定为“持有”,他给出的目标价格是104美元。虽然这不是一个非常看涨的评级,但根据他的目标价格,Rivian的估值将达到1000亿美元。而同时,布林克曼将特斯拉的股票评级定为“卖出”,并为该公司股票设定了250美元的目标价。

根据布林克曼为特斯拉所设定的目标价,特斯拉在该分析师心中的预计市值约为2500亿美元,是Rivian的2.5倍。但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当前是一家盈利的公司,预计2022年该公司的销售额将达到700亿美元左右。而Rivian2022年的销售额预计将不到40亿美元。

尽管如此,布林克曼预计到2030年,Rivian的销售额将增长至550亿美元以上。

“如果把Rivian作为一个严密的组织,分析其综合实力,那么在该公司击败特斯拉、福特和通用汽车,借业内第一款电动皮卡进入市场时,这一点就很清楚了。而且这款皮卡做得很出色。”该分析师在报告中说。

另一个“买入”评级来自贝莱德。“超人正在追赶钢铁侠。”贝莱德分析师乔治·贾纳里卡斯(George Gianarikas)在他的发布报告中写道。

在汽车行业内,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时常被戏称为现实版托尼·史塔克,即钢铁侠。而Rivian首席执行官R.J. 斯加林奇 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有点像温文尔雅的“超人”记者克拉克·肯特。

“Rivian有机会挑战特斯拉的市场主导地位,”贾纳里卡斯补充道,“该公司采用了一种非常有前途的垂直整合方法,并通过其稳健的资产负债表、与亚马逊合作伙伴关系以及强大的人才招募能力不断加强。”

Rivian正在其新工厂生产电动皮卡和SUV。更重要的是,亚马逊作为Rivian的支持者,已向其订购了10万辆电动送货车。

贝莱德同时也看好特斯拉的股票,并将为其评级为“买入”。贝莱德对特斯拉设定的目标价为每股888美元。

在华尔街分析师中,对Rivian股票给出最高目标价的,是来自RBC的分析师约瑟夫·斯帕克(Joseph Spak),他将Rivian的股票评级为“买入”,目标价则达到了最高的165美元。

“Rivian对车辆类型做出了重新定义,他们的业务重点锁定在关键的皮卡领域。到2030年,这一业务板块应当会为公司带来平均50%的年增长率。”斯帕克在其报告中写道,“从零开始的业务方法和强大的技术,将使该公司最终能够将其产品用作软件和服务赖以建立的平台,由此产生更高的利润。”

斯帕克预计,2022年Rivian的销售额为34亿美元。他对该公司2030年的销售额预测为860亿美元。

他在对Rivian给出买入评级的同时,将特斯拉股票的评级定为“持有”,不过,他将特斯拉的目标股价从当天报收的800美元,上调至每股950美元。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是同时看好Rivian和特斯拉股票的分析师之一。

乔纳斯将特斯拉股票评级为“买入”,并对该股票设定了1200美元的目标价。同时,他在报告中对Rivian的股票给出了“买入”评级和147美元的目标价。

不过,Rivian的股价已从11月16日接近180美元的高点下跌,股价在11月最后一周下跌了6.7%,对成长型股票来说,这是艰难的一周。

但那一周美国股市整体状况不佳也是其中一个因素,罗素1000成长股指数下跌2.2%,标普500指数下跌1.2%,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0.9%。

披士讯咨询公司汽车分析师陆帅表示,对于Rivian的股价,未来还会有更多评级结果出炉,也可能发生一些戏剧性的变化。

“但目前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虽然该公司的估值处于高位,但华尔街对其前景持乐观态度,相信Rivian将是电动车领域的长期赢家。”他说。

与投资者的热烈欢迎形成呼应的是,各国政府也开始争相向这家新锐电动汽车制造商抛出橄榄枝。

几天前,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向Rivian去信,力邀该公司赴英开设工厂。Rivian将在欧洲开设工厂的计划此前已在业界传得沸沸扬扬。

在信中,约翰逊提议Rivian在该国南部布里斯托尔附近建立新的工厂。海外媒体曾报道,Rivian与该国的谈判“持续了一整个夏天”。

约翰逊称,近期已经通知英国政府官员要拿出一个“定制的激励方案”以示诚意。他承诺,英国政府将使用特别开发令,借助“特殊的法律力量”协助Rivian。

消息人士称,英国向Rivian提供的激励措施中可能包括补助金或税收补贴。

对Rivian来说,在其“欧洲工厂”的选址问题上,还有另一个选项。荷兰经济事务部日前确认,正在与Rivian就该国的一个非常具体的工厂选址进行谈判。

消息人士表示,该选址原本是属于荷兰汽车制造商VDL Nedcar的制造工厂。在那里,Rivian不仅可以生产车辆,还可以全面接管VDL Nedcar。

作为一家合同制造商,VDL Nedcar目前负责为宝马集团制造多个车型系列,其中包括BMW X1和3款MINI衍生车型。但与宝马的相关代工合同将到2023年到期,且不会得到续签。届时,宝马将在德国莱比锡的工厂生产MINI Countryman和BMW X1车型,包括纯电动版本。

因此,该工厂的所有者VDL集团不得不寻找新客户,以继续为4500名员工提供岗位,而向Rivian出售工厂也是一个潜在选项。

消息人士称,如果顺利,Rivian方面最快将在今年12月派代表团前往荷兰参观该工厂。

不过这场谈判中也有可能存在一些变数。VDL Nedcar方面目前的客户中还包括一家美国电动出行初创公司——Canoo,后者的首款车型将于明年在这家荷兰工厂中生产。

VDL Nedcar表示,正在同时与Rivian和Canoo谈判。按照VDL Nedcar方面的想法,事情很容易解决。由于Canoo的产品将在一条全新的装配线上生产,那么如果Rivian不选择完全接管VDL Nedcar,而只是接管宝马集团之前使用的装配线,那么两家美国初创公司在同一家工厂中制造产品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性。

目前尚不清楚,如果Rivian的欧洲工厂选址荷兰,相关投资将达到何种规模。但有消息称,如果最终该工厂花落英国,相关投资规模将超过1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83.76亿元)。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Rivian走到今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汽车制造行业的两位巨人。”法国特鲁瓦工程技术大学(UTT)独立汽车分析师刘锐说。

特斯拉是其中之一。“电动汽车股票估值变得如此高涨的一个原因是特斯拉用自身的成功坚定了投资者的信心。”刘锐说。

他认为,作为纯电动汽车市场最重要的早期探索者,特斯拉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汽车消费向电动化的过渡,令电动汽车成了一个严肃的购买选项。

“在市场已经得到培育的情况下,类似Rivian这样的初创企业进入市场就会变得容易得多,他们与市场的沟通成本得到了大幅降低。”他补充道。

虽然特斯拉有很多批评者,而且肯定有人认为它估值过高,但其价格标签中存在明确的逻辑。

该公司是电动汽车的先行者,在执行战略计划和快速发展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特斯拉还拥有许多明显竞争优势,包括公共充电网络、支持OTA的软件系统,以及品牌的狂热追随者和一行一止皆受关注的CEO。

此外,该公司一直在开发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这方面的突破将彻底改变汽车行业。

对Rivian来说,另一家需要被感谢的汽车制造商是福特汽车公司。

两年多以前,当Rivian的纯电动产品还只是一张蓝图时,美国汽车制造商福特和通用汽车都渴望对其进行投资。如今,福特和亚马逊成了Rivian最大的投资方。

其中,亚马逊是最大股东,拥有20%的股份。福特紧随其后,持有该公司约12%的股份。

在Rivian上市首日股价大涨之后,福特汽车公司前汽车业务总裁韩瑞麒(Joe Hinrichs)通过个人社交媒体向其表达了祝贺。

“我为2019-2020年那段激动人心的时间里,能够在Rivian董事会任职而感到荣幸,我也为还能与RJ朋友相称而感到骄傲。”他说。

韩瑞麒在2020年宣布退休前,曾作为福特汽车公司代表被派驻Rivian董事会。自今年5月福特高管Alexandra Ford English离开Rivian董事会起,这一传统不再得到继续。

Alexandra Ford English是福特汽车公司执行董事长比尔·福特的女儿,她于2020年5月加入了Rivian的董事会,接替了离开福特的韩瑞麒。 

2018年,Rivian创始人斯加林奇首次与韩瑞麒会面。但由于当时福特汽车公司未能实现其盈利目标,错失了投资Rivian的良机。

这为已经开始开发电动产品的通用汽车留出了介入的空间。但知情人士表示,当时Rivian的高层始终对与通用汽车打交道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在福特汽车宣布将以“初创公司”的身份,转型成为移动出行服务提供商之后。

2019年,在亚马逊向Rivian投资7亿美元后,韩瑞麒再次会见斯加林奇。当后者表示Rivian即将与通用汽车达成协议后,韩瑞麒尝试说服他重新考虑与福特的合作。

“你与某人订婚,并不意味着一定会结婚。”似乎是感觉到了斯加林奇对通用汽车的犹豫,韩瑞麒开始敦促Rivian的年轻高管重新考虑此事。

此后借着一次共同在西雅图开会的机会,韩瑞麒再次与斯加林奇谈了一次,他甚至提出让斯加林奇一同达成福特的湾流喷气式飞机返回底特律。

当时,斯加林奇尚未与通用汽车达成协议,而在飞行途中,他与韩瑞麒敲定了一切。

当飞机着陆时,韩瑞麒帮助斯加林奇避开了附近通用汽车高管们的视线。

当时,飞机滑向福特和通用汽车共用的机库。韩瑞麒发现机库外还有另一家喷气式飞机,而两台通用汽车制造的黑色凯迪拉克凯雷德则在附近等待。

韩瑞麒回忆称,当时他感觉到斯加林奇不想被通用汽车的高管看到。因此,他要求接机人员将迎接自己林肯领航员停到飞机旁。当飞机舱门打开时,斯加林奇跑下台阶,一头冲进领航员里。在韩瑞麒往车上装行李的过程中,斯加林奇始终低着头。

当天,福特和Rivian的谈判连夜进行。两家公司与次日凌晨4点达成最终协议。2019年4月,福特宣布向这家初创公司投资5亿美元。自那以后,该公司分多次总共向Rivian投资12亿美元。

福特在这项投资中获得了比通用汽车更优厚的条件。因为在Rivian与通用汽车的谈判中,股权收购并不在讨论之列。

对于手中持有的Rivian股份,福特方面至今未透露未来的处置计划。

不过,RBC分析师12月6日在将福特汽车公司目标股价从17美元上调至21美元的同时,表示福特要实现他们给出的新估价,有必要进一步拆分业务,其中包括对Rivian的投资。

分析师同时表示,他们相信福特将其对Rivian方面的投资视作“一项财务投资”,因此福特最终很可能会抛售该公司股份,以帮助该企业进行其他投资或为企业发展提供资金。

自今年年初以来,福特的股价上涨了120%,远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22%的涨幅。该公司CEO吉姆·法利(Jim Farley)上个月曾立志将该公司打造成仅次于特斯拉的美国第二大电动汽车制造商。

股价飙升背后的喜与忧

上市首日,Rivian股价报收于每股100.73美元,较发行价上涨近30%。

包括期权和限制性股票单位等证券在内,Rivian的完全稀释估值在IPO时已经超过了1060亿美元。

这使得Rivian成为仅次于特斯拉的美国第二大汽车制造商,后者当前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

与之相相比,市值860.5美元的通用汽车、773.7亿美元的福特汽车公司以及659.6亿美元的Lucid Group均位列其后。

“值得注意的是,投资者争相进行这一轮投资时,Rivian才刚刚开始销售汽车,而且几乎没有形成任何收入。这意味着什么?”汽车分析师刘锐说。

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该公司仅交付了少量R1T纯电动皮卡,后者是Rivian旗下首款量产产品。此外,Rivian从合作伙伴亚马逊那里获得了10万台电动货车的订单。

刘锐认为,投资者当前对Rivian的大举投资主要基于对该公司良好前景的预判。“但从当前的业务情况来来看,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表明Rivian今后的销售额及盈利表现能够支撑起当前投资者的判断”。

他举例称,面对对全球汽车制造商造成打击的供应链限制,Rivian设立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工厂目前难以提高新车产量。

Rivian在11月向美国联邦政府部门提交的文件中表示,目前R1T和R1S的订单积压量达到了5.54万份。

自今年7月起,这家初创企业曾多次推迟交付计划。起初,首批Rivian R1T的交付时间被定在7月,但之后被推迟到9月。该公司当时表示,这一变动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此外,R1S电动SUV的交付时间则被推迟到今年秋季。

但Rivian表示,为亚马逊制造的电动物流车则将按期交付。2019年9月,亚马逊向Rivian订购了10万辆电动汽车,希望能在2021年年底之前,在美国16个城市测试电动送货。

目前,Rivian一直谋求通过大力投资,提高新车产量。该公司计划令其9月推出的高档纯电动皮卡R1T的产量翻一番。

斯加林奇说,这家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尔湾市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将在2030年之前,形成至少每年100万辆的新车产能。

目前,该公司在伊利诺伊州设有一家工厂,并宣布计划在美国开设第二家工厂。最终,Rivian还将进军中国和欧洲,针对两大市场开发尺寸较小的车型,并有望在当地建立生产设施,实现本土化制造。

另一方面,刘锐认为,Rivian目前缺乏充足的数据,支撑外界对其盈利能力的预判。

“Rivian目前的估值高于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公司,但后两家公司过去一年内的盈利加起来达到了140亿美元,并且均有开发和生产电动汽车的规划。”他说,“现在购买Rivian股票,与其说是对看好这家公司,不如说是押注这家公司未来不仅专注于汽车产销。”

刘锐称,目前尚无理由相信,电动汽车会比汽油动力汽车产生更多利润。

“除非Rivian通过软件、金融等业务产生大大超过通用汽车现有的利润。”他说,“否则没有办法说明一家目前尚无收入的汽车制造商,未来所创造的价值能够超过今天的通用汽车或福特汽车,尤其是当你把通货膨胀、货币的时间价值等因素考虑在内。”

陆帅与刘锐持不同的观点。他认为,身处业务开展初期的Rivian已通过对产品交付的推进,向市场及投资者释放了积极的信号。

今年11月底,Rivian公司向预订用户发送邮件表示,R1T电动皮卡和R1S电动SUV将自明年3月起开始交付。

Rivian在线上社区中向用户做出的回复显示,首发版车型的交付或将分为3个阶段进行,首批将安排在明年3-4月,此后分别在4-5月和5-6月进行第二、第三批交付。

根据Rivian最初的承诺,新车交付将起始于2021年10月份。

今年9月14日,R.J. 斯加林奇通过其个人社交媒体表示,Rivian为客户提供的第一辆R1T皮卡已于当天早上,在其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诺玛的工厂下线。

“经过几个月的试生产,今天早上,我们的第一辆面向客户的车辆在诺玛驶下了生产线!正是我们团队的集体努力,令这一刻化作了现实。”他写道,“我正迫不及待地希望把它交付到客户手中。”

斯加林奇随推文配发了一张​​Rivian工人在装配线上与几台R1T一同欢呼的照片。

Rivian的一位发言人当时证实,正在生产的车辆将用于对外交付。因此,首批客户收到的车辆应该就是自9月起生产的这些产品。

“当前,Rivian处在首款车型的交付初期。新车交付将向投资者表明,这家公司以及它的产品是‘真实’的,而不只是PPT。”陆帅说,“这也是电动车初创企业共同面临的一个问题。”

他同时认为,Rivian从电动皮卡细分领域切入市场的做法,将为身处创业初期的企业带来巨大裨益——尤其是在赢得投资者的支持方面。

电动皮卡被认为是未来数年内最具潜力的细分市场之一,因而成为市场上最热门的投资标的。

例如,通用汽车预计将于今年秋季推出GMC Hummer EV纯电动皮卡。紧随其后的是电动汽车初创公司Lordstown Motors。特斯拉计划于明年年底向客户交付Cybertruck电动皮卡,而福特也将推出F-150 Lightning纯电动皮卡。

“从Rivian的产品规划来看,电动皮卡、SUV及货车均处在此类高价值轻型汽车的范畴内。”陆帅表示,“一方面,巨大的市场潜力为其今后的新车销售提供了空间。另一方面,更高的单车利润也将对企业的业务健康度有所保证。”

他预计,高价值电动轻型汽车细分市场将在几年内迎来激烈的同业竞争,而Rivian有望在少数几家生产电动皮卡的汽车制造商中,取得先发优势。

“更重要的是,在特斯拉已经证明电动汽车产销之路可行的情况下,Rivian向投资者提供了一个可供分散风险的选项。”陆帅表示。

目前,包括T. Rowe Price和BlackRock在内,华尔街最大的机构投资者均在押注一种可能性,即“Rivian将在由特斯拉主导的电动车行业中,成为下一个重要参与者”。


分析师和投资者均认为,特斯拉当前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在中国和欧洲等重要市场上,传统汽车制造商正致力于消除车辆的污染物排放,其中绝大部分公司均选择诉诸纯电动汽车的力量。尤其在中国,包括蔚来、小鹏在内的行业新玩家已在当地消费者的意识中,树立了强有力的品牌形象。

然而,刘锐认为,Rivian未来在于特斯拉的竞争中是否真正能够胜出,目前还是未知数。

“虽然特斯拉有很多批评者,而且肯定有人认为它估值过高,但其股价中存在明确的逻辑。”刘锐认为,特斯拉是电动汽车的先行者,且迄今为止,在执行战略计划和快速发展方面有着尚佳的记录。

此外,特斯拉还拥有许多明显竞争优势。其中包括公共充电网络、支持OTA的软件系统,以及品牌的狂热追随者和一行一止皆受关注的CEO。同时,该公司一直在开发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技术,这方面的突破将彻底改变汽车行业。

“相比之下,Rivian在这一点上不具备显著优势,虽然它可能会在未来实现,但这种假设中存在冒险成分。”刘锐分析道,“特斯拉上市10年,直到2020年,其股价才突破1000亿美元,而当时它已经生产了超过50万辆汽车。”

在这一点上,没有真正的证据表明,Rivian将成为下一个特斯拉。一切都只是猜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福特

4.4k
  • 电厂|亏损扩大、供应链卡壳、股东抛售,造车新势力RIVIAN迎来至暗时刻
  • 科技早报|5G下载速率保持在4G十倍以上 福特资深工程师加入苹果汽车团队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4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