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任泽平呼吁建立鼓励生育基金,央行印钞2万亿解决少子化问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任泽平呼吁建立鼓励生育基金,央行印钞2万亿解决少子化问题

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报告中称,据其团队调查研究,建立鼓励生育基金的支持率高达66.5%。

2019年2月19日。广东顺德,幼儿园里开灯会。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周一发文称,应尽快建立鼓励生育基金,央行多印2万亿元,用10年时间可多生5000万孩子,解决中国人口老龄化少子化问题。

“我们研究认为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最务实有效可行。”任泽平在一篇名为《解决低生育的办法找到了——中国生育报告》中称。不过,他在报告中并未解释为何央行需要多印钞2万亿元。

任泽平指出,根据其团队的调查,低生育的主要原因是生养孩子成本太高、房价太高,占比分别为41.5%、27.2%,因此降低生育养育成本是主要出路。他在报告中称,建立鼓励生育基金的支持率高达66.5%。

“建立鼓励生育基金,短期有助于稳增长、拉动内需,长期有助于改善供给侧、优化人口结构、提升社会活力、提高长期经济潜在增长率、助力民族复兴。”他说。

任泽平指出,中国正面临世界上最严峻的老龄化少子化挑战,概括地讲,中国人口老龄化比其他国家更快,少子化比其他国家更低。

他表示,2020年中国生育率仅为1.3,2021年这一数字将进一步降至1.1左右,出生人口可能降至1000万左右。如果政策不做大力度调整,中国将在几十年内成为老龄化程度和人口萎缩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从全球来看,2020年,欧洲生育率是1.6,北美洲是1.8,拉丁美洲是2,大洋洲2.4,亚洲2.2,日本1.34,非洲是4。

“如果总和生育率降至1.0,相当于一代人之后人口规模少一半,到2100年,(我国)新出生人口只有179万,还不到美国新出生人口的一半。人口老龄化少子化将深远影响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创新活力、抚养负担、民众幸福指数乃至民族复兴。”任泽平说。

他指出,中国过去40年高增长主要是人口红利、改革红利和全球化红利叠加。跳出“低生育率陷阱”,一般性的温和政策于事无补,必须出台大力度措施,放大招。根据发达国家经验,鼓励生育资金大部分来自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提供额外补贴,设立专门机构建立鼓励生育体系。大多数的研究发现,定期的现金补贴对于生育的影响有正向作用。

因此,他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由中央和地方政府设立“鼓励生育基金”,从根本上解决地方政府、企业和个人负担过重的问题,支持生育家庭现金补贴、个税抵扣、企业所得税减免、购房租房补贴、建设托儿所等,这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行之有效,能够改善生育率。

任泽平建议,“鼓励生育基金”在设计上可以参考棚户区改造工程和央行碳减排支持工具,最终由央行印钱,不增加地方政府赤字和企业负担,让更多的年轻人生得起、养得起、敢生。

“一定要抓住75-85年还能生的时间窗口,抓紧出台鼓励生育基金,再不出台就晚了,不要指望90后00后。”他说。

他解释称,一个原因是我国育龄妇女正在以每年300万-400万的速度在下降,二是1975年-1985年出生的人还有多子多福的生育观念,而90后和00后不要说生二胎或者三胎,很多人甚至连结婚都不愿意。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新婚登记人数只有813万对,所以,想要鼓励生三胎还是要看75年-85年的这批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