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拟上市的箭牌家居遭证监会61问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拟上市的箭牌家居遭证监会61问

证监会质询箭牌家居是否存在“虚增回款”、“商业贿赂”、“利益输送”等问题。

记者 | 孙梅欣

提交IPO半年之久的箭牌家居,遭遇了证监会多达61项质询,上市道路充满不确定性。

中国证监会近期在网站上公布了《箭牌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下文简称《意见书”》。在这项反馈意见书中,对箭牌家居公布的招股书,提出了包括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等问题在内的多达61项质询,是针对近期PO的家居行业中,质询量最大的一家企业。

根据《意见书》显示,涉及规范性问题共有18项,信披问题共有38项,其余还有5项其他问题。

其中,包括但不限于资产重组中的合规及对赌情况;实控人亲属的同业竞争;经销收入是否存在虚增、虚构回款;是否存在订单围标、串标、商业贿赂;部分经营场所土地使用权是否合规等等高度敏感问题。

在规范性问题中,重点提及了多项合规性问题,其中包括报告期内发行人进行的一系列资产重组,是否存在隐藏性条款、潜在纠纷、利益输送等问题;实控人控制的多家企业注销、清算或股权转让的理由等;公司2019年、2020年三轮融资中均涉及特殊权利条款中,要求完全披露对赌协议等问题。

在经营层面,证监会对于箭牌家居营销模式中,经销商收入占比连续3年超过90%的高比例提出质疑,并要求说明经销商情况,发行人及其股东、高管与经销商之间是否有关联关系等;是否存在实控人或关联方通过异常资金往来,虚增或虚构销售回款的情况,相关销售是否真实实现等。

针对箭牌家居的家族企业问题,证监会在合规性和信披问题中,一方面质询实际控制人谢岳荣、霍秋洁、谢安琪、谢炜四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实控人认定的合理性等,同时如霍振辉、霍少容等直接或间接持股比例较大的股东或股东实控人,未被认定为发行人实控人原因和合理性等。

另一方面,实控人谢岳荣配偶(霍秋洁)的哥哥霍信棠控制的两家陶瓷公司公司,存在和箭牌家居从事相同业务,是否存在同业竞争关系,需要再度核查。

针对箭牌家居获取客户的一般流程,证监会要求说明,公司是否存在招投标单但未经过相关程序;订单获取方法,是否存在串标、围标、商业贿赂等不规范情形,以及内控制度能否有效防范商业贿赂风险;发行人、实控人、股东、董监高等核心人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者其他利益安排等。

而在发行招股书时,界面新闻曾提到的公司用房风险问题,证监会也指出,附属公司在使用尚未获得权属证书的25.55万平方米房产面积,以及在佛山市顺德区村委会资产及经济联社租赁土地上,13.83万平方米的自建厂房及搭建物,一方面土地使用权的取得、使用是否合规,建筑是否合法等问题。

另一方面由于涉及集体土地或划拨土地,公司是否取得权属证书,以及承租定价是否公允,有无存在关联方利益输送,瑕疵房产上产生的收入、利润对于公司是否构成上市障碍等等。

除此之外,其余质询项目包括涉及环保、员工社保、产能布局、税收优惠、资金拆借、财务报表大幅度波动等等范围,不一而足。

针对上述问题,证监会要求箭牌家居在30日内予以回复,预计递交时间在本月24日。

对此,箭牌家居相人员回复界面新闻表示,公司将以董秘办公室回复为准。截至目前,箭牌家居尚未对质询予以公开回复。

箭牌家居在公布招股书之后,针对其家族企业、高比例经销商渠道、公司用房隐患等问题,市场就提出了质疑。

但证监会历数箭牌家居的61条质询款项数量来看,仍超出了市场预期。不难看出,这家头部家族制陶企业,在企业经营合规性、合法性等问题上,有诸多需要完善的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家居行业的IPO道路并不顺利。

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朗斯家居、远超智慧(CBD家居)、三问家居、华南装饰等至少4家返家居行业企业IPO终止,或者是未能通过。

这其中,三问家居在去年9月首发已经顺利过会,但之后更新财务资料后,便撤回了上市申请;华南装饰则是在IPO的道路上,第三次折戟。

2021年是家居行业的IPO大年,超过40家泛家居企业陆续递表进行IPO,还有不少企业启动进行上市辅导。但年内最终成功上市的家居企业,最终不足10家。

而在岁末年初,则陆续传来家居企业终止IPO的消息,也无疑让更多排着队的家居企业上市道路更加艰难。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由于家居属于传统产业,依赖消费景气、房地产景气等诸多因素,而受疫情和经济下行等原因影响,家居行业的业绩表现近来并不是很好,即使申报IPO也可能会无法通过审核。

针对证监会对箭牌家居的质询,沈萌表示,IPO审核中列出较多问询,并不一定意味着不能过会:但至少预示监管机构对于公司和保荐人的申请存在很大程度的质疑,虽然仍有机会过会,但难度加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拟上市的箭牌家居遭证监会61问

证监会质询箭牌家居是否存在“虚增回款”、“商业贿赂”、“利益输送”等问题。

记者 | 孙梅欣

提交IPO半年之久的箭牌家居,遭遇了证监会多达61项质询,上市道路充满不确定性。

中国证监会近期在网站上公布了《箭牌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下文简称《意见书”》。在这项反馈意见书中,对箭牌家居公布的招股书,提出了包括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等问题在内的多达61项质询,是针对近期PO的家居行业中,质询量最大的一家企业。

根据《意见书》显示,涉及规范性问题共有18项,信披问题共有38项,其余还有5项其他问题。

其中,包括但不限于资产重组中的合规及对赌情况;实控人亲属的同业竞争;经销收入是否存在虚增、虚构回款;是否存在订单围标、串标、商业贿赂;部分经营场所土地使用权是否合规等等高度敏感问题。

在规范性问题中,重点提及了多项合规性问题,其中包括报告期内发行人进行的一系列资产重组,是否存在隐藏性条款、潜在纠纷、利益输送等问题;实控人控制的多家企业注销、清算或股权转让的理由等;公司2019年、2020年三轮融资中均涉及特殊权利条款中,要求完全披露对赌协议等问题。

在经营层面,证监会对于箭牌家居营销模式中,经销商收入占比连续3年超过90%的高比例提出质疑,并要求说明经销商情况,发行人及其股东、高管与经销商之间是否有关联关系等;是否存在实控人或关联方通过异常资金往来,虚增或虚构销售回款的情况,相关销售是否真实实现等。

针对箭牌家居的家族企业问题,证监会在合规性和信披问题中,一方面质询实际控制人谢岳荣、霍秋洁、谢安琪、谢炜四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实控人认定的合理性等,同时如霍振辉、霍少容等直接或间接持股比例较大的股东或股东实控人,未被认定为发行人实控人原因和合理性等。

另一方面,实控人谢岳荣配偶(霍秋洁)的哥哥霍信棠控制的两家陶瓷公司公司,存在和箭牌家居从事相同业务,是否存在同业竞争关系,需要再度核查。

针对箭牌家居获取客户的一般流程,证监会要求说明,公司是否存在招投标单但未经过相关程序;订单获取方法,是否存在串标、围标、商业贿赂等不规范情形,以及内控制度能否有效防范商业贿赂风险;发行人、实控人、股东、董监高等核心人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者其他利益安排等。

而在发行招股书时,界面新闻曾提到的公司用房风险问题,证监会也指出,附属公司在使用尚未获得权属证书的25.55万平方米房产面积,以及在佛山市顺德区村委会资产及经济联社租赁土地上,13.83万平方米的自建厂房及搭建物,一方面土地使用权的取得、使用是否合规,建筑是否合法等问题。

另一方面由于涉及集体土地或划拨土地,公司是否取得权属证书,以及承租定价是否公允,有无存在关联方利益输送,瑕疵房产上产生的收入、利润对于公司是否构成上市障碍等等。

除此之外,其余质询项目包括涉及环保、员工社保、产能布局、税收优惠、资金拆借、财务报表大幅度波动等等范围,不一而足。

针对上述问题,证监会要求箭牌家居在30日内予以回复,预计递交时间在本月24日。

对此,箭牌家居相人员回复界面新闻表示,公司将以董秘办公室回复为准。截至目前,箭牌家居尚未对质询予以公开回复。

箭牌家居在公布招股书之后,针对其家族企业、高比例经销商渠道、公司用房隐患等问题,市场就提出了质疑。

但证监会历数箭牌家居的61条质询款项数量来看,仍超出了市场预期。不难看出,这家头部家族制陶企业,在企业经营合规性、合法性等问题上,有诸多需要完善的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家居行业的IPO道路并不顺利。

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朗斯家居、远超智慧(CBD家居)、三问家居、华南装饰等至少4家返家居行业企业IPO终止,或者是未能通过。

这其中,三问家居在去年9月首发已经顺利过会,但之后更新财务资料后,便撤回了上市申请;华南装饰则是在IPO的道路上,第三次折戟。

2021年是家居行业的IPO大年,超过40家泛家居企业陆续递表进行IPO,还有不少企业启动进行上市辅导。但年内最终成功上市的家居企业,最终不足10家。

而在岁末年初,则陆续传来家居企业终止IPO的消息,也无疑让更多排着队的家居企业上市道路更加艰难。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由于家居属于传统产业,依赖消费景气、房地产景气等诸多因素,而受疫情和经济下行等原因影响,家居行业的业绩表现近来并不是很好,即使申报IPO也可能会无法通过审核。

针对证监会对箭牌家居的质询,沈萌表示,IPO审核中列出较多问询,并不一定意味着不能过会:但至少预示监管机构对于公司和保荐人的申请存在很大程度的质疑,虽然仍有机会过会,但难度加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