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城头变幻大王旗,贾跃亭被自己的公司“踢出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城头变幻大王旗,贾跃亭被自己的公司“踢出局”?

“众叛亲离”的贾跃亭,最后下场会如何?

文|家电网

美东时间4月14日,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的一份文件,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下称FF)董事会于4月12日批准生效了部分措施。FF公司创始人贾跃亭被解除执行官职务。

自4月以来,FF遭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SEC”)传唤、核心高管离职等诸多风波,如今贾跃亭被解除执行官职务,有相关人士认为,这是FF为削减贾跃亭影响力,回归正常迈出的重要一步。

造车造不出 “宫斗”却很精彩

4月FF遭遇的一系列事件,要从去年的一则做空报告开始说起。2021年10月7日,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投资咨询公司)曾发布针对FF的做空报告,称FF不可能卖出一辆汽车。

FF方面立刻出面反驳,FF公司独立董事会组成的特别委员会表示,没有证据支持此前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的做空报告。

但是随后,FF由于未在规定时间提交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10-K年度报告表格,被SEC盯上,很快,SEC的调查和FF内部调查相继展开,引发FF核心管理层的一次大变动。

先是在2月份,FF展开公司内部调查,发现公司向投资者发布了一些不准确的声明,夸大了其即将推出的车辆FF 91的预订数量。调查发现,1.4万份FF 91订单只有数百份订单已支付。为此,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被停职,首席执行官Carsten Breitfield(毕福康)和创始人贾跃亭底薪下调25%。其权力也被削弱——公司董事会独立成员Susan Swe nson将担任新设立的执行主席一职,毕福康和贾跃亭均向其直接汇报。

接着在北京时间4月12日,FF核心高管之一、资本部副总裁王佳伟更新了个人LinkedIn页面,显示已从FF离职。据一位接近FF人士透露,王佳伟擅长资本运作,曾为FF登陆纳斯达克 起到重要作用。而王佳伟出走的背后是,目前FF董事会与贾跃亭为主的管理团队之间的矛盾升级。

原来,多方信息显示,王佳伟是贾跃亭姐姐贾跃芳的儿子,曾就读于中央财经大学和美国纽约大学,年仅30多岁,2014年大学本科毕业后就在乐视工作,2018年开始担任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据上市文件显示,王佳伟直接享有FF可行使期权787万股,以及有条件行使期权410万股,合计约1200万股,重点是每股期权的行使价格不到0.36美元,几乎白送。此外,王佳伟还享有FF的实际控制公司“FF全球”910万股期权,从而又间接持股FF。

而在王佳伟担任CFO的前一年,贾跃亭解除了前任CFO Stefan Krause的雇佣关系。据了解,凭借此前在宝马的工作经验和多年的行业积累,Stefan Krause曾经为FF找到意向投资者,不过前提条件是要求贾跃亭退出,由其来领导公司。无疑,贾跃亭和FF创始团队并不接受这样的条件,贾跃亭甚至多次表示,至死不会放弃FF的控制权。

有知情人士表示,王佳伟的辞职或将给FF内部和资本市场带来有较大影响。从FF过去几次的公告中可以明显地看出,自上市以来,以贾跃亭为代表的华人高管创始团队对FF的影响力已经被严重削弱。

与精彩的“宫斗戏”相比,FF在造车方面的消息却不尽如人意。对于造车八年的FF来说,除了坚持量产“跳票”,不变的似乎还有从预订量到订单量,屡屡玩起的文字游戏。

据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的报告,按照规划,FF91的量产版将在今年7月份正式下线。但在2021年8月、9月,该机构曾三次到访FF位于美国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均未看到生产迹象。

而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的8-K文件,FF在业务合并前的声明中称,它已收到超过14000份FF91车辆的预订,这可能具有误导性,因为其中只有数百份预订已支付,而其他(总计14000份)是未支付的。随后,FF自己也发布声明承认,真正支付订金的预约只有300个,另有1.4万个订单是未付订金的免费订单。

这在新势力车企中几乎不常见,哪怕是特斯拉 预订都要支付最少1000元的订金。

700亿漫漫还债路

眼下,距离FF公司首款量产车FF 91的交付日期仅剩下3个月,但该公司自今年以来持续受到监管部门以及资本市场的打击。

截至美东时间4月14日收盘,FF公司美股股价报收10.09美元,公司最新市值仅剩4.42亿美元。这个水平即便是放在A股市场中,也会被85%以上的上市公司(市值30亿人民币)超越,更何况FF公司将自己标榜为一家新车售价剑指百万元的高端新能源整车制造商。

而在造车方面,有专家表示,外界更加关心的是FF首款量产车FF 91的交付计划。根据此前宣布的七大“里程碑”,目前FF完成了前四个。如果不能按计划实现批量生产和交付,或将给FF带来更大的风险甚至生存危机。

对于贾跃亭个人方面,今年2月份,有记者在美股挂牌交易的现场采访贾跃亭,被问到是否有回国的打算时,贾跃亭回复一句:“那必须的!”。但是贾跃亭如今在FF已成孤家寡人,屋漏偏逢连夜雨,腹背受敌的贾跃亭还有回国还债的希望吗?

公开消息显示,贾跃亭在乐视一案的问题,成为了其信用污点。一位长期跟踪FF发展的人士对此这样评价:“资本并不是不看重这个赛道,是不敢相信(贾跃亭)这个人,FF上市了,还是被各种不看好,其实也是他个人诚信透支留下的后遗症”。

据了解,在FF资金最严峻的2017年,贾跃亭到处寻找投资时,某投资人曾在中国香港与贾跃亭见面:“他脸色特别差,状态非常不好。”但当贾跃亭说只需要投资5000万美元就可以量产汽车时,这位对造车行业有一定了解的投资人不再信任他,没有再继续接触。

有业内人士表示,将贾跃亭权力削减,FF或许还有迈向正轨,扭亏为盈的希望,但是对于贾跃亭而言,信用已近破产,“亲信”王佳伟的离开,资本市场愈发不看好他的当下,想翻盘,不亚于上青天!

根据FF披露的财务信息,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其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1.47亿美元、1.28亿美元。当前FF的家底主要来自于2021年上市时的融资,以及其宣称的累计投入隐含的开发进度、技术积累。此外,FF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才仅有约5.3亿美元,位于加州汉福德工厂的全面商业投产,烧钱如流水,还有未来EV车型的开发费用,也在持续消耗着FF的资金。这样情形下,无怪乎FF急于与信用将近破产的贾跃亭进行切割。

“众叛亲离”的贾跃亭,最后下场会如何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贾跃亭

  • 因安全气囊警告灯问题,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发起首次召回
  • 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将向法院提起贾跃亭侵犯名誉权的相关诉讼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城头变幻大王旗,贾跃亭被自己的公司“踢出局”?

“众叛亲离”的贾跃亭,最后下场会如何?

文|家电网

美东时间4月14日,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的一份文件,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下称FF)董事会于4月12日批准生效了部分措施。FF公司创始人贾跃亭被解除执行官职务。

自4月以来,FF遭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SEC”)传唤、核心高管离职等诸多风波,如今贾跃亭被解除执行官职务,有相关人士认为,这是FF为削减贾跃亭影响力,回归正常迈出的重要一步。

造车造不出 “宫斗”却很精彩

4月FF遭遇的一系列事件,要从去年的一则做空报告开始说起。2021年10月7日,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投资咨询公司)曾发布针对FF的做空报告,称FF不可能卖出一辆汽车。

FF方面立刻出面反驳,FF公司独立董事会组成的特别委员会表示,没有证据支持此前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的做空报告。

但是随后,FF由于未在规定时间提交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10-K年度报告表格,被SEC盯上,很快,SEC的调查和FF内部调查相继展开,引发FF核心管理层的一次大变动。

先是在2月份,FF展开公司内部调查,发现公司向投资者发布了一些不准确的声明,夸大了其即将推出的车辆FF 91的预订数量。调查发现,1.4万份FF 91订单只有数百份订单已支付。为此,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被停职,首席执行官Carsten Breitfield(毕福康)和创始人贾跃亭底薪下调25%。其权力也被削弱——公司董事会独立成员Susan Swe nson将担任新设立的执行主席一职,毕福康和贾跃亭均向其直接汇报。

接着在北京时间4月12日,FF核心高管之一、资本部副总裁王佳伟更新了个人LinkedIn页面,显示已从FF离职。据一位接近FF人士透露,王佳伟擅长资本运作,曾为FF登陆纳斯达克 起到重要作用。而王佳伟出走的背后是,目前FF董事会与贾跃亭为主的管理团队之间的矛盾升级。

原来,多方信息显示,王佳伟是贾跃亭姐姐贾跃芳的儿子,曾就读于中央财经大学和美国纽约大学,年仅30多岁,2014年大学本科毕业后就在乐视工作,2018年开始担任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据上市文件显示,王佳伟直接享有FF可行使期权787万股,以及有条件行使期权410万股,合计约1200万股,重点是每股期权的行使价格不到0.36美元,几乎白送。此外,王佳伟还享有FF的实际控制公司“FF全球”910万股期权,从而又间接持股FF。

而在王佳伟担任CFO的前一年,贾跃亭解除了前任CFO Stefan Krause的雇佣关系。据了解,凭借此前在宝马的工作经验和多年的行业积累,Stefan Krause曾经为FF找到意向投资者,不过前提条件是要求贾跃亭退出,由其来领导公司。无疑,贾跃亭和FF创始团队并不接受这样的条件,贾跃亭甚至多次表示,至死不会放弃FF的控制权。

有知情人士表示,王佳伟的辞职或将给FF内部和资本市场带来有较大影响。从FF过去几次的公告中可以明显地看出,自上市以来,以贾跃亭为代表的华人高管创始团队对FF的影响力已经被严重削弱。

与精彩的“宫斗戏”相比,FF在造车方面的消息却不尽如人意。对于造车八年的FF来说,除了坚持量产“跳票”,不变的似乎还有从预订量到订单量,屡屡玩起的文字游戏。

据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的报告,按照规划,FF91的量产版将在今年7月份正式下线。但在2021年8月、9月,该机构曾三次到访FF位于美国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均未看到生产迹象。

而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的8-K文件,FF在业务合并前的声明中称,它已收到超过14000份FF91车辆的预订,这可能具有误导性,因为其中只有数百份预订已支付,而其他(总计14000份)是未支付的。随后,FF自己也发布声明承认,真正支付订金的预约只有300个,另有1.4万个订单是未付订金的免费订单。

这在新势力车企中几乎不常见,哪怕是特斯拉 预订都要支付最少1000元的订金。

700亿漫漫还债路

眼下,距离FF公司首款量产车FF 91的交付日期仅剩下3个月,但该公司自今年以来持续受到监管部门以及资本市场的打击。

截至美东时间4月14日收盘,FF公司美股股价报收10.09美元,公司最新市值仅剩4.42亿美元。这个水平即便是放在A股市场中,也会被85%以上的上市公司(市值30亿人民币)超越,更何况FF公司将自己标榜为一家新车售价剑指百万元的高端新能源整车制造商。

而在造车方面,有专家表示,外界更加关心的是FF首款量产车FF 91的交付计划。根据此前宣布的七大“里程碑”,目前FF完成了前四个。如果不能按计划实现批量生产和交付,或将给FF带来更大的风险甚至生存危机。

对于贾跃亭个人方面,今年2月份,有记者在美股挂牌交易的现场采访贾跃亭,被问到是否有回国的打算时,贾跃亭回复一句:“那必须的!”。但是贾跃亭如今在FF已成孤家寡人,屋漏偏逢连夜雨,腹背受敌的贾跃亭还有回国还债的希望吗?

公开消息显示,贾跃亭在乐视一案的问题,成为了其信用污点。一位长期跟踪FF发展的人士对此这样评价:“资本并不是不看重这个赛道,是不敢相信(贾跃亭)这个人,FF上市了,还是被各种不看好,其实也是他个人诚信透支留下的后遗症”。

据了解,在FF资金最严峻的2017年,贾跃亭到处寻找投资时,某投资人曾在中国香港与贾跃亭见面:“他脸色特别差,状态非常不好。”但当贾跃亭说只需要投资5000万美元就可以量产汽车时,这位对造车行业有一定了解的投资人不再信任他,没有再继续接触。

有业内人士表示,将贾跃亭权力削减,FF或许还有迈向正轨,扭亏为盈的希望,但是对于贾跃亭而言,信用已近破产,“亲信”王佳伟的离开,资本市场愈发不看好他的当下,想翻盘,不亚于上青天!

根据FF披露的财务信息,2019年、2020年、2021年上半年,其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1.47亿美元、1.28亿美元。当前FF的家底主要来自于2021年上市时的融资,以及其宣称的累计投入隐含的开发进度、技术积累。此外,FF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才仅有约5.3亿美元,位于加州汉福德工厂的全面商业投产,烧钱如流水,还有未来EV车型的开发费用,也在持续消耗着FF的资金。这样情形下,无怪乎FF急于与信用将近破产的贾跃亭进行切割。

“众叛亲离”的贾跃亭,最后下场会如何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