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当“搞笑女”成为一种职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当“搞笑女”成为一种职业

时无大瓜,使搞笑女成名。

文|毒眸 楚添

编辑 | 张友发

5月5日,是刘敏涛《红色高跟鞋》3000万直拍两周年。

两年前的江苏卫视55盛典,刘敏涛与万茜、韩雪同台献唱,但因为近视以及演出太过投入,导致其表情管理失控,从而成就了一段魔性又搞笑的表演,被网友们截图做成了无数表情包,之后谢娜在《快乐大本营》中对其进行了“超越本人”的模仿,更增添了一重热度。

两年后的5月5日,新京报文娱发布于抖音的回顾纪念直拍点赞超过了百万。评论区里,部分网友一边象征性调侃“这也值得纪念”,一边不忘提醒:5月5日也是周迅“好多人啊”表情包七周年,并枚举有过相似经历的明星,体现了作为抖人应该具备的基本素养:玩梗和接梗。

娱乐圈里大大小小的周年庆一向不少,此前曾提到到国产剧爱过周年庆的现象,但是为类似的搞笑出圈事件做周年纪念,尚算罕见,不仅激起对各类周年庆审美疲劳的网友们的兴趣,甚至还带了一丝微妙的反讽意味。

娱乐圈已风平浪静许久,再不值得纪念的事情,如今也值得纪念了。没有瓜的娱乐圈,只能靠考古搞笑女来整活。两年前的刘敏涛应该很难想象,自己无心插柳的行为,时至今日还会有如此隆重的阵仗。

当然,在搞笑女大行其道的当下,有如此待遇的,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搞笑女子图鉴

2022年初,综艺《半熟恋人》中,女嘉宾罗拉自嘲的一句“他们喜欢你,但不会爱你”成为霸屏金句,进而衍生出“搞笑女没有爱情”的话题。许多女孩把自己划分到同罗拉一致的“搞笑女”阵营,吐槽自己因为搞笑而遭遇的种种。“搞笑女”这一词汇也风靡网络。

但搞笑女并不是新物种。

搞笑女,在网络上的狭义定义为“日常生活中喜欢讲幽默段子、作出滑稽行为的女性,多以调侃自己为主。”这类女性在生活中并不鲜见,也是罗拉和其语录能得到广泛好感的群众基础。建立在共鸣上,罗拉为搞笑女们提供了一个样本和自己表达的出口。

当然,表达欲的实现,离不开近年来网络环境的变化与短视频平台的崛起。短视频平台的庞大用户群体与较低创作门槛,吸引了大批搞笑女入驻,而如果以“搞笑的专业性”为标准来细分的话,大部分停留在简单吐槽阶段的搞笑女,只能被划归为普通搞笑女。另有一类可称之为职业搞笑女,即树立起了颠扑不破的搞笑形象,在平台有大量粉丝,并能从中获取真实利益的搞笑女网红们。

Papi酱可以说是吃到短视频红利的第一位搞笑女。2015年,她与大学同学霍泥芳以名为“tc girls爱吐槽”的微博账号发表吐槽搞笑短视频,并在视频中加入变音、方言等元素,精准幽默的吐槽风格和标志性的“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也是在那时初步确立。

据开菠萝财经,在《互联网周刊》发布的《2015年中国网红排行榜》上,Papi酱的影响力排名第二,仅次于王思聪。2016年,她在各个平台实现了总涨粉千万,视频点击量均在300万以上,第一条贴片广告视频,卖出了2200万天价。

但微博的视频红利渐渐褪去。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兴起后,大量创作者涌入搞笑剧情赛道,竞争变得愈加激烈,Papi酱也许是意识到短视频网红的不确定性,随后创立了MCN机构Papitube,着力扶持打造新一代短视频达人们。

这一决定相当明智,网红界向来流传着“红不过三年”的谶语,短视频领域的网红更是人才辈出,各领风骚的时间短则几天几周,长则数月,即使是Papi酱这样的头部网红,在内容创作上疲态显露之时,也会面临过气危机。

2019年底疫情爆发以来,短视频逆势而上,CNNIC数据显示,到2021年底,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了9.34亿人,使用率高达90.5%。居家生活的闲散成为了很多人创作短视频的契机,其中搞笑短视频又是最受青睐的创作领域之一。

对于大多数短视频用户来说,观看短视频主要目的是打发时间,而刷搞笑段子是一种不错的消遣方式。从创作者的角度看,搞笑短视频通常走亲民路线,对拍摄者的技术和出镜人的形象要求较低,让平平无奇的素人也有一夜爆红的可能。

2020年4月,一个叫疯产姐妹的抖音账号注册发布了第一期视频。视频出镜主角邵雨轩,一个不修边幅行为夸张颜值普通的年轻女生,正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搞笑女。自2020年年中异军突起后,疯产姐妹很快成为抖音搞笑剧情类的头部账号,迄今为止,已有4400多万粉丝,每条视频的点赞量稳定在100万以上。

同样在这一年火爆短视频平台的的,还有一位年逾七十的女性:田姥姥。2019年末,账号“我是田姥姥”入驻抖音和快手,其视频主打嘴碎姥姥与调皮外孙的日常,田姥姥因语速太快而被孙子和粉丝称为“突突枪”,也形成了独有的田氏搞笑风格,目前,田姥姥在抖音和快手上分别有3500多万和1200多万的粉丝数据。

活跃在抖音上以搞笑女为主要人设和卖点,粉丝数在1000万以上的还有“刘大悦”、“周周啊”“辣目洋子”“李雪琴”等账号,刘大悦主打一人分饰母女的小剧场,周周啊与疯产姐妹相似,以闺蜜视角记录搞笑日常,其特色在于总能把普通的事情做成“人间惨剧”,辣目洋子最初靠有辨识度的长相出圈,李雪琴在靠喊话某艺人的无厘头创作走红后,现在的视频内容以脱口秀风格为主。

随着网络语义的拓展,搞笑女的外延不断扩大。只要在特定事件的特定片段中流露出搞笑痕迹,便可被划归为此类,如上文提到的刘敏涛,凭借并不日常的晚会表演,在层出不穷的互联网造梗文化中,由于造梗出圈,也可荣膺“搞笑女”称号。

往前细数,在互联网尚不发达的电视时代,最早的搞笑女形象,可以追溯至一代小品女王,赵丽蓉。1988年初次登上春晚舞台前,赵丽蓉是评剧里的彩旦演员,也称丑婆子,即由女性扮演的丑角,通常为滑稽风趣或奸刁的女子,或者性格爽朗无拘无束的逗笑角色。

得益于几十年评剧舞台的浸淫,赵丽蓉在春晚小品中扮演起角色来驾轻就熟,亲和、风趣、幽默是她塑造的老太太形象最突出的特点。其后,高秀敏、蔡明、宋丹丹等相继登上春晚舞台,小品舞台上的搞笑女图谱日渐丰富。

随着情景喜剧的发展,比小品搞笑女更立体丰富的电视剧搞笑女涌现。如《我爱我家》里宋丹丹饰演的和平,《闲人马大姐》里蔡明饰演的马大姐,《武林外传》里闫妮饰演的佟湘玉、姚晨饰演的郭芙蓉,都可以算作广义上的搞笑女形象。

应该说,搞笑女一直存在着,从未消亡过。只是从前,出现于大众视野中的搞笑女们,多是经过培养过的专业人才,又或者是已有一定知名度的演艺圈人士,而现在,因为短视频平台的兴起发展,草根搞笑女们得以涌现,并在完成初步的流量积累与粉丝收割后,走向职业搞笑女的路径。

职业搞笑女们,路在何方

搞笑女们的必经之路,是被批判“一点都不搞笑”。

2016年事业巅峰期后,Papi酱每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都会伴随着“过气”“不好笑”的评断,在她怀孕产子并经历了冠姓权风波后,这种尴尬局面尤甚。已经升级为老板的Papi本人或许不会太在意,但不可否认的是,靠内容创作起家的Papi酱,近年来已经鲜少能产出引起热议的爆款视频了。

上个月,Papi酱上了两次热搜,#Papi酱说男性不是天然的父亲、#Papi说要把精力放在值得的事情上,两个热搜语录分别出自Papi酱参加的两档真人秀综艺,《送一百位女孩回家》和《毛雪汪》。

靠在综艺节目里输出金句上热搜增加讨论度,Papi酱屡试不爽。虽然是网红出道,但Papi酱从未停止过逐梦演艺圈,综艺之外,她还主演了电影《明天会好的》,只是反响较差,Papi酱之后似乎也放弃了电影事业。

和在影视圈水土不服的Papi酱不同,同样由搞笑网红转型的辣目洋子,在演艺的路上走的相对顺畅。早在2018年,辣目洋子便出演了爱奇艺的竖屏短剧;《演员请就位2》中,辣目洋子的不俗表现,也彰显了她作为演员的可塑性。现今已出演了多部影视剧,并在近期播出的《没有工作的一年》里担纲女一,显然完成了由网红到演员的完全蜕变。

上文提到的银发网红田姥姥,也出演过喜剧电影《东北喜事之山炮扶上墙》。似乎不少搞笑女网红都想进影视圈分一杯羹,而有趣的是,影视圈的女艺人们,也不乏想成为搞笑女者。

金晨是最卖力经营搞笑女人设的女星之一。4月份的一则短视频里,她在操场表演边下腰边走路,形似蜘蛛,毫无包袱。杨紫、刘亦菲等在抖音也被冠以搞笑女称号,这与平台氛围仍有关系,抖人喜欢玩梗,明星也需要借助搞笑女的标签融入大众。

当然,进娱乐圈对于许多搞笑女网红还是有些遥远。她们中的大多数,还是选择老实本分地经营好自己的短视频。视频植入广告、直播带货才是主要的变现渠道。比如田姥姥在入局抖音半年,便开启了直播带货首秀,同时也不忘植入视频广告。

而即使是这两条路径,搞笑女们也会出于种种考虑有所保留。以疯产姐妹为例,或许是顾及到剧情号直播带货变现难度相对较高,疯产姐妹在走红以来从不直播带货,只接符合账号调性的视频植入广告,巨量星图显示,疯产姐妹一条60s视频的报价,在58万。不完全统计,2021年账号共发布62则广告相关,包括美妆、零食、饮料、app优惠、影视宣传等各种门类,广告收入或可达3000万以上。

在今年3月份,疯产姐妹与小杨哥连线直播带货,或许是在为接下来的正式带货做铺垫。

快手主播黄静文,变现手段也是最普遍的在视频情节中植入广告。但与疯产姐妹广告品类的五花八门不同,她的视频广告集中于各类看似与账号受众关系不大的app,巧妙情节与打广告的独特风格,也让她成为搞笑女变现路径上的一个值得注意的参考对象。

当然,无论探索出何种变现途径,扎根短视频平台恰饭的搞笑女们,最核心的经济命脉一定是流量问题,职业搞笑女们或许不需要爱情,但一定需要流量。如何保持高质量内容创作、克服流量焦虑,也是她们需要长久探索的命题。

参考资料:

1. 播放量22亿,“搞笑女”没有爱情,却在互联网上大受欢迎?新榜

2. 播放量接连破1000w,这个腰部账号已找对爆款突破口?飞瓜数据

3. Papi酱为什么不红了 海克财经

4. 被“独立女性”困住的papi酱 开菠萝财经

5. 2020抖音红人洞察:有人涨粉千万,有人引领内容潮流 卡思数据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papi酱

  • 泰洋川禾关联公司更名为禾风一漾,注册地变更至杭州
  • papi酱为什么不红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当“搞笑女”成为一种职业

时无大瓜,使搞笑女成名。

文|毒眸 楚添

编辑 | 张友发

5月5日,是刘敏涛《红色高跟鞋》3000万直拍两周年。

两年前的江苏卫视55盛典,刘敏涛与万茜、韩雪同台献唱,但因为近视以及演出太过投入,导致其表情管理失控,从而成就了一段魔性又搞笑的表演,被网友们截图做成了无数表情包,之后谢娜在《快乐大本营》中对其进行了“超越本人”的模仿,更增添了一重热度。

两年后的5月5日,新京报文娱发布于抖音的回顾纪念直拍点赞超过了百万。评论区里,部分网友一边象征性调侃“这也值得纪念”,一边不忘提醒:5月5日也是周迅“好多人啊”表情包七周年,并枚举有过相似经历的明星,体现了作为抖人应该具备的基本素养:玩梗和接梗。

娱乐圈里大大小小的周年庆一向不少,此前曾提到到国产剧爱过周年庆的现象,但是为类似的搞笑出圈事件做周年纪念,尚算罕见,不仅激起对各类周年庆审美疲劳的网友们的兴趣,甚至还带了一丝微妙的反讽意味。

娱乐圈已风平浪静许久,再不值得纪念的事情,如今也值得纪念了。没有瓜的娱乐圈,只能靠考古搞笑女来整活。两年前的刘敏涛应该很难想象,自己无心插柳的行为,时至今日还会有如此隆重的阵仗。

当然,在搞笑女大行其道的当下,有如此待遇的,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搞笑女子图鉴

2022年初,综艺《半熟恋人》中,女嘉宾罗拉自嘲的一句“他们喜欢你,但不会爱你”成为霸屏金句,进而衍生出“搞笑女没有爱情”的话题。许多女孩把自己划分到同罗拉一致的“搞笑女”阵营,吐槽自己因为搞笑而遭遇的种种。“搞笑女”这一词汇也风靡网络。

但搞笑女并不是新物种。

搞笑女,在网络上的狭义定义为“日常生活中喜欢讲幽默段子、作出滑稽行为的女性,多以调侃自己为主。”这类女性在生活中并不鲜见,也是罗拉和其语录能得到广泛好感的群众基础。建立在共鸣上,罗拉为搞笑女们提供了一个样本和自己表达的出口。

当然,表达欲的实现,离不开近年来网络环境的变化与短视频平台的崛起。短视频平台的庞大用户群体与较低创作门槛,吸引了大批搞笑女入驻,而如果以“搞笑的专业性”为标准来细分的话,大部分停留在简单吐槽阶段的搞笑女,只能被划归为普通搞笑女。另有一类可称之为职业搞笑女,即树立起了颠扑不破的搞笑形象,在平台有大量粉丝,并能从中获取真实利益的搞笑女网红们。

Papi酱可以说是吃到短视频红利的第一位搞笑女。2015年,她与大学同学霍泥芳以名为“tc girls爱吐槽”的微博账号发表吐槽搞笑短视频,并在视频中加入变音、方言等元素,精准幽默的吐槽风格和标志性的“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也是在那时初步确立。

据开菠萝财经,在《互联网周刊》发布的《2015年中国网红排行榜》上,Papi酱的影响力排名第二,仅次于王思聪。2016年,她在各个平台实现了总涨粉千万,视频点击量均在300万以上,第一条贴片广告视频,卖出了2200万天价。

但微博的视频红利渐渐褪去。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兴起后,大量创作者涌入搞笑剧情赛道,竞争变得愈加激烈,Papi酱也许是意识到短视频网红的不确定性,随后创立了MCN机构Papitube,着力扶持打造新一代短视频达人们。

这一决定相当明智,网红界向来流传着“红不过三年”的谶语,短视频领域的网红更是人才辈出,各领风骚的时间短则几天几周,长则数月,即使是Papi酱这样的头部网红,在内容创作上疲态显露之时,也会面临过气危机。

2019年底疫情爆发以来,短视频逆势而上,CNNIC数据显示,到2021年底,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了9.34亿人,使用率高达90.5%。居家生活的闲散成为了很多人创作短视频的契机,其中搞笑短视频又是最受青睐的创作领域之一。

对于大多数短视频用户来说,观看短视频主要目的是打发时间,而刷搞笑段子是一种不错的消遣方式。从创作者的角度看,搞笑短视频通常走亲民路线,对拍摄者的技术和出镜人的形象要求较低,让平平无奇的素人也有一夜爆红的可能。

2020年4月,一个叫疯产姐妹的抖音账号注册发布了第一期视频。视频出镜主角邵雨轩,一个不修边幅行为夸张颜值普通的年轻女生,正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搞笑女。自2020年年中异军突起后,疯产姐妹很快成为抖音搞笑剧情类的头部账号,迄今为止,已有4400多万粉丝,每条视频的点赞量稳定在100万以上。

同样在这一年火爆短视频平台的的,还有一位年逾七十的女性:田姥姥。2019年末,账号“我是田姥姥”入驻抖音和快手,其视频主打嘴碎姥姥与调皮外孙的日常,田姥姥因语速太快而被孙子和粉丝称为“突突枪”,也形成了独有的田氏搞笑风格,目前,田姥姥在抖音和快手上分别有3500多万和1200多万的粉丝数据。

活跃在抖音上以搞笑女为主要人设和卖点,粉丝数在1000万以上的还有“刘大悦”、“周周啊”“辣目洋子”“李雪琴”等账号,刘大悦主打一人分饰母女的小剧场,周周啊与疯产姐妹相似,以闺蜜视角记录搞笑日常,其特色在于总能把普通的事情做成“人间惨剧”,辣目洋子最初靠有辨识度的长相出圈,李雪琴在靠喊话某艺人的无厘头创作走红后,现在的视频内容以脱口秀风格为主。

随着网络语义的拓展,搞笑女的外延不断扩大。只要在特定事件的特定片段中流露出搞笑痕迹,便可被划归为此类,如上文提到的刘敏涛,凭借并不日常的晚会表演,在层出不穷的互联网造梗文化中,由于造梗出圈,也可荣膺“搞笑女”称号。

往前细数,在互联网尚不发达的电视时代,最早的搞笑女形象,可以追溯至一代小品女王,赵丽蓉。1988年初次登上春晚舞台前,赵丽蓉是评剧里的彩旦演员,也称丑婆子,即由女性扮演的丑角,通常为滑稽风趣或奸刁的女子,或者性格爽朗无拘无束的逗笑角色。

得益于几十年评剧舞台的浸淫,赵丽蓉在春晚小品中扮演起角色来驾轻就熟,亲和、风趣、幽默是她塑造的老太太形象最突出的特点。其后,高秀敏、蔡明、宋丹丹等相继登上春晚舞台,小品舞台上的搞笑女图谱日渐丰富。

随着情景喜剧的发展,比小品搞笑女更立体丰富的电视剧搞笑女涌现。如《我爱我家》里宋丹丹饰演的和平,《闲人马大姐》里蔡明饰演的马大姐,《武林外传》里闫妮饰演的佟湘玉、姚晨饰演的郭芙蓉,都可以算作广义上的搞笑女形象。

应该说,搞笑女一直存在着,从未消亡过。只是从前,出现于大众视野中的搞笑女们,多是经过培养过的专业人才,又或者是已有一定知名度的演艺圈人士,而现在,因为短视频平台的兴起发展,草根搞笑女们得以涌现,并在完成初步的流量积累与粉丝收割后,走向职业搞笑女的路径。

职业搞笑女们,路在何方

搞笑女们的必经之路,是被批判“一点都不搞笑”。

2016年事业巅峰期后,Papi酱每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都会伴随着“过气”“不好笑”的评断,在她怀孕产子并经历了冠姓权风波后,这种尴尬局面尤甚。已经升级为老板的Papi本人或许不会太在意,但不可否认的是,靠内容创作起家的Papi酱,近年来已经鲜少能产出引起热议的爆款视频了。

上个月,Papi酱上了两次热搜,#Papi酱说男性不是天然的父亲、#Papi说要把精力放在值得的事情上,两个热搜语录分别出自Papi酱参加的两档真人秀综艺,《送一百位女孩回家》和《毛雪汪》。

靠在综艺节目里输出金句上热搜增加讨论度,Papi酱屡试不爽。虽然是网红出道,但Papi酱从未停止过逐梦演艺圈,综艺之外,她还主演了电影《明天会好的》,只是反响较差,Papi酱之后似乎也放弃了电影事业。

和在影视圈水土不服的Papi酱不同,同样由搞笑网红转型的辣目洋子,在演艺的路上走的相对顺畅。早在2018年,辣目洋子便出演了爱奇艺的竖屏短剧;《演员请就位2》中,辣目洋子的不俗表现,也彰显了她作为演员的可塑性。现今已出演了多部影视剧,并在近期播出的《没有工作的一年》里担纲女一,显然完成了由网红到演员的完全蜕变。

上文提到的银发网红田姥姥,也出演过喜剧电影《东北喜事之山炮扶上墙》。似乎不少搞笑女网红都想进影视圈分一杯羹,而有趣的是,影视圈的女艺人们,也不乏想成为搞笑女者。

金晨是最卖力经营搞笑女人设的女星之一。4月份的一则短视频里,她在操场表演边下腰边走路,形似蜘蛛,毫无包袱。杨紫、刘亦菲等在抖音也被冠以搞笑女称号,这与平台氛围仍有关系,抖人喜欢玩梗,明星也需要借助搞笑女的标签融入大众。

当然,进娱乐圈对于许多搞笑女网红还是有些遥远。她们中的大多数,还是选择老实本分地经营好自己的短视频。视频植入广告、直播带货才是主要的变现渠道。比如田姥姥在入局抖音半年,便开启了直播带货首秀,同时也不忘植入视频广告。

而即使是这两条路径,搞笑女们也会出于种种考虑有所保留。以疯产姐妹为例,或许是顾及到剧情号直播带货变现难度相对较高,疯产姐妹在走红以来从不直播带货,只接符合账号调性的视频植入广告,巨量星图显示,疯产姐妹一条60s视频的报价,在58万。不完全统计,2021年账号共发布62则广告相关,包括美妆、零食、饮料、app优惠、影视宣传等各种门类,广告收入或可达3000万以上。

在今年3月份,疯产姐妹与小杨哥连线直播带货,或许是在为接下来的正式带货做铺垫。

快手主播黄静文,变现手段也是最普遍的在视频情节中植入广告。但与疯产姐妹广告品类的五花八门不同,她的视频广告集中于各类看似与账号受众关系不大的app,巧妙情节与打广告的独特风格,也让她成为搞笑女变现路径上的一个值得注意的参考对象。

当然,无论探索出何种变现途径,扎根短视频平台恰饭的搞笑女们,最核心的经济命脉一定是流量问题,职业搞笑女们或许不需要爱情,但一定需要流量。如何保持高质量内容创作、克服流量焦虑,也是她们需要长久探索的命题。

参考资料:

1. 播放量22亿,“搞笑女”没有爱情,却在互联网上大受欢迎?新榜

2. 播放量接连破1000w,这个腰部账号已找对爆款突破口?飞瓜数据

3. Papi酱为什么不红了 海克财经

4. 被“独立女性”困住的papi酱 开菠萝财经

5. 2020抖音红人洞察:有人涨粉千万,有人引领内容潮流 卡思数据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