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极狐能借华为翻身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极狐能借华为翻身吗?

极狐品牌能否借助华为实现翻身,拯救北汽蓝谷恐怕还得打上一个问号?

文|GPLP Jeff

2022年5月7日,北汽与华为联合召开发布会,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终于在千呼万唤中“驶”出来。

在发布会上,谈及姗姗来迟的极狐阿尔法S 华为HI版,北汽集团副总经理、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刘宇毫不掩饰地自嘲该车已成外界口中的“跳票王”。

原来,早在2021年4月17日,极狐阿尔法S就款已经开始预售,2021年5月26日下线,此后,极狐阿尔法S HI版何时交付就成了一个谜题,2021年11月,北汽蓝谷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将于年底实现小批量交付。12月,原计划在深圳举办的“极狐阿尔法S全新HI 版大型交付品鉴”活动被迫取消。今年1月,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OO王军透露,极狐阿尔法S HI版将于2022年二月底交付。

不过,无论怎样,车终于还是来了,对于身处亏损漩涡的北汽蓝谷和销售乏力的极狐品牌而言,也能够提振一下士气。但是,极狐品牌能否借助华为实现翻身,拯救北汽蓝谷恐怕还得打上一个问号?

深陷亏损漩涡的北汽蓝谷

全球首款搭载华为HI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量产车;

全球首款支持城市道路高阶智能驾驶的量产车、;

全球首款搭载华为鸿蒙OS智能座舱的豪华纯电量产轿车,

喊了一年多的三个第一,终于随着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的上市完成了实至名归:

只是,极狐阿尔法S能否成功拯救亏损漩涡的北汽蓝谷吗?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8月31日,“北京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变更为“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此后,在动辄上亿元的大量补贴之下,北汽蓝谷连续两年实现归属于股东净利润达到千万元级别(2018年为7329万元、2019年为9201万元)。

2020年,形势急转直下,新能源汽车销量暴跌超过80%,这直接让北汽新能源丢掉了7连冠,同时也把北汽蓝谷拖进了亏损漩涡。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北汽蓝谷营业收入锐减77.65%,仅为52.7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64.82亿元。2021年伴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微弱反弹,北汽蓝谷将营业收入拉升至86.97亿元,但是亏损依然达52.44亿元。

2022年第一季度,北汽蓝谷的亏损情况依然没有改善,财报数据显示,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8.42%,达到17.31亿元。但净利润亏损9.57亿元,较2021年同期增加了1.03亿元。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自2020年至今年一季度,北汽蓝谷净利累计亏损超过126亿元。

销售乏力的极狐汽车

2019年北汽蓝谷旗下的北京新能源迎来销量高光时刻,全年累计销售15万辆,连续7年拿下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但是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急剧退坡,燃油车排放标准升级导致现产车大幅降价销售,使得北汽新能源畅销车型销售情况在2020年急转直下,陷入价格不能提高成本不能抵消的困局。同时,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也令北汽蓝谷最有优势的网约车、出租车的销售业务陷于停滞。2020年北汽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了82.79%,仅有2.5万辆出头。

面对困境,北汽蓝谷开始加快战略转型与产品结构调整,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加快极狐品牌高端智能纯电动汽车首款车型αT的验证量产工程准备,保证αT在疫情严重等各种限制的情况下完成上市销售。目前来看,极狐αT品牌首款车顺利上市虽然算是勉强弥补了北汽新能源产品矩阵中高端车型缺失的一环,但是并不能肩负起拯救北汽蓝谷的使命。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极狐αT自从2020年10月推出之后,当年只卖出了683辆,月均不足300辆。2021年推出的阿尔法S让极狐品牌在全年都保持了非常高的热度,但是市场声量却很小。北汽新能源在2021年销售了约2.61万辆车,基本与2020年持平,极狐品牌全年销量仅约6000余辆(数据来自证券日报报道),这个数字对比同行颇有点尴尬:

2021年,“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理想等品牌单月销量先后突破万辆;

2021年10月才开始大规模交付的极氪001,四个月累计交付了12453辆,更不用说特斯拉和比亚迪了。

相比之下,极狐的成绩真的不算好。

不过按照北汽蓝谷的说法,一切都是在为未来做准备。

对此,北汽蓝谷经理、北汽新能源总经理代康伟表示,“这两年,北汽蓝谷虽然面临困难和挑战,但是研发的投入占比非常高,2021年大概占到20%以上,2022年研发投入还会翻倍。这是为了应对2023年、2024年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

北汽蓝谷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研发支出均超过10亿元,其中,2020年研发支出占营收比重高达30%。2021年研发投入为18.36亿元,同比增长16.06%,占营收比重达21.11%,居于同行业领先水平。

2021年是北汽蓝谷向高端品牌转型的关键一年,为极狐在未来放量做了充足的“准备”。比如定增募资55亿元,用以重点投入极狐品牌高端车型开发及网络建设,加快进行线下销售渠道的打通等。

代康伟表示,“2022年,北汽蓝谷销量目标为10万辆,其中极狐4万辆。这是过去一年打基础带来的信心。”

北汽蓝谷的理想“卖到断货,没有库存能实现吗?

根据北汽蓝谷一季度报告的数据,虽然累计销量同比增长189.6%,达到9120辆,但也仅完成了10万辆的目标的9%。

2022年前4个月,极狐虽然交付量同比猛增了750%,但是累计销量也仅为3186辆。按照这样的进度,北汽蓝谷要想完成全年的目标,恐怕没那么容易。

在此情况下,华为重磅加持的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的到来就显得更加尤为重要。

在5月7日的发布会上,北汽集团副总经理、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刘宇表示,极狐将维持今年全年4万辆的销量目标不变。他认为,如果没有疫情,今年应该进入纯电动汽车的普及期。去年市场20%都是以电动车为主导,所以今年应该是井喷的状态。

同时刘宇对于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的销量也显得非常有信心:“要卖到断货,没有库存,无论说多少(销量)都不足以支撑这么好的技术、这么好的产品。”

但是,在中联智库特聘专家张翔看来,此前极狐阿尔法S普通版销量平平,消费者对于极狐这个品牌的认知度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上市后,即便抱紧华为大腿,能否获得很好的销量,甚至帮助北汽蓝谷脱困都是一个未知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华为

7.7k
  • 华为新车AITO问界M7订单量破万
  • 不造车的华为再发新车问界M7:定位中大型SUV,31.98万元起售

北汽集团

2.5k
  • 模塑科技:北京奔驰保险杠业务由北汽模塑配套供货
  • 陈巍拟接任姜德义任北京汽车董事长,营收95%依赖北京奔驰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极狐能借华为翻身吗?

极狐品牌能否借助华为实现翻身,拯救北汽蓝谷恐怕还得打上一个问号?

文|GPLP Jeff

2022年5月7日,北汽与华为联合召开发布会,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终于在千呼万唤中“驶”出来。

在发布会上,谈及姗姗来迟的极狐阿尔法S 华为HI版,北汽集团副总经理、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刘宇毫不掩饰地自嘲该车已成外界口中的“跳票王”。

原来,早在2021年4月17日,极狐阿尔法S就款已经开始预售,2021年5月26日下线,此后,极狐阿尔法S HI版何时交付就成了一个谜题,2021年11月,北汽蓝谷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将于年底实现小批量交付。12月,原计划在深圳举办的“极狐阿尔法S全新HI 版大型交付品鉴”活动被迫取消。今年1月,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OO王军透露,极狐阿尔法S HI版将于2022年二月底交付。

不过,无论怎样,车终于还是来了,对于身处亏损漩涡的北汽蓝谷和销售乏力的极狐品牌而言,也能够提振一下士气。但是,极狐品牌能否借助华为实现翻身,拯救北汽蓝谷恐怕还得打上一个问号?

深陷亏损漩涡的北汽蓝谷

全球首款搭载华为HI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量产车;

全球首款支持城市道路高阶智能驾驶的量产车、;

全球首款搭载华为鸿蒙OS智能座舱的豪华纯电量产轿车,

喊了一年多的三个第一,终于随着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的上市完成了实至名归:

只是,极狐阿尔法S能否成功拯救亏损漩涡的北汽蓝谷吗?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8月31日,“北京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变更为“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此后,在动辄上亿元的大量补贴之下,北汽蓝谷连续两年实现归属于股东净利润达到千万元级别(2018年为7329万元、2019年为9201万元)。

2020年,形势急转直下,新能源汽车销量暴跌超过80%,这直接让北汽新能源丢掉了7连冠,同时也把北汽蓝谷拖进了亏损漩涡。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北汽蓝谷营业收入锐减77.65%,仅为52.7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64.82亿元。2021年伴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微弱反弹,北汽蓝谷将营业收入拉升至86.97亿元,但是亏损依然达52.44亿元。

2022年第一季度,北汽蓝谷的亏损情况依然没有改善,财报数据显示,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8.42%,达到17.31亿元。但净利润亏损9.57亿元,较2021年同期增加了1.03亿元。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自2020年至今年一季度,北汽蓝谷净利累计亏损超过126亿元。

销售乏力的极狐汽车

2019年北汽蓝谷旗下的北京新能源迎来销量高光时刻,全年累计销售15万辆,连续7年拿下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但是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急剧退坡,燃油车排放标准升级导致现产车大幅降价销售,使得北汽新能源畅销车型销售情况在2020年急转直下,陷入价格不能提高成本不能抵消的困局。同时,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也令北汽蓝谷最有优势的网约车、出租车的销售业务陷于停滞。2020年北汽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下降了82.79%,仅有2.5万辆出头。

面对困境,北汽蓝谷开始加快战略转型与产品结构调整,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加快极狐品牌高端智能纯电动汽车首款车型αT的验证量产工程准备,保证αT在疫情严重等各种限制的情况下完成上市销售。目前来看,极狐αT品牌首款车顺利上市虽然算是勉强弥补了北汽新能源产品矩阵中高端车型缺失的一环,但是并不能肩负起拯救北汽蓝谷的使命。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极狐αT自从2020年10月推出之后,当年只卖出了683辆,月均不足300辆。2021年推出的阿尔法S让极狐品牌在全年都保持了非常高的热度,但是市场声量却很小。北汽新能源在2021年销售了约2.61万辆车,基本与2020年持平,极狐品牌全年销量仅约6000余辆(数据来自证券日报报道),这个数字对比同行颇有点尴尬:

2021年,“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理想等品牌单月销量先后突破万辆;

2021年10月才开始大规模交付的极氪001,四个月累计交付了12453辆,更不用说特斯拉和比亚迪了。

相比之下,极狐的成绩真的不算好。

不过按照北汽蓝谷的说法,一切都是在为未来做准备。

对此,北汽蓝谷经理、北汽新能源总经理代康伟表示,“这两年,北汽蓝谷虽然面临困难和挑战,但是研发的投入占比非常高,2021年大概占到20%以上,2022年研发投入还会翻倍。这是为了应对2023年、2024年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

北汽蓝谷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研发支出均超过10亿元,其中,2020年研发支出占营收比重高达30%。2021年研发投入为18.36亿元,同比增长16.06%,占营收比重达21.11%,居于同行业领先水平。

2021年是北汽蓝谷向高端品牌转型的关键一年,为极狐在未来放量做了充足的“准备”。比如定增募资55亿元,用以重点投入极狐品牌高端车型开发及网络建设,加快进行线下销售渠道的打通等。

代康伟表示,“2022年,北汽蓝谷销量目标为10万辆,其中极狐4万辆。这是过去一年打基础带来的信心。”

北汽蓝谷的理想“卖到断货,没有库存能实现吗?

根据北汽蓝谷一季度报告的数据,虽然累计销量同比增长189.6%,达到9120辆,但也仅完成了10万辆的目标的9%。

2022年前4个月,极狐虽然交付量同比猛增了750%,但是累计销量也仅为3186辆。按照这样的进度,北汽蓝谷要想完成全年的目标,恐怕没那么容易。

在此情况下,华为重磅加持的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的到来就显得更加尤为重要。

在5月7日的发布会上,北汽集团副总经理、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刘宇表示,极狐将维持今年全年4万辆的销量目标不变。他认为,如果没有疫情,今年应该进入纯电动汽车的普及期。去年市场20%都是以电动车为主导,所以今年应该是井喷的状态。

同时刘宇对于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的销量也显得非常有信心:“要卖到断货,没有库存,无论说多少(销量)都不足以支撑这么好的技术、这么好的产品。”

但是,在中联智库特聘专家张翔看来,此前极狐阿尔法S普通版销量平平,消费者对于极狐这个品牌的认知度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上市后,即便抱紧华为大腿,能否获得很好的销量,甚至帮助北汽蓝谷脱困都是一个未知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