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声优这门生意怎么做?

在中国,随着二次元产业的发展,游戏和动画对配音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本土声优们也伴随国漫和游戏角色的人气渐渐被粉丝熟知。以往在幕后的声优们开始走到台前,并开始探索如何让这群原本处于二次元产业链末端的加工者们发挥更多价值。

在日本,声优已经从传统的配音职业,发展成了兼具偶像和歌手的身份。而在国内,声优的商业化开发的整体程度还较低,资本并不愿意投入回报周期很长的领域。但随着二次元产业的发展,游戏和动画对配音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本土声优们也伴随国漫和游戏角色的人气渐渐被粉丝熟知,从幕后走到台前,进行一种新的商业尝试。

声优,也就是日语里的配音演员。在日本,声优已经从传统的配音职业,发展成了兼具偶像和歌手的身份。在声优偶像化的浪潮之下,除了参与动画游戏与广播剧配音工作,还衍生出了主持各种番组、演唱anisong(动画游戏主题曲、角色歌等)、参加见面会甚至举办live等业务。

而在中国,随着二次元产业的发展,游戏和动画对配音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本土声优们也伴随国漫和游戏角色的人气渐渐被粉丝熟知。以往在幕后的声优们开始走到台前,并开始探索如何让这群原本处于二次元产业链末端的加工者们发挥更多价值。

三年前,一群业内知名的配音演员成立了上海音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简称“音熊联萌”),这是国内第一家由配音演员成立的公司化运营的团体,以动漫游戏配音和声优演艺为主营业务。

如今,音熊联萌”合并了一家日本动画制作公司,正准备“打开新世界大门”。音熊联萌创始人之一谢添天在接受数娱梦工厂专访时表示:“现在二次元市场很火热,我们希望能让大家意识到配音的存在。以往知名配音演员主要来自译制厂,但随着动画游戏产业的兴起,配音实际上也成为一个新的产业。”

而与国内其他一些正在将声优从幕后推到台前的公司不同,音熊联萌除了打造声优本身,更希望实现跨界共营,成为一家孵化IP,“提供二次元产品一站式解决方案”的娱乐公司。

1、声优偶像化:如何从幕后到台前

关于声优这个行业,先来看看日本是怎么样的?

声优要走入公众视野,首先需要有配音的作品。日本每个季度都有大量的动画游戏和广播剧作品为声优提供工作机会,并维持曝光度。当然,即使有再多作品,人气大作以及主角和人气配角都是稀缺资源,对新人声优而言,就看能否获得事务所的力捧,并为他们去争取这些稀缺资源。

日本动画多元的开发模式也为声优提供了更多展示机会,比如动画角色歌,也就是声优演唱这个角色的专属歌曲,还有动画上映前后的声优见面会,以及声优杂志等。

在声优偶像化浪潮之下,事务所要把声优送到台前,还有其他途径,例如作为歌手出道。在这方面,日本也有成熟的产业链,有着诸如Lantis这种专门服务于动画、游戏、声优相关的唱片公司。此外,声优本身也会组成一些团体,固定推出各类番组,比如电台节目、综艺节目、真人秀以及跨界企划等等。

可以看出,日本声优是作为二次元产业链上的一环,在成熟的商业环境下,商业价值被最大限度地开发。而在中国,二次元作为产业才刚刚起步,各环节都不算畅通,对依托这个产业发展的声优来说,也还没有足够丰厚的土壤。

音熊联萌创始人谢添天认为,中国的二次元市场有起飞的态势,但还没有腾飞。不过,配音作为传统产业已经做到头了,现在到了该探索新路径的时候。

2、吸纳“网配”:声优产业的新玩法

2013年,谢添天联合冯骏骅、夏磊、沈达威、杨鸥、祝俊(鬼月)等国内知名的配音演员成立了音熊联萌,并随后吸纳了一批在网配爱好者,给予专业化指导并为他们提供更多参与配音的机会。

说到“网配”,也就是配音爱好者自发为作品配音并发布到网络上,或是参与一些网络广播剧的配音,这些网配剧组通常是自发的非盈利的,而且主攻方向是二次元。

网配的问题还是在于专业化,一名合格的配音演员不仅要接受配音训练,还需要有大量的练习。专业配音演员一天的工作量可能就能抵网配爱好者半年的配音量,当然也有成功的“网配”转“商配”,比如北京的北斗企鹅工作室,为《十万个冷笑话》配音的山新等人都是从网配起家的。

音熊联萌在成立后,除了招收科班毕业的新人还有优质的网配爱好者——这些新人们除了配音,通常还有其他才艺特长,并且在后续的专业化道路上,更注重往二次元粉丝所喜欢的人设上进行塑造。

例如上戏毕业的90后配音演员醋醋,就是音熊联萌第一个往“偶像化”道路打造的声优——除了具备良好的外形,主打萝莉音,还擅长宅舞,是B站上知名的舞见(来自日语,通常特指跳二次元宅舞的人)。

目前音熊联萌配音成员共有18人,还有10名从各地选拔的培训生。音熊联萌创始人谢添天告诉数娱梦工厂,音熊联萌准备在11月推出一个以声优为主的女团,定位精准的二次元群体,就做二次元这一垂直细分领域。

谢添天表示:“声优为主的女团会以作品为导向,以二次元为载体,而不是泛泛地唱跳。我们不担心小众,越是小众忠诚度越高,关键是做小众就要做精。会参考LoveLive,不过那个投资太可怕了,我们还是要探索出不一样的路。”

LoveLive!是近年来日本最成功的二次元偶像企划了,这是由日本知名动画公司SUNRISE、唱片公司Lantis、以及月刊杂志电击G's magazine在2010年共同合作推出的,整个企划包含了手游、动画、漫画、音乐CD、电视和广播节目、live演唱会等等,成功把为角色配音的9名“小姐姐”打造成极具号召力的声优偶像。整个2015年,LoveLive! CD+DVD+BD 销售额高达30.5亿日元。

3、产业链末端的逆袭:成为二次元IP的孵化者

在国内声优的商业化开发方面,由于整体商业化程度不高,资本也不愿意投资进入这个回报周期很长的领域,因而国内很多配音演员都在尝试多元的商业化变现路径。例如姜广涛、阿杰、季冠霖等人在北京成立的光合积木,配音工作之外还在线下剧场推出了声优剧等。

音熊联萌创始人谢添天表示,“相比其他工作室更侧重打造声优本身,音熊联萌希望实现跨界共营,成为这个行业的内容生产者。”

在传统的配音领域,音熊联萌和其他配音工作室一样会接受一些音频方面的商业委托,比如为游戏《乖离性百万亚瑟王》制作的广播剧,或是制作一些原创的广播剧。而对于这些原创广播剧IP,音熊联萌还希望有一些更深度的开发,也就是制作动画。

为此,音熊联萌日前合并了一家日本新兴的动画制作公司阿鲁巴卡,准备进军动画制作领域,《奥术神座》就是他们的第一次尝试。

《奥术神座》的IP来自阅文集团,是起点中文网上的作者爱潜水的乌贼连载的一部西幻网络小说,动画由上海坦当文化出品。音熊联萌与坦当文化合作,由音熊联萌在上海参与剧本和设定,再送到日本由阿鲁巴卡负责人设、色彩等并制作,最后再送回上海交由音熊联萌后期配音。

除了与IP方合作,音熊联萌也在自己孵化二次元IP,不久前公开了两部动画的PV。一部是《言灵童话》,这部魔幻向作品最初是由音熊联萌自己创作并配音的广播剧,还曾制作成CD出售。另一部《羽球小子》则是原创动画,主打少年向。

据了解,音熊联萌制作一季13话的动画,不算宣传费用,成本预算将近3亿日元,差不多要1500万元人民币,而PV的制作成本将近百万日元。

谢添天告诉数娱梦工厂:“动画的投入太重资产,所以我们先制作PV,并推出有声漫、小说来孵化这个IP。如果后续投资到位,我们可以承担动画制作的全部流程,中方策划文案、脚本,送到日本制作,再送回中国配音。”

声优的传统工作配音业务带来的收益在维持公司运营上并不会产生什么资金压力,但要拓展新的业务则需要大量资本的进入。

这也是音熊联萌现在新拓展的商业模式——策划IP,寻求外部资本合作,并提供IP孵化的解决方案。在谢添天看来,国内IP消耗很大,短时间又很难马上孵化出好的IP。而音熊联萌除了能为合作伙伴提供的除了一站式解决方案,还能让对方在合作中获得较大的份额。

而且音熊联萌自己孵化IP,也能为旗下声优提供更多曝光的机会,而声优本身的知名度,也会带动作品的人气。这是相辅相成的,也是音熊联萌区别其他动画制作者的一大特色。这一模式在商业化道路上能走多远,则有待这家公司继续探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