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我们的内心独白:人类内心世界的语言“秘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我们的内心独白:人类内心世界的语言“秘密”

人类使用语言与他人沟通思想和情感。但我们不仅会跟他人说话,也会跟自己说话。

文|创瞰巴黎 Hélène L venbruck

编辑|Caroline Liang

一览:

  • 人的自我认知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低级自我认知,与一些动物的认知区别不大;另一种是高级自我认知,包含时间概念,为人类所独有。
  • 低级自我认知完全由感官知觉构成,没有语言的成分。人类婴儿似乎具备低级自我认知。高级自我认知似乎是基于语言和语法元素形成的。
  • 通过语言的使用,人类可以建立自我身份,一种具有时间延续性的自我身份。我们能抑制身体发声,同时在内心模拟说话,创建出一个私密的自我身份。
  • 通过在心中自言自语,我们可以回忆过去、规划未来、揣测他人、自我反省,巩固具有时间延续性的自我认知。
  • 自传体记忆在生命的头两年是缺失的。掌握了语言后,人才能逐渐组织脑海里的知识,建立起自传体记忆。

人类使用语言与他人沟通思想和情感。沟通是语言最基本的功能。但我们不仅会跟他人说话,也会跟自己说话。思考就是人在内心与自我对话的过程。所以说,语言也有认知功能——古埃及的学者、以及赫拉克立特、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希腊哲学家都指出了这一点。笛卡尔在《方法论》1中提出了语言的第三个基本功能:元认知——让一个有思想的主体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我思故我在。”

语言在自我认知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自我认知,就是一个人对自己的存在的认识。笛卡尔认为人的自我认知是稳定、统一的,但这一理念受到了后人的质疑:自我其实在不断的变化当中,其状态与外界的情境息息相关。

现代哲学、语言学、认知科学的理论发展,给自我认知的探索注入了新元素。现在普遍认为,自我认知的初始状态是近乎原始的、甚至跟一些动物的自我认知区别不大2,随后,人掌握了语言,才逐渐建立起更高级的认知——基于时序的内心自我定位。这种基于语言的自我认知似乎是人类独有的。

01.语言对促进自我认知的作用

低级自我认知由纯粹的感官体验构成,不需要语言。人类婴儿的认知便是低级自我认知。这种将视觉与身体位置感知相结合的能力,让人能将双眼所观测到的自身运动和身体所感受到的自身运动结合起来。婴幼儿发挥这一能力,能体会到自己与外界的差异,知道自己的身体处于某个空间中,和外界有明确的界限。

高级自我认知以低级自我认知为基础,通过语言建立。儿童一般在两岁掌握人称代词,学会区别“我”和“你”,“我的”和“你的”,开始有意察觉自我和他人的区别。随着儿童词汇量渐长(包括指示词、副词、变位动词),学会以自己我参照点,建立自我与空间和时间的关系(这个、这里、现在、昨天、明天),他们便能更好地描述自己和他人,从而构建叙事,包含对过去的回忆和对未来的意图。

人一辈子都在通过语言建立自我身份,一种具有时间延续性的自我身份。所以,虽然语言对外有着显而易见的人际沟通作用,它在思维和自我认知中的主要作用却是对内的。我们能抑制身体发声,同时在内心模拟说话,创建出一个私密的自我身份。

内心独白时,大脑中负责语言和抑制的区域都亮了起来(ANR InnerSpeech项目,2014–2018,Grandchamp等,2019)3

法国格勒诺布尔心理学和神经认知实验室开展的一项fMRI 神经成像研究显示,人在进行内心独白时,大脑中活跃起来的区域跟发声说话是同一个区域。另外,前额叶皮质负责行为抑制的区域也会活跃起来4。这一抑制发声说话,并在内心进行独白的行为具有重要意义。著名法国军医 Georges Saint-Paul 在 1892 将该行为命名为“endophasia”——无声语5。通过在心中自言自语,我们可以回忆过去、规划未来、揣测他人、自我反省,打造具有时间延续性的自我认知。

02.无声语——人类内心世界的语言

心理语言学家已对人类内心的无声语和记忆之间的关联展开了深入的研究。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内心无声语和“工作记忆”之间的互动。“工作记忆”指人类为完成某个任务,用来暂时存储、调用信息的记忆空间。比如,如果想记住一个电话号码,或者记住去超市要买的东西,我们会在内心中重复默念信息,暂时地将其储存在大脑记忆里。“工作记忆”依靠的是词语的发音。在一项已经过多次重复验证的实验中,科研人员要求受试者背诵两串单词6。

第一串:

camp,pied, clou, sol, mur

第二串:

doigt,poids, choix, roi, bois

研究发现,全部由谐音词构成的第二串更容易被受试者记混,他们回忆第一串的准确率高于第二串。这一效应被称为“音韵类似相应”,能够证明受试者是通过内心重复默念来背诵信息。

人的自传体记忆是基于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所建立的叙事,它也是通过无声语、内心独白、回忆往事而巩固的。对儿童的记忆力发育的研究显示,自传体记忆在生命的头两年是缺失的。掌握了语言后,人才能逐渐组织脑海里的知识,建立起自传体记忆。

03.内心语和发声语:哪个是鸡,哪个是蛋?

一个孩子什么时候开始在脑海里自言自语?苏联心理学家利维·维果斯基7认为,内心语是由发声语经过童年期的逐步“内化”演变而成。斯基观察发现,儿童在独自玩耍时,会有声地自言自语,编造对话(法国心理学家让·皮亚杰也曾发现这一现象)。维果斯基称之为“自语”。渐渐地,孩子学会抑制自言自语,将其内化,最终在五到七岁左右“自语”变成内心语。

近年的多项心理学研究证明,儿童的确从五到七岁起开始进行内心语。在一个经典的实验中,实验者要求儿童一边玩益智游戏“汉诺伊塔”,一边口中不断地说“巴、巴、巴”,让儿童无法进行内心语,最终发现儿童解题的能力下降了。实验说明,儿童从五岁左右起,就能通过内心语规划行动8。更小的孩子是否也会用内心语解智力题?难以探究,因为他们解题能力低可能只是注意力或推理能力尚不成熟导致的。

但是,近年来其他的研究,特别是巴黎学者 Sharon Peperkamp 的研究9显示,婴儿出生 20 个月,就能在脑中模拟出一些词的发音,即使这些词他们还念不出来。Peperkamp 的团队组织了一批20个月大的婴儿,给他们看一系列图片,有动物、有物品,图片在屏幕上展示完后,会有一个声音说明图片上的东西是什么,既有“猫”(chat)这样的单音节短单词,也有“滑滑梯”(toboggan)这样的三音节长单词。随后,屏幕上出现两个空白的方框。在左边方框中,会浮现出对应短单词的图片;右边方框则是长单词的图片。这一环节重复若干次,直到婴儿明白规律:左边短,右边长。婴儿彻底掌握规律后,试验员会给婴儿看一张图片但不播放声音,比如“蜗牛”(escargo,长单词),发现婴儿会有预判:图片还没进入右框,婴儿的目光就向右侧转移。这一研究显示 20 个月的的婴儿尽管还不会念一些词,但他们能够在脑中模拟这些词的发音,并归类为“单音节”或“三音节”。

这么看来,某种形式的内心语的形成,也许是发声语学习的基础,甚至对后者具有决定性意义。但儿童的内心语究竟是声音和图像在脑中建立联系,还是真正意义的内心独白呢?这一问题须要进一步研究。

由 Pablo Andres 采访

参考资料:

1.René Descartes, Discours de la méthode pour bien conduire sa raisonet chercher la vérité dans les sciences, plus la dioptrique, lesmétéores et la géométrie, 1637.https://gallica.bnf.fr/ark:/12148/bd6t53723485/f9.item

2.Gordon G. Gallup, Chimpanzees: self-recognition , Science,vol. 167, no 3914, 2 janvier 1970, p. 86–87 (PMID 4982211, DOI10.1126/science.167.3914.86).

3.https://lpnc.univ-grenoble-alpes.fr/recherche/projets-en-cours 0/innerspeech

4.R. Grandchamp, L. Rapin, M. Perrone-Bertolotti, C. Pichat, C. Haldin,E. Cousin, J.-P. Lachaux, M. Dohen, P. Perrier, M. Garnier, M. Baciuet H. L venbruck, The ConDialInt Model: Condensation,Dialogality, and Intentionality Dimensions of Inner Speech Within aHierarchical Predictive Control Framework , Frontiers inPsychology, vol. 10, 2019.

5.Georges Saint-Paul (1892), Essais sur le langage intérieur, A.Storck, Lyon.

6.Conrad, R. &Hull, A. J. [1964]. Information, acoustic confusionand memory span.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55, 429–432.

7.Vygotski, L. S. (1934/1997), Pensée et langage, Trad. fran aiseFran oise Sève. La Dispute, Paris.

8.Lidstone, J. S.; Meins, E. &Fernyhough, C. (2010). The roles ofprivate speech and inner speech in planning during middle childhood:Evidence from a dual task paradigm.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Psychology, 107, 438–451.

9.Ngon, C. &Peperkamp, S. (2016). What infants know about theunsaid: Phonological categorization in the absence of auditory input.Cognition, 152, 53–60

Hélène L venbruck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课题负责人、法国格勒诺布尔心理学和神经认知实验室语言研究小组组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我们的内心独白:人类内心世界的语言“秘密”

人类使用语言与他人沟通思想和情感。但我们不仅会跟他人说话,也会跟自己说话。

文|创瞰巴黎 Hélène L venbruck

编辑|Caroline Liang

一览:

  • 人的自我认知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低级自我认知,与一些动物的认知区别不大;另一种是高级自我认知,包含时间概念,为人类所独有。
  • 低级自我认知完全由感官知觉构成,没有语言的成分。人类婴儿似乎具备低级自我认知。高级自我认知似乎是基于语言和语法元素形成的。
  • 通过语言的使用,人类可以建立自我身份,一种具有时间延续性的自我身份。我们能抑制身体发声,同时在内心模拟说话,创建出一个私密的自我身份。
  • 通过在心中自言自语,我们可以回忆过去、规划未来、揣测他人、自我反省,巩固具有时间延续性的自我认知。
  • 自传体记忆在生命的头两年是缺失的。掌握了语言后,人才能逐渐组织脑海里的知识,建立起自传体记忆。

人类使用语言与他人沟通思想和情感。沟通是语言最基本的功能。但我们不仅会跟他人说话,也会跟自己说话。思考就是人在内心与自我对话的过程。所以说,语言也有认知功能——古埃及的学者、以及赫拉克立特、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希腊哲学家都指出了这一点。笛卡尔在《方法论》1中提出了语言的第三个基本功能:元认知——让一个有思想的主体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我思故我在。”

语言在自我认知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自我认知,就是一个人对自己的存在的认识。笛卡尔认为人的自我认知是稳定、统一的,但这一理念受到了后人的质疑:自我其实在不断的变化当中,其状态与外界的情境息息相关。

现代哲学、语言学、认知科学的理论发展,给自我认知的探索注入了新元素。现在普遍认为,自我认知的初始状态是近乎原始的、甚至跟一些动物的自我认知区别不大2,随后,人掌握了语言,才逐渐建立起更高级的认知——基于时序的内心自我定位。这种基于语言的自我认知似乎是人类独有的。

01.语言对促进自我认知的作用

低级自我认知由纯粹的感官体验构成,不需要语言。人类婴儿的认知便是低级自我认知。这种将视觉与身体位置感知相结合的能力,让人能将双眼所观测到的自身运动和身体所感受到的自身运动结合起来。婴幼儿发挥这一能力,能体会到自己与外界的差异,知道自己的身体处于某个空间中,和外界有明确的界限。

高级自我认知以低级自我认知为基础,通过语言建立。儿童一般在两岁掌握人称代词,学会区别“我”和“你”,“我的”和“你的”,开始有意察觉自我和他人的区别。随着儿童词汇量渐长(包括指示词、副词、变位动词),学会以自己我参照点,建立自我与空间和时间的关系(这个、这里、现在、昨天、明天),他们便能更好地描述自己和他人,从而构建叙事,包含对过去的回忆和对未来的意图。

人一辈子都在通过语言建立自我身份,一种具有时间延续性的自我身份。所以,虽然语言对外有着显而易见的人际沟通作用,它在思维和自我认知中的主要作用却是对内的。我们能抑制身体发声,同时在内心模拟说话,创建出一个私密的自我身份。

内心独白时,大脑中负责语言和抑制的区域都亮了起来(ANR InnerSpeech项目,2014–2018,Grandchamp等,2019)3

法国格勒诺布尔心理学和神经认知实验室开展的一项fMRI 神经成像研究显示,人在进行内心独白时,大脑中活跃起来的区域跟发声说话是同一个区域。另外,前额叶皮质负责行为抑制的区域也会活跃起来4。这一抑制发声说话,并在内心进行独白的行为具有重要意义。著名法国军医 Georges Saint-Paul 在 1892 将该行为命名为“endophasia”——无声语5。通过在心中自言自语,我们可以回忆过去、规划未来、揣测他人、自我反省,打造具有时间延续性的自我认知。

02.无声语——人类内心世界的语言

心理语言学家已对人类内心的无声语和记忆之间的关联展开了深入的研究。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内心无声语和“工作记忆”之间的互动。“工作记忆”指人类为完成某个任务,用来暂时存储、调用信息的记忆空间。比如,如果想记住一个电话号码,或者记住去超市要买的东西,我们会在内心中重复默念信息,暂时地将其储存在大脑记忆里。“工作记忆”依靠的是词语的发音。在一项已经过多次重复验证的实验中,科研人员要求受试者背诵两串单词6。

第一串:

camp,pied, clou, sol, mur

第二串:

doigt,poids, choix, roi, bois

研究发现,全部由谐音词构成的第二串更容易被受试者记混,他们回忆第一串的准确率高于第二串。这一效应被称为“音韵类似相应”,能够证明受试者是通过内心重复默念来背诵信息。

人的自传体记忆是基于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所建立的叙事,它也是通过无声语、内心独白、回忆往事而巩固的。对儿童的记忆力发育的研究显示,自传体记忆在生命的头两年是缺失的。掌握了语言后,人才能逐渐组织脑海里的知识,建立起自传体记忆。

03.内心语和发声语:哪个是鸡,哪个是蛋?

一个孩子什么时候开始在脑海里自言自语?苏联心理学家利维·维果斯基7认为,内心语是由发声语经过童年期的逐步“内化”演变而成。斯基观察发现,儿童在独自玩耍时,会有声地自言自语,编造对话(法国心理学家让·皮亚杰也曾发现这一现象)。维果斯基称之为“自语”。渐渐地,孩子学会抑制自言自语,将其内化,最终在五到七岁左右“自语”变成内心语。

近年的多项心理学研究证明,儿童的确从五到七岁起开始进行内心语。在一个经典的实验中,实验者要求儿童一边玩益智游戏“汉诺伊塔”,一边口中不断地说“巴、巴、巴”,让儿童无法进行内心语,最终发现儿童解题的能力下降了。实验说明,儿童从五岁左右起,就能通过内心语规划行动8。更小的孩子是否也会用内心语解智力题?难以探究,因为他们解题能力低可能只是注意力或推理能力尚不成熟导致的。

但是,近年来其他的研究,特别是巴黎学者 Sharon Peperkamp 的研究9显示,婴儿出生 20 个月,就能在脑中模拟出一些词的发音,即使这些词他们还念不出来。Peperkamp 的团队组织了一批20个月大的婴儿,给他们看一系列图片,有动物、有物品,图片在屏幕上展示完后,会有一个声音说明图片上的东西是什么,既有“猫”(chat)这样的单音节短单词,也有“滑滑梯”(toboggan)这样的三音节长单词。随后,屏幕上出现两个空白的方框。在左边方框中,会浮现出对应短单词的图片;右边方框则是长单词的图片。这一环节重复若干次,直到婴儿明白规律:左边短,右边长。婴儿彻底掌握规律后,试验员会给婴儿看一张图片但不播放声音,比如“蜗牛”(escargo,长单词),发现婴儿会有预判:图片还没进入右框,婴儿的目光就向右侧转移。这一研究显示 20 个月的的婴儿尽管还不会念一些词,但他们能够在脑中模拟这些词的发音,并归类为“单音节”或“三音节”。

这么看来,某种形式的内心语的形成,也许是发声语学习的基础,甚至对后者具有决定性意义。但儿童的内心语究竟是声音和图像在脑中建立联系,还是真正意义的内心独白呢?这一问题须要进一步研究。

由 Pablo Andres 采访

参考资料:

1.René Descartes, Discours de la méthode pour bien conduire sa raisonet chercher la vérité dans les sciences, plus la dioptrique, lesmétéores et la géométrie, 1637.https://gallica.bnf.fr/ark:/12148/bd6t53723485/f9.item

2.Gordon G. Gallup, Chimpanzees: self-recognition , Science,vol. 167, no 3914, 2 janvier 1970, p. 86–87 (PMID 4982211, DOI10.1126/science.167.3914.86).

3.https://lpnc.univ-grenoble-alpes.fr/recherche/projets-en-cours 0/innerspeech

4.R. Grandchamp, L. Rapin, M. Perrone-Bertolotti, C. Pichat, C. Haldin,E. Cousin, J.-P. Lachaux, M. Dohen, P. Perrier, M. Garnier, M. Baciuet H. L venbruck, The ConDialInt Model: Condensation,Dialogality, and Intentionality Dimensions of Inner Speech Within aHierarchical Predictive Control Framework , Frontiers inPsychology, vol. 10, 2019.

5.Georges Saint-Paul (1892), Essais sur le langage intérieur, A.Storck, Lyon.

6.Conrad, R. &Hull, A. J. [1964]. Information, acoustic confusionand memory span.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55, 429–432.

7.Vygotski, L. S. (1934/1997), Pensée et langage, Trad. fran aiseFran oise Sève. La Dispute, Paris.

8.Lidstone, J. S.; Meins, E. &Fernyhough, C. (2010). The roles ofprivate speech and inner speech in planning during middle childhood:Evidence from a dual task paradigm.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Psychology, 107, 438–451.

9.Ngon, C. &Peperkamp, S. (2016). What infants know about theunsaid: Phonological categorization in the absence of auditory input.Cognition, 152, 53–60

Hélène L venbruck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课题负责人、法国格勒诺布尔心理学和神经认知实验室语言研究小组组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