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为了生活本身而不为实现意义:猫教会我们什么?

哲学家约翰·格雷的新书抨击了“任何意识形态都能解决生活问题”这一观点。不过,来自猫的建议可能是个例外……

当有人对视障人士说出“优胜劣汰”,我们要如何思考权利、平等与群体?

要如何看待与自己不同的人?一个人生存于世究竟有何权利,对他者又负有怎样的义务?除了物质需求,人的其他需求是否正当或重要?我们为什么要尊重与自己无关的群体?我们在怎样一重意义上是平等的?在20世纪法国哲学家西蒙娜·薇依的《伦敦文稿》中,我们找到了部分答案。

从新冠封城期间的违规者思考“道德运气”问题

要恰当地评判某个人的行为,我们似乎应该着重看他的动机,而非动机具体如何展开。

陈嘉映×周濂:我们对人生宇宙的困惑,是因为科学发展还不够充分吗?

人文没有讲清楚的问题,科学也无法提供“答案”。

法国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去世,抢银行入狱后自学成才

他认为,数码性和社交媒体使得年轻人无法成年。

别让好日子压倒一切:陈嘉映谈“幸福”与“良好生活”的距离

良好生活并不是完全的世俗意义的好日子,挣钱养家、送孩子出国留学这些本身并不能构成良好生活,良好生活有德性与灵性的要求。

爱与幸福无关,而是关于理解和感悟

坚守爱的传统概念以及追寻“真爱白头偕老”式的生活,可能只会让我们痛苦不堪。

《黑质三部曲》作者菲利普·普尔曼谈“泛心论”:万事万物,皆有意识

菲利普·普尔曼谈了谈他的新作、灵感来源,以及为何我们不应该以“单一视角”看世界。

只要你够无聊,扫把就能立起来:审视无聊

“无聊使事物丧失了原有的意义,开启了新的意义可能。”

叔本华的回响:“自由意志”究竟存在与否?

叔本华认为,自由意志是一种自然法则,来源于超个人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