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圣哲鲁米:我用修行来控制日益膨胀的动物性灵魂 | 一诗一会

鲁米打通了平凡的现实生活与神圣的永恒世界之间的屏障,直指人类的心灵。

除了狄德罗效应,关于这位昆德拉喜爱的作家我们还应该知道些什么?

今天我们重新审视狄德罗时不应该仅仅停留在他的标签上,而应该去阅读他的作品。

哲学之用:认识世界就能更好地生活吗?

在刘擎看来,认识世界的回报并不是每时每刻的快乐,甚至还会有苦恼;它不是获得“更好生活”的充分条件,但却是必要条件。

从学术史的路径进入思想史的风景

思想永远存在于整全历史和世界的关联里,不认识到这一点,就难以走出学术上的“小时代”。

从祖先到婴孩,从宗教到科学:为什么想象力是人类最宝贵的生存工具?

当想象力和叙述在一个群体中得到培养时,它们就会成为强有力的生存工具。谁能倾听和想象他人的经验,谁就能以这种方式获得真正的知识。

第三种现实中的凝视:菲利浦·迪克怎样回答“何为真实”与“何为真人”

在迪克的作品中,人类通过理性分析和思考得到的最终结果都是不可信的;因为人类认识外部世界所凭借的理性,就来自其自身的思维和社会结构。

大过年的,我们为什么会觉得无聊?

充满兴奋的生活会过度消耗人,想要幸福生活必须学会忍受一定程度的单调。

春节回家,是为了快快乐乐吗? | 陈嘉映谈快乐

把快乐当作目的,干扰了我们对快乐的感知。

假设叔本华所言皆虚,可以让我们在今天生活得更幸福吗?

《论世界的苦难》听起来让人沮丧,但也在呼唤行动。

阿伦特未寄出的信:“一直都保持着忠诚与不忠,从未停止爱他”| 汉娜·阿伦特逝世纪念

“你完完全全地‘如你所是’地存在,现在和未来,就是这样,我爱着你”,海德格尔对自己的学生阿伦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