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别让好日子压倒一切:陈嘉映谈“幸福”与“良好生活”的距离

良好生活并不是完全的世俗意义的好日子,挣钱养家、送孩子出国留学这些本身并不能构成良好生活,良好生活有德性与灵性的要求。

爱与幸福无关,而是关于理解和感悟

坚守爱的传统概念以及追寻“真爱白头偕老”式的生活,可能只会让我们痛苦不堪。

《黑质三部曲》作者菲利普·普尔曼谈“泛心论”:万事万物,皆有意识

菲利普·普尔曼谈了谈他的新作、灵感来源,以及为何我们不应该以“单一视角”看世界。

只要你够无聊,扫把就能立起来:审视无聊

“无聊使事物丧失了原有的意义,开启了新的意义可能。”

叔本华的回响:“自由意志”究竟存在与否?

叔本华认为,自由意志是一种自然法则,来源于超个人的意志。

我们都知道人会死,那为什么我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们无法消化这个事实——世界没了我们,一切照旧。

《魔术师时代》作者艾伦伯格:通过更好地理解那个相对接近的过去,为当前时代打一针疫苗

“在这条轨迹上绝对要避免的危险,是一种传记的浅化危险,也即想要把哲学家的思想完全从其生平中推导出来的朴素渴望。”艾伦伯格说道。

生活在罗尔斯《正义论》的阴影下

约翰·罗尔斯对于一个正义社会的定义在今天还够用吗?

世界哲学日:当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哲学的生活为何更加必要?

哲学挑战既有价值,鼓励不同的解释和方法,呼唤一个整体上更加宽容的社会。

与懒惰共处:什么都不做是世界上最难的事

我们有懒惰的倾向,梦想着无所事事;同时,我们总是想做事,总是需要分心。该如何解决这一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