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蒙古国拟于2025年恢复使用传统蒙文,有望进入两种蒙文并用时代

1924年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曾尝试使用拉丁文字替换回鹘式蒙古文,目的是巩固人民革命胜利成果,适应当时世界形势的发展,但未获成功。

“量子霸权”风波:语言的内涵与局限

谷歌宣称自己已经掌握了“量子霸权”——“霸权”二字在科学界激起了千层浪。

从第三帝国到社交网络:语言污染与人类社会如何相互塑造?

“一个社会文明的衰败表现在‘它的语言在不可避免地衰败下去’。”奥威尔的这句话反之亦然。

讽刺已“死”?

我们到底该怎么正确使用“讽刺”这个词?

网络时代的梗有什么学问

较之于内容,形式更直接、更即时地回应着我们的集体无意识。

为什么学习一门新语言就像是谈一场恋爱

学习一门新语言会让你尝到爱情的滋味。

“they”击败“the”当选韦氏词典年度词

自从“they”成为最受非二元性别者欢迎的自称代词,这个词的搜索次数疯狂上涨。

多语种学习APP多邻国完成3000万美元融资,谷歌旗下CapitalG领投

投后估值达15亿美元的多邻国成为了又一个教育独角兽。

“气候罢工”当选2019柯林斯词典年度词汇

今年的新词反映出了当代语言越来越被政治化的趋势。

“社会变迁不会自行发生”:格蕾塔·桑伯格的话术为什么是有意义的?

桑伯格在演说后收获的赞誉和抨击既凸显了道德语言的力量和复杂性,也彰显了它在具有高度争议性的道德和政治问题上改变公众意见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