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牛津英语词典》首次放弃选出年度词汇

《牛津英语词典》表示,面对这让我们无言以对的一年,不如止步年度词汇列表,不再单独选出年度词汇。

“封锁”当选柯林斯词典年度词汇

据柯林斯统计,自疫情以来,“封锁”一词使用频率增幅高达6000%,此外“TikTok网红”和“梅根退位”也榜上有名。

新冠病毒如何改变了《牛津英语词典》?

新冠病毒迫使《牛津英语词典》的编辑打破了传统。

双语切换过程中,大脑是如何工作的

大脑只需要为“关闭”语言付出努力,而“开启”第二语言不需要花费任何认知努力,无论是口语还是符号语言。

出国留学考试停摆近半年,托福推出的替代方案能稳住市场吗?

直至5月中旬,ETS宣布针对中国考生推出托福ITP中国版,以暂时替代iBT考试,但要获得市场认可,仍需要时间。

“卡伦”为何成为了种族主义白人女性的代名词?

“卡伦”们利用自己的白人种族特权,威胁并试图通过报警来恐吓黑人。

为记录新冠肺炎对词汇的影响,牛津词典迎来更新

《牛津英语词典》编纂者发现,许多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术语的使用频率在“极短时间内”大幅上升,比如自我隔离与居家办公。

1924年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曾尝试使用拉丁文字替换回鹘式蒙古文,目的是巩固人民革命胜利成果,适应当时世界形势的发展,但未获成功。

“量子霸权”风波:语言的内涵与局限

谷歌宣称自己已经掌握了“量子霸权”——“霸权”二字在科学界激起了千层浪。

从第三帝国到社交网络:语言污染与人类社会如何相互塑造?

“一个社会文明的衰败表现在‘它的语言在不可避免地衰败下去’。”奥威尔的这句话反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