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没有了老板贾跃亭,乐视员工活成了打工人最羡慕的样子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没有了老板贾跃亭,乐视员工活成了打工人最羡慕的样子

每个月都能按时拿到工资,公司也不会拖欠社保,更没有内卷和996,老板也管不着。

文|新媒科技评论

当众多互联网公司因为行业寒冬而被动收缩时,有这么一家公司,似乎活成了其他互联网打工人羡慕的样子。

谈及这家公司,它也有过辉煌的过往,但却在老板远遁国外之后,淡出了大厂的行列,人们一度以为它已经名存实亡,但实际上还有几百名员工在乐呵呵的上着班,既没有内卷,也没有996。

这家公司,就是乐视。

近日,有互联网博主爆料:“(乐视员工)每个月都能按时拿到工资,公司也不会拖欠社保,更没有内卷和996,老板也管不着。”

这一条爆料还得到了乐视官方的确认,乐视表示,目前公司还有400多人,“确实没有996,未来也不会有”,“如果有一天,我们合法地率先推行每周工作四天半、36 小时工作制,大家也不要感到意外。”

互联网公司中的清流

这一则关于乐视的爆料,不仅引来了官方回应,也在社交平台中引起了热议,毕竟,大家才发现快要被遗忘的乐视,竟然至今还活得好好的。

而且,从大部分员工都是5年老员工这一点爆料来看,从乐视暴雷,贾跃亭远走美国开始,核心员工便几乎没离开过,所以,留守在乐视大本营的他们,这些年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外界普遍认为如今的乐视已经翻不出什么花来,但实际上,留守在大本营的乐视员工,并没少折腾自己,只是碍于资金有限,没能扑腾出太大的浪花,但这并不代表乐视停止了创新和试错。

只是有别于资金实力雄厚的大厂,乐视内部也很清醒的认识到,那个可以“烧钱换流量”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并非不能尝试,只是不能无限制投入了,如果项目做了一段时间后仍没有预期效果,资源就会向效果好的项目倾斜。

但如果有一些事情是不花钱也能做的,那乐视可是很乐意参与的,比如这一次官微下场转发“乐视还有400多员工”的微博,顺手还帮自己新推出的Y2 PRO手机打了一波宣传,在蹭热度这件事上,乐视可是一直都很在行的。

比如在刚刚过去的6月,腾讯和优酷先后宣布涨价,而且这些年来,爱优腾芒几乎都轮着涨过价,乐视却发布通知表示“乐视视频会员不涨价,也没有资格涨价”,虽然以乐视当下的影视资源来看,乐视确实没有涨价的资本,不过由官微亲自下场自嘲,传播效应还是直接拉满。

类似的“自嘲式营销”,乐视也不是第一次做。2021年春节,当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忙着在红包大战中“内卷”时,乐视视频直接更新了App图标,增加“欠122亿”字样。

此后,乐视视频的APP图标一直在更换,比如出现了“老板造车美利坚”等字样,似乎还要为贾跃亭的FF汽车造势;今年春节,APP图标则变成了“分不起”字眼,乐视似乎将“穷”转化了自嘲的卖点了。

乐视凭何养活自己

虽然,乐视总是嚷嚷着自己参与不起十亿、百亿的红包大战,但公司似乎也没有那么穷,毕竟,要养活400多名员工,乐视怎么说都得有点家底,而能够持续造血的,还得说起那部火了11年,至今仍是现象级影视剧的《甄嬛传》。

《甄嬛传》的网络独家播映权原属于乐视旗下的花儿影视,后来,花儿影视将《甄嬛传》的版权分销给优酷,如果观众想看这部剧,就得购买乐视或优酷的会员,在优酷会员持续涨价的情况下,如果只是对这部剧情有独钟,乐视的会员似乎更划算一下。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乐视凭着《甄嬛传》的版权分销每年 “收入千万”,乐视官方则回应称,“如果 2018 年版权不被花儿卖出,乐视现在回的血会更多,乐视视频可以安心养老。”

此外,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乐视总部乐视大厦,目前已更名为乐融大厦,于去年底被北京衡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最终以5.73亿元竞拍成功,对乐视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资金。

而且,乐视一直没有停止手机硬件等业务,虽然如今乐视硬件的声势大不如前,但这些年乐视仍陆续推出了不少新品,比如乐视在去年9月推出的“高性价比”S1手机,是乐视自2016年手机业务停滞后,推出的第一部实体手机。

去年5月,乐视智能生态宣布正式回归,同时发布了乐视超级电视“三好学生”GS等系列新品,并表示将推出3C、数码、厨电等涵盖多品类的数十款生态产品,快速发力智能生态业务。

在乐视的积极“自救”下,去年底,乐视发布了一封标题为“5年鏖战,坚守让我们迎来曙光”的内部信,信中表示乐视的电视端、移动端、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已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

此外,乐视更于去年底宣布全员涨薪,看来,老板贾跃亭不在的日子,乐视守着原来的基本盘,过着自己“小而美”的日子,不仅开始“扭亏为盈”,员工的福利更是“只增不减”,既无上市融资的市场压力,也无需在意股价的涨跌,对乐视来说,没有“老板”的日子似乎也不差。

还需要贾跃亭吗

虽然,这些年“贾跃亭回国”的消息时不时就会出来刷屏,但大家也都明白,贾跃亭能够回归的希望并不大,当外界已经默认“乐视没有贾跃亭”之后,乐视又将走向何方?

首先,“情怀杀”大约会在乐视后续的运营中持续一段很长时间。以乐视“回归”后的首款手机S1为例,其宣传海报写着“只要能回来,比什么都好”,可见乐视的产品营销更多还是主打老粉的情怀市场。

毕竟,当年乐视也算把“粉丝经济”玩得透彻,通过最早期的“低价,吸眼球”模式逐渐积累用户,再主打跟小米类似的“生态营销”,通过扩充品类、提供增值服务来积累“乐粉”,虽然贾跃亭已经离开了5年,不少用户家中的乐视电视却仍然坚挺。

但情怀到底能坚持多久并不好说,毕竟跟小米持续更新产品的状态相比,乐视的真空期已经太长了,为此,面对逐渐失效的“情怀杀”,乐视也在积极开拓其它细分市场。

从乐视当前的产品策略来看,中低端市场或是乐视接下来的主攻目标。以乐视视频为例,除了上文提到的《甄嬛传》之外,乐视还有几套压箱底的老剧本,如《征服》、《天道》等。

相较于有流量加持的偶像剧,乐视的影视版权更倾向于有口碑的年代剧、抗战剧,当然,这也是由于当前偶像剧的成本费用太高,无奈之下,乐视只能将目光转向中老年市场,这也导致乐视的影视剧风格,跟爱优腾芒是完全不同的。

此外,无论是去年回归的S1手机,还是今年新推出的Y2 PRO手机,其定价均不高,S1定价为1500元左右,主要面向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等群体;而Y2的售价也仅为599元起,拥有大屏幕、大字体的体验,直接面向老年人市场。

接下来,乐视还将与快手达成战略合作,将平台的独家自制内容授权快手进行二创,由于快手也是主攻“老铁”的短视频平台,乐视跟快手此次合作,也可以看成是乐视欲借助快手进一步探索低线城市的方式,或为乐视接下来的发展进一步铺路。

未来,乐视或许还是会继续打造当年贾跃亭口中的智能生态平台,只是在产品战略上,恐怕乐视将会有所调整,像“乐视造车”这样的豪言壮志,恐怕不会再次出现了。

但对乐视来说,“下沉”也并非坏事,正如拼多多当年在下沉市场闯出一条生路一样,这里也未必没有乐视的市场。对乐视的员工来说,坚守在总部更像是一种信念,在“老板”缺席的日子,多尝试不同的路线,或许也有机会走出一条坦途。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乐视

3.6k
  • 乐视网时任董事韩方明等8人收北京证监局警示函:非公开发行股票行为构成欺诈发行
  • 乐视视频开放平台公测上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没有了老板贾跃亭,乐视员工活成了打工人最羡慕的样子

每个月都能按时拿到工资,公司也不会拖欠社保,更没有内卷和996,老板也管不着。

文|新媒科技评论

当众多互联网公司因为行业寒冬而被动收缩时,有这么一家公司,似乎活成了其他互联网打工人羡慕的样子。

谈及这家公司,它也有过辉煌的过往,但却在老板远遁国外之后,淡出了大厂的行列,人们一度以为它已经名存实亡,但实际上还有几百名员工在乐呵呵的上着班,既没有内卷,也没有996。

这家公司,就是乐视。

近日,有互联网博主爆料:“(乐视员工)每个月都能按时拿到工资,公司也不会拖欠社保,更没有内卷和996,老板也管不着。”

这一条爆料还得到了乐视官方的确认,乐视表示,目前公司还有400多人,“确实没有996,未来也不会有”,“如果有一天,我们合法地率先推行每周工作四天半、36 小时工作制,大家也不要感到意外。”

互联网公司中的清流

这一则关于乐视的爆料,不仅引来了官方回应,也在社交平台中引起了热议,毕竟,大家才发现快要被遗忘的乐视,竟然至今还活得好好的。

而且,从大部分员工都是5年老员工这一点爆料来看,从乐视暴雷,贾跃亭远走美国开始,核心员工便几乎没离开过,所以,留守在乐视大本营的他们,这些年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外界普遍认为如今的乐视已经翻不出什么花来,但实际上,留守在大本营的乐视员工,并没少折腾自己,只是碍于资金有限,没能扑腾出太大的浪花,但这并不代表乐视停止了创新和试错。

只是有别于资金实力雄厚的大厂,乐视内部也很清醒的认识到,那个可以“烧钱换流量”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并非不能尝试,只是不能无限制投入了,如果项目做了一段时间后仍没有预期效果,资源就会向效果好的项目倾斜。

但如果有一些事情是不花钱也能做的,那乐视可是很乐意参与的,比如这一次官微下场转发“乐视还有400多员工”的微博,顺手还帮自己新推出的Y2 PRO手机打了一波宣传,在蹭热度这件事上,乐视可是一直都很在行的。

比如在刚刚过去的6月,腾讯和优酷先后宣布涨价,而且这些年来,爱优腾芒几乎都轮着涨过价,乐视却发布通知表示“乐视视频会员不涨价,也没有资格涨价”,虽然以乐视当下的影视资源来看,乐视确实没有涨价的资本,不过由官微亲自下场自嘲,传播效应还是直接拉满。

类似的“自嘲式营销”,乐视也不是第一次做。2021年春节,当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忙着在红包大战中“内卷”时,乐视视频直接更新了App图标,增加“欠122亿”字样。

此后,乐视视频的APP图标一直在更换,比如出现了“老板造车美利坚”等字样,似乎还要为贾跃亭的FF汽车造势;今年春节,APP图标则变成了“分不起”字眼,乐视似乎将“穷”转化了自嘲的卖点了。

乐视凭何养活自己

虽然,乐视总是嚷嚷着自己参与不起十亿、百亿的红包大战,但公司似乎也没有那么穷,毕竟,要养活400多名员工,乐视怎么说都得有点家底,而能够持续造血的,还得说起那部火了11年,至今仍是现象级影视剧的《甄嬛传》。

《甄嬛传》的网络独家播映权原属于乐视旗下的花儿影视,后来,花儿影视将《甄嬛传》的版权分销给优酷,如果观众想看这部剧,就得购买乐视或优酷的会员,在优酷会员持续涨价的情况下,如果只是对这部剧情有独钟,乐视的会员似乎更划算一下。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乐视凭着《甄嬛传》的版权分销每年 “收入千万”,乐视官方则回应称,“如果 2018 年版权不被花儿卖出,乐视现在回的血会更多,乐视视频可以安心养老。”

此外,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乐视总部乐视大厦,目前已更名为乐融大厦,于去年底被北京衡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最终以5.73亿元竞拍成功,对乐视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资金。

而且,乐视一直没有停止手机硬件等业务,虽然如今乐视硬件的声势大不如前,但这些年乐视仍陆续推出了不少新品,比如乐视在去年9月推出的“高性价比”S1手机,是乐视自2016年手机业务停滞后,推出的第一部实体手机。

去年5月,乐视智能生态宣布正式回归,同时发布了乐视超级电视“三好学生”GS等系列新品,并表示将推出3C、数码、厨电等涵盖多品类的数十款生态产品,快速发力智能生态业务。

在乐视的积极“自救”下,去年底,乐视发布了一封标题为“5年鏖战,坚守让我们迎来曙光”的内部信,信中表示乐视的电视端、移动端、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已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

此外,乐视更于去年底宣布全员涨薪,看来,老板贾跃亭不在的日子,乐视守着原来的基本盘,过着自己“小而美”的日子,不仅开始“扭亏为盈”,员工的福利更是“只增不减”,既无上市融资的市场压力,也无需在意股价的涨跌,对乐视来说,没有“老板”的日子似乎也不差。

还需要贾跃亭吗

虽然,这些年“贾跃亭回国”的消息时不时就会出来刷屏,但大家也都明白,贾跃亭能够回归的希望并不大,当外界已经默认“乐视没有贾跃亭”之后,乐视又将走向何方?

首先,“情怀杀”大约会在乐视后续的运营中持续一段很长时间。以乐视“回归”后的首款手机S1为例,其宣传海报写着“只要能回来,比什么都好”,可见乐视的产品营销更多还是主打老粉的情怀市场。

毕竟,当年乐视也算把“粉丝经济”玩得透彻,通过最早期的“低价,吸眼球”模式逐渐积累用户,再主打跟小米类似的“生态营销”,通过扩充品类、提供增值服务来积累“乐粉”,虽然贾跃亭已经离开了5年,不少用户家中的乐视电视却仍然坚挺。

但情怀到底能坚持多久并不好说,毕竟跟小米持续更新产品的状态相比,乐视的真空期已经太长了,为此,面对逐渐失效的“情怀杀”,乐视也在积极开拓其它细分市场。

从乐视当前的产品策略来看,中低端市场或是乐视接下来的主攻目标。以乐视视频为例,除了上文提到的《甄嬛传》之外,乐视还有几套压箱底的老剧本,如《征服》、《天道》等。

相较于有流量加持的偶像剧,乐视的影视版权更倾向于有口碑的年代剧、抗战剧,当然,这也是由于当前偶像剧的成本费用太高,无奈之下,乐视只能将目光转向中老年市场,这也导致乐视的影视剧风格,跟爱优腾芒是完全不同的。

此外,无论是去年回归的S1手机,还是今年新推出的Y2 PRO手机,其定价均不高,S1定价为1500元左右,主要面向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等群体;而Y2的售价也仅为599元起,拥有大屏幕、大字体的体验,直接面向老年人市场。

接下来,乐视还将与快手达成战略合作,将平台的独家自制内容授权快手进行二创,由于快手也是主攻“老铁”的短视频平台,乐视跟快手此次合作,也可以看成是乐视欲借助快手进一步探索低线城市的方式,或为乐视接下来的发展进一步铺路。

未来,乐视或许还是会继续打造当年贾跃亭口中的智能生态平台,只是在产品战略上,恐怕乐视将会有所调整,像“乐视造车”这样的豪言壮志,恐怕不会再次出现了。

但对乐视来说,“下沉”也并非坏事,正如拼多多当年在下沉市场闯出一条生路一样,这里也未必没有乐视的市场。对乐视的员工来说,坚守在总部更像是一种信念,在“老板”缺席的日子,多尝试不同的路线,或许也有机会走出一条坦途。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