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探访乐视大厦,我们看到了“神仙日子”的另一面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探访乐视大厦,我们看到了“神仙日子”的另一面

乐视大厦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文|凤凰WEEKLY财经  苏舒

下午五六点,太阳还没落山,贾跃亭曾经的办公室里就亮起了灯。

临近朝阳公园的乐视大厦(现乐融大厦)顶层西侧,曾经是贾跃亭的办公室。在这里,贾跃亭做了不少关键性决策,包括推出手机、电视等乐视智能生态,拓宽乐视业务边界以及造车。

现在,这间办公室早已是物是人非,乐视的员工稍作改动,搬到里面办公。

经历了贾跃亭的信誉崩塌,被供应商围在楼下高喊“还钱”,最近,这栋办公楼周围突然又热闹起来。

这场热闹源于几天前的一则消息,有微博博主发文称,乐视剩下的400多人,过上了“没有老板”、没有内卷和996的神仙日子。

靠着《甄嬛传》等作品的影视版权收入,还有出租乐融大厦的租金,留下的乐视员工从未被拖欠过工资和社保。

一开始,这则消息还是小范围传播,不承想7月12日,乐视视频官方微博来了一则堂堂正正的回应。

“乐视的确还有400多人,并且还在招聘。公司内部没有996,没有拖欠员工工资和社保。”

互联网大厂裁员早已不是什么新闻,被迫离开的打工人都还在发愁自己的生计、房贷、社保,怎么一眨眼,被贾跃亭和孙宏斌双双抛弃的乐视,反而开始“凡尔赛”了呢?

高调的乐视:我没那么惨

办公楼的租金,确实是目前乐视收入中的一部分。

7月13日下午,《凤凰WEEKLY财经》记者到访乐融大厦,工作人员介绍称,该大厦共有14层,其中1-2层为配套商业,3-14层为办公用房。目前,乐视大厦共有4层楼对外出租,其余均为乐视办公区。

出租的4层楼人气也不低,其中一层是二房东出租,其余三层中,目前仅剩3套面积在200-350平左右的办公室还空置。

乐融大厦,《凤凰WEEKLY财经》摄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前乐视风波中,乐视大厦产权经过几轮拍卖后,已非乐视所有,乐视目前还有13年租赁期。2021年年初乐视正式对外招租。

从租赁平台给出的价格来看,一层楼4个办公区,一年的租金大约为230万-250万元。按此粗略估算,乐视大厦对外出租4层楼,年租金收入大约在一千万。

这显然不足以养得起留在乐视的员工们。

乐融致新CEO张巍曾在2021年2月对外回应称,目前的乐视大约还有450名员工,其中乐融致新240-250人,乐视网大约200人,每个月两个公司支出薪酬大概在1000万,一年总的薪酬支出在1.2亿左右。

“乐视大厦的租金只占收入的一小部分,靠收租养活乐视员工的说法并不准确。”探访过程中,大厦员工对《凤凰WEEKLY财经》记者如是说。

再看看网传的另一收入——影视剧《甄嬛传》版权。

据公开报道,2011年《甄嬛传》在电视渠道首播,之后由乐视视频获得网络独家播映权。2013年,花儿影视(《甄嬛传》出品公司之一)被鼎盛时期的乐视网以9亿元的价格收购。2018年,乐视遭遇资金链危机,花儿影视将《甄嬛传》版权分销给了优酷。

花儿影视曾透露,这部剧“平均每年能为花儿影视带来一千多万元的收益”。

乐视视频曾发文自嘲称,“如果2018年版权不给花儿卖出,乐视现在回的血会更多,乐视视频可以安心养老。”

由此看来,两项收入加在一起,也就是400多名乐视员工两个月的工资。仅靠这两部分,不足以保证乐视员工过上“神仙日子”。

但乐视已经不止一次对外表示,如今的自己没那么惨。

2021年年底,乐视视频官网连发两条微博表示,乐视全员涨薪且宣布不裁员。

2022年7月13日,乐视再上热搜后不久,许久未开直播的乐视官方账号“乐视同学”开了一段长达三小时的直播。

直播中,乐视员工现身表示,目前乐视员工公积金比例为12%(最高额度)、14薪,公司无拖欠工资现象,且五险一金按时缴纳。

从公开信息来看,如果抛开历史债务的影响,留下的业务板块,目前确实是在稳步向前运转着。

“乐视视频和乐视电视都有各自的会员和广告收入,这是持续多年的传统收入,乐视视频目前还有与其他第三方合作的MCN、小程序等收入,乐视电视有智能硬件收入等。”7月12日下午,张巍公开回应《第一财经》时表示。

2022年年初,乐视在员工内部信中指出,2021年11月,电视端运营、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最新的经营数据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

6点下班,员工“带薪唠嗑”

“闲庭信步”可以被用来形容现在乐视员工的状态。

下午5点半,乐视大厦就已经有零星几人走了出来。到6点钟,陆陆续续打卡下班的人越来越多。

一位招商部的乐视员工告诉《凤凰WEEKLY财经》记者:“我的确是6点左右就下班了。其他部门可能会根据工作内容有加班的现象。周六日除了极个别值班的同事会在大楼办公,也没有什么人。”

乐融大厦,《凤凰WEEKLY财经》摄

据极目新闻报道,一位乐视员工早上9点半上班,下午6点下班,中午还能午休2小时。

“幸福感比较高,也是乐视老员工留在乐视的原因。”乐视员工在“乐视同学”中直播时强调,有意思的是,这场直播也在下午6点过后就宣告结束,原因不难理解,拒绝“996”的乐视员工要下班了。

乐视员工在直播中调侃,这种“带薪唠嗑”也的确是工作日常,但并不是所有部门都是如此。“乐视员工‘无内卷’过于绝对,只是‘内卷’程度相对较低,总共就400多人,一个萝卜一个坑,人少内卷自然也少了。”

乐视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在乐视大厦办公的乐视员工主要包括技术人员、乐视视频运营等,除了北京外,乐视还在上海、广州、深圳、武汉四地开启招聘。

很难想象,如今因员工过着“神仙日子”而登上热搜的公司,是曾经“蒙眼狂奔”的乐视。

在乐视最鼎盛时期,员工入职时会收到一本《乐视员工手册》。翻开第一页,是曾经的乐视CEO贾跃亭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主宰自己,蒙眼狂奔,你就会成为最亮的那颗星》。

这封信,主要告诉新员工的就只有一个企业文化:“蒙眼狂奔”。蒙眼狂奔对于乐视,不仅是一种企业信仰,还是一种快节奏的工作状态。

有乐视员工在知乎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2016年4月,这位员工去乐视面试时,面试的尾声,面试官问了一个问题,他还没来得及回答,面试官就跑去楼梯口一把抓住一个开发人员,确认工作内容,对话结束又回来接着面试。

快节奏、打鸡血的工作状态,立刻吸引到了他。乐视人蒙眼狂奔的激情和状态,也是他在日后工作中切身的感受。

这与当时的乐视战略有关。2015年和2016年,乐视网市值达到千万级别。贾跃亭也开启了乐视疯狂扩张的阶段,乐视体育、乐视移动、乐视汽车、乐视金融等令人眼花缭乱的布局一个接一个地冒出,七大生态初现端倪,员工规模数以万计。

直到2016年年底,贾跃亭发布全员信,反思乐视发展节奏过快,供应链压力骤增,资金紧张,后劲乏力,并表示告别烧钱扩张阶段。至此,乐视才逐渐走出“蒙眼狂奔”的时代。

在贾跃亭疯狂拓宽乐视业务时,乐视的员工也曾“蒙眼狂奔”过。只是这一切,在贾跃亭出走美国,乐视资金链断裂后,戛然而止。

时至今日,乐融大厦里面,仍然能听到员工们对当年“狂奔”时代饶有兴致的回忆。

“回头看乐视去做智能手机、做电视机等智能生态,甚至于去造车,乐视可以说一直走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前列。”7月13日下午,一位乐视内部员工略带骄傲地向记者表示,“乐视手机出来的时候,小米在哪里?”

不过,这种“想当年,风华正茂”的语气,恐怕只有在乐融大厦内部才能听得到了。

6月1日,乐视商场上线了一款新机“Y1 Pro”,和曾经贾跃亭为梦想窒息的发布会相比,这一款手机上新时,几乎可说是悄无声息。

贾跃亭一天不回来,乐视网就能活一天?

随着贾跃亭远走美国,孙宏斌辞职离场,乐视的老板究竟是谁,也成了一个解释不清的概念。

乐视视频的回应中,似乎更不想解释清楚。

乐视视频称,“没有老板的神仙日子”这个说法我们尚高攀不起,神仙日子般的工作基本会是任何员工的一种奢求,如果能让员工觉得“工作似神仙”,那公司一定很成功。

夸完自己,乐视视频继续打太极。

而“老板”这个用词这些年本就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不同语境有不同含义。很多企业部门员工私下称部门负责人为老板,部门负责人称CEO为老板,CEO称董事长、创始人、实际控制人为老板。按此理解,乐视会有很多“老板”,各业务负责人是老板,CEO、董事长是老板,股东拜访公司我们也称老板,创始人贾跃亭先生也是老板,原战略股东“融创”来了也是老板。

如同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老板多到一定程度,也就相当于没有老板。

没有老板,意味着当年的巨额负债,就没有什么优先级。

根据乐视网2021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188.95亿余元。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4.18亿元,净利润为-21.46亿元,扣非净利润为-15.67亿元。

此外,乐视年报还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账款29.80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其他流动负债近36.96亿元,其他非流动负债30.49亿元。

除上述负债外,乐视网还面临投资者巨额索赔。截至2021年12月31日,11名原告以乐视网虚假陈述为由,对乐视网等21名被告提起证券纠纷普通代表人诉讼,索赔金额45.71亿元。

对于债务问题,乐视此次并没有做出正面回应。

一个理由是,经历了多重股权变更之后,乐视现在是无债的一身轻,有债的虽然泰山压顶,却毫不在意。

从乐视官方消息来看,目前乐视核心业务包括乐视视频、乐视智能生态(乐视智能硬件)以及乐视云计算。

在这其中,乐视视频背后是乐视网,乐视智能生态背后是乐融致新、乐视云计算背后是乐视云计算公司。乐视网的收入包括大屏运营(电视运营)、小屏运营(乐视视频APP)以及商业化,乐视视频是乐视网最主要的产品。乐融致新的业务为硬件、电视、智能家电等在内的乐视智能生态。

乐视智能生态展示区,《凤凰WEEKLY财经》摄

据乐视网2021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大股东仍旧是贾跃亭,持股比例为62.41%。乐融致新是其长期持股子公司,乐视网持股比例为25.11%。乐融致新的大股东是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这样算来,乐融致新目前除了向乐视网贡献利润之外,暂时不需要承担贾跃亭留下的债务。

至于乐视网,看上去似乎不那么轻松。

乐视网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末,乐视网资产总额约为25.80亿元,负债总额达到220.64亿元,负债比上年同期还增加了7亿多,截至年末的净资产约为-188.9亿元。

不仅如此,在乐视网公布的风险中,包含了现有办公场所被强制腾退的风险。

但还是那句话,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别看乐视网现在负债累累,但如果债权人还希望自己借给乐视的钱能收回来,一个大前提就是,绝对不能把乐视网搞死。

道理很简单,乐视网一旦停业关门,留下的资产大概只够付得清员工的工资和税费,债权人再想要钱,就真的只能去等着“下周回国”的贾跃亭了。

只要乐视网活着,就在理论上有依靠正常经营还清债务的一天。

尽管,这一天和贾跃亭回国究竟哪个会先到来,没人知道答案。

你希望在如今的乐视工作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乐视

3.6k
  • 乐视网时任董事韩方明等8人收北京证监局警示函:非公开发行股票行为构成欺诈发行
  • 乐视视频开放平台公测上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探访乐视大厦,我们看到了“神仙日子”的另一面

乐视大厦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文|凤凰WEEKLY财经  苏舒

下午五六点,太阳还没落山,贾跃亭曾经的办公室里就亮起了灯。

临近朝阳公园的乐视大厦(现乐融大厦)顶层西侧,曾经是贾跃亭的办公室。在这里,贾跃亭做了不少关键性决策,包括推出手机、电视等乐视智能生态,拓宽乐视业务边界以及造车。

现在,这间办公室早已是物是人非,乐视的员工稍作改动,搬到里面办公。

经历了贾跃亭的信誉崩塌,被供应商围在楼下高喊“还钱”,最近,这栋办公楼周围突然又热闹起来。

这场热闹源于几天前的一则消息,有微博博主发文称,乐视剩下的400多人,过上了“没有老板”、没有内卷和996的神仙日子。

靠着《甄嬛传》等作品的影视版权收入,还有出租乐融大厦的租金,留下的乐视员工从未被拖欠过工资和社保。

一开始,这则消息还是小范围传播,不承想7月12日,乐视视频官方微博来了一则堂堂正正的回应。

“乐视的确还有400多人,并且还在招聘。公司内部没有996,没有拖欠员工工资和社保。”

互联网大厂裁员早已不是什么新闻,被迫离开的打工人都还在发愁自己的生计、房贷、社保,怎么一眨眼,被贾跃亭和孙宏斌双双抛弃的乐视,反而开始“凡尔赛”了呢?

高调的乐视:我没那么惨

办公楼的租金,确实是目前乐视收入中的一部分。

7月13日下午,《凤凰WEEKLY财经》记者到访乐融大厦,工作人员介绍称,该大厦共有14层,其中1-2层为配套商业,3-14层为办公用房。目前,乐视大厦共有4层楼对外出租,其余均为乐视办公区。

出租的4层楼人气也不低,其中一层是二房东出租,其余三层中,目前仅剩3套面积在200-350平左右的办公室还空置。

乐融大厦,《凤凰WEEKLY财经》摄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前乐视风波中,乐视大厦产权经过几轮拍卖后,已非乐视所有,乐视目前还有13年租赁期。2021年年初乐视正式对外招租。

从租赁平台给出的价格来看,一层楼4个办公区,一年的租金大约为230万-250万元。按此粗略估算,乐视大厦对外出租4层楼,年租金收入大约在一千万。

这显然不足以养得起留在乐视的员工们。

乐融致新CEO张巍曾在2021年2月对外回应称,目前的乐视大约还有450名员工,其中乐融致新240-250人,乐视网大约200人,每个月两个公司支出薪酬大概在1000万,一年总的薪酬支出在1.2亿左右。

“乐视大厦的租金只占收入的一小部分,靠收租养活乐视员工的说法并不准确。”探访过程中,大厦员工对《凤凰WEEKLY财经》记者如是说。

再看看网传的另一收入——影视剧《甄嬛传》版权。

据公开报道,2011年《甄嬛传》在电视渠道首播,之后由乐视视频获得网络独家播映权。2013年,花儿影视(《甄嬛传》出品公司之一)被鼎盛时期的乐视网以9亿元的价格收购。2018年,乐视遭遇资金链危机,花儿影视将《甄嬛传》版权分销给了优酷。

花儿影视曾透露,这部剧“平均每年能为花儿影视带来一千多万元的收益”。

乐视视频曾发文自嘲称,“如果2018年版权不给花儿卖出,乐视现在回的血会更多,乐视视频可以安心养老。”

由此看来,两项收入加在一起,也就是400多名乐视员工两个月的工资。仅靠这两部分,不足以保证乐视员工过上“神仙日子”。

但乐视已经不止一次对外表示,如今的自己没那么惨。

2021年年底,乐视视频官网连发两条微博表示,乐视全员涨薪且宣布不裁员。

2022年7月13日,乐视再上热搜后不久,许久未开直播的乐视官方账号“乐视同学”开了一段长达三小时的直播。

直播中,乐视员工现身表示,目前乐视员工公积金比例为12%(最高额度)、14薪,公司无拖欠工资现象,且五险一金按时缴纳。

从公开信息来看,如果抛开历史债务的影响,留下的业务板块,目前确实是在稳步向前运转着。

“乐视视频和乐视电视都有各自的会员和广告收入,这是持续多年的传统收入,乐视视频目前还有与其他第三方合作的MCN、小程序等收入,乐视电视有智能硬件收入等。”7月12日下午,张巍公开回应《第一财经》时表示。

2022年年初,乐视在员工内部信中指出,2021年11月,电视端运营、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最新的经营数据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

6点下班,员工“带薪唠嗑”

“闲庭信步”可以被用来形容现在乐视员工的状态。

下午5点半,乐视大厦就已经有零星几人走了出来。到6点钟,陆陆续续打卡下班的人越来越多。

一位招商部的乐视员工告诉《凤凰WEEKLY财经》记者:“我的确是6点左右就下班了。其他部门可能会根据工作内容有加班的现象。周六日除了极个别值班的同事会在大楼办公,也没有什么人。”

乐融大厦,《凤凰WEEKLY财经》摄

据极目新闻报道,一位乐视员工早上9点半上班,下午6点下班,中午还能午休2小时。

“幸福感比较高,也是乐视老员工留在乐视的原因。”乐视员工在“乐视同学”中直播时强调,有意思的是,这场直播也在下午6点过后就宣告结束,原因不难理解,拒绝“996”的乐视员工要下班了。

乐视员工在直播中调侃,这种“带薪唠嗑”也的确是工作日常,但并不是所有部门都是如此。“乐视员工‘无内卷’过于绝对,只是‘内卷’程度相对较低,总共就400多人,一个萝卜一个坑,人少内卷自然也少了。”

乐视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在乐视大厦办公的乐视员工主要包括技术人员、乐视视频运营等,除了北京外,乐视还在上海、广州、深圳、武汉四地开启招聘。

很难想象,如今因员工过着“神仙日子”而登上热搜的公司,是曾经“蒙眼狂奔”的乐视。

在乐视最鼎盛时期,员工入职时会收到一本《乐视员工手册》。翻开第一页,是曾经的乐视CEO贾跃亭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主宰自己,蒙眼狂奔,你就会成为最亮的那颗星》。

这封信,主要告诉新员工的就只有一个企业文化:“蒙眼狂奔”。蒙眼狂奔对于乐视,不仅是一种企业信仰,还是一种快节奏的工作状态。

有乐视员工在知乎分享了自己的故事。

2016年4月,这位员工去乐视面试时,面试的尾声,面试官问了一个问题,他还没来得及回答,面试官就跑去楼梯口一把抓住一个开发人员,确认工作内容,对话结束又回来接着面试。

快节奏、打鸡血的工作状态,立刻吸引到了他。乐视人蒙眼狂奔的激情和状态,也是他在日后工作中切身的感受。

这与当时的乐视战略有关。2015年和2016年,乐视网市值达到千万级别。贾跃亭也开启了乐视疯狂扩张的阶段,乐视体育、乐视移动、乐视汽车、乐视金融等令人眼花缭乱的布局一个接一个地冒出,七大生态初现端倪,员工规模数以万计。

直到2016年年底,贾跃亭发布全员信,反思乐视发展节奏过快,供应链压力骤增,资金紧张,后劲乏力,并表示告别烧钱扩张阶段。至此,乐视才逐渐走出“蒙眼狂奔”的时代。

在贾跃亭疯狂拓宽乐视业务时,乐视的员工也曾“蒙眼狂奔”过。只是这一切,在贾跃亭出走美国,乐视资金链断裂后,戛然而止。

时至今日,乐融大厦里面,仍然能听到员工们对当年“狂奔”时代饶有兴致的回忆。

“回头看乐视去做智能手机、做电视机等智能生态,甚至于去造车,乐视可以说一直走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前列。”7月13日下午,一位乐视内部员工略带骄傲地向记者表示,“乐视手机出来的时候,小米在哪里?”

不过,这种“想当年,风华正茂”的语气,恐怕只有在乐融大厦内部才能听得到了。

6月1日,乐视商场上线了一款新机“Y1 Pro”,和曾经贾跃亭为梦想窒息的发布会相比,这一款手机上新时,几乎可说是悄无声息。

贾跃亭一天不回来,乐视网就能活一天?

随着贾跃亭远走美国,孙宏斌辞职离场,乐视的老板究竟是谁,也成了一个解释不清的概念。

乐视视频的回应中,似乎更不想解释清楚。

乐视视频称,“没有老板的神仙日子”这个说法我们尚高攀不起,神仙日子般的工作基本会是任何员工的一种奢求,如果能让员工觉得“工作似神仙”,那公司一定很成功。

夸完自己,乐视视频继续打太极。

而“老板”这个用词这些年本就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不同语境有不同含义。很多企业部门员工私下称部门负责人为老板,部门负责人称CEO为老板,CEO称董事长、创始人、实际控制人为老板。按此理解,乐视会有很多“老板”,各业务负责人是老板,CEO、董事长是老板,股东拜访公司我们也称老板,创始人贾跃亭先生也是老板,原战略股东“融创”来了也是老板。

如同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老板多到一定程度,也就相当于没有老板。

没有老板,意味着当年的巨额负债,就没有什么优先级。

根据乐视网2021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188.95亿余元。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4.18亿元,净利润为-21.46亿元,扣非净利润为-15.67亿元。

此外,乐视年报还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账款29.80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其他流动负债近36.96亿元,其他非流动负债30.49亿元。

除上述负债外,乐视网还面临投资者巨额索赔。截至2021年12月31日,11名原告以乐视网虚假陈述为由,对乐视网等21名被告提起证券纠纷普通代表人诉讼,索赔金额45.71亿元。

对于债务问题,乐视此次并没有做出正面回应。

一个理由是,经历了多重股权变更之后,乐视现在是无债的一身轻,有债的虽然泰山压顶,却毫不在意。

从乐视官方消息来看,目前乐视核心业务包括乐视视频、乐视智能生态(乐视智能硬件)以及乐视云计算。

在这其中,乐视视频背后是乐视网,乐视智能生态背后是乐融致新、乐视云计算背后是乐视云计算公司。乐视网的收入包括大屏运营(电视运营)、小屏运营(乐视视频APP)以及商业化,乐视视频是乐视网最主要的产品。乐融致新的业务为硬件、电视、智能家电等在内的乐视智能生态。

乐视智能生态展示区,《凤凰WEEKLY财经》摄

据乐视网2021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大股东仍旧是贾跃亭,持股比例为62.41%。乐融致新是其长期持股子公司,乐视网持股比例为25.11%。乐融致新的大股东是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这样算来,乐融致新目前除了向乐视网贡献利润之外,暂时不需要承担贾跃亭留下的债务。

至于乐视网,看上去似乎不那么轻松。

乐视网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末,乐视网资产总额约为25.80亿元,负债总额达到220.64亿元,负债比上年同期还增加了7亿多,截至年末的净资产约为-188.9亿元。

不仅如此,在乐视网公布的风险中,包含了现有办公场所被强制腾退的风险。

但还是那句话,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别看乐视网现在负债累累,但如果债权人还希望自己借给乐视的钱能收回来,一个大前提就是,绝对不能把乐视网搞死。

道理很简单,乐视网一旦停业关门,留下的资产大概只够付得清员工的工资和税费,债权人再想要钱,就真的只能去等着“下周回国”的贾跃亭了。

只要乐视网活着,就在理论上有依靠正常经营还清债务的一天。

尽管,这一天和贾跃亭回国究竟哪个会先到来,没人知道答案。

你希望在如今的乐视工作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