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耐克推出Forward创新科技,头部运动品牌技术竞争加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耐克推出Forward创新科技,头部运动品牌技术竞争加剧

运动品牌之争,实质上已是产品技术之争。

图片来源:耐克媒体中心

记者 | 覃思悦

2022年9月,美国运动品巨头耐克(Nike)推出了全新服饰技术Nike Forward工艺。

据介绍,Nike Forward的研发历时五年多,这种材料不是传统的针织或梭织面料,而是通过使用针刺工艺连接多层面料制成,让其缠绕在一起成为最终的面料。

可持续性和创新文化是该工艺的特色,采用了部分可再生材料,且整个工艺过程更精简,比针织或梭织步骤更少,所产生的碳排放量会少于耐克传统起绒面料。

首个采用Nike Forward技术的产品,是一件卫衣。

耐克首席执行官John Donahoe对这项新技术十分重视,他说:“可持续发展是耐克业务的根基,我们相信循环利用是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

运动鞋服过高的可复制性,使得技术创新成本变高,但相应创新能够带来的技术壁垒,是一些运动品牌能够长时间在全球市场领跑的关键。

某种程度上,耐克对产品研发的重视和巨额投入,是较之竞争对手的根本优势。从Air、Zoom和Flyknit,耐克一直都有叫得上名字的创新科技。

耐克全球服装产品副总裁Aaron Heiser告诉界面新闻:“Nike Forward,是自30年前Dri-Fit以来,耐克最为重大的服装创新,会像Air和Flyknit之于耐克鞋履产品那样,改变整个服装行业。”

2015年前后,耐克和老对手阿迪达斯,在技术上交锋不少——主要是运动品最高精尖的鞋履中底技术,耐克的Air和React,以及阿迪达斯的Boost。

不过,最近一个完整财年,阿迪达斯就因为对研发的疏忽吃了亏。

2021年全年,阿迪达斯全年营收达212.34亿欧元,同比增长15%,大中华区营收增长仅3%。

耐克截止2022年5月31日的2022财年营收达467亿美元,同比增长6%。从营收体量上看,阿迪达斯仅有耐克的一半。

在支出上,尽管和耐克一样在研发支出上都有10%左右的支出比重,但阿迪达斯在广告营销上的投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品牌每年在营销上的投放预算约为20亿欧元,但真正投入到产品广告上的并不多,效果也不如预期。

阿迪达斯也因此被不少业内人士诟病。不少外媒认为阿迪达斯搞错了重点,应该把更多的钱投入到产品研发和解决库存问题上。

同时,国产运动品牌也在技术研发方面不断投入,努力追赶国际运动品牌。技术、研发这两个词开始频繁地出现在这两年国产运动品牌的战略规划中,过往国产运动品牌的短板正在补足。

国产头部运动品牌安踏在8月刚刚推出了奥运冠军跑鞋,代表着其奥运科技全线引入市售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安踏已经累计申请专利2600多项,在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60多所科研机构及200多名科研人员,并将在未来5年投入超过40亿元的研发成本。

同样的,以跑鞋见长的特步也十分舍得在研发上下血本。早在2015年,特步就建立了我国体育行业首个针对鞋履测试、设计及研发的跑步专属研发中心。 目前,特步在中国内地已经拥有150万名特跑族会员。

产品研发上的投入,已经在反哺特步。同样是9月初,特步宣布未来10年将投入50亿元继续支持中国路跑事业,而产品研发和创新是其中重点。

事实上,近些年运动品牌们之间的竞争已经越来越演变成产品技术上的交锋。

贝恩咨询数据显示,中高端运动市场的消费者有60%会考虑产品功能,有44%会考虑智能科技。

美国市场调研机构NPD集团也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消费者对于运动产品的专业性和功能性越来越重视,产品科技正在占有更大的权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耐克

3.8k
  • TOPBRAND | 愚公炸串获融资;Upexi收购玩具品牌E-Core;M Stand推出油条烧饼套餐;耐克推出元宇宙平台
  • 菜鸟物流牛智敬:“纸箱换蛋”第二年,绿色战役已打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耐克推出Forward创新科技,头部运动品牌技术竞争加剧

运动品牌之争,实质上已是产品技术之争。

图片来源:耐克媒体中心

记者 | 覃思悦

2022年9月,美国运动品巨头耐克(Nike)推出了全新服饰技术Nike Forward工艺。

据介绍,Nike Forward的研发历时五年多,这种材料不是传统的针织或梭织面料,而是通过使用针刺工艺连接多层面料制成,让其缠绕在一起成为最终的面料。

可持续性和创新文化是该工艺的特色,采用了部分可再生材料,且整个工艺过程更精简,比针织或梭织步骤更少,所产生的碳排放量会少于耐克传统起绒面料。

首个采用Nike Forward技术的产品,是一件卫衣。

耐克首席执行官John Donahoe对这项新技术十分重视,他说:“可持续发展是耐克业务的根基,我们相信循环利用是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

运动鞋服过高的可复制性,使得技术创新成本变高,但相应创新能够带来的技术壁垒,是一些运动品牌能够长时间在全球市场领跑的关键。

某种程度上,耐克对产品研发的重视和巨额投入,是较之竞争对手的根本优势。从Air、Zoom和Flyknit,耐克一直都有叫得上名字的创新科技。

耐克全球服装产品副总裁Aaron Heiser告诉界面新闻:“Nike Forward,是自30年前Dri-Fit以来,耐克最为重大的服装创新,会像Air和Flyknit之于耐克鞋履产品那样,改变整个服装行业。”

2015年前后,耐克和老对手阿迪达斯,在技术上交锋不少——主要是运动品最高精尖的鞋履中底技术,耐克的Air和React,以及阿迪达斯的Boost。

不过,最近一个完整财年,阿迪达斯就因为对研发的疏忽吃了亏。

2021年全年,阿迪达斯全年营收达212.34亿欧元,同比增长15%,大中华区营收增长仅3%。

耐克截止2022年5月31日的2022财年营收达467亿美元,同比增长6%。从营收体量上看,阿迪达斯仅有耐克的一半。

在支出上,尽管和耐克一样在研发支出上都有10%左右的支出比重,但阿迪达斯在广告营销上的投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品牌每年在营销上的投放预算约为20亿欧元,但真正投入到产品广告上的并不多,效果也不如预期。

阿迪达斯也因此被不少业内人士诟病。不少外媒认为阿迪达斯搞错了重点,应该把更多的钱投入到产品研发和解决库存问题上。

同时,国产运动品牌也在技术研发方面不断投入,努力追赶国际运动品牌。技术、研发这两个词开始频繁地出现在这两年国产运动品牌的战略规划中,过往国产运动品牌的短板正在补足。

国产头部运动品牌安踏在8月刚刚推出了奥运冠军跑鞋,代表着其奥运科技全线引入市售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安踏已经累计申请专利2600多项,在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60多所科研机构及200多名科研人员,并将在未来5年投入超过40亿元的研发成本。

同样的,以跑鞋见长的特步也十分舍得在研发上下血本。早在2015年,特步就建立了我国体育行业首个针对鞋履测试、设计及研发的跑步专属研发中心。 目前,特步在中国内地已经拥有150万名特跑族会员。

产品研发上的投入,已经在反哺特步。同样是9月初,特步宣布未来10年将投入50亿元继续支持中国路跑事业,而产品研发和创新是其中重点。

事实上,近些年运动品牌们之间的竞争已经越来越演变成产品技术上的交锋。

贝恩咨询数据显示,中高端运动市场的消费者有60%会考虑产品功能,有44%会考虑智能科技。

美国市场调研机构NPD集团也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消费者对于运动产品的专业性和功能性越来越重视,产品科技正在占有更大的权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