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富士康鸿海科技日:Model C量产版动力升级,两款首发新车续航超400公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富士康鸿海科技日:Model C量产版动力升级,两款首发新车续航超400公里

合作伙伴指望不上,想造车终究还得亲自上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制造的鸿海,转型为科技的鸿海。”在10月18日的鸿海科技日上,鸿海集团创始人和董事长郭台铭驾驶着Model B登场,在现场他如此表示。

这辆Model B是今天的主角之一,与之一同亮相的还包括Model C量产版,以及另一款新车型Model V。

其中,Model C在去年的鸿海科技日就已经亮相,定位于纯电SUV车型,是富士康旗下首款推出量产版的乘用车,售价将低于100万新台币(约23万元人民币)。相比于原型车,在量产版上Model C的马力从400匹提升到460匹,零百公里加速降到3.8秒,续航版续航达到700公里。

Model C 来源:鸿海科技日直播截图

据介绍,Model C在9月已经通过纳智捷品牌开启预定,32小时内订单超过15000辆。

新亮相的Model B则是一款两厢车,450公里的续航里程,零百加速6.6秒,自动驾驶辅助功能支持OTA升级。另一款新车型Model V为电动皮卡,载重1T,拖拽3T,续航里程420公里。

Model B 来源:鸿海科技日直播截图
Model V 来源:鸿海科技日直播截图

以上三款车型将在台湾、泰国和美国的工厂逐步投入生产。同时富士康提到,除了三电系统外,其还将提供半导体、电池以及软件平台的垂直整合服务。

在去年的鸿海科技日,富士康一口气发布三款新车型——电动轿跑SUV Model E、电动巴士Model T以及Model C,自此揭开其造车野心。如今随着两款新车和量产版Model C亮相,其造车路径也更加清晰。

去年,富士康以2.3 亿美元的价格,从电动卡车初创公司 Lordstown Motors收购其俄亥俄州工厂,拥有了旗下首座汽车工厂。同时,富士康还为Lordstown Motors的汽车生产代工,近期其首款纯电动皮卡Endurance已在这家工厂下线。

另一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INDIEV也在近期和富士康达成协议,将在富士康俄亥俄州工厂制造其首辆量产车的原型车。在今年 3 月,Model T也已交付给高雄客运投入运营。

不过,富士康的造车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富士康对汽车产业的布局最早可以追随到2005年,其斥资3.7亿元,收购台湾四大汽车线束厂之一的安泰电业,涉足电瓶线、倒车雷达等车用电子设备。富士康由此正式切入汽车供应链,并在随后为宝马、奔驰等品牌供应产品。

2014年,郭台铭还曾发起一个代号为“A-Fu Initiative”的电动车项目,不过其发展并不如意。

随后富士康又和腾讯、和谐汽车共同成立“和谐富腾”试图造车。“蔚小理”也在这一时期先后成立。和诸多新势力对比来看,富士康开始尝试汽车制造的时间并不算晚。但和A-Fu Initiative项目类似,和谐富腾也走上了难产的老路,由此脱胎而来的拜腾汽车在去年11月已被申请破产清算。

在此期间,富士康还和吉利达成合作。去年1月,双方宣布将成立合资公司,为全球汽车及出行企业提供代工生产及定制顾问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汽车整车或零部件、智能控制系统、汽车生态系统和电动车全产业链全流程等。

在吉利和FF的合作中,也不乏富士康的参与。同样在去年1月,吉利曾官宣和FF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展开合作,并探讨由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但这一合作的可能性短期内恐怕难以实现——FF 91的量产时间在今年又跳票了。

合作伙伴难以指望,想造车终究还得亲自上阵。2020 年富士康联合裕隆集团共同成立合资公司鸿华先进,富士康占股51%。去年首次发布的三款车型Model E、Model T以及Model C,便是由该公司打造。

马斯克曾调侃富士康:“与手机或智能手表相比,汽车非常复杂,你不能去找富士康这样的供应商,然后说‘给我造辆车’。”

今天,这样的情景似乎不再难以想象。不过,富士康的造车业务究能否打动汽车制造商,令之交出躯体甚至灵魂——近年来这个问题已经日益敏感,并最终撬动多大的市场规模,都还是未知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鸿海精密

458
  • 科技早报 | 鸿海精密再次回应富士康被查税事件;英伟达发布最强AI芯片H200
  • 富士康母公司Q3营收下滑12%,称查税事件“尚无明确结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富士康鸿海科技日:Model C量产版动力升级,两款首发新车续航超400公里

合作伙伴指望不上,想造车终究还得亲自上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制造的鸿海,转型为科技的鸿海。”在10月18日的鸿海科技日上,鸿海集团创始人和董事长郭台铭驾驶着Model B登场,在现场他如此表示。

这辆Model B是今天的主角之一,与之一同亮相的还包括Model C量产版,以及另一款新车型Model V。

其中,Model C在去年的鸿海科技日就已经亮相,定位于纯电SUV车型,是富士康旗下首款推出量产版的乘用车,售价将低于100万新台币(约23万元人民币)。相比于原型车,在量产版上Model C的马力从400匹提升到460匹,零百公里加速降到3.8秒,续航版续航达到700公里。

Model C 来源:鸿海科技日直播截图

据介绍,Model C在9月已经通过纳智捷品牌开启预定,32小时内订单超过15000辆。

新亮相的Model B则是一款两厢车,450公里的续航里程,零百加速6.6秒,自动驾驶辅助功能支持OTA升级。另一款新车型Model V为电动皮卡,载重1T,拖拽3T,续航里程420公里。

Model B 来源:鸿海科技日直播截图
Model V 来源:鸿海科技日直播截图

以上三款车型将在台湾、泰国和美国的工厂逐步投入生产。同时富士康提到,除了三电系统外,其还将提供半导体、电池以及软件平台的垂直整合服务。

在去年的鸿海科技日,富士康一口气发布三款新车型——电动轿跑SUV Model E、电动巴士Model T以及Model C,自此揭开其造车野心。如今随着两款新车和量产版Model C亮相,其造车路径也更加清晰。

去年,富士康以2.3 亿美元的价格,从电动卡车初创公司 Lordstown Motors收购其俄亥俄州工厂,拥有了旗下首座汽车工厂。同时,富士康还为Lordstown Motors的汽车生产代工,近期其首款纯电动皮卡Endurance已在这家工厂下线。

另一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INDIEV也在近期和富士康达成协议,将在富士康俄亥俄州工厂制造其首辆量产车的原型车。在今年 3 月,Model T也已交付给高雄客运投入运营。

不过,富士康的造车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富士康对汽车产业的布局最早可以追随到2005年,其斥资3.7亿元,收购台湾四大汽车线束厂之一的安泰电业,涉足电瓶线、倒车雷达等车用电子设备。富士康由此正式切入汽车供应链,并在随后为宝马、奔驰等品牌供应产品。

2014年,郭台铭还曾发起一个代号为“A-Fu Initiative”的电动车项目,不过其发展并不如意。

随后富士康又和腾讯、和谐汽车共同成立“和谐富腾”试图造车。“蔚小理”也在这一时期先后成立。和诸多新势力对比来看,富士康开始尝试汽车制造的时间并不算晚。但和A-Fu Initiative项目类似,和谐富腾也走上了难产的老路,由此脱胎而来的拜腾汽车在去年11月已被申请破产清算。

在此期间,富士康还和吉利达成合作。去年1月,双方宣布将成立合资公司,为全球汽车及出行企业提供代工生产及定制顾问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汽车整车或零部件、智能控制系统、汽车生态系统和电动车全产业链全流程等。

在吉利和FF的合作中,也不乏富士康的参与。同样在去年1月,吉利曾官宣和FF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展开合作,并探讨由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但这一合作的可能性短期内恐怕难以实现——FF 91的量产时间在今年又跳票了。

合作伙伴难以指望,想造车终究还得亲自上阵。2020 年富士康联合裕隆集团共同成立合资公司鸿华先进,富士康占股51%。去年首次发布的三款车型Model E、Model T以及Model C,便是由该公司打造。

马斯克曾调侃富士康:“与手机或智能手表相比,汽车非常复杂,你不能去找富士康这样的供应商,然后说‘给我造辆车’。”

今天,这样的情景似乎不再难以想象。不过,富士康的造车业务究能否打动汽车制造商,令之交出躯体甚至灵魂——近年来这个问题已经日益敏感,并最终撬动多大的市场规模,都还是未知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