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杨国福,餐饮界的“蜜雪冰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杨国福,餐饮界的“蜜雪冰城”

杨国福是谁?

文|中国品牌杂志  何茜

没想到,麻辣烫也能跑出一个IPO。

最近,杨国福麻辣烫的上市申请获得证监会核准批复。这意味着,横扫麻辣烫江湖的杨国福有望迈向港交所,冲击“麻辣烫第一股”。

发家于东北,20多年时间,杨国福麻辣烫如星星燎原般遍布全国甚至海外。按照杨国福的计划,“2025年国内门店数量要增至9000家,海外店增至1000家,集团整体营收要达到100亿元。”

这样的畅想,能实现吗?

杨国福是谁

杨国福是谁?

出生于1970年,杨国福是地地道道的哈尔滨宾县人,20岁时,接触过麻辣烫。没有人能想到,这个东北人能在麻辣烫赛道跑出成绩。

2000年,杨国福与妻子开始在路边摆摊创业卖烤肠、烤鱿鱼,他发现家附近的麻辣烫店门口总是排长队,让他萌生了做麻辣烫的想法。他接触过火锅、串串,但由于自己不能吃辣,一吃辣就拉肚子,做火锅和串串的想法就戛然而止。

2003年,杨国福麻辣烫第一家直营店——“杨记麻辣烫”在哈尔滨永和街成立,这也是杨国福麻辣烫的雏形。为了让汤更有营养喝起来味道更鲜美,他尝试在在汤底中添加奶粉、中药和糖等原料,这让他的麻辣烫风味独特,渐渐打响了“能喝汤的麻辣烫”的招牌。

后来,为了跟上发展的快节奏,35岁的杨国福用自己的名字注册了商标,2006年正式对外开放加盟。

杨国福大手一挥,“只要愿意做,都可以挂我的牌子。”

自此,杨国福开始为亲朋好友提供炒料配方,并亲自指导他们开店。

找上门加盟的人越来越多,两年之内,哈尔滨及其周边的麻辣烫门店数量就开到70多家。依照不同的地域,加盟费从最初的1000元-3000元到后来的4990元-7900元不等,杨国福赚取了第一桶金。

随后,杨国福的麻辣烫版图徐徐拉开。2007年,杨记麻辣烫有了一个更朴素直接的名字——“杨国福麻辣烫”。此时,“杨国福”商标注册成功,哈尔滨杨国福麻辣烫餐饮有限公司也正式成立,并展开了特许加盟经营业务。

此后,杨国福麻辣烫开启快速扩张的模式。2010年,杨国福决定整顿规范加盟方式,重整之后推动品牌走出了东三省。

彼时杨国福麻辣烫已经落地超1000家门店,十年后,这一数字翻了6倍。

对标星巴克

“杨国福不做麻辣烫,它只是鱼丸蟹棒的搬运工”。

原因无他,杨国福和蜜雪冰城的“生意经”都在原材料的供应链上,也即主营业务不是to C,而是to B。

蜜雪冰城的2.2万家门店中,直营店只有37家,杨国福的近6000家门店,也仅有3家直营店,其他全是加盟店,而加盟商,就是他俩的主要利润来源,而且赚的主要不是加盟费,而是细水长流的供货费。

除了新鲜的食材需要加盟商自行就近采购,其他的锅底类、主食类、肉制品、菌菇类、豆制品类、海产类、竹笋类、海鲜类、速冻成品/半成品,油炸物等以及各类调味制品均可由杨国福提供。

可以说,加盟+供应链,就是杨国福商业模式的核心。

不过,作为“麻辣烫一哥”,杨国福也有着自己的“苦恼”和不满足,那就是品牌形象的建立。

麻辣烫的定位或多或少在刺痛从业者的心。

杨国福也曾提到:“如今麻辣烫的客单价远远超过其它快餐,一线城市大约在30元以上,价格已经相当于一杯咖啡,但星巴克的品牌更为高端。”

杨国福称希望让消费者吃到麻辣烫也能有荣耀的感觉。同时,星巴克文化、会员体系和多元化也在吸引着他,杨国福表示也想形成自己的品牌文化,让麻辣烫成为身份、时尚的象征。

如何稳住

作为受疫情严重冲击的行业,餐饮企业如今扎堆上市的主要目的便是为了补充弹药,以支撑品牌的扩张和涨价,杨国福也不例外。

然而扩张难扩,涨价难涨,在加盟问题陆续显现的当下,对于现有的加盟商,杨国福又该拿什么稳住?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持续运营超过(或等于)3年的餐厅数量占比仅有40%出头,也就是说,接近60%的杨国福加盟商“活不过3年”。

而且退出的店面大多为加盟商主动终止,如果没有其他原因,加盟商闭店的最大可能或许就是赚不到钱,长此以往,杨国福总部也将失去营收来源。

此外,加盟商的管理难度大是不争的事实,日常的巡店工作就将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对此,杨国福选择聘请和授权第三方企业来协助管理及监督加盟店的经营情况。

而且,在原材料的供应上,杨国福允许加盟商就近采购绿叶菜等生鲜食材。两相叠加,这就给杨国福带来了更多经营上的不确定性,近年来杨国福频发的食品安全问题,或许也证实了这一模式的弊端。

据报道,2021年7月,广东、上海、河北等11个省市场监管部门全面排查了辖区内杨国福麻辣烫门店3323家,责令整改841家,警告5家,立案查处24件。以排查数量计算,整改比例在1/4以上。

而杨国福家族企业的属性,又很容易出现把个人利益置于消费者和加盟商的利益之上的情况,且“信不过外来人”,很难提升整体的管理专业水平。

招股书显示,杨国福、其妻朱冬波、其子杨兴宇分别持有杨国福集团41.82%、38.79%和19.39%的股权,且三人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按杨国福的指示行事。

此外,杨国福的表妹夫孙伟,表妹韩晶,以及朱冬波的堂妹朱丹丹、外甥女张帆、张帆的丈夫白杨、朱冬波的妹妹朱冬艳、表弟孙国荣、堂妹夫李建华等,皆密布于杨国福集团的上上下下,管理着各地的加盟店生意。

打开杨国福官网,企业宣传视频,基本上把杨国福企业等同于杨国福本人,然而作为一家企业,个人的能力和视野都是有限的,上市后的杨国福麻辣烫,又能在杨国福的手中安心躺多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杨国福

  • 杨国福由1亿元减资至3000万,减幅70.9%
  • 北京朝阳新增风险点位公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杨国福,餐饮界的“蜜雪冰城”

杨国福是谁?

文|中国品牌杂志  何茜

没想到,麻辣烫也能跑出一个IPO。

最近,杨国福麻辣烫的上市申请获得证监会核准批复。这意味着,横扫麻辣烫江湖的杨国福有望迈向港交所,冲击“麻辣烫第一股”。

发家于东北,20多年时间,杨国福麻辣烫如星星燎原般遍布全国甚至海外。按照杨国福的计划,“2025年国内门店数量要增至9000家,海外店增至1000家,集团整体营收要达到100亿元。”

这样的畅想,能实现吗?

杨国福是谁

杨国福是谁?

出生于1970年,杨国福是地地道道的哈尔滨宾县人,20岁时,接触过麻辣烫。没有人能想到,这个东北人能在麻辣烫赛道跑出成绩。

2000年,杨国福与妻子开始在路边摆摊创业卖烤肠、烤鱿鱼,他发现家附近的麻辣烫店门口总是排长队,让他萌生了做麻辣烫的想法。他接触过火锅、串串,但由于自己不能吃辣,一吃辣就拉肚子,做火锅和串串的想法就戛然而止。

2003年,杨国福麻辣烫第一家直营店——“杨记麻辣烫”在哈尔滨永和街成立,这也是杨国福麻辣烫的雏形。为了让汤更有营养喝起来味道更鲜美,他尝试在在汤底中添加奶粉、中药和糖等原料,这让他的麻辣烫风味独特,渐渐打响了“能喝汤的麻辣烫”的招牌。

后来,为了跟上发展的快节奏,35岁的杨国福用自己的名字注册了商标,2006年正式对外开放加盟。

杨国福大手一挥,“只要愿意做,都可以挂我的牌子。”

自此,杨国福开始为亲朋好友提供炒料配方,并亲自指导他们开店。

找上门加盟的人越来越多,两年之内,哈尔滨及其周边的麻辣烫门店数量就开到70多家。依照不同的地域,加盟费从最初的1000元-3000元到后来的4990元-7900元不等,杨国福赚取了第一桶金。

随后,杨国福的麻辣烫版图徐徐拉开。2007年,杨记麻辣烫有了一个更朴素直接的名字——“杨国福麻辣烫”。此时,“杨国福”商标注册成功,哈尔滨杨国福麻辣烫餐饮有限公司也正式成立,并展开了特许加盟经营业务。

此后,杨国福麻辣烫开启快速扩张的模式。2010年,杨国福决定整顿规范加盟方式,重整之后推动品牌走出了东三省。

彼时杨国福麻辣烫已经落地超1000家门店,十年后,这一数字翻了6倍。

对标星巴克

“杨国福不做麻辣烫,它只是鱼丸蟹棒的搬运工”。

原因无他,杨国福和蜜雪冰城的“生意经”都在原材料的供应链上,也即主营业务不是to C,而是to B。

蜜雪冰城的2.2万家门店中,直营店只有37家,杨国福的近6000家门店,也仅有3家直营店,其他全是加盟店,而加盟商,就是他俩的主要利润来源,而且赚的主要不是加盟费,而是细水长流的供货费。

除了新鲜的食材需要加盟商自行就近采购,其他的锅底类、主食类、肉制品、菌菇类、豆制品类、海产类、竹笋类、海鲜类、速冻成品/半成品,油炸物等以及各类调味制品均可由杨国福提供。

可以说,加盟+供应链,就是杨国福商业模式的核心。

不过,作为“麻辣烫一哥”,杨国福也有着自己的“苦恼”和不满足,那就是品牌形象的建立。

麻辣烫的定位或多或少在刺痛从业者的心。

杨国福也曾提到:“如今麻辣烫的客单价远远超过其它快餐,一线城市大约在30元以上,价格已经相当于一杯咖啡,但星巴克的品牌更为高端。”

杨国福称希望让消费者吃到麻辣烫也能有荣耀的感觉。同时,星巴克文化、会员体系和多元化也在吸引着他,杨国福表示也想形成自己的品牌文化,让麻辣烫成为身份、时尚的象征。

如何稳住

作为受疫情严重冲击的行业,餐饮企业如今扎堆上市的主要目的便是为了补充弹药,以支撑品牌的扩张和涨价,杨国福也不例外。

然而扩张难扩,涨价难涨,在加盟问题陆续显现的当下,对于现有的加盟商,杨国福又该拿什么稳住?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持续运营超过(或等于)3年的餐厅数量占比仅有40%出头,也就是说,接近60%的杨国福加盟商“活不过3年”。

而且退出的店面大多为加盟商主动终止,如果没有其他原因,加盟商闭店的最大可能或许就是赚不到钱,长此以往,杨国福总部也将失去营收来源。

此外,加盟商的管理难度大是不争的事实,日常的巡店工作就将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对此,杨国福选择聘请和授权第三方企业来协助管理及监督加盟店的经营情况。

而且,在原材料的供应上,杨国福允许加盟商就近采购绿叶菜等生鲜食材。两相叠加,这就给杨国福带来了更多经营上的不确定性,近年来杨国福频发的食品安全问题,或许也证实了这一模式的弊端。

据报道,2021年7月,广东、上海、河北等11个省市场监管部门全面排查了辖区内杨国福麻辣烫门店3323家,责令整改841家,警告5家,立案查处24件。以排查数量计算,整改比例在1/4以上。

而杨国福家族企业的属性,又很容易出现把个人利益置于消费者和加盟商的利益之上的情况,且“信不过外来人”,很难提升整体的管理专业水平。

招股书显示,杨国福、其妻朱冬波、其子杨兴宇分别持有杨国福集团41.82%、38.79%和19.39%的股权,且三人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按杨国福的指示行事。

此外,杨国福的表妹夫孙伟,表妹韩晶,以及朱冬波的堂妹朱丹丹、外甥女张帆、张帆的丈夫白杨、朱冬波的妹妹朱冬艳、表弟孙国荣、堂妹夫李建华等,皆密布于杨国福集团的上上下下,管理着各地的加盟店生意。

打开杨国福官网,企业宣传视频,基本上把杨国福企业等同于杨国福本人,然而作为一家企业,个人的能力和视野都是有限的,上市后的杨国福麻辣烫,又能在杨国福的手中安心躺多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