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花光400多亿、发不出工资、高管拿天价工资,2023威马先告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花光400多亿、发不出工资、高管拿天价工资,2023威马先告急

“活下去,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锌财经 路世明

编辑|大风

近日有网友发消息称,威马汽车已经实施全员停薪留职的政策,并且没有任何补偿。网传聊天截图显示,威马市场部已被通知居家不办公,并且没有N+1补偿。

2月14日,威马汽车方面回应称“没有接到这个消息”。不过,多名威马汽车营销系统人士表示,公司高层正在讨论两个方案,一是部分员工停薪留职,二是所有部门预算缩减25%。此外,威马多名研发系统人员表示,虽然没有收到停薪留职的信息,但公司已经通知不用上班考勤。

自2015年成立,这匹跑在新能源赛道上的威马终究还是成了一匹“危马”。销量极速下滑,财务状况吃紧,左手质量问题不断,右手上市之路坎坷,又是掉队又是官司,威马走到今天并非一朝一夕的原因,而是八年来每一个“失误”叠加起来的结果呈现。

纵然到了水深火热之时,但威马还“消失”不了,也不能够“消失”。一方面,通过反向收购的商业操作,或许威马能够挂牌上市,汲取到二级市场的救命资金。另一方面,经过数年的发展,市场上的威马车型已具有一定规模,一旦“消失”,车主们的售后问题又该如何?

因此,威马必须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一切才有希望。只是,在这个国补取消,市场玩家们已经杀红眼的阶段,即便活了下来,下了牌桌的威马也只会沦为边缘角色,就如同当年的力帆,亦或者是曾经的众泰。

无论威马的结局如何,它的现状表明了一个事实。2023年是新能源汽车赛道洗牌的一年,残酷的淘汰赛已经开始,有人会留下,有人要离开。

降薪到停薪,难找新鲜血液

威马此次“全员停薪留职”事件,无论是真是假,相信大多数业内人士都不会感到意外。毕竟,威马早已家徒四壁、身无分文了。

早在2020年3月,便有自称威马汽车员工的网民在社交平台上爆料,威马召开线上电话会议向员工讨论年终奖发放事宜,公司人事部门通知全体员工取消年终奖,13薪也延长至当年6月发放。针对取消年终奖的理由,威马人事部门给出的解释是“去年KPI不达标”。

再到去年10月,也就是“沈晖年薪12亿”风波不久之后,威马汽车又被爆出严重财务问题,将进行一系列积极财务政策。

这一消息很快便得到了证实。2022年11月21日,威马汽车CEO沈晖发布全员内部信,表示为了应对资金压力,公司管理层带头主动降薪一半,同时对公司整体运营费用进行精简,将通过延迟发放薪资、员工发放70%基本工资、取消员工年终奖等一系列财务措施降低运营成本。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威马自2019年新势力“老二”高光之后,便逐渐显现出掉队之势。

2020年,威马累计交付22495辆,在造车新势力中位居第四;2021年,威马汽车以44157辆的交付量位列第五。再到2022年,威马汽车仅交付29450辆,同比下降33.3%,与“蔚小理”彻底脱节。

威马汽车销量的不断下滑,离不开频频发生的质量问题。2019年9月、2020年10月,国内多地出现威马汽车自燃事件。还没从舆论漩涡中挣脱出来,2021年威马又因“锁电”成为了3·15晚会的重量级嘉宾。

卖不出去车,哪来的钱发工资?在穷困潦倒时,威马并没忘记充满“新鲜血液”的二级市场。自2020年,沈晖就把目光瞄向了港股,一直到去年6月,威马才递交港股上市申请。就是那份招股书让人们知道了,威马不仅巨能“烧”,还巨能“亏”。

根据2022年9月份威马发布的招股书显示,2019 年至2021年,威马年内亏损分别达到41.45亿元、50.84亿元和82.06亿元,近3年亏损数额持续增加,累计亏损达到174.35亿元。

来源:威马招股书

如果说2022年以前的种种消息还不足以证明威马的“苦日子”,那么上述的内部信和招股书中的亏损,则充分暴露出了威马汽车所面临的经营困境。

或许是为了广大的威马车主们,就在沈晖踌躇莫展之际,国家队送来了温暖。去年年末,威马获得了绵阳市国资企业的投资,威马汽车科技(四川)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由此前的1.7亿元增至5.2亿元。

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还不到半月之久,一封来自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又狠狠地给了威马当头一棒。

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显示,威马汽车一审败诉需赔偿吉利700万元。此外,威马要停止使用用于EX5车型上的5个汽车零部件图纸。从2018年吉利起诉威马至今,四年多来业界对这桩21亿元天价索赔案的关注从未停止。

单就案件结果而言,吉利大概率拿不到这笔赔偿,不用相关图纸对威马也没有损失,双方都不见得是赢家。不过,和庞大的吉利相比,如今的威马实在有些“不值一提”了。

左手倒右手,或将挂牌上市

上市完成新一轮融资,成为彼时威马汽车所剩不多的救命稻草之一。

但据港交所规定,递交IPO资料后超过6月未完成聆讯过程的公司,招股书会显示为失效状态。并且,在后续销量下滑、降薪、裁员、关店、吃官司等一系列利空消息下,威马的上市申请自然是失效了。

而威马如果想继续推进上市进程,除了面临补交材料以及重审之外,必须在今年3月1日前公布去年前三季度的真实财务情况。这对于穷到揭不开锅的威马来说自然是下下策,而上上策则是借壳上市。

去年12月5日,威马汽车参股企业、港股上市公司Apollo出行发布公告,拟收购一家智能电动车公司。目标公司的业务涵盖一系列配备先进技术的智能电动车,目标客户为中国年轻且精通技术的用户。对于该公告,业界普遍认为Apollo出行的这一潜在收购对象即威马汽车。

果不其然,1月12日,Apollo智慧出行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1月11日和威马汽车完成战略并购,公司将以20.2亿美元收购威马控股子公司全部已发行股本,并将透过以每股0.55港元配发288亿股的方式进行结算。

据了解,本次交易采用了市销率计算方式,以威马2021年全年47.4亿元的销售收入,及港股新能源汽车股约3.9倍的市销率,威马3.7倍数的估值水平大体在合理范围之内。作为对比,蔚来为3.3倍;小鹏为1.9倍,理想为4.3倍,零跑为6.1倍。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的港股招股书中,威马投后估值为70.4亿美元。而此次Apollo出行对威马的收购对价为20.23亿美元,这意味着威马汽车的估值较此前大幅缩水71%。

没有流动性的估值没有多大意义,真正有看点的地方在于这是一场经典的资本运作。

Apollo智慧出行的前身是德国小众超级跑车制造商Gumpert。2007年,Gumpert推出了首款车型Apollo,但在2012年因资金链断裂,Gumpert宣布破产,后被香港一投资公司收购并更名为Apollo。而威马的创始人沈晖,正是Apollo智慧出行的联席主席、非执行董事,并且威马持有Apollo智慧出行23.66%的股份,是Apollo智慧出行的第一大股东。

这样的操作在资本市场被称为买壳上市。简单讲,指非上市公司股东通过收购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份控制该公司,再由该公司反向收购非上市公司的资产和业务,使之成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从而达到间接上市的目的。

沈晖这波“左手倒右手”,让威马得以更快速地上市,从而获得在港股融资的权限,汲取到更多的资金来保证威马“活”下去。而据不少业内人士推测,威马有极大可能性在本年二季度完成挂牌。

而为顺利完成后续的挂牌上市,威马也做出了改善公司盈利结构的决定。即自2023年起针对旗下W6、EX5-Z、E.5等多款在售车型进行价格调整,调整之后的售价将会上涨1.5万元到2.5万元不等,从而提升单车的毛利。不过,车型价格上调必然面临销量再度下滑的风险。

二级市场或许能解得一时渴,但解不了一世之渴。威马必须从品牌定位、产品质量、售后服务这些方面开始,真正的解决“根”上的问题,或许才能迎来转机。

赛道大洗牌,威马只是开始

一个观点是,即便是乐观地看,借壳上市后的威马也很难再回到“造车四小龙之一”的高光时刻了。

在2022年国补政策下,插混车型单车补贴为4800元,续航里程为300-400公里的新能源车补贴9100元,而续航里程超过400公里的给予补贴1.26万元。而国家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政策于2022年12月31日终止,在此之后上牌的车辆将不再给予补贴。

曾经实施十多年的新能源补贴从今年开始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不仅会打击消费者的购车热情,对于极度依赖补贴的车企也会面临“销售”难题,因国补而建立的价格优势将也不复存在。

但市场终究是要断奶,各大势力们也到了真正要拼刺刀的时候。

能够看到,国补退出前后,包括比亚迪、广汽埃安在内,不少“不愁订单”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均相继发布了涨价通知,但也有像特斯拉、极氪、问界等车企为了销量而轮番降价。

像威马这样已经掉队且资金缺口极大的车企,目标早已不是卖多少辆车、占多少市场份额,而是如何“活下去”。

在最近的调价公告中,威马汽车也表示:2022年国内外市场环境骤变,这给尚未盈利的新造车公司们带来巨大挑战,“活下去”成为行业共识,“盈利”成为追逐的目标。不止公司公告,作为创始人的沈晖,也在微博上发表了一句上世纪80年代电影《芙蓉镇》的经典台词:“活下去,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

来源:沈晖微博

一句活下去,被普遍解读为是沈晖对于威马汽车当前处境的内心独白。但何止是威马?2023年,注定是新能源汽车市场洗牌的一年,而这次洗牌就从威马开始。那些曾经依靠政策红利在市场中“浑水摸鱼”的车企,必然成为大潮退去后的裸泳玩家。

至于那些仍然还在牌桌上的玩家,必须要清楚,在补贴取消、价格战、缺芯贵电等多重因素下,想要在愈发严峻的市场环境中存活下来,就应当积极地从研发、服务等方面让消费者满意,否则便是下一个威马。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威马汽车

2.9k
  • 汽车早报|小米SU7上市24小时大定8.89万辆 威马汽车多家公司已成老赖
  • 威马汽车多家公司已成老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花光400多亿、发不出工资、高管拿天价工资,2023威马先告急

“活下去,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锌财经 路世明

编辑|大风

近日有网友发消息称,威马汽车已经实施全员停薪留职的政策,并且没有任何补偿。网传聊天截图显示,威马市场部已被通知居家不办公,并且没有N+1补偿。

2月14日,威马汽车方面回应称“没有接到这个消息”。不过,多名威马汽车营销系统人士表示,公司高层正在讨论两个方案,一是部分员工停薪留职,二是所有部门预算缩减25%。此外,威马多名研发系统人员表示,虽然没有收到停薪留职的信息,但公司已经通知不用上班考勤。

自2015年成立,这匹跑在新能源赛道上的威马终究还是成了一匹“危马”。销量极速下滑,财务状况吃紧,左手质量问题不断,右手上市之路坎坷,又是掉队又是官司,威马走到今天并非一朝一夕的原因,而是八年来每一个“失误”叠加起来的结果呈现。

纵然到了水深火热之时,但威马还“消失”不了,也不能够“消失”。一方面,通过反向收购的商业操作,或许威马能够挂牌上市,汲取到二级市场的救命资金。另一方面,经过数年的发展,市场上的威马车型已具有一定规模,一旦“消失”,车主们的售后问题又该如何?

因此,威马必须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一切才有希望。只是,在这个国补取消,市场玩家们已经杀红眼的阶段,即便活了下来,下了牌桌的威马也只会沦为边缘角色,就如同当年的力帆,亦或者是曾经的众泰。

无论威马的结局如何,它的现状表明了一个事实。2023年是新能源汽车赛道洗牌的一年,残酷的淘汰赛已经开始,有人会留下,有人要离开。

降薪到停薪,难找新鲜血液

威马此次“全员停薪留职”事件,无论是真是假,相信大多数业内人士都不会感到意外。毕竟,威马早已家徒四壁、身无分文了。

早在2020年3月,便有自称威马汽车员工的网民在社交平台上爆料,威马召开线上电话会议向员工讨论年终奖发放事宜,公司人事部门通知全体员工取消年终奖,13薪也延长至当年6月发放。针对取消年终奖的理由,威马人事部门给出的解释是“去年KPI不达标”。

再到去年10月,也就是“沈晖年薪12亿”风波不久之后,威马汽车又被爆出严重财务问题,将进行一系列积极财务政策。

这一消息很快便得到了证实。2022年11月21日,威马汽车CEO沈晖发布全员内部信,表示为了应对资金压力,公司管理层带头主动降薪一半,同时对公司整体运营费用进行精简,将通过延迟发放薪资、员工发放70%基本工资、取消员工年终奖等一系列财务措施降低运营成本。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威马自2019年新势力“老二”高光之后,便逐渐显现出掉队之势。

2020年,威马累计交付22495辆,在造车新势力中位居第四;2021年,威马汽车以44157辆的交付量位列第五。再到2022年,威马汽车仅交付29450辆,同比下降33.3%,与“蔚小理”彻底脱节。

威马汽车销量的不断下滑,离不开频频发生的质量问题。2019年9月、2020年10月,国内多地出现威马汽车自燃事件。还没从舆论漩涡中挣脱出来,2021年威马又因“锁电”成为了3·15晚会的重量级嘉宾。

卖不出去车,哪来的钱发工资?在穷困潦倒时,威马并没忘记充满“新鲜血液”的二级市场。自2020年,沈晖就把目光瞄向了港股,一直到去年6月,威马才递交港股上市申请。就是那份招股书让人们知道了,威马不仅巨能“烧”,还巨能“亏”。

根据2022年9月份威马发布的招股书显示,2019 年至2021年,威马年内亏损分别达到41.45亿元、50.84亿元和82.06亿元,近3年亏损数额持续增加,累计亏损达到174.35亿元。

来源:威马招股书

如果说2022年以前的种种消息还不足以证明威马的“苦日子”,那么上述的内部信和招股书中的亏损,则充分暴露出了威马汽车所面临的经营困境。

或许是为了广大的威马车主们,就在沈晖踌躇莫展之际,国家队送来了温暖。去年年末,威马获得了绵阳市国资企业的投资,威马汽车科技(四川)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由此前的1.7亿元增至5.2亿元。

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还不到半月之久,一封来自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又狠狠地给了威马当头一棒。

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显示,威马汽车一审败诉需赔偿吉利700万元。此外,威马要停止使用用于EX5车型上的5个汽车零部件图纸。从2018年吉利起诉威马至今,四年多来业界对这桩21亿元天价索赔案的关注从未停止。

单就案件结果而言,吉利大概率拿不到这笔赔偿,不用相关图纸对威马也没有损失,双方都不见得是赢家。不过,和庞大的吉利相比,如今的威马实在有些“不值一提”了。

左手倒右手,或将挂牌上市

上市完成新一轮融资,成为彼时威马汽车所剩不多的救命稻草之一。

但据港交所规定,递交IPO资料后超过6月未完成聆讯过程的公司,招股书会显示为失效状态。并且,在后续销量下滑、降薪、裁员、关店、吃官司等一系列利空消息下,威马的上市申请自然是失效了。

而威马如果想继续推进上市进程,除了面临补交材料以及重审之外,必须在今年3月1日前公布去年前三季度的真实财务情况。这对于穷到揭不开锅的威马来说自然是下下策,而上上策则是借壳上市。

去年12月5日,威马汽车参股企业、港股上市公司Apollo出行发布公告,拟收购一家智能电动车公司。目标公司的业务涵盖一系列配备先进技术的智能电动车,目标客户为中国年轻且精通技术的用户。对于该公告,业界普遍认为Apollo出行的这一潜在收购对象即威马汽车。

果不其然,1月12日,Apollo智慧出行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1月11日和威马汽车完成战略并购,公司将以20.2亿美元收购威马控股子公司全部已发行股本,并将透过以每股0.55港元配发288亿股的方式进行结算。

据了解,本次交易采用了市销率计算方式,以威马2021年全年47.4亿元的销售收入,及港股新能源汽车股约3.9倍的市销率,威马3.7倍数的估值水平大体在合理范围之内。作为对比,蔚来为3.3倍;小鹏为1.9倍,理想为4.3倍,零跑为6.1倍。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的港股招股书中,威马投后估值为70.4亿美元。而此次Apollo出行对威马的收购对价为20.23亿美元,这意味着威马汽车的估值较此前大幅缩水71%。

没有流动性的估值没有多大意义,真正有看点的地方在于这是一场经典的资本运作。

Apollo智慧出行的前身是德国小众超级跑车制造商Gumpert。2007年,Gumpert推出了首款车型Apollo,但在2012年因资金链断裂,Gumpert宣布破产,后被香港一投资公司收购并更名为Apollo。而威马的创始人沈晖,正是Apollo智慧出行的联席主席、非执行董事,并且威马持有Apollo智慧出行23.66%的股份,是Apollo智慧出行的第一大股东。

这样的操作在资本市场被称为买壳上市。简单讲,指非上市公司股东通过收购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份控制该公司,再由该公司反向收购非上市公司的资产和业务,使之成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从而达到间接上市的目的。

沈晖这波“左手倒右手”,让威马得以更快速地上市,从而获得在港股融资的权限,汲取到更多的资金来保证威马“活”下去。而据不少业内人士推测,威马有极大可能性在本年二季度完成挂牌。

而为顺利完成后续的挂牌上市,威马也做出了改善公司盈利结构的决定。即自2023年起针对旗下W6、EX5-Z、E.5等多款在售车型进行价格调整,调整之后的售价将会上涨1.5万元到2.5万元不等,从而提升单车的毛利。不过,车型价格上调必然面临销量再度下滑的风险。

二级市场或许能解得一时渴,但解不了一世之渴。威马必须从品牌定位、产品质量、售后服务这些方面开始,真正的解决“根”上的问题,或许才能迎来转机。

赛道大洗牌,威马只是开始

一个观点是,即便是乐观地看,借壳上市后的威马也很难再回到“造车四小龙之一”的高光时刻了。

在2022年国补政策下,插混车型单车补贴为4800元,续航里程为300-400公里的新能源车补贴9100元,而续航里程超过400公里的给予补贴1.26万元。而国家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政策于2022年12月31日终止,在此之后上牌的车辆将不再给予补贴。

曾经实施十多年的新能源补贴从今年开始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不仅会打击消费者的购车热情,对于极度依赖补贴的车企也会面临“销售”难题,因国补而建立的价格优势将也不复存在。

但市场终究是要断奶,各大势力们也到了真正要拼刺刀的时候。

能够看到,国补退出前后,包括比亚迪、广汽埃安在内,不少“不愁订单”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均相继发布了涨价通知,但也有像特斯拉、极氪、问界等车企为了销量而轮番降价。

像威马这样已经掉队且资金缺口极大的车企,目标早已不是卖多少辆车、占多少市场份额,而是如何“活下去”。

在最近的调价公告中,威马汽车也表示:2022年国内外市场环境骤变,这给尚未盈利的新造车公司们带来巨大挑战,“活下去”成为行业共识,“盈利”成为追逐的目标。不止公司公告,作为创始人的沈晖,也在微博上发表了一句上世纪80年代电影《芙蓉镇》的经典台词:“活下去,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

来源:沈晖微博

一句活下去,被普遍解读为是沈晖对于威马汽车当前处境的内心独白。但何止是威马?2023年,注定是新能源汽车市场洗牌的一年,而这次洗牌就从威马开始。那些曾经依靠政策红利在市场中“浑水摸鱼”的车企,必然成为大潮退去后的裸泳玩家。

至于那些仍然还在牌桌上的玩家,必须要清楚,在补贴取消、价格战、缺芯贵电等多重因素下,想要在愈发严峻的市场环境中存活下来,就应当积极地从研发、服务等方面让消费者满意,否则便是下一个威马。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