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这个柏林爱乐的单簧管首席 曾经既是网球手还踢过足球联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这个柏林爱乐的单簧管首席 曾经既是网球手还踢过足球联赛

“古典音乐就是古典音乐,也没有必要为了让年轻人喜爱,就刻意去改变什么”

熟悉安德烈·奥登萨默(Andreas Ottensamer)的中国粉丝会叫他小奥,这和他的家庭环境有关。小奥的父亲恩斯特(Ernst Ottensamer)是维也纳爱乐的单簧管首席,小奥的哥哥丹尼尔(Daniel Ottensamer)是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和维也纳爱乐的单簧管首席,而小奥本人则是柏林爱乐的单簧管首席。一个家庭里,出了三个顶尖的单簧管演奏家,这已经颇让人觉得惊讶了,但小奥让我们惊讶的地方,远不止这些。

比如说,小奥还曾经是个出色的网球选手,在青少组比赛中层是奥地利的头号种子选手;足球踢得也很棒,曾经和哥哥组织过一个维也纳DSG联盟的足球队,战绩不俗。既能弹钢琴也会拉大提琴,哦,他还考上了哈佛大学,只是在大二的时候选择退学,专心回欧洲搞音乐去了。

在小奥的身上,似乎颠覆了人们对传统古典音乐家的认识,他显然不是那种一天到晚把自己关在琴房一练习就6、7个小时的传统音乐家。比如他这周到北京的第一个晚上,原计划是去打网球。尽管两天后,他即将迎来自己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上的演出,这也是他在北京的第一次独奏音乐会。

人们会好奇,他是如何可以同时玩转这么多事情的。小奥说,他的生命里不光需要音乐,也需要其他的东西来平衡。而且最终成为一个音乐家的决定其实做出来也并没有那么容易,“我也曾想过去做些别的事情,试着打开人生其他的门。但是最终我还是遵从了自己内心的选择。这并不容易,古典音乐的市场并不繁荣,而我又选择了和父亲、哥哥一样的乐器。”

不过一个家庭里有三个单簧管也可以玩得很High,2005年,父子三人成立的单簧管三重奏起名为“The Clarinotts”,他们时不时在世界各地演出。

借着小奥来北京举行“爵士遇民谣”跨界音乐会的间隙,界面文化和他聊了聊音乐、家庭与生活。

安德烈斯·奥登萨默

Q:你曾经说,单簧管对你就如同母亲的呼唤,是家和爱的味道。但是最初你学的是钢琴和大提琴,15年前才开始学习单簧管,当时是什么情况?

奥登萨默:我是在音乐家庭里长大,所以走上音乐的道路一切都很自然。管乐并不是一个适合太小年龄的孩子学习的乐器,如果5、6岁时开始学习,可能会对心肺功能、牙齿发育都有损害。所以等我到了合适的年纪,我就告诉父亲我想要试试单簧管。他说“那好,你有兴趣就来试试”,我试了以后很喜欢,很自然而然一切就开始了。单簧管的声音对我来说就像人生的开始,是母亲的声音,让我觉得舒适安心,是非常正面的影响。

Q:其他乐器的练习对你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影响?

奥登萨默:我学习了这么多的乐器,对现在的职业是非常有帮助的。我经常在乐团或者重奏组里演出,那就有助于我去了解搭档们的乐器,让我更容易学会倾听。另一方面来说,作曲家在创作这些曲目时也并不只是为了单簧管谱写,过去的经历让我可以保持开放的态度,不仅仅着眼于自己的乐器。

Q:你怎么评价单簧管这件乐器在古典乐中的位置?

奥登萨默:单簧管可以呈现很忧郁的音声,有时候又很疯狂。从曲目上来讲,其实单簧管有很多室内乐作品,很多作曲家也是在晚年更多关注单簧管这件乐器。比如勃拉姆斯、莫扎特、韦伯,现在越来越多的重奏组也会让单簧管在组合里占有越来越重要的部分。

Q:你在大师课上对中国学生提出要求时,经常使用的词语是“迷人的”、“情感”、“色彩”,你是否认为这些恰恰是中国乐手缺乏的?

奥登萨默:首先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但是相对于亚洲学生学习古典音乐,欧美学生在进入第一步的时候会更容易,这不代表说我们会做得更好,只是文化传统上来说,古典音乐的起源在欧洲。对亚洲学生来说,在台上的表现很重要,怎么样去展现自己,怎么样放松,怎么样和观众交流。对一些国家来讲,国民性格比较羞涩,这种性格会多少影响到艺术家的演奏。但是作为艺术家,在演出时要先说服自己,才能将这种情绪传递给观众。你需要非常决断非常清晰地知道自己演奏什么才可以。

Q:这是否是中国演奏者普遍存在的问题?

奥登萨默:不仅仅是中国学生的问题,我在日本等其他亚洲国家同样发现了这个问题。

Q:你提到了现在是一个充满速食的快速的时代,古典乐有时显得枯燥和怪异,作为音乐家你想怎么去改变这个部分呢?

奥登萨默:在推动古典音乐方面,亚洲做得很好,特别是将古典音乐普及到年轻一代。但同时我认为,古典音乐就是古典音乐,也没有必要为了让年轻人喜爱,就刻意去改变什么。比如我这次选择的曲目,我会针对年轻世代的观众选择让他们觉得动人的曲目,都是一些容易理解的并不深奥的曲目,但也并不肤浅,可以让听众有所启发。

Q:你自己怎么看这样的一个时代呢?

奥登萨默:人们还是应该时常应该静下来思考自己的生活怎么样,以及接下来应该怎样去做。快节奏的生活时常让人分心受到干扰,就好像开车,你平时开车可能是40脉,到了高速上连续两个小时要开150脉,等你回到正常的路上开到40脉,你好像觉得自己可以开得更快一些,这就是一个问题。我觉得生活在这个时代,需要自己不断去调整,想想接下来应该怎么样。

Q:谈谈新专辑的情况?

奥登萨默:我刚刚完成了新专辑的录音,这张专辑其实是有一个特殊的故事背景。这个故事开始于莫扎特有一次来到德国小镇曼海姆,他发现小镇上的乐队很神奇,里面的作曲家、乐手、指挥、独奏家可以集结在一个人身上,他同时还发现了一种新的叫单簧管的乐器。他很兴奋,马上给父亲写信,说“单簧管太了不起了!我要把它加入到我的创作。”小镇上有一位著名的作曲家叫约翰·斯塔米茨(johann stamitz),他的儿子也是作曲家叫卡尔·斯塔米茨(karl stamitz),卡尔创作了11部单簧管协奏曲。我在专辑里选取了一首,同时还挑选了莫扎特和韦伯的一位友人改编自《唐·乔万尼》的一曲,还有莫扎特的咏叹调等等。总之我们选曲是从单簧管诞生之初的曲目到发展中的再到成熟期的作品。同时和我一起录制唱片的有柏林爱乐的长笛首席,还有另一位同样属于DG的单簧管演奏家。录制过程全程没有指挥,我作为核心协调一切,这就好像又回到了莫扎特当年在曼海姆发现单簧管的场景。

人物简介:安德烈·奥登萨默,1989年出生于奥地利音乐世家,四岁学习钢琴、十岁学习大提琴,2003年开始转攻单簧管。2011年成为柏林爱乐单簧管首席。2013年成为DG唱片第一个专属的单簧管演奏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