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马之下朱晓彤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马之下朱晓彤

有资格当马斯克的接班人。

文 | 盒饭财经 于师兄

编辑 | 赵晋杰

朱晓彤,成为了离马斯克最近的华人。

北京时间4月7日,特斯拉在递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份文件中披露,自2023年4月起,朱晓彤担任特斯拉汽车业务高级副总裁。除了朱晓彤,特斯拉的高管层中只剩下三个人,分别为首席执行官马斯克、首席财务官扎克·柯克霍恩、动力总成和能源工程高级副总裁安德鲁·巴格里诺。

这意味着,朱晓彤再往上迈一层,就是马斯克所处的特斯拉CEO一职。从特斯拉在汽车行业的影响力来看,朱晓彤现在不仅是特斯拉最有权势的华人,也是全球汽车圈最有权势的华人。

2015年2月4日立春这一天,朱晓彤以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的身份,正式从幕后走到台前。在此之前,特斯拉中国区的管理职责划分一直不明晰,换高管如同流水。于是,有媒体对高管的职责问题表示质疑。这位戴着黑框眼镜、满满工科气质的男人回答:“我是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唯一负责人。”

在加入特斯拉之前,朱晓彤的履历与汽车行业毫不相干。

2004年,朱晓彤从奥克兰理工大学毕业,获得信息技术商业学士学位,随后来到美国深造,并在美国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获得MBA学位。富卡商学院成为朱晓彤人生的跳板。

他与富卡的几位同学一起成立了楷博国际,并为在非洲开展基础设施项目的中国承包商提供咨询服务。资料显示,这家公司当时主要帮助中国公司管理海外建筑和采矿业务,包括越南的高速公路、尼日利亚1.62亿美元的铁路和苏丹的5亿美元灌溉项目。

这些跨国项目,教会了朱晓彤如何在广泛且复杂的环境中工作。“我之前在楷博的经历是在北非相对艰难的环境中领导一个跨学科的跨文化团队。”在母校富卡商学院接受采访时,朱晓彤回应时说,“在完成这些艰巨任务的过程中,我获得了很多技能,比如沟通、协调和优化。”

2014年,正是特斯拉进军中国市场的关键时间节点。这家美国公司急需完成超级充电桩网络的铺设,以保证其豪华纯电轿车Model S的用户体验。

长期接触管理中外项目,朱晓彤充分融合了东西方文化:性格上,完美继承了中国人的谦虚谨慎;工作上,充分展现了美国人的直接高效。

于是,特斯拉聘请朱晓彤监督其在中国的第一个大型建设项目:特斯拉超级充电网络。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与地方政府和企业合作,在商场和酒店停车场等地扩展网络。

特斯拉官方称,朱晓彤为特斯拉中国超级充电站的迅速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时特斯拉在中国建成了近40座超级充电站,并在全国60多个城市建成超过600个目的地充电桩。

2018年,朱晓彤开始担任特斯拉公司全球副总裁一职,负责领导大中华区业务,并负责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的建设运营。

2019年,朱晓彤升任大中华区总裁。四年后的2023年4月,朱晓彤再进一步,升为特斯拉汽车业务高级副总裁,跻身特斯拉四大高管之一,也被外界视为公司内部最有可能接替马斯克的人。

与手握大权不相符的是,朱晓彤里里外外都透露着低调。

朱晓彤大部分时间都穿着一件印有Tesla品牌LOGO的羊毛衫,遮住瘦骨嶙峋的身躯,戴着一副大金丝框眼镜。与上海诸多跨国汽车企业高管的奢靡生活状态不同,朱晓彤住在一套政府补贴的两居室出租公寓里,距离上海临港区工厂大约10分钟车程,每月租金不到人民币2000元。而他的家人大多住在1200公里外的北京。

尽管处事低调,但这位出生在辽宁省沈阳市,但现在持有新西兰护照的朱晓彤,称得上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狠人”。

去年,朱晓彤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他通常在早上6点左右开始工作,赶在北美同事晚上下班前和他们碰头。然后,他会前往工厂,有时会与住在同一大楼的其他员工拼车。“这种氛围非常好。”他表示,“你帮我拿个快递,我给你取点东西。这是一种很好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与马斯克一样,朱晓彤是一位超级工作狂。

在一次采访中,朱晓彤说自己和马斯克经常保持联系,互发短信讨论工作中的问题或未来的计划,让他感到“非常激动”。在2019年上海工厂投产时期,他还在微博上发过一张图:“我太想睡觉了,可是工作太有意思了。”配文写到:每天早上叫醒自己的不是闹钟,而是自己吹过的牛X。

在疫情期间,为了维持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运转,朱晓彤第一时间睡进了工厂,和工人们同吃同住。而正是在过去异常艰难的2022年里,该工厂进行了重要的升级,将产能提高到了每年100万辆。特斯拉去年在中国生产了逾71万辆汽车,约占该公司全球产量的52%。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是朱晓彤的“亲儿子”。

在接受杜克大学采访时,他曾讲述过上海工厂建成后,一场强烈的暴风雨和排水问题险些导致屋顶倒塌的故事。当时他和其他大约30名员工,从新员工到老员工,拿起塑料桶,冒着倾盆大雨上了屋顶,以“保护我们的财产”。

一到工厂,他就会花时间查看各个车间的生产线,并与工程师们讨论解决技术问题。“在我们公司,大多数事情你都得亲力亲为。”他还解释了为什么自己大部分时间都穿着引人注目的夹克和安全帽。而穿过车间,就是办公室。朱晓彤和包括生产总监宋钢在内的许多人共用站立式办公桌的空闲空间。

但从2022年开始,朱晓彤的工作地点从上海转移到了特斯拉的老家——美国。在2022年底,朱晓彤以及部分团队人员被调往美国解决生产问题,尤其是Cybertruck量产难题。有消息指出,在中国团队来到美国后,特斯拉德州工厂Model Y产量就从每周1000台,增长到每周3000台。

朱晓彤的上位背后,不难看出马斯克对于其管理能力的认可。但更重要的原因可能在于,马斯克身边的得力干将们,跳槽的跳槽、转行的转行,基本没剩下几个贤能之士,可以让马斯克放权下去了。

2022年,特斯拉人工智能与无人驾驶部门负责人Andrej Karpathy宣布离职,作为特斯拉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的领导者,Andrej一度被外界称为特斯拉的“秘密武器”。

相对于其他硅谷科技公司,特斯拉的高管离职异常频繁。2018年特斯拉高管离职潮爆发,一年内先后有83位高管离职。曾有机构分析称,按照目前的离职率,特斯拉约150人的高管团队将在不到四年的时间内全部离职。

晋升汽车业务高级副总裁之后,朱晓彤的下一站直指特斯拉CEO。

而对于特斯拉CEO这一职,马斯克其实早就想让出去了。在SolarCity收购案的法庭诘问环节,马斯克曾表示:“我极力想不做特斯拉的CEO,但我必须做,否则它就会死掉。”

如今的特斯拉,并没有生存危机,相反是增长焦虑日趋明显。

据特斯拉公布的交付数据,2022年全年,特斯拉全球共生产了136.96万辆汽车,共交付了131.39万辆汽车,这是特斯拉全球产量和交付量首度突破百万辆。但作为对比,比亚迪汽车在2022年累计销量达到186.85万辆,超越特斯拉问鼎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

就在朱晓彤官宣上位的前两天,特斯拉发布了“宏图计划”第三篇章(Master Plan Part 3)的完整文件。从文件中特斯拉电动汽车战略表中可以看出,特斯拉未来的产品矩阵包括小型电动汽车、中型汽车、大型三厢车、SUV、货车、重卡、巴士等车型——这也是特斯拉全产品阵列的最新规划蓝图。

值得注意的是,文件中提到,特斯拉在研的紧凑型电动汽车计划配备53kWh的磷酸铁锂电池,目标销量为4200万辆——这一目标销量几乎是Model 3/Y的两倍,这两款中型汽车计划配备75kWh的磷酸铁锂电池,目标销量2400万辆。Model S/X及Cybertruck等车型计划配备100kWh高镍电池,目标销量为900万辆;另外,短途重卡、长续航重卡计划分别配备500kWh、800kWh高镍电池,目标销量合计300万辆。目前特斯拉规划的所有车型总目标销量为8900万辆。

按照规划,2030年,特斯拉要交付2000万辆电动车。打造一支近9000万辆的全球车队,实现年产2000万辆纯电动车的生产规模,这都将是朱晓彤新官上任后的主要挑战。

此前就有消息称,特斯拉正在为其新的低价车型规划宏大的产能版图,构建一个高达400万辆的年产能计划。其中,北美的超级工厂将承担200万辆,德国柏林工厂和位于临港的上海超级工厂分别承担100万辆。在北美工厂当中,墨西哥的蒙特雷新工厂会是这款新车型的产能主力。

这一宏图计划规定的产能目标,几乎相当于马斯克给朱晓彤发的一份开卷考题。只要将答案落实到位,CEO职位顺其自然就是朱晓彤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特斯拉

9.9k
  • 特斯拉中国推出Model 3/Y的0首付/0息活动
  • 特斯拉美国Model 3高性能版价格上调至54990美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一马之下朱晓彤

有资格当马斯克的接班人。

文 | 盒饭财经 于师兄

编辑 | 赵晋杰

朱晓彤,成为了离马斯克最近的华人。

北京时间4月7日,特斯拉在递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份文件中披露,自2023年4月起,朱晓彤担任特斯拉汽车业务高级副总裁。除了朱晓彤,特斯拉的高管层中只剩下三个人,分别为首席执行官马斯克、首席财务官扎克·柯克霍恩、动力总成和能源工程高级副总裁安德鲁·巴格里诺。

这意味着,朱晓彤再往上迈一层,就是马斯克所处的特斯拉CEO一职。从特斯拉在汽车行业的影响力来看,朱晓彤现在不仅是特斯拉最有权势的华人,也是全球汽车圈最有权势的华人。

2015年2月4日立春这一天,朱晓彤以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的身份,正式从幕后走到台前。在此之前,特斯拉中国区的管理职责划分一直不明晰,换高管如同流水。于是,有媒体对高管的职责问题表示质疑。这位戴着黑框眼镜、满满工科气质的男人回答:“我是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唯一负责人。”

在加入特斯拉之前,朱晓彤的履历与汽车行业毫不相干。

2004年,朱晓彤从奥克兰理工大学毕业,获得信息技术商业学士学位,随后来到美国深造,并在美国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获得MBA学位。富卡商学院成为朱晓彤人生的跳板。

他与富卡的几位同学一起成立了楷博国际,并为在非洲开展基础设施项目的中国承包商提供咨询服务。资料显示,这家公司当时主要帮助中国公司管理海外建筑和采矿业务,包括越南的高速公路、尼日利亚1.62亿美元的铁路和苏丹的5亿美元灌溉项目。

这些跨国项目,教会了朱晓彤如何在广泛且复杂的环境中工作。“我之前在楷博的经历是在北非相对艰难的环境中领导一个跨学科的跨文化团队。”在母校富卡商学院接受采访时,朱晓彤回应时说,“在完成这些艰巨任务的过程中,我获得了很多技能,比如沟通、协调和优化。”

2014年,正是特斯拉进军中国市场的关键时间节点。这家美国公司急需完成超级充电桩网络的铺设,以保证其豪华纯电轿车Model S的用户体验。

长期接触管理中外项目,朱晓彤充分融合了东西方文化:性格上,完美继承了中国人的谦虚谨慎;工作上,充分展现了美国人的直接高效。

于是,特斯拉聘请朱晓彤监督其在中国的第一个大型建设项目:特斯拉超级充电网络。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与地方政府和企业合作,在商场和酒店停车场等地扩展网络。

特斯拉官方称,朱晓彤为特斯拉中国超级充电站的迅速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时特斯拉在中国建成了近40座超级充电站,并在全国60多个城市建成超过600个目的地充电桩。

2018年,朱晓彤开始担任特斯拉公司全球副总裁一职,负责领导大中华区业务,并负责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的建设运营。

2019年,朱晓彤升任大中华区总裁。四年后的2023年4月,朱晓彤再进一步,升为特斯拉汽车业务高级副总裁,跻身特斯拉四大高管之一,也被外界视为公司内部最有可能接替马斯克的人。

与手握大权不相符的是,朱晓彤里里外外都透露着低调。

朱晓彤大部分时间都穿着一件印有Tesla品牌LOGO的羊毛衫,遮住瘦骨嶙峋的身躯,戴着一副大金丝框眼镜。与上海诸多跨国汽车企业高管的奢靡生活状态不同,朱晓彤住在一套政府补贴的两居室出租公寓里,距离上海临港区工厂大约10分钟车程,每月租金不到人民币2000元。而他的家人大多住在1200公里外的北京。

尽管处事低调,但这位出生在辽宁省沈阳市,但现在持有新西兰护照的朱晓彤,称得上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狠人”。

去年,朱晓彤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他通常在早上6点左右开始工作,赶在北美同事晚上下班前和他们碰头。然后,他会前往工厂,有时会与住在同一大楼的其他员工拼车。“这种氛围非常好。”他表示,“你帮我拿个快递,我给你取点东西。这是一种很好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与马斯克一样,朱晓彤是一位超级工作狂。

在一次采访中,朱晓彤说自己和马斯克经常保持联系,互发短信讨论工作中的问题或未来的计划,让他感到“非常激动”。在2019年上海工厂投产时期,他还在微博上发过一张图:“我太想睡觉了,可是工作太有意思了。”配文写到:每天早上叫醒自己的不是闹钟,而是自己吹过的牛X。

在疫情期间,为了维持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运转,朱晓彤第一时间睡进了工厂,和工人们同吃同住。而正是在过去异常艰难的2022年里,该工厂进行了重要的升级,将产能提高到了每年100万辆。特斯拉去年在中国生产了逾71万辆汽车,约占该公司全球产量的52%。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是朱晓彤的“亲儿子”。

在接受杜克大学采访时,他曾讲述过上海工厂建成后,一场强烈的暴风雨和排水问题险些导致屋顶倒塌的故事。当时他和其他大约30名员工,从新员工到老员工,拿起塑料桶,冒着倾盆大雨上了屋顶,以“保护我们的财产”。

一到工厂,他就会花时间查看各个车间的生产线,并与工程师们讨论解决技术问题。“在我们公司,大多数事情你都得亲力亲为。”他还解释了为什么自己大部分时间都穿着引人注目的夹克和安全帽。而穿过车间,就是办公室。朱晓彤和包括生产总监宋钢在内的许多人共用站立式办公桌的空闲空间。

但从2022年开始,朱晓彤的工作地点从上海转移到了特斯拉的老家——美国。在2022年底,朱晓彤以及部分团队人员被调往美国解决生产问题,尤其是Cybertruck量产难题。有消息指出,在中国团队来到美国后,特斯拉德州工厂Model Y产量就从每周1000台,增长到每周3000台。

朱晓彤的上位背后,不难看出马斯克对于其管理能力的认可。但更重要的原因可能在于,马斯克身边的得力干将们,跳槽的跳槽、转行的转行,基本没剩下几个贤能之士,可以让马斯克放权下去了。

2022年,特斯拉人工智能与无人驾驶部门负责人Andrej Karpathy宣布离职,作为特斯拉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的领导者,Andrej一度被外界称为特斯拉的“秘密武器”。

相对于其他硅谷科技公司,特斯拉的高管离职异常频繁。2018年特斯拉高管离职潮爆发,一年内先后有83位高管离职。曾有机构分析称,按照目前的离职率,特斯拉约150人的高管团队将在不到四年的时间内全部离职。

晋升汽车业务高级副总裁之后,朱晓彤的下一站直指特斯拉CEO。

而对于特斯拉CEO这一职,马斯克其实早就想让出去了。在SolarCity收购案的法庭诘问环节,马斯克曾表示:“我极力想不做特斯拉的CEO,但我必须做,否则它就会死掉。”

如今的特斯拉,并没有生存危机,相反是增长焦虑日趋明显。

据特斯拉公布的交付数据,2022年全年,特斯拉全球共生产了136.96万辆汽车,共交付了131.39万辆汽车,这是特斯拉全球产量和交付量首度突破百万辆。但作为对比,比亚迪汽车在2022年累计销量达到186.85万辆,超越特斯拉问鼎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

就在朱晓彤官宣上位的前两天,特斯拉发布了“宏图计划”第三篇章(Master Plan Part 3)的完整文件。从文件中特斯拉电动汽车战略表中可以看出,特斯拉未来的产品矩阵包括小型电动汽车、中型汽车、大型三厢车、SUV、货车、重卡、巴士等车型——这也是特斯拉全产品阵列的最新规划蓝图。

值得注意的是,文件中提到,特斯拉在研的紧凑型电动汽车计划配备53kWh的磷酸铁锂电池,目标销量为4200万辆——这一目标销量几乎是Model 3/Y的两倍,这两款中型汽车计划配备75kWh的磷酸铁锂电池,目标销量2400万辆。Model S/X及Cybertruck等车型计划配备100kWh高镍电池,目标销量为900万辆;另外,短途重卡、长续航重卡计划分别配备500kWh、800kWh高镍电池,目标销量合计300万辆。目前特斯拉规划的所有车型总目标销量为8900万辆。

按照规划,2030年,特斯拉要交付2000万辆电动车。打造一支近9000万辆的全球车队,实现年产2000万辆纯电动车的生产规模,这都将是朱晓彤新官上任后的主要挑战。

此前就有消息称,特斯拉正在为其新的低价车型规划宏大的产能版图,构建一个高达400万辆的年产能计划。其中,北美的超级工厂将承担200万辆,德国柏林工厂和位于临港的上海超级工厂分别承担100万辆。在北美工厂当中,墨西哥的蒙特雷新工厂会是这款新车型的产能主力。

这一宏图计划规定的产能目标,几乎相当于马斯克给朱晓彤发的一份开卷考题。只要将答案落实到位,CEO职位顺其自然就是朱晓彤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