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获腾讯宁德时代入股的爱驰汽车,又双叒叕缓发工资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获腾讯宁德时代入股的爱驰汽车,又双叒叕缓发工资了

频频获得资本青睐的爱驰汽车,目前在售车型仅有爱驰U5、爱驰U6两款。

文|雷达财经  莫恩盟 

编辑|深海

又有造车新势力站在危险边缘?近日,成立于2017年的爱驰汽车,被曝延迟发放员工3月份的工资。据雷达财经不完全统计,这已是爱驰汽车第四次因给员工发放工资而引发外界关注。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 爱驰汽车自成立以来已获得9轮融资,投资方不乏腾讯、宁德时代等明星股东。但频频获得资本青睐的爱驰汽车,目前在售车型仅有爱驰U5、爱驰U6两款。且自2020年6月交付以来,爱驰汽车的销量逡巡不前,今年前三个月爱驰汽车的累计销量甚至未能破百。

而国内、海外两大市场汽车销量均表现平平的爱驰汽车,2022年动荡不断,年内多次发生高管层面的人事变动。在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看来,造成爱驰汽车掉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融资规模与造车新势力头部选手存在差距外,其在产品定位、市场营销等方面的不足也进一步限制了其品牌的发展。 

爱驰汽车再度缓发员工工资

“我一直强调造车企业不会死在资金上,会死在产品上。产品做出来,资金一定不缺;产品做不出来,资金一定会缺。鱼和熊掌如何选的话,一定要选产品,而不是选资金,这是我的说法”,在谈到资金和产品对造车企业的影响时,爱驰汽车昔日的联合创始人谷峰曾如是说道。 

然而,当下的爱驰汽车却面临资金上的困难。近日,一则《关于三月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邮件截图,让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发不出工资的消息在网络上扩散开来。 

据网传图片显示,公司人力资源部向各位同事发送邮件称,“因客观原因,公司不得不做出三月工资延迟发放的决定。”同时,该封邮件还显示,公司员工三月的社保、公积金会正常缴纳。 

但这封邮件中并未提到公司做出延迟发放工资决定背后的具体客观原因是什么,只是让各位同事谅解与支持。相关爆料称,爱驰汽车其实上个月工资发放就有所延迟,原本定于每月10日发薪的日子被推迟到了17日。 

一时间,爱驰汽车公司经营陷入困境的说法甚嚣尘上。对于此次网传的三月工资延迟发放一事,爱驰汽车方面的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的确存在工资延迟发放的情况,但公司的运营一切正常。 

另据接近爱驰汽车方面人士透露,去年年底爱驰汽车已停止招聘,并且暂停支付所有供应商货款。 

事实上,这已不是爱驰汽车第一次因给员工发放薪资引发热议。早在2020年3月,便有爱驰汽车的员工将公司克扣工资的情况反映到了相关部门。 

据这名员工表示, 公司在未同任何员工商量的情况下,便取消了当年2月员工工资中的所有福利,且爱驰汽车还将员工的基本工资降为了此前90%的水准,员工后续的工资也无法得到保证。此外,截至其反映相关情况之时,爱驰汽车仍未发放上一年度的年终奖。

彼时,爱驰汽车方面给出了这样的答复,“受上游供应链,特别是位于湖北尤其是武汉地区的多家零部件供应商停工停产的影响,整个2月,爱驰汽车遭遇了严峻局面。” 

同年10月,爱驰汽车延迟发放工资的桥段又再一次上演,而这次爱驰汽车更是玩起了新的“花招”。据当时的网传图片显示,爱驰汽车在公司内部搞起了“高管带货”及“全员营销”的方案。 

具体而言,不同级别的员工在2020年度考核指标下,需通过自购或推荐购买的形式完成相应的销售目标,如L4、L3级别的员工年度营销指标为1台、L2总监级别的高管需完成年度3台的带货指标,L1-VP级别的高管则需完成5台汽车的带货指标,公司管委会成员的年度带货指标更是高达8台。 

按照这一方案,L4、L3级别的员工年度营销指标的完成情况,将成为其当年年度绩效考核的重要参考因素;而L2级以上的高管在未完成年度带货指标的情况下,将面临每月工资缓发50%的后果,直到其年底前的任意时间内完成相应的带货指标,公司才会补发所有缓发部分的工资,并在之后恢复正常的工资发放比例。 

此次花式缓发工资的方案一出,又引来诸多争议。但这在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付强看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付强通过其个人微博对此事做出回应称,员工及高管为自己企业的产品代言或者带货的情况,在各行各业比比皆是。 

付强还指出,公司推出“高管带货”和“全员营销”计划的背后,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即让业务链条上的所有经理及同事在完成相应带货指标的过程中了解到用户对自家产品的真实反映。付强强调,如果大家不参与到全员营销的过程中,就无法从产品、质量、技术、服务等维度对消费者有更深刻的认识,也无法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而“全员营销”花式延发工资的方案推出之后,爱驰汽车在2021年11月又再度被曝出延发工资的情况。彼时,爱驰汽车通过邮件向公司员工表示,因受到上饶突发疫情,及其他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公司不得不做出10月工资延迟至本月底前发放的决定。 

爱驰汽车销量表现惨淡

雷达财经了解到,爱驰汽车的核心创始人付强曾先后在一汽大众、上海大众、北京奔驰等多家汽车公司供职。翻看付强过往的履历,其不仅主导过奥迪品牌在华的营销体系,还拥有将斯柯达品牌引入中国、并成功整合北京奔驰和奔驰中国在华营销渠道体系等业务的战绩。 

2012年,有着多年汽车从业经历的付强正式加盟沃尔沃,出任沃尔沃汽车中国销售有限公司的总裁兼CEO。2017年2月,付强拉来联合创始人谷峰一同创业,爱驰汽车在此背景下正式诞生。 

据爱驰汽车官网介绍, 爱驰汽车拥有一个多达671人的技术团队,这些成员来自多个资深造车及前沿科技企业,其中包含95名负责人工智能的团队成员,团队成员的本科率达91%,硕士学历及以上的占比为27%。

事实上,近年来屡次传出公司卷入员工工资发放困难风波的爱驰汽车,在资本市场上屡获融资。天眼查显示,爱驰汽车自成立至今,共获得9轮融资。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爱驰汽车便先后完成Pre-A轮、Pre-A+轮融资,吸引到了包括爱车、和谐富腾、腾讯投资、上海鑫劲在内的投资方。 

2018年4月,爱驰汽车再度斩获新一轮的融资,沙钢集团、广微控股、复鼎资本、富纳源创等投资方纷纷入局。凭借这轮融资,爱驰汽车的估值一度达到14.64亿美元。 

彼时,时任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CEO的谷峰透露,此轮融资完成后,爱驰汽车累计获得的融资规模已达到70亿元。谷峰认为,其实造汽车不需要融资那么多钱,“汽车不是用钱堆出来的,用钱堆汽车太容易了,关键是汽车能不能落地,你能不能组建一个好的供应链,能不能把一个高品质、高质量的汽车批量交付到用户手中,这个才是核心”。 

紧接着2019年,爱驰汽车又先后完成两轮融资。其中,汉理资本、锦沙资本在爱驰汽车的A+轮融资押宝,明德博雅则携10亿人民币的投资在爱驰汽车的A++轮融资中现身。 

2020年融资短暂停歇后,爱驰汽车于2021年1月披露了新一轮的融资,此轮融资爱驰汽车成功获得滴滴出行、中合盛资本的青睐。同年5月,宁德时代、金浦投资入局。 

然而,爱驰汽车的销量却远不敌其在资本市场上获得融资的亮眼表现。据爱驰汽车官网显示,目前爱驰汽车销售有爱驰U5、爱驰U6两款车型。其中2021款爱驰U5智净版的起售价格为17.99万元、爱驰U6的全国统一零售价格为21.99万元。 

据乘联会统计的数据显示,自2020年6月正式开启交付以来,爱驰汽车2020年、2021年的交付量分别为2600辆、3011辆,这样的交付成绩甚至比不上部分造车新势力一个月的交付量,如蔚来汽车仅2020年6月一个月的交付量便已达到3740辆。 

2022年,爱驰汽车旗下的爱驰U5全年实现4540辆,但这样的成绩实在难言出色,4540辆的交付量在SUV领域内销量排在第235位。进入2023年,爱驰汽车的销量情况变得更为萎靡。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前3个月,爱驰汽车分别完成29辆、26辆、37辆的销量,爱车汽车三个月卖出的车甚至都没能突破100辆。

尽管在2021年12月举行的2021WISE未来出行峰会上,爱驰汽车副总裁金新曾公开表示,“在中国的新造车公司里,我们应该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大量出口到欧盟市场的品牌”。但爱驰汽车在海外市场也并未取得比其在国内更出色的销量表现。相关数据显示,自2020年5月正式出口以来,爱驰汽车截至去年11月末在海外的累计销量为5984辆。 

高管频繁变动,多个原因致其掉队

值得关注的是,刚刚过去的2022年,爱驰汽车实际上仍有融资在进行当中。 去年1月,爱驰汽车完成C轮融资。这轮融资,陈炫霖及其旗下东柏集团豪掷数亿美元。

然而,此轮融资完成后,爱驰汽车公司的管理层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创始人付强卸下了公司的董事长头衔,转而出任公司的总裁一职,接下其董事长接力棒的人选为投资方的陈炫霖,公司CEO一职则由前蔚来汽车副总裁张洋担任。 

本以为新的领导层将引领爱驰汽车稳定发展,但同年7月,爱驰汽车便迎来新一轮的高管变动。据天眼查的工商变更信息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付强变更为陈炫霖,而包括联合创始人兼CEO谷峰、CTO王东晨、执行副总裁吴静在内的三人退出公司董事名单,取而代之的是金新、张洋等人进入公司董事会。 

新一轮的人员变动还没落槌很久,紧接着同年11月,新任董事长陈炫霖卷入个人与第三方公司的债务纠纷,陈炫霖辞去公司董事长的职务。而刚刚成为公司董事的副总裁金新也从爱驰汽车出走,选择加盟星途汽车。

除了高管频繁发生动荡之外,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还向雷达财经分析了爱驰汽车掉队的其他原因。 

在张翔看来,虽然爱驰汽车获得过多次融资,但相对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的头部选手而言,爱驰汽车的融资规模仍存在一定的差距,这便导致其资金不够充沛、无法研发更多的车型或研发新车型的进度较慢,进而导致其竞争力下降。 

其次,爱驰汽车旗下汽车产品的定位也并不具备足够的亮点,如其此前曾开发定位女性的汽车产品,专门为女性消费者在副驾驶设计了放置高跟鞋的位置,以及中控台可以改装成化妆间,但这种理念并没有被市场广泛接受。此后,爱驰汽车又出海主攻欧洲市场,但整体销量平平。高成本、难盈利,使得爱驰汽车的资金链运转困难,进一步导致其掉队。 

而在营销层面,爱驰汽车并不具备网红基因,如蔚小理的掌门人李斌、何小鹏、李想大多具备网红属性,他们的言论不时便会在网络上掀起各种讨论,而爱驰汽车的领导层并不具备自带流量的能力。与此同时,爱驰汽车在市场营销方面的投入力度也不具备明显的优势,这使其很难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并获得外界更多的关注度和认可,进而限制其品牌的销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爱驰汽车

2k
  • 爱驰汽车陷困境,或与前任董事长投资机构暴雷有关
  • 爱驰汽车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1833万余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获腾讯宁德时代入股的爱驰汽车,又双叒叕缓发工资了

频频获得资本青睐的爱驰汽车,目前在售车型仅有爱驰U5、爱驰U6两款。

文|雷达财经  莫恩盟 

编辑|深海

又有造车新势力站在危险边缘?近日,成立于2017年的爱驰汽车,被曝延迟发放员工3月份的工资。据雷达财经不完全统计,这已是爱驰汽车第四次因给员工发放工资而引发外界关注。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 爱驰汽车自成立以来已获得9轮融资,投资方不乏腾讯、宁德时代等明星股东。但频频获得资本青睐的爱驰汽车,目前在售车型仅有爱驰U5、爱驰U6两款。且自2020年6月交付以来,爱驰汽车的销量逡巡不前,今年前三个月爱驰汽车的累计销量甚至未能破百。

而国内、海外两大市场汽车销量均表现平平的爱驰汽车,2022年动荡不断,年内多次发生高管层面的人事变动。在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看来,造成爱驰汽车掉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融资规模与造车新势力头部选手存在差距外,其在产品定位、市场营销等方面的不足也进一步限制了其品牌的发展。 

爱驰汽车再度缓发员工工资

“我一直强调造车企业不会死在资金上,会死在产品上。产品做出来,资金一定不缺;产品做不出来,资金一定会缺。鱼和熊掌如何选的话,一定要选产品,而不是选资金,这是我的说法”,在谈到资金和产品对造车企业的影响时,爱驰汽车昔日的联合创始人谷峰曾如是说道。 

然而,当下的爱驰汽车却面临资金上的困难。近日,一则《关于三月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邮件截图,让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发不出工资的消息在网络上扩散开来。 

据网传图片显示,公司人力资源部向各位同事发送邮件称,“因客观原因,公司不得不做出三月工资延迟发放的决定。”同时,该封邮件还显示,公司员工三月的社保、公积金会正常缴纳。 

但这封邮件中并未提到公司做出延迟发放工资决定背后的具体客观原因是什么,只是让各位同事谅解与支持。相关爆料称,爱驰汽车其实上个月工资发放就有所延迟,原本定于每月10日发薪的日子被推迟到了17日。 

一时间,爱驰汽车公司经营陷入困境的说法甚嚣尘上。对于此次网传的三月工资延迟发放一事,爱驰汽车方面的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的确存在工资延迟发放的情况,但公司的运营一切正常。 

另据接近爱驰汽车方面人士透露,去年年底爱驰汽车已停止招聘,并且暂停支付所有供应商货款。 

事实上,这已不是爱驰汽车第一次因给员工发放薪资引发热议。早在2020年3月,便有爱驰汽车的员工将公司克扣工资的情况反映到了相关部门。 

据这名员工表示, 公司在未同任何员工商量的情况下,便取消了当年2月员工工资中的所有福利,且爱驰汽车还将员工的基本工资降为了此前90%的水准,员工后续的工资也无法得到保证。此外,截至其反映相关情况之时,爱驰汽车仍未发放上一年度的年终奖。

彼时,爱驰汽车方面给出了这样的答复,“受上游供应链,特别是位于湖北尤其是武汉地区的多家零部件供应商停工停产的影响,整个2月,爱驰汽车遭遇了严峻局面。” 

同年10月,爱驰汽车延迟发放工资的桥段又再一次上演,而这次爱驰汽车更是玩起了新的“花招”。据当时的网传图片显示,爱驰汽车在公司内部搞起了“高管带货”及“全员营销”的方案。 

具体而言,不同级别的员工在2020年度考核指标下,需通过自购或推荐购买的形式完成相应的销售目标,如L4、L3级别的员工年度营销指标为1台、L2总监级别的高管需完成年度3台的带货指标,L1-VP级别的高管则需完成5台汽车的带货指标,公司管委会成员的年度带货指标更是高达8台。 

按照这一方案,L4、L3级别的员工年度营销指标的完成情况,将成为其当年年度绩效考核的重要参考因素;而L2级以上的高管在未完成年度带货指标的情况下,将面临每月工资缓发50%的后果,直到其年底前的任意时间内完成相应的带货指标,公司才会补发所有缓发部分的工资,并在之后恢复正常的工资发放比例。 

此次花式缓发工资的方案一出,又引来诸多争议。但这在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付强看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付强通过其个人微博对此事做出回应称,员工及高管为自己企业的产品代言或者带货的情况,在各行各业比比皆是。 

付强还指出,公司推出“高管带货”和“全员营销”计划的背后,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即让业务链条上的所有经理及同事在完成相应带货指标的过程中了解到用户对自家产品的真实反映。付强强调,如果大家不参与到全员营销的过程中,就无法从产品、质量、技术、服务等维度对消费者有更深刻的认识,也无法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而“全员营销”花式延发工资的方案推出之后,爱驰汽车在2021年11月又再度被曝出延发工资的情况。彼时,爱驰汽车通过邮件向公司员工表示,因受到上饶突发疫情,及其他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公司不得不做出10月工资延迟至本月底前发放的决定。 

爱驰汽车销量表现惨淡

雷达财经了解到,爱驰汽车的核心创始人付强曾先后在一汽大众、上海大众、北京奔驰等多家汽车公司供职。翻看付强过往的履历,其不仅主导过奥迪品牌在华的营销体系,还拥有将斯柯达品牌引入中国、并成功整合北京奔驰和奔驰中国在华营销渠道体系等业务的战绩。 

2012年,有着多年汽车从业经历的付强正式加盟沃尔沃,出任沃尔沃汽车中国销售有限公司的总裁兼CEO。2017年2月,付强拉来联合创始人谷峰一同创业,爱驰汽车在此背景下正式诞生。 

据爱驰汽车官网介绍, 爱驰汽车拥有一个多达671人的技术团队,这些成员来自多个资深造车及前沿科技企业,其中包含95名负责人工智能的团队成员,团队成员的本科率达91%,硕士学历及以上的占比为27%。

事实上,近年来屡次传出公司卷入员工工资发放困难风波的爱驰汽车,在资本市场上屡获融资。天眼查显示,爱驰汽车自成立至今,共获得9轮融资。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爱驰汽车便先后完成Pre-A轮、Pre-A+轮融资,吸引到了包括爱车、和谐富腾、腾讯投资、上海鑫劲在内的投资方。 

2018年4月,爱驰汽车再度斩获新一轮的融资,沙钢集团、广微控股、复鼎资本、富纳源创等投资方纷纷入局。凭借这轮融资,爱驰汽车的估值一度达到14.64亿美元。 

彼时,时任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CEO的谷峰透露,此轮融资完成后,爱驰汽车累计获得的融资规模已达到70亿元。谷峰认为,其实造汽车不需要融资那么多钱,“汽车不是用钱堆出来的,用钱堆汽车太容易了,关键是汽车能不能落地,你能不能组建一个好的供应链,能不能把一个高品质、高质量的汽车批量交付到用户手中,这个才是核心”。 

紧接着2019年,爱驰汽车又先后完成两轮融资。其中,汉理资本、锦沙资本在爱驰汽车的A+轮融资押宝,明德博雅则携10亿人民币的投资在爱驰汽车的A++轮融资中现身。 

2020年融资短暂停歇后,爱驰汽车于2021年1月披露了新一轮的融资,此轮融资爱驰汽车成功获得滴滴出行、中合盛资本的青睐。同年5月,宁德时代、金浦投资入局。 

然而,爱驰汽车的销量却远不敌其在资本市场上获得融资的亮眼表现。据爱驰汽车官网显示,目前爱驰汽车销售有爱驰U5、爱驰U6两款车型。其中2021款爱驰U5智净版的起售价格为17.99万元、爱驰U6的全国统一零售价格为21.99万元。 

据乘联会统计的数据显示,自2020年6月正式开启交付以来,爱驰汽车2020年、2021年的交付量分别为2600辆、3011辆,这样的交付成绩甚至比不上部分造车新势力一个月的交付量,如蔚来汽车仅2020年6月一个月的交付量便已达到3740辆。 

2022年,爱驰汽车旗下的爱驰U5全年实现4540辆,但这样的成绩实在难言出色,4540辆的交付量在SUV领域内销量排在第235位。进入2023年,爱驰汽车的销量情况变得更为萎靡。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前3个月,爱驰汽车分别完成29辆、26辆、37辆的销量,爱车汽车三个月卖出的车甚至都没能突破100辆。

尽管在2021年12月举行的2021WISE未来出行峰会上,爱驰汽车副总裁金新曾公开表示,“在中国的新造车公司里,我们应该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大量出口到欧盟市场的品牌”。但爱驰汽车在海外市场也并未取得比其在国内更出色的销量表现。相关数据显示,自2020年5月正式出口以来,爱驰汽车截至去年11月末在海外的累计销量为5984辆。 

高管频繁变动,多个原因致其掉队

值得关注的是,刚刚过去的2022年,爱驰汽车实际上仍有融资在进行当中。 去年1月,爱驰汽车完成C轮融资。这轮融资,陈炫霖及其旗下东柏集团豪掷数亿美元。

然而,此轮融资完成后,爱驰汽车公司的管理层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创始人付强卸下了公司的董事长头衔,转而出任公司的总裁一职,接下其董事长接力棒的人选为投资方的陈炫霖,公司CEO一职则由前蔚来汽车副总裁张洋担任。 

本以为新的领导层将引领爱驰汽车稳定发展,但同年7月,爱驰汽车便迎来新一轮的高管变动。据天眼查的工商变更信息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付强变更为陈炫霖,而包括联合创始人兼CEO谷峰、CTO王东晨、执行副总裁吴静在内的三人退出公司董事名单,取而代之的是金新、张洋等人进入公司董事会。 

新一轮的人员变动还没落槌很久,紧接着同年11月,新任董事长陈炫霖卷入个人与第三方公司的债务纠纷,陈炫霖辞去公司董事长的职务。而刚刚成为公司董事的副总裁金新也从爱驰汽车出走,选择加盟星途汽车。

除了高管频繁发生动荡之外,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还向雷达财经分析了爱驰汽车掉队的其他原因。 

在张翔看来,虽然爱驰汽车获得过多次融资,但相对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的头部选手而言,爱驰汽车的融资规模仍存在一定的差距,这便导致其资金不够充沛、无法研发更多的车型或研发新车型的进度较慢,进而导致其竞争力下降。 

其次,爱驰汽车旗下汽车产品的定位也并不具备足够的亮点,如其此前曾开发定位女性的汽车产品,专门为女性消费者在副驾驶设计了放置高跟鞋的位置,以及中控台可以改装成化妆间,但这种理念并没有被市场广泛接受。此后,爱驰汽车又出海主攻欧洲市场,但整体销量平平。高成本、难盈利,使得爱驰汽车的资金链运转困难,进一步导致其掉队。 

而在营销层面,爱驰汽车并不具备网红基因,如蔚小理的掌门人李斌、何小鹏、李想大多具备网红属性,他们的言论不时便会在网络上掀起各种讨论,而爱驰汽车的领导层并不具备自带流量的能力。与此同时,爱驰汽车在市场营销方面的投入力度也不具备明显的优势,这使其很难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并获得外界更多的关注度和认可,进而限制其品牌的销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