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台积电高层罕见表态,透露了哪些信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台积电高层罕见表态,透露了哪些信号?

左右为难。

图片来源:Unsplash-Laura Ockel

文|半导体产业纵横

近日,台积电高层罕见地对美国晶圆厂员工的抱怨言语表现出“不耐烦”的态度。

有台积电美国员工在评论企业的网站Glassdoor上表示,他们曾连续睡在办公室1个月,每天工作12小时是常态,周末轮班也很常见。还有一名工程师写道,“台积电的工作文化是服从,显然公司还没有为来美国做好准备。”

对此,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6月6日表示,台积电不要求美国厂员工与中国台湾地区的做事方法一样,但仍要遵守台积电的核心价值:诚信正直,承诺,创新及客户信任。他进一步表示:“不愿意值班的人不要来参加这个产业,这个产业并不是靠高薪,而是你真的有兴趣。”

近一年来,台积电美国新晶圆厂员工对工作时长和值班、加班制度的“吐槽”一直没有断过。

2022年6月,一位自称是在台积电亚利桑纳州凤凰城任职一年多的前制程工程师,在Glassdoor上发表了题为“The Good,The Bad,and The Ugly”的文章,他认为,如果希望自己的履历表更好看,去台积电上班是不错的选择,但是,对于重视个人或专业发展的半导体从业者来说,他觉得台积电不是最佳选择,并指出军事化管理及职业生涯发展受限,是美国员工眼中台积电晶圆厂存在的凸出问题。

该作者表示,台积电美国新晶圆厂95%的中高级别主管都是从中国台湾地区过来的,本地员工对他们的管理风格很不适应,例如,上午8点半准时上班,但6点半下班的会被视为不良员工。主管说,要在8点半准备好昨晚数据的完整报告,这是间接强迫员工8点上班,甚至7点就要到岗。

大部分主管的态度是“我说了算”或“事情就是这样”,若事情有些不合理,员工与主管沟通时会有很大障碍。

台积电美国厂的升迁也很缓慢,因为主管与工程师的比例大约是1:30,升迁竞争极为激烈,平均要5年才能晋升一级。

早在2021年11月,就有自称是曾到中国台湾地区受训的前台积电美国厂设备工程师在Glassdoor发文,直言工时过长,软件老旧,一直在开会,以及不尊重个人自由,是在台积电总部的深刻感受。

在过去一年,台积电高层对于美国新厂员工对工作制度不适应的吐槽,对外一直保持耐心、宽容的态度。此次,刘德音“不愿意值班的人不要来参加这个产业”的言论更加凸出地反映出了矛盾所在,以及背后存在的各种问题。

01、台积电美国晶圆厂的问题和挑战

此次,刘德音的表态反映出以下几个问题:工作文化差异和冲突愈加凸出;工程师招聘难度提升;被“挖墙脚”的风险增加。

对于文化冲突问题,台积电也给出了一些解决方案,如公司设有一周工作60个小时的警戒线,过去两年每周平均工时都未超过50小时,只有少数推动新制程或赶工建新厂情况例外。台积电还在公司内部建立了“晶园会议反映管道”,员工代表可以匿名或非匿名方式向业务单位传递意见并获得回应。

由于存在工作文化和制度差异,台积电在美国招聘工程师和技术工人的难度在增加。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新建的两座晶圆厂,总投资约400亿美元,一期厂将在2024年启动4nm制程生产,二期工程计划在2026年完工,届时将导入3nm制程。这两座晶圆厂将雇用4500名新员工,有员工表示,公司的强硬文化会激怒美国员工及求职者,让招募到足够员工变得更加困难。

关于台积电美国新厂的招聘问题,有股东提出了相应疑问,对此,刘德音表示,美国建厂成本确实高于预期,招人难度也高于中国台湾地区,但并非无法应付。

目前来看,已经招募到的员工数为2000,距离4500人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

除了招人难,台积电美国新厂还面临被竞争对手“挖墙脚”的危险。对此,旅居亚历桑纳州凤凰城长达40年的美商科克兰资本董事长杨应超深有体会,他指出,中国台湾地区生活方便、舒服,这几年,中国台湾地区留学生大多在美国拿到学位就回台,留下来的并不多,台积电工程师愿意远渡重洋赴美工作,大多是30、40岁的中坚力量,他们愿意去美国工作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为了拿绿卡,或让孩子未来有更好的求学、就业机会。

杨应超预言,台积电美国新厂工程师可能在3-5年后就会被竞争对手英特尔挖走,因为后者的晶圆厂距离台积电美国厂不到1小时的车程,去英特尔的话,薪水至少可以增加一倍,还很少加班,这对重视家庭生活的工程师很有吸引力。

有些人高中毕业后到英特尔晶圆厂担任作业员,这些作业员很少有大学毕业的。而台积电却是博士当学士用,工作品质又好,美国人不愿意干的事,还是要由从中国台湾地区来的人加班做,这样下去的话,优秀人才很容易被美国竞争对手挖走。

20多年前,英特尔就在亚历桑纳州建了两座晶圆厂,目前正在建第三、四座。他们在制程工艺上可能落后台积电两代,但已有自己的封装、测试供货商。台积电在竹科有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但到美国做3nm、5nm,最多只有10%的供货商会一起来,其余多数都不愿意过去,供货商不会为了卖一、两个产品去美国建厂,还得搞定会计、法律、税收等问题,这些产生的成本无法承受。因此,台积电在美国制造出的芯片大概率还要送回亚洲封装测试。因此,在美国本地化生态系统建设方面,英特尔比台积电更有竞争力,这也是争夺人才的优势之一。

除了以上问题,台积电美国晶圆厂还面临着政府补贴“打水漂”的风险。

我们知道,在美国建晶圆厂、量产芯片,成本比亚洲高出很多,因为美国政府承诺了补贴计划,台积电才有动力去美国建厂。但是,当新晶圆厂竣工,搬入设备之际,美国政府提出了新要求,那就是在美国新建晶圆厂的企业(主要是台积电、三星和SK海力士),开始量产芯片后,要给美国政府上缴一定比例的利润分成,还要承担一些其它额外成本。而这些是台积电等大厂赴美建厂之前没有预料到的。在美建厂和运营的成本原本就很高了,辛苦量产后,利润还要被分走一块,这些外来的大厂当然不爽。不仅如此,美国政府承诺的补贴,也就是台积电肯于赴美建厂的关键条件,也可能要出问题了。

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很可能会影响其CHIPS和科学法案,而该法案正是台积电等晶圆厂获得美国政府补贴的法律依据。

CHIPS法案提供了大约 2800 亿美元的资金,其中,1700 亿美元需要国会每年拨款,因此,它受制于民主党和共和党商定的新支出限额。

这笔钱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能源部分配,旨在资助未来三年的劳动力发展、STEM 教育和研发,已经资助了520亿美元的直接补贴给芯片制造商,以使在美国的晶圆代工厂开始工作。

在近期围绕债务上限展开讨论之前,美国国会就已经拒绝提供 CHIPS 法案授权的全部资金。在2023财年,美国NSF获得了最高119亿美元补贴中的98.7亿,美国能源部获得了最高 89亿美元中的81亿。随着国会两党博弈出新的支出限制,这一缺口在未来几年很可能还会增加。

如果美国政府无法按时为其CHIPS法案提供补贴资金,或资金数量缩水的话,台积电、三星等外来晶圆厂就尴尬了,没有了补贴,在美国生产芯片的高成本使它们难以长期保持运营。如果补贴能按时发放,但总金额缩水的话,恐怕美国政府会优先考虑其本土晶圆厂商(英特尔和美光),外来的台积电和三星等只能拿到很少的一部分。

02、台积电全球扩产的挑战和影响

近几年,除了美国,台积电还在扩大全球布局,在日本、德国等地投资建厂,这样,该公司面临的挑战会越来越多。

全球性扩厂将对管理、财务及其它资源提出更高要求,由此产生的挑战包括成本、工人短缺、工业用地不足、外国法规、政府补助、工作文化差异、知识产权保护等。

台积电指出,工人短缺、材料供应链中断以及兴建工程问题都可能影响建厂进程,并进一步使台积电承担大幅增加的成本,以及无法达成原订产能扩充计划。

同时,各种自然灾害、气体/化学品泄漏、网络攻击、水/电/天然气供应短缺等问题,也可能造成晶圆厂运营中断。

台积电未来的产能扩充计划可能因为工业用地不足而无法充分执行,也可能面临因未遵循外国法规而遭受处罚的风险,还可能面临管理多个运营据点的不同信息技术基础架构,以及遭受第三方网络攻击的风险。

此外,政府补助及其它奖励计划可能出现对台积电不利的变化,员工人数不断增长且地理距离分布范围广泛,对管理能力也是一大挑战。台积电可能遭遇知识产权保护,或主张知识产权的法律纠纷;,以及晶圆厂所在地国家的税务法规带来潜在的不利影响。

杨应超说,到美国不只做芯片,还要懂政治、谈判,台积电下一步培育、雇用相关人才非常重要,需要的是像张忠谋这种在美国住过多年,并在当地企业做到管理层的人才,才可以深入了解美国文化,知道如何跟美方谈判以获取双赢协议,不是美国说什么都好。不止在美国,台积电要在全球其它国家和地区新建晶圆厂的话,也要面对类似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近几年,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建设本土化晶圆厂,以及以台积电为代表的中国台湾地区晶圆厂向全球拓展,正在对中国台湾地区晶圆代工全球市占率产生影响。

世界各国政府正在提供补贴或税收优惠,以鼓励建设本地芯片生产线,目的是最大限度地降低对亚洲,特别是中国台湾的晶圆代工依赖度。

TrendForce(集邦科技)表示,随着美国,中国大陆和其它国家及地区竞相建立本地晶圆厂及其生态系统,以提高芯片自给能力,中国台湾晶圆代工业在全球的市占率将会在未来几年明显下降,TrendForce预计,到2026年,中国台湾晶圆代工业的全球市占率将从现在的66%下降到44%。

统计数据显示,到2026年,美国在先进芯片领域的市场份额将升至12%。预计中国大陆的市场份额将从现在的24%上升到2026年的26%。

03、结语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最新报告显示,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美国出口限制将在未来12-18个月内削弱台积电的收入。

2024年,阻碍台积电营收增长的全球经济因素大概率会好转,然而,另一大影响因素——美国出口限制——在可预见的未来难以改善,它会持续对台积电的营收产生负面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台积电在欧美日地区新建晶圆厂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可以对冲掉一部分美国出口限制的负面影响(本地化生产,可以不用走或少走国际贸易通道),另一方面,它会对台积电的成本和当地适应能力提出挑战。到那时,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类似于这次对美国晶圆厂员工吐槽的表态,恐怕还会在其它地区出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台积电

5.1k
  • 苹果扩大创新基金,台积电投资5000万美元支持碳清除
  • 亚太精选ETF(159687)逆市上涨0.51%,重仓股台积电昨日强势涨近4%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台积电高层罕见表态,透露了哪些信号?

左右为难。

图片来源:Unsplash-Laura Ockel

文|半导体产业纵横

近日,台积电高层罕见地对美国晶圆厂员工的抱怨言语表现出“不耐烦”的态度。

有台积电美国员工在评论企业的网站Glassdoor上表示,他们曾连续睡在办公室1个月,每天工作12小时是常态,周末轮班也很常见。还有一名工程师写道,“台积电的工作文化是服从,显然公司还没有为来美国做好准备。”

对此,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6月6日表示,台积电不要求美国厂员工与中国台湾地区的做事方法一样,但仍要遵守台积电的核心价值:诚信正直,承诺,创新及客户信任。他进一步表示:“不愿意值班的人不要来参加这个产业,这个产业并不是靠高薪,而是你真的有兴趣。”

近一年来,台积电美国新晶圆厂员工对工作时长和值班、加班制度的“吐槽”一直没有断过。

2022年6月,一位自称是在台积电亚利桑纳州凤凰城任职一年多的前制程工程师,在Glassdoor上发表了题为“The Good,The Bad,and The Ugly”的文章,他认为,如果希望自己的履历表更好看,去台积电上班是不错的选择,但是,对于重视个人或专业发展的半导体从业者来说,他觉得台积电不是最佳选择,并指出军事化管理及职业生涯发展受限,是美国员工眼中台积电晶圆厂存在的凸出问题。

该作者表示,台积电美国新晶圆厂95%的中高级别主管都是从中国台湾地区过来的,本地员工对他们的管理风格很不适应,例如,上午8点半准时上班,但6点半下班的会被视为不良员工。主管说,要在8点半准备好昨晚数据的完整报告,这是间接强迫员工8点上班,甚至7点就要到岗。

大部分主管的态度是“我说了算”或“事情就是这样”,若事情有些不合理,员工与主管沟通时会有很大障碍。

台积电美国厂的升迁也很缓慢,因为主管与工程师的比例大约是1:30,升迁竞争极为激烈,平均要5年才能晋升一级。

早在2021年11月,就有自称是曾到中国台湾地区受训的前台积电美国厂设备工程师在Glassdoor发文,直言工时过长,软件老旧,一直在开会,以及不尊重个人自由,是在台积电总部的深刻感受。

在过去一年,台积电高层对于美国新厂员工对工作制度不适应的吐槽,对外一直保持耐心、宽容的态度。此次,刘德音“不愿意值班的人不要来参加这个产业”的言论更加凸出地反映出了矛盾所在,以及背后存在的各种问题。

01、台积电美国晶圆厂的问题和挑战

此次,刘德音的表态反映出以下几个问题:工作文化差异和冲突愈加凸出;工程师招聘难度提升;被“挖墙脚”的风险增加。

对于文化冲突问题,台积电也给出了一些解决方案,如公司设有一周工作60个小时的警戒线,过去两年每周平均工时都未超过50小时,只有少数推动新制程或赶工建新厂情况例外。台积电还在公司内部建立了“晶园会议反映管道”,员工代表可以匿名或非匿名方式向业务单位传递意见并获得回应。

由于存在工作文化和制度差异,台积电在美国招聘工程师和技术工人的难度在增加。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新建的两座晶圆厂,总投资约400亿美元,一期厂将在2024年启动4nm制程生产,二期工程计划在2026年完工,届时将导入3nm制程。这两座晶圆厂将雇用4500名新员工,有员工表示,公司的强硬文化会激怒美国员工及求职者,让招募到足够员工变得更加困难。

关于台积电美国新厂的招聘问题,有股东提出了相应疑问,对此,刘德音表示,美国建厂成本确实高于预期,招人难度也高于中国台湾地区,但并非无法应付。

目前来看,已经招募到的员工数为2000,距离4500人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

除了招人难,台积电美国新厂还面临被竞争对手“挖墙脚”的危险。对此,旅居亚历桑纳州凤凰城长达40年的美商科克兰资本董事长杨应超深有体会,他指出,中国台湾地区生活方便、舒服,这几年,中国台湾地区留学生大多在美国拿到学位就回台,留下来的并不多,台积电工程师愿意远渡重洋赴美工作,大多是30、40岁的中坚力量,他们愿意去美国工作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为了拿绿卡,或让孩子未来有更好的求学、就业机会。

杨应超预言,台积电美国新厂工程师可能在3-5年后就会被竞争对手英特尔挖走,因为后者的晶圆厂距离台积电美国厂不到1小时的车程,去英特尔的话,薪水至少可以增加一倍,还很少加班,这对重视家庭生活的工程师很有吸引力。

有些人高中毕业后到英特尔晶圆厂担任作业员,这些作业员很少有大学毕业的。而台积电却是博士当学士用,工作品质又好,美国人不愿意干的事,还是要由从中国台湾地区来的人加班做,这样下去的话,优秀人才很容易被美国竞争对手挖走。

20多年前,英特尔就在亚历桑纳州建了两座晶圆厂,目前正在建第三、四座。他们在制程工艺上可能落后台积电两代,但已有自己的封装、测试供货商。台积电在竹科有完整的产业生态系统,但到美国做3nm、5nm,最多只有10%的供货商会一起来,其余多数都不愿意过去,供货商不会为了卖一、两个产品去美国建厂,还得搞定会计、法律、税收等问题,这些产生的成本无法承受。因此,台积电在美国制造出的芯片大概率还要送回亚洲封装测试。因此,在美国本地化生态系统建设方面,英特尔比台积电更有竞争力,这也是争夺人才的优势之一。

除了以上问题,台积电美国晶圆厂还面临着政府补贴“打水漂”的风险。

我们知道,在美国建晶圆厂、量产芯片,成本比亚洲高出很多,因为美国政府承诺了补贴计划,台积电才有动力去美国建厂。但是,当新晶圆厂竣工,搬入设备之际,美国政府提出了新要求,那就是在美国新建晶圆厂的企业(主要是台积电、三星和SK海力士),开始量产芯片后,要给美国政府上缴一定比例的利润分成,还要承担一些其它额外成本。而这些是台积电等大厂赴美建厂之前没有预料到的。在美建厂和运营的成本原本就很高了,辛苦量产后,利润还要被分走一块,这些外来的大厂当然不爽。不仅如此,美国政府承诺的补贴,也就是台积电肯于赴美建厂的关键条件,也可能要出问题了。

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国债务上限危机,很可能会影响其CHIPS和科学法案,而该法案正是台积电等晶圆厂获得美国政府补贴的法律依据。

CHIPS法案提供了大约 2800 亿美元的资金,其中,1700 亿美元需要国会每年拨款,因此,它受制于民主党和共和党商定的新支出限额。

这笔钱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和能源部分配,旨在资助未来三年的劳动力发展、STEM 教育和研发,已经资助了520亿美元的直接补贴给芯片制造商,以使在美国的晶圆代工厂开始工作。

在近期围绕债务上限展开讨论之前,美国国会就已经拒绝提供 CHIPS 法案授权的全部资金。在2023财年,美国NSF获得了最高119亿美元补贴中的98.7亿,美国能源部获得了最高 89亿美元中的81亿。随着国会两党博弈出新的支出限制,这一缺口在未来几年很可能还会增加。

如果美国政府无法按时为其CHIPS法案提供补贴资金,或资金数量缩水的话,台积电、三星等外来晶圆厂就尴尬了,没有了补贴,在美国生产芯片的高成本使它们难以长期保持运营。如果补贴能按时发放,但总金额缩水的话,恐怕美国政府会优先考虑其本土晶圆厂商(英特尔和美光),外来的台积电和三星等只能拿到很少的一部分。

02、台积电全球扩产的挑战和影响

近几年,除了美国,台积电还在扩大全球布局,在日本、德国等地投资建厂,这样,该公司面临的挑战会越来越多。

全球性扩厂将对管理、财务及其它资源提出更高要求,由此产生的挑战包括成本、工人短缺、工业用地不足、外国法规、政府补助、工作文化差异、知识产权保护等。

台积电指出,工人短缺、材料供应链中断以及兴建工程问题都可能影响建厂进程,并进一步使台积电承担大幅增加的成本,以及无法达成原订产能扩充计划。

同时,各种自然灾害、气体/化学品泄漏、网络攻击、水/电/天然气供应短缺等问题,也可能造成晶圆厂运营中断。

台积电未来的产能扩充计划可能因为工业用地不足而无法充分执行,也可能面临因未遵循外国法规而遭受处罚的风险,还可能面临管理多个运营据点的不同信息技术基础架构,以及遭受第三方网络攻击的风险。

此外,政府补助及其它奖励计划可能出现对台积电不利的变化,员工人数不断增长且地理距离分布范围广泛,对管理能力也是一大挑战。台积电可能遭遇知识产权保护,或主张知识产权的法律纠纷;,以及晶圆厂所在地国家的税务法规带来潜在的不利影响。

杨应超说,到美国不只做芯片,还要懂政治、谈判,台积电下一步培育、雇用相关人才非常重要,需要的是像张忠谋这种在美国住过多年,并在当地企业做到管理层的人才,才可以深入了解美国文化,知道如何跟美方谈判以获取双赢协议,不是美国说什么都好。不止在美国,台积电要在全球其它国家和地区新建晶圆厂的话,也要面对类似的问题和解决方案。

近几年,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建设本土化晶圆厂,以及以台积电为代表的中国台湾地区晶圆厂向全球拓展,正在对中国台湾地区晶圆代工全球市占率产生影响。

世界各国政府正在提供补贴或税收优惠,以鼓励建设本地芯片生产线,目的是最大限度地降低对亚洲,特别是中国台湾的晶圆代工依赖度。

TrendForce(集邦科技)表示,随着美国,中国大陆和其它国家及地区竞相建立本地晶圆厂及其生态系统,以提高芯片自给能力,中国台湾晶圆代工业在全球的市占率将会在未来几年明显下降,TrendForce预计,到2026年,中国台湾晶圆代工业的全球市占率将从现在的66%下降到44%。

统计数据显示,到2026年,美国在先进芯片领域的市场份额将升至12%。预计中国大陆的市场份额将从现在的24%上升到2026年的26%。

03、结语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最新报告显示,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美国出口限制将在未来12-18个月内削弱台积电的收入。

2024年,阻碍台积电营收增长的全球经济因素大概率会好转,然而,另一大影响因素——美国出口限制——在可预见的未来难以改善,它会持续对台积电的营收产生负面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台积电在欧美日地区新建晶圆厂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可以对冲掉一部分美国出口限制的负面影响(本地化生产,可以不用走或少走国际贸易通道),另一方面,它会对台积电的成本和当地适应能力提出挑战。到那时,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类似于这次对美国晶圆厂员工吐槽的表态,恐怕还会在其它地区出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