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爱驰汽车“宫斗”始末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爱驰汽车“宫斗”始末

当一家2000人的车企,卖了不到10000辆车......

文|车市物语

每一家走到生死边缘的新势力企业,都要经历“讨薪”的风波,爱驰汽车也无法“免俗”。

5月末的一个下午,爱驰的高管们在微信群里因为财务问题产生了争执,财务总监敦促爱驰创始人兼总裁付强签批公司员工的社保公积金支付。多名管理层在微信群里附议,请付强审批,但他坚称“早已签过字,且与我无关”。

签字的“罗生门”让爱驰汽车内部的“权力制衡”浮出水面,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年初,付强频繁往返爱驰汽车总部上海与生产基地江西上饶之间,自3月份起,公司的财务支出需由付强、CEO邱孝川、董事长张洋及上饶基地四方共同签字方可生效。

“3月份开始,公司就没有正常发工资了。”在爱驰汽车工作过的员工陈威(化名)透露,爱驰20多位中高层管理者基本都已离职。对于近期爱驰宣布成立股东治理临时工作组,付强疑似重新执掌大权的消息,陈威并不感到意外。“如今这情况,除了付强大概没有管理层能代表公司了。”陈威感慨道。

爱驰的危局是淘汰赛下非主流新势力举步维艰的缩影,也揭开了新势力的遮羞布。当风口褪去,一地鸡毛的摊子要如何体面收场?

“爱驰速度”

成立于2017年的爱驰,与当时很多造车新势力一样,创始人在传统车企有着“豪华”的履历。付强曾在一汽-大众、上汽大众斯柯达、北京奔驰、沃尔沃等车企担任要职。

成立当年,爱驰就宣布在江西上饶投资建厂,随后斥资17.47亿元增资江铃控股解决了生产资质的问题。前上汽集团CFO、时任爱驰汽车CEO的谷峰称之为“爱驰速度”,表示几乎没有第二家新势力可以做到。2018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语出惊人,“造车花不了那么多钱,天天喊着要融资一两百亿的是没自信的表现。”彼时,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刚说出“没有两百亿不要造车”的名言。

对于一家一出手便是17亿的新势力来说,当时的爱驰可能确实“不差钱。同样是解决资质,理想汽车花了6.5亿元收购了重庆力帆的资质”;威马汽车以11.8亿元收购大连黄海和中顺汽车获得新能源生产资质……

“汽车是支柱型产业,江西上饶政府一直给我们很大的支持”。2018年,谷峰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5月,江西省发展升级引导基金完成对上饶市明驰新能源创新投资中心(简称明驰基金)出资。该基金总规模10亿元,其中省引导基金出资3亿元,专项投资于爱驰汽车有限公司。

于是,爱驰完成了总部在上海,汽车生产基地在上饶的布局。同时,付强在爱驰汽车成立后不久就将重心放在了海外市场。公开资料显示,在2017-2020年间,爱驰在德国设立了电动跑车研发中心和工厂,并在慕尼黑成立了海外事业部和欧洲销售公司。

2020年,当主要的新势力车企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年销量均破两万大关时,爱驰的销量还在千辆徘徊,经营很快陷入困境。有消息称,同一年,曾任上汽集团总裁的陈志鑫加入爱驰汽车担任顾问的角色,很快他就发现了公司“缺钱”的窘境。有公开报道称,2021年11月,爱驰向员工发布邮件,表示10月工资将延迟发放。

于是,销量未见起色的爱驰不得不寻找下一笔“救命钱”。直到2022年,陈炫霖带着他的广微控股入场…..

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7月20日晚,爱驰汽车发了一篇《关于成立股东治理临时工作组的通知》的邮件,《通知显示》,将由朱小华、付强作为股东治理临时工作组组长,负责爱驰的运营管理工作,且重新任命了人力、财务、研发、销售等核心版块的负责人,堪称高层“大换血”。而担任爱驰汽车董事长一职的张洋却不在名单之列。

“名单里都是付强那边的人”陈威表示,这并不是爱驰内部第一次洗牌。

2022年年初,持续负债亏损的爱驰汽车成功获取一笔数亿美元的融资,融资方是来自上海东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东柏集团)的“陈炫霖”, 他同时也是广微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值得注意的是,自2017年开始,陈炫霖就已经参与了爱驰汽车的多轮融资。

不过这一次,陈炫霖的“馈赠”标好了价格:当时担任爱驰汽车董事长、法人代表的付强让渡出了部分对公司的管理权与控制权,陈炫霖成为爱驰汽车的董事长。随之而来的是,爱驰汽车核心管理团队迎来换血,王东晨、谷峰、吴静等“付强系”高管退出,“广微系”张洋任CEO。

有报道显示,陈炫霖在爱驰就职不到五个月,其所在的投资机构就“暴雷”了,随之而来的是,陈炫霖所持爱驰汽车股份也被冻结。于是,陈炫霖辞去爱驰汽车公司董事长职位,继续担任董事职位,董事长职位由“广微系”张洋接替。

陈威表示,虽然付强不担任董事长一角,但他依然掌握着人力、采购、海外渠道等公司的核心版块。“甚至在去年6月,海内外一众车企陷入裁员传闻时,爱驰开启了福利和待遇都十分不错的“千人招聘计划”,涵盖了包括研发、产品等上千个岗位。

“那个时候进爱驰的新员工,涨薪幅度都非常乐观,有的可到300%。”陈威说道,这个计划发布之后在公司内部引起过质疑,毕竟当时爱驰并没有大型的新项目出现。在关键角色的任命上,付强选择了公司CEO邱孝川去管理上饶基地。可以说,公司的命脉都在付强手里。据知情人士透露,邱孝川已经于近期从爱驰离职。

不过,陈炫霖的“出走”一定程度上恶化了公司的财务状况。另一方面,爱驰也在计划通过上市融资的方式解决资金问题。

2022年9月,美股上市的教培企业华夏博雅称拟与爱驰签订合并协议,爱驰将通过反向收购的方式在美股上市,交易完成后,爱驰估值 50 亿-60亿美元。然而,这个计划在今年年初“黄了”。

“没有新的投资,又上市无望,各方利益只能选择如何保全自己。”陈威说道,在盘根复杂的利益关系背后,各方势力互相掣肘,带来了过度的内耗。一直有员工评价爱驰“管理混乱”。

在陈威看来,早在去年年底,爱驰的雷就已经埋下了。2022年11月,爱驰宣布与泰国菲尼克斯EV达成战略合作,签下15万采购大单。“签下了这么大的订单,正常流程应该很快就排单生产,但在采购关键零部件时,付钱迟迟未签批,导致这事儿一直悬而未决,估计八成也黄了。”陈威说道。

“冒险家的游戏”

据陈威透露,自今年4月开始,全公司就有10%的裁员名额,直到5月份,这个数据扩大到30%。断臂求生也好,壮士断腕也好,再小的概率落到个人头上也是1。7月初,爱驰员工公开了讨薪信,表示2000名员工背后是2000个被欠薪影响的家庭。

与上海总部员工同样焦灼的还有上饶基地的员工,从3月开始,他们就没有正常领到工资。7月10号,几名员工代表与上饶经开区管委会、爱驰公司代表进行了三方协商。爱驰给出的答复是,要么等新的投资进来,要么失败了申请破产还清拖欠员工的工资和社保。并且承诺会优先补偿给上饶与上海的员工。

爱驰汽车上饶工厂 图片来源:爱驰官网

“企业的经营保不准是好是坏,现在外面竞争激烈,我们也没有想到疫情结束之后,公司会变成这个样子。”面对上饶员工的讨薪,爱驰公司的代表如此感慨道。也有员工直言,一直靠融资生存下去并不是长久之计。“有那么多投资吗?我们自己的产品如果销不出去,很难有前途”。而爱驰代表给出的回复是“这是冒险家的游戏,大家如果想享受后面,就应该承担眼前(的风险)。”

诚然,创业就是一场豪赌,更何况动辄百亿的新势力。“其实,付强系与广微系之间有过博弈,广微系希望付强交出对核心版块的控制权以减少互相掣肘。但是,付强希望掌控上饶基地,同时通过知识产权的方式对爱驰生产的车辆进行收费。”陈威透露,最终双方并没有谈拢,留下了一地鸡毛与一屁股债。

2018年,谷峰曾断言,造车新势力不会死在资金上,而是死在产品上。彼时“不差钱”的爱驰或许没有料到今天被2000名员工讨薪的结局。只不过,爱驰不仅反复在资金上陷入苦难,还“死在了产品上”。当别家新势力月销量破万的时候,爱驰停留在了几十辆…..

毫无疑问,离开过去成功的舒适区加入创业大军,付强在内新势力的创始人不仅是一位冒险家,同时还具备好的战略眼光与资本运作能力。然而,当风口褪去,新能源汽车不再是资本的第一青睐,溃败的新势力却很难体面退出。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说,“股东总是很贪婪,他们希望尽可能快地榨干一家公司的每一滴利润,而拥有这家公司的人则不会那么贪婪。”那么,一个企业的发展,依靠的是管理者还是背后的资本?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爱驰汽车

2k
  • 爱驰汽车陷困境,或与前任董事长投资机构暴雷有关
  • 爱驰汽车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1833万余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爱驰汽车“宫斗”始末

当一家2000人的车企,卖了不到10000辆车......

文|车市物语

每一家走到生死边缘的新势力企业,都要经历“讨薪”的风波,爱驰汽车也无法“免俗”。

5月末的一个下午,爱驰的高管们在微信群里因为财务问题产生了争执,财务总监敦促爱驰创始人兼总裁付强签批公司员工的社保公积金支付。多名管理层在微信群里附议,请付强审批,但他坚称“早已签过字,且与我无关”。

签字的“罗生门”让爱驰汽车内部的“权力制衡”浮出水面,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年初,付强频繁往返爱驰汽车总部上海与生产基地江西上饶之间,自3月份起,公司的财务支出需由付强、CEO邱孝川、董事长张洋及上饶基地四方共同签字方可生效。

“3月份开始,公司就没有正常发工资了。”在爱驰汽车工作过的员工陈威(化名)透露,爱驰20多位中高层管理者基本都已离职。对于近期爱驰宣布成立股东治理临时工作组,付强疑似重新执掌大权的消息,陈威并不感到意外。“如今这情况,除了付强大概没有管理层能代表公司了。”陈威感慨道。

爱驰的危局是淘汰赛下非主流新势力举步维艰的缩影,也揭开了新势力的遮羞布。当风口褪去,一地鸡毛的摊子要如何体面收场?

“爱驰速度”

成立于2017年的爱驰,与当时很多造车新势力一样,创始人在传统车企有着“豪华”的履历。付强曾在一汽-大众、上汽大众斯柯达、北京奔驰、沃尔沃等车企担任要职。

成立当年,爱驰就宣布在江西上饶投资建厂,随后斥资17.47亿元增资江铃控股解决了生产资质的问题。前上汽集团CFO、时任爱驰汽车CEO的谷峰称之为“爱驰速度”,表示几乎没有第二家新势力可以做到。2018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语出惊人,“造车花不了那么多钱,天天喊着要融资一两百亿的是没自信的表现。”彼时,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刚说出“没有两百亿不要造车”的名言。

对于一家一出手便是17亿的新势力来说,当时的爱驰可能确实“不差钱。同样是解决资质,理想汽车花了6.5亿元收购了重庆力帆的资质”;威马汽车以11.8亿元收购大连黄海和中顺汽车获得新能源生产资质……

“汽车是支柱型产业,江西上饶政府一直给我们很大的支持”。2018年,谷峰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5月,江西省发展升级引导基金完成对上饶市明驰新能源创新投资中心(简称明驰基金)出资。该基金总规模10亿元,其中省引导基金出资3亿元,专项投资于爱驰汽车有限公司。

于是,爱驰完成了总部在上海,汽车生产基地在上饶的布局。同时,付强在爱驰汽车成立后不久就将重心放在了海外市场。公开资料显示,在2017-2020年间,爱驰在德国设立了电动跑车研发中心和工厂,并在慕尼黑成立了海外事业部和欧洲销售公司。

2020年,当主要的新势力车企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年销量均破两万大关时,爱驰的销量还在千辆徘徊,经营很快陷入困境。有消息称,同一年,曾任上汽集团总裁的陈志鑫加入爱驰汽车担任顾问的角色,很快他就发现了公司“缺钱”的窘境。有公开报道称,2021年11月,爱驰向员工发布邮件,表示10月工资将延迟发放。

于是,销量未见起色的爱驰不得不寻找下一笔“救命钱”。直到2022年,陈炫霖带着他的广微控股入场…..

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7月20日晚,爱驰汽车发了一篇《关于成立股东治理临时工作组的通知》的邮件,《通知显示》,将由朱小华、付强作为股东治理临时工作组组长,负责爱驰的运营管理工作,且重新任命了人力、财务、研发、销售等核心版块的负责人,堪称高层“大换血”。而担任爱驰汽车董事长一职的张洋却不在名单之列。

“名单里都是付强那边的人”陈威表示,这并不是爱驰内部第一次洗牌。

2022年年初,持续负债亏损的爱驰汽车成功获取一笔数亿美元的融资,融资方是来自上海东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东柏集团)的“陈炫霖”, 他同时也是广微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值得注意的是,自2017年开始,陈炫霖就已经参与了爱驰汽车的多轮融资。

不过这一次,陈炫霖的“馈赠”标好了价格:当时担任爱驰汽车董事长、法人代表的付强让渡出了部分对公司的管理权与控制权,陈炫霖成为爱驰汽车的董事长。随之而来的是,爱驰汽车核心管理团队迎来换血,王东晨、谷峰、吴静等“付强系”高管退出,“广微系”张洋任CEO。

有报道显示,陈炫霖在爱驰就职不到五个月,其所在的投资机构就“暴雷”了,随之而来的是,陈炫霖所持爱驰汽车股份也被冻结。于是,陈炫霖辞去爱驰汽车公司董事长职位,继续担任董事职位,董事长职位由“广微系”张洋接替。

陈威表示,虽然付强不担任董事长一角,但他依然掌握着人力、采购、海外渠道等公司的核心版块。“甚至在去年6月,海内外一众车企陷入裁员传闻时,爱驰开启了福利和待遇都十分不错的“千人招聘计划”,涵盖了包括研发、产品等上千个岗位。

“那个时候进爱驰的新员工,涨薪幅度都非常乐观,有的可到300%。”陈威说道,这个计划发布之后在公司内部引起过质疑,毕竟当时爱驰并没有大型的新项目出现。在关键角色的任命上,付强选择了公司CEO邱孝川去管理上饶基地。可以说,公司的命脉都在付强手里。据知情人士透露,邱孝川已经于近期从爱驰离职。

不过,陈炫霖的“出走”一定程度上恶化了公司的财务状况。另一方面,爱驰也在计划通过上市融资的方式解决资金问题。

2022年9月,美股上市的教培企业华夏博雅称拟与爱驰签订合并协议,爱驰将通过反向收购的方式在美股上市,交易完成后,爱驰估值 50 亿-60亿美元。然而,这个计划在今年年初“黄了”。

“没有新的投资,又上市无望,各方利益只能选择如何保全自己。”陈威说道,在盘根复杂的利益关系背后,各方势力互相掣肘,带来了过度的内耗。一直有员工评价爱驰“管理混乱”。

在陈威看来,早在去年年底,爱驰的雷就已经埋下了。2022年11月,爱驰宣布与泰国菲尼克斯EV达成战略合作,签下15万采购大单。“签下了这么大的订单,正常流程应该很快就排单生产,但在采购关键零部件时,付钱迟迟未签批,导致这事儿一直悬而未决,估计八成也黄了。”陈威说道。

“冒险家的游戏”

据陈威透露,自今年4月开始,全公司就有10%的裁员名额,直到5月份,这个数据扩大到30%。断臂求生也好,壮士断腕也好,再小的概率落到个人头上也是1。7月初,爱驰员工公开了讨薪信,表示2000名员工背后是2000个被欠薪影响的家庭。

与上海总部员工同样焦灼的还有上饶基地的员工,从3月开始,他们就没有正常领到工资。7月10号,几名员工代表与上饶经开区管委会、爱驰公司代表进行了三方协商。爱驰给出的答复是,要么等新的投资进来,要么失败了申请破产还清拖欠员工的工资和社保。并且承诺会优先补偿给上饶与上海的员工。

爱驰汽车上饶工厂 图片来源:爱驰官网

“企业的经营保不准是好是坏,现在外面竞争激烈,我们也没有想到疫情结束之后,公司会变成这个样子。”面对上饶员工的讨薪,爱驰公司的代表如此感慨道。也有员工直言,一直靠融资生存下去并不是长久之计。“有那么多投资吗?我们自己的产品如果销不出去,很难有前途”。而爱驰代表给出的回复是“这是冒险家的游戏,大家如果想享受后面,就应该承担眼前(的风险)。”

诚然,创业就是一场豪赌,更何况动辄百亿的新势力。“其实,付强系与广微系之间有过博弈,广微系希望付强交出对核心版块的控制权以减少互相掣肘。但是,付强希望掌控上饶基地,同时通过知识产权的方式对爱驰生产的车辆进行收费。”陈威透露,最终双方并没有谈拢,留下了一地鸡毛与一屁股债。

2018年,谷峰曾断言,造车新势力不会死在资金上,而是死在产品上。彼时“不差钱”的爱驰或许没有料到今天被2000名员工讨薪的结局。只不过,爱驰不仅反复在资金上陷入苦难,还“死在了产品上”。当别家新势力月销量破万的时候,爱驰停留在了几十辆…..

毫无疑问,离开过去成功的舒适区加入创业大军,付强在内新势力的创始人不仅是一位冒险家,同时还具备好的战略眼光与资本运作能力。然而,当风口褪去,新能源汽车不再是资本的第一青睐,溃败的新势力却很难体面退出。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说,“股东总是很贪婪,他们希望尽可能快地榨干一家公司的每一滴利润,而拥有这家公司的人则不会那么贪婪。”那么,一个企业的发展,依靠的是管理者还是背后的资本?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