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法拉第未来仍在巨亏,但贾跃亭离回国又近了一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法拉第未来仍在巨亏,但贾跃亭离回国又近了一步

能否获得中国用户的认可,贾跃亭能否解决财务问题,这些才是决定其能否回国的关键。

文|新媒科技评论

贾跃亭终于用行动证明了,他的造车梦不是“画饼”。8月14日,据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微信公众号消息,其已正式交付首辆极智科技顶奢FF 91 2.0 Futurist Alliance给首位塔尖用户。

首辆FF 91的交付,标志着FF将正式迈入完整的经营闭环阶段。而在同一时间,由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全资持股的法法汽车(湖北)在湖北黄冈正式注册成立。

众所周知,FF早在今年1月就公布了与湖北黄冈市的战略合作协议,并表示FF的中国总部将迁至黄冈市,当时已有不少网友猜测,莫非贾跃亭要回国了?

如今,法法汽车(湖北)正式落户黄冈, FF要将生产基地搬到黄冈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但落户中国是一回事,有没有足够资金启动造车,能否获得中国用户的认可,贾跃亭能否解决财务问题,这些才是决定其能否回国的关键。

01 FF国内多点开花?

在FF宣布与湖北黄冈市达成战略合作后,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一场双赢的合作,一直大力发展汽车产业的黄冈市需要引入新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刺激当地汽车产业;而FF也能借此获得包括政策、资金、区位、产业链等资源的协作。

看似互惠互利,但两者之间的合作关系似乎有点微妙。在FF与黄冈市政府双双发布了合作消息后,第一财经记者曾向黄冈市发改委、宣传部等有关部门求证消息,但得到的答复都是“不知道”。

而自从双方在1月传出合作消息后,接下来的半年里彼此都没再更新合作进度,即便是本次FF注册成立法法汽车(湖北)公司,也是相关媒体在企查查上查证的,FF与黄冈市政府均没有对外发布这一消息。

FF与黄冈市政府固然是奔着互惠互利的目标来达成合作的,但从以上情况来推测,双方的合作进度似乎充满了未知。

黄冈市政府曾先后引进了威马汽车、格罗夫氢能汽车等生产基地,但众所周知,威马汽车的生产目前已几乎停滞,而格罗夫氢能汽车属于氢能重卡,并非和消费者关系最密切的乘用车,即便生产目标拉满,年交车目标也不足万辆。

因此,黄冈市政府也在押注FF在国内的发展前景。假如FF生产基地最终能顺利落户黄冈,将有望重新盘活威马留下的生产基地,补全当地中高端的汽车产业链,黄冈市也能借着FF的光环吸引更多的产业链商家、投资资金进入,拉动黄冈市的经济,但前提是FF的资金必须得到位。

据“豹变”报道,FF想要真正落地黄冈,需要出资30亿元,同时,以黄冈市政府引导基金为主的相关方会配套出资20亿元。

也就是说,贾跃亭想推动FF在国内量产,也得先掏出真金白银。但一直缺钱的FF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带资进组”仍是未知,这可能也是双方合作进度一直难以推进的原因。

此外,早在法法汽车(湖北)公司成立以前,FF已分别在2017年、2020年注册了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等,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均包括汽车销售、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等。

彼时外界也曾猜测称FF的生产基地可能将落户在珠海,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正因如此,FF旗下一家公司落户在黄冈似乎也并不能说明什么,贾跃亭能否回国,终究还是要由资金说话。

02 贾跃亭距离回国还有多远

日前,FF公布了最新财务业绩报告,坏消息是二季度仍然亏损 1.25 亿美元,上半年净亏损为2.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6亿元);好消息是上半年的亏损规模较去年同期的2.95亿美元相比,已有所缩窄。

对于亏损规模缩窄,FF表示其中一个原因是研发费用降低。FF二季度的运营费用为494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375亿美元大幅下降了64%。这是因为FF在2022年已基本完成了与FF 91车辆相关的研发活动,二季度开始专注于生产交付环节。

这个亏损规模处于怎样的水平呢?跟国内新势力相比,FF的亏损竟然也不算差,目前蔚来仍未公布二季度财报,不过其在一季度亏损了48.03 亿元;而小鹏二季度则亏损28亿元,仅有理想在二季度实现了23.1亿元的盈利。

不过,这样的成绩似乎并不能让资本市场满意,财报发布后,FF的股价在当天暴跌了17.6%。从财报数据来看,FF的亏损收窄是得益于研发、经营成本的降低,以及部分费用被今年第二季度记录的有担保可转换票据,以及认股权证结算的较高非现金市值计算方法所抵消。

但FF即将迎来下一阶段的交付,公司也表示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将其制造团队扩大两倍,增加第二个轮班来提高产能,那么FF目前的资金能否应对这部分的投入?

财报显示,截至二季度末,FF流动资产总额为1.06亿美元,现金总额为1789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则是1.21亿美元,现金流同比锐减了约85%,单看流动资金的话,FF造车似乎“危矣”。

事实上,贾跃亭曾在6月发文就FF第二阶段交付延迟而致歉,并表示此次交付推迟的几个更深层次的系统性原因,是FF团队的工业化能力不足和融资能力不足,目前FF第二阶段的交付已经推迟到三季度。

因此,目前的FF就只能靠融资来续命了,截至2023年上半年,法拉第融资的现金流为1.8亿美元(约合 12.97 亿元)。

两部分资金加起来的话,FF账上约有20亿元人民币,要应付第二阶段的共创交付应该还是卓卓有余的,但要在黄冈建厂,却似乎还差点意思。

03 2025年有望全面盈利

不过,FF在财报公布后再次重申,公司目标是在2025年实现业务盈利,营业现金流收支平衡。但包括FF和贾跃亭均没有向外界透露将通过何种途径来达成目标,为此,我们不妨大胆猜测。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必然还是贾跃亭的吸金能力,车造不出来,就靠“画饼”来凑。事实上,FF造车8年,已不止一次陷入资金链断裂、破产等传闻中。

而FF最近的一次融资可以追溯到6月底,FF宣布已收到9000万美元的额外融资承诺和提前支付的1500万美元现有融资承诺,拿下共1.05亿美元的投资。

而就在半个月前,FF才对外表示首款车型第二阶段交付时间推迟到8月,并提出对公司普通股进行反向股票分割提案,以支持公司融资3亿美元加速FF 91 2.0产能爬坡。

1亿美元不够,就再来3亿美元,如果还是不够,相信贾跃亭还是能找到“金主”愿意为FF“发电”。如此看来,即便现金流有压力,FF或许还是能小碎步走向第三阶段的全面交付。

其次,则是贾跃亭曾经提到的“共享共创轻资产模式”。FF资金吃紧,但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以工代资”的代工厂,这样也能推动FF尽快实现量产,现金回流后,FF的经营就能持续。

去年2月,外媒就曾报道FF将与韩国汽车制造商Myoung Shin合作,共同生产FF旗下的第二款电动车型FF81,量产落地时间是2024年。而FF91此刻则正在FF租赁的加利福尼亚州汉福德租赁汽车制造厂中进行生产。

FF曾对外表示,代工模式是一种车企与车厂双赢的合作模式,好处在于投入少、产出快、同时也让代工厂的资源得到很好的发挥。

一直以来,FF到底在全球售出了多少辆车还是一个谜,即便所有车辆都能全面交付,FF到底能实现多少营收,能否支撑后续的研发和制造仍未可知。

因此,FF能够在尚未量产的前提下立下“两年内盈利”这一目标,其自信或许来自贾跃亭的个人魅力,毕竟不少网友都曾表示,贾跃亭卖的不是车,而是梦想,只要这份梦想足够炙热和感人,就总有人愿意为这份梦想买单。

但目前来看,黄冈市政府似乎并不愿意只为贾跃亭的梦想而掏钱包,因此FF到底能否在中国实现量产,贾老板不能光喊口号,还得拿出点真金白银的诚意来才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贾跃亭

  • 贾跃亭:FF近期和多家国内主机厂洽谈合作和零部件采购方案
  • 贾跃亭:法拉第未来正考虑推出第二品牌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法拉第未来仍在巨亏,但贾跃亭离回国又近了一步

能否获得中国用户的认可,贾跃亭能否解决财务问题,这些才是决定其能否回国的关键。

文|新媒科技评论

贾跃亭终于用行动证明了,他的造车梦不是“画饼”。8月14日,据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微信公众号消息,其已正式交付首辆极智科技顶奢FF 91 2.0 Futurist Alliance给首位塔尖用户。

首辆FF 91的交付,标志着FF将正式迈入完整的经营闭环阶段。而在同一时间,由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全资持股的法法汽车(湖北)在湖北黄冈正式注册成立。

众所周知,FF早在今年1月就公布了与湖北黄冈市的战略合作协议,并表示FF的中国总部将迁至黄冈市,当时已有不少网友猜测,莫非贾跃亭要回国了?

如今,法法汽车(湖北)正式落户黄冈, FF要将生产基地搬到黄冈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但落户中国是一回事,有没有足够资金启动造车,能否获得中国用户的认可,贾跃亭能否解决财务问题,这些才是决定其能否回国的关键。

01 FF国内多点开花?

在FF宣布与湖北黄冈市达成战略合作后,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一场双赢的合作,一直大力发展汽车产业的黄冈市需要引入新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刺激当地汽车产业;而FF也能借此获得包括政策、资金、区位、产业链等资源的协作。

看似互惠互利,但两者之间的合作关系似乎有点微妙。在FF与黄冈市政府双双发布了合作消息后,第一财经记者曾向黄冈市发改委、宣传部等有关部门求证消息,但得到的答复都是“不知道”。

而自从双方在1月传出合作消息后,接下来的半年里彼此都没再更新合作进度,即便是本次FF注册成立法法汽车(湖北)公司,也是相关媒体在企查查上查证的,FF与黄冈市政府均没有对外发布这一消息。

FF与黄冈市政府固然是奔着互惠互利的目标来达成合作的,但从以上情况来推测,双方的合作进度似乎充满了未知。

黄冈市政府曾先后引进了威马汽车、格罗夫氢能汽车等生产基地,但众所周知,威马汽车的生产目前已几乎停滞,而格罗夫氢能汽车属于氢能重卡,并非和消费者关系最密切的乘用车,即便生产目标拉满,年交车目标也不足万辆。

因此,黄冈市政府也在押注FF在国内的发展前景。假如FF生产基地最终能顺利落户黄冈,将有望重新盘活威马留下的生产基地,补全当地中高端的汽车产业链,黄冈市也能借着FF的光环吸引更多的产业链商家、投资资金进入,拉动黄冈市的经济,但前提是FF的资金必须得到位。

据“豹变”报道,FF想要真正落地黄冈,需要出资30亿元,同时,以黄冈市政府引导基金为主的相关方会配套出资20亿元。

也就是说,贾跃亭想推动FF在国内量产,也得先掏出真金白银。但一直缺钱的FF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带资进组”仍是未知,这可能也是双方合作进度一直难以推进的原因。

此外,早在法法汽车(湖北)公司成立以前,FF已分别在2017年、2020年注册了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等,两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均包括汽车销售、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等。

彼时外界也曾猜测称FF的生产基地可能将落户在珠海,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正因如此,FF旗下一家公司落户在黄冈似乎也并不能说明什么,贾跃亭能否回国,终究还是要由资金说话。

02 贾跃亭距离回国还有多远

日前,FF公布了最新财务业绩报告,坏消息是二季度仍然亏损 1.25 亿美元,上半年净亏损为2.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6亿元);好消息是上半年的亏损规模较去年同期的2.95亿美元相比,已有所缩窄。

对于亏损规模缩窄,FF表示其中一个原因是研发费用降低。FF二季度的运营费用为494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375亿美元大幅下降了64%。这是因为FF在2022年已基本完成了与FF 91车辆相关的研发活动,二季度开始专注于生产交付环节。

这个亏损规模处于怎样的水平呢?跟国内新势力相比,FF的亏损竟然也不算差,目前蔚来仍未公布二季度财报,不过其在一季度亏损了48.03 亿元;而小鹏二季度则亏损28亿元,仅有理想在二季度实现了23.1亿元的盈利。

不过,这样的成绩似乎并不能让资本市场满意,财报发布后,FF的股价在当天暴跌了17.6%。从财报数据来看,FF的亏损收窄是得益于研发、经营成本的降低,以及部分费用被今年第二季度记录的有担保可转换票据,以及认股权证结算的较高非现金市值计算方法所抵消。

但FF即将迎来下一阶段的交付,公司也表示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将其制造团队扩大两倍,增加第二个轮班来提高产能,那么FF目前的资金能否应对这部分的投入?

财报显示,截至二季度末,FF流动资产总额为1.06亿美元,现金总额为1789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则是1.21亿美元,现金流同比锐减了约85%,单看流动资金的话,FF造车似乎“危矣”。

事实上,贾跃亭曾在6月发文就FF第二阶段交付延迟而致歉,并表示此次交付推迟的几个更深层次的系统性原因,是FF团队的工业化能力不足和融资能力不足,目前FF第二阶段的交付已经推迟到三季度。

因此,目前的FF就只能靠融资来续命了,截至2023年上半年,法拉第融资的现金流为1.8亿美元(约合 12.97 亿元)。

两部分资金加起来的话,FF账上约有20亿元人民币,要应付第二阶段的共创交付应该还是卓卓有余的,但要在黄冈建厂,却似乎还差点意思。

03 2025年有望全面盈利

不过,FF在财报公布后再次重申,公司目标是在2025年实现业务盈利,营业现金流收支平衡。但包括FF和贾跃亭均没有向外界透露将通过何种途径来达成目标,为此,我们不妨大胆猜测。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必然还是贾跃亭的吸金能力,车造不出来,就靠“画饼”来凑。事实上,FF造车8年,已不止一次陷入资金链断裂、破产等传闻中。

而FF最近的一次融资可以追溯到6月底,FF宣布已收到9000万美元的额外融资承诺和提前支付的1500万美元现有融资承诺,拿下共1.05亿美元的投资。

而就在半个月前,FF才对外表示首款车型第二阶段交付时间推迟到8月,并提出对公司普通股进行反向股票分割提案,以支持公司融资3亿美元加速FF 91 2.0产能爬坡。

1亿美元不够,就再来3亿美元,如果还是不够,相信贾跃亭还是能找到“金主”愿意为FF“发电”。如此看来,即便现金流有压力,FF或许还是能小碎步走向第三阶段的全面交付。

其次,则是贾跃亭曾经提到的“共享共创轻资产模式”。FF资金吃紧,但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以工代资”的代工厂,这样也能推动FF尽快实现量产,现金回流后,FF的经营就能持续。

去年2月,外媒就曾报道FF将与韩国汽车制造商Myoung Shin合作,共同生产FF旗下的第二款电动车型FF81,量产落地时间是2024年。而FF91此刻则正在FF租赁的加利福尼亚州汉福德租赁汽车制造厂中进行生产。

FF曾对外表示,代工模式是一种车企与车厂双赢的合作模式,好处在于投入少、产出快、同时也让代工厂的资源得到很好的发挥。

一直以来,FF到底在全球售出了多少辆车还是一个谜,即便所有车辆都能全面交付,FF到底能实现多少营收,能否支撑后续的研发和制造仍未可知。

因此,FF能够在尚未量产的前提下立下“两年内盈利”这一目标,其自信或许来自贾跃亭的个人魅力,毕竟不少网友都曾表示,贾跃亭卖的不是车,而是梦想,只要这份梦想足够炙热和感人,就总有人愿意为这份梦想买单。

但目前来看,黄冈市政府似乎并不愿意只为贾跃亭的梦想而掏钱包,因此FF到底能否在中国实现量产,贾老板不能光喊口号,还得拿出点真金白银的诚意来才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