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
SLG再变天?网易这一王牌突然飙升榜一,腾讯4399激烈交锋

对于主打长线运营的SLG品类而言,坚持内容营销、持续打造品牌是当下主流的营销方式。

全世界最不希望QQ堂停服的人

糖果王国的勇士结束了使命。

米哈游想要成为“头号玩家”

以游戏为载体构建一个“绿洲”般的虚拟世界,或许才是米哈游的终极野心。

2022年,是时候来一款老少咸宜的派对游戏了

派对游戏的空窗,谁来填补?

为了满足残障玩家的需求,游戏行业还需要做些什么?

残障人士仍然将玩游戏视为一种积极向上的消遣。

游戏版号来了,我仍选择离开

留下来的更卷,离开的也不后悔。

手游重度化,会不会打开产业的“潘多拉魔盒”?

游戏市场竞争压力已经使中小型企业苦不堪言

《退休模拟器》的退休生活:既不真实也不理想

不少人早早从20岁出头刚步入职场生活时,就已经盘算其自己的退休生活了。

游戏版号放开,资本市场为何“视而不见”?

未来,搭载元宇宙概念的游戏厂商依靠这“国内+国外”两条腿走路,必定越走越远、越走越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