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
艺术家向京:当代艺术最大的短板就是学术的缺失

“我们真正的文化意识是透过学术的工作才能够真正达成的。”

【专访】莫瑞吉奥·卡特兰:你永远不知道艺术家会从复制当中创造什么

“你永远不知道我们会从复制、混合和迁徙中创造出什么。每一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复制。我的朋友,这就是原创性。”

【思想界】街头艺术家班克斯自毁作品 颠覆的艺术是否难逃资本的收编?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街头艺术家班克斯自毁作品以及张艺谋的新片《影》。

当艺术向金钱反咬一口:班克斯与自毁艺术的传统

艺术已经快要被金钱逼死了。市场把想象变成了一种投资,把抗议变成了某些商业大亨家中的装饰。艺术品仅剩的真正反叛方式便是在被售出的一刻毁灭自我。

【专访】何多苓:只为自己画画,也不是每个时代的艺术家都能享有的权利

“很多人觉得艺术家要关注社会生活,表现人间疾苦,而我画的东西仿佛是些风花雪月。但我自己觉得,我要创造一个个人世界,让自己能在其中休息、逃避。我可能比较自私吧,只为自己画画。”

【杜尚逝世50周年】我很幸运  基本上没有为了糊口去工作

“棋手们是一群迷迷瞪瞪的人,两眼一抹黑,戴着眼罩,在某些方面有些像疯子,这实际上也是艺术家们应该具有的。但是通常艺术家们不这样。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下棋更让我有兴趣。”

2018年特纳奖:在这个赤裸裸的世界 艺术成为一种见证

在今年的展览里,没有绘画,没有雕塑。

【专访】艺术家杨泳梁:传统中国画的意境和我们的生活是反的

“相机好似他的画笔,他想拼凑出一个摩登时代与自然生活的裂谷间,正在失落的桃花源。”

越后妻有艺术节:凋敝乡村废弃小学,以艺术之名获得重生

北川富朗从⼀开始就坚持不把作品都集中在某个区域,因为那样固然⽅便游客参观,但会失去了这些艺术品原本应该承担的意义:将外来的客⼈不断引⼊山村角落,制造与当地居⺠的相遇和交流。

【专访】艺术家仇大雄:如果你的作品是垃圾  即使是仇英的后人也毫无意义

“无论喜欢与否,我们所有人都必然会传承一部分前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