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
【专访】徐冰:我喜欢去触碰大家没有意识到的部分

“中国文字的象形性、符号性,就直接指涉到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性格中最核心的部分,也影响到我们的思维方式,以及今天中国是怎么回事。”

【专访】刘小东:艺术改造社会的能力微乎其微 但它让我活得有痛感

“我不是为了使一张绘画变得完美去画的,我是希望我的绘画有更多的社会参与意识。”

蔡国强:艺术不是用来解决社会问题的

“艺术家要防止成熟,我就不喜欢看成熟的艺术,我喜欢朴实的情感。对我来说,表现说教、成熟的感觉是要警惕的。”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7:学者从3776个展览中精选出141个艺术家的作品

这是一场囊括了2017年中国当代艺术重要成就的展览,或多或少回应了当代生活中某些突出的问题、经验和感受。

法国艺术家波尔坦斯基:用旧衣服、照片和心跳声刻画记忆

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在中国的首次大型个展“忆所”(Storage Memory)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

邱志杰:民间,重构的故土

每当文明遭受坎陷,每一代文艺复兴的发动者,总是会回到“民间”这个母体,来寻找秘藏的基因。汤因比所惊奇的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的生命力,正在于此。

艺术可以改变世界吗?

艺术家是罪恶的目击者,并且让观众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所处的世界。

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我的展览告诉观众  他们并不愚蠢

在艺术界,常见的是一种由上至下的权力关系,有点精英主义的。美术馆的作品常常试图告诉观众:你不够聪明,因此无法理解这些作品。对我而言,告诉观众,或者向他们传达他们很棒,这点十分重要。

“邱注上元灯彩计划”:历史宿命论的另一种解读

每隔一段时间,历史上就会出现一位“幼帝”,有“幼帝”就会有“权臣”,就会有试图推翻他的“野心家”和“刺客”……艺术家赋予每个角色一个具体的形象,将他们具象化为展厅里的一件件装置作品。

现代艺术如何为富人服务

“三十年前,百万富翁喜欢的是游艇和飞机。他们对艺术一点也不感兴趣。但是对于现在的巨富而言,对艺术不感兴趣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