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话
【专访】作家朱琺:儒家正统秩序摒弃掉的东西就是怪谈生存的土壤

南方的故事荒腔走板,怪谈的背后暧昧不清。朱琺如何重述越南怪谈?

把林徽因纳入女权的范畴讨论,只怕她自己料想不到|林徽因逝世65周年

她不止是一个成就斐然的个体,也是一代新型知识分子的缩影。

【专访】解决国家危机类似心理治疗?与贾雷德·戴蒙德谈移民、新冠肺炎与政治僵局

我们或许能够用戴蒙德的“国家危机解决框架”来理解我们当下的危机,但要真正解决它,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思想资源和对人类未来更激进的想象力。

【专访】剑桥历史教授理查德·J.埃文斯:搞清楚纳粹如何以及为何上台,在今天与在过去一样重要

我们对纳粹德国的认知被二战与大屠杀投下了巨大的阴影,或许我们从不曾真正系统性地了解纳粹德国。

冯媛:性别平等是最漫长的革命,要保持愤怒、希望和行动 | 北京世妇会25周年

“我觉得我们要保持愤怒,保持希望,保持行动。”

财经作家孙骁骥:习惯的形成会改变消费观念,继而形成新的消费文化 | 疫时对话系列

“以后我们可能真的会停下来反思一下,除了消费,我们还能干什么?”

保护生物学学者王放:只是禁食野生动物,长远的生态安全就还不乐观 | 疫时对话系列

如何与野生动物共生共存,需要我们更审慎地制定规则,落实计划,甚至改变城市规划的现有方案。

医疗史学者皮国立:中医需要找到自己的战场,用实证来正名 | 疫时对话系列

“首先自己需要懂中医,有中医理念,再去做西方医学的事情,我觉得倒是可以作为一个中医未来发展的可能。”

【专访】哈佛学者宋怡明:在服从与反抗之间,明代人如何与国家互动协商

《被统治的艺术》用真实的明史告诉我们,通过了解过去的人如何在服从和反抗之间的灰色地带谨小慎微地辗转腾挪,或许也能更好地理解当下。

【专访】张新颖:读书的目的是使自己获得营养,不是为了跟别人比较

他从对沈从文的分析延展开去,直至人之高贵、读书的意义,“人要对人好”的文明,以及对潮流的警惕与对自我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