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话
【专访】毛尖:认同富人,职场虚假,国产剧从“粉色现实主义”走到“硬现实主义”还有很远

“二十年来我们的偶像剧在美学上没有任何进步,没有任何破坏力,不对当下社会有检讨,总是斗小三,要不然就是往上爬。”

【专访】社会学者沈洋:服务业男女工人以不同方式处于劣势,性别阶层户口不平等彼此交织

在亲身体验了顾客的冷眼、对餐饮业农民工的生存状态有了切实体会后,沈洋指出了他们付出情感劳动背后的疲惫与沮丧,以及这一群体因阶层低而几乎变得不可见的现实困境。

【专访】艺术史学家柯律格:抱怨中国艺术被忽视没用,关键是要有优秀的研究

“西方正典不足以定义完整的‘艺术史’,我坚信这种视野更开阔的新观念是正确、必要,且值得我们为之努力的。”

【专访】作家朱琺:儒家正统秩序摒弃掉的东西就是怪谈生存的土壤

南方的故事荒腔走板,怪谈的背后暧昧不清。朱琺如何重述越南怪谈?

把林徽因纳入女权的范畴讨论,只怕她自己料想不到|林徽因逝世65周年

她不止是一个成就斐然的个体,也是一代新型知识分子的缩影。

【专访】解决国家危机类似心理治疗?与贾雷德·戴蒙德谈移民、新冠肺炎与政治僵局

我们或许能够用戴蒙德的“国家危机解决框架”来理解我们当下的危机,但要真正解决它,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思想资源和对人类未来更激进的想象力。

【专访】剑桥历史教授理查德·J.埃文斯:搞清楚纳粹如何以及为何上台,在今天与在过去一样重要

我们对纳粹德国的认知被二战与大屠杀投下了巨大的阴影,或许我们从不曾真正系统性地了解纳粹德国。

冯媛:性别平等是最漫长的革命,要保持愤怒、希望和行动 | 北京世妇会25周年

“我觉得我们要保持愤怒,保持希望,保持行动。”

财经作家孙骁骥:习惯的形成会改变消费观念,继而形成新的消费文化 | 疫时对话系列

“以后我们可能真的会停下来反思一下,除了消费,我们还能干什么?”

保护生物学学者王放:只是禁食野生动物,长远的生态安全就还不乐观 | 疫时对话系列

如何与野生动物共生共存,需要我们更审慎地制定规则,落实计划,甚至改变城市规划的现有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