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话
【专访】与美食作家扶霞聊饮食偏见、Omakase与疫情:外来者的视角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饮食文化

“我认为很重要的是,一批人应当努力学习外语,爱上外国文化和烹饪并潜心研究,因为这有助于促进跨文化的共情与理解。”

【专访】在电子世界失去主体性:没有游戏,未成年人就不会沉迷网络了吗?

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再次公开征求意见之际,界面文化采访了儿童青少年心理学家、网瘾症临床和心理治疗专家银子。她发现,父母和孩子在面对电子环境的时候都产生了适应性的困难,一起沉迷甚至相互指责。

从清朝到现在,法律如何影响中国女性的权利? | 专访

赵刘洋认为,在扬弃传统中国法律中对妇女道德压迫的内容之余,我们也应当看到传统法律“仁治”理念中保护弱者、重视家庭等道德关怀的重要性。

【专访】《学做工》作者保罗·威利斯:中国年轻人正被物质秩序和文化秩序的同步变化深刻影响和塑造

威利斯认为,如果我们真的在乎社会公平,我们就需要更深入地记录和分析普通人的能动性和他们在日常实践中制造的意义,重新定义阶级,将失意者拉出民粹主义的陷阱。

【专访】社会学者李永萍:农民家庭面临的问题在学界和媒体的讨论中有些被夸大

一方面,我们往往将中国乡村视为均质的、一成不变的地区,忽视了乡村地区极大的地域差异,这会将部分地区的问题放大为某种普遍性问题;另一方面,我们往往也未能充分认识到现代化力量重塑农民家庭和乡村社会既有弊也有利。

【专访】废名研究从沉寂到热闹,也是文学评价标准从单一走向多元的过程

“我之所以研究废名,是因为感觉到废名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他能够超越一般作家,也能够实现自我超越。”废名研究专家陈建军说。

从取消文化到阅读退化:罗琳为何被读着《哈利·波特》长大的读者所抛弃?| 圆桌

20年前那些读着《哈利·波特》长大的读者,现在正好构成了批评、辱骂、攻击罗琳的主力。

【专访】《逆流年代》作者纳达夫·埃亚尔:未受益的西方人反对全球化,新兴国家虽获益但心怀疑虑

纳达夫写道,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进一步揭露了20世纪政治退化以无力解决当下挑战的事实。世界正处于一个激变时刻,全球秩序亟需变革。在他看来,人们既能为民族和宗教而战,也能为自由、科学、理性、互惠合作等普世价值观而战。

【专访】在网络信息混乱和医疗资源紧张的今天,哪里才是医患彼此理解的平衡点?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胸外科主治医师王兴在新书《病人家属,请来一下》中认为,紧跟指南的不一定就是好医生,太简单机械,缺乏担当、思辨和人文关怀。

【专访】美国作家凯瑟琳·布:把“穷人”设想成一个庞大的、无区别的阶级是荒谬的

“穷人的彼此斗争是如此激烈,导致他们无法团结起来与当权者对抗,争取更要紧的共同利益。这个情况的悲剧性和战略意义并不只在印度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