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话
【专访】美国作家凯瑟琳·布:把“穷人”设想成一个庞大的、无区别的阶级是荒谬的

“穷人的彼此斗争是如此激烈,导致他们无法团结起来与当权者对抗,争取更要紧的共同利益。这个情况的悲剧性和战略意义并不只在印度存在。”

编辑部聊天室 | 奶茶与郊野同为“快乐老家”:对于快乐的追寻与反思

奶茶零食、家居太极、模特出丑、韩国综艺,将让我们从家和办公室短暂地解放,如何获得平静与快乐却是个更大的问题。

“三孩”之后:职场上,生育政策影响女性发展;家庭内,夫妻权力关系难以改变 | 专访

社会学者沈洋指出,性别规范和职场规则交织在一起造成女性在职场和家庭中的两难困境,导致生育率的下降。

新冠肺炎敲响了孤立主义的警钟,他人的问题迟早会变成我们自己的问题 | 专访

“虽然新冠肺炎传染和杀死了千万人,但它发生在一个许多人不相信科学、拒绝改变生活习惯的年代。在疫情还未平息之前,人们就‘只想回到正常生活’,这一事实暗示了新冠肺炎大概率不会对社会产生任何切实的影响。”美国东斯特劳斯堡大学微生物学教授约书亚·S.卢米斯在专访中说。

【专访】政治学者李筠:文化开放主义和文化保守主义在交战中互相推进,成就更高级的文化

古罗马为什么是政治学富矿?政治学为何要在今天重提“帝国”?古罗马在军事、宗教、文化等方面的经验对今天的中国有何启示?《罗马史纲》作者李筠在采访中回答了这些问题。

当老龄化趋势避无可避,我们要如何设想一个能够安心老去的社会? | 专访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杨帆认为,我们既不能简单地将中国社会和其他老龄化形势严峻的社会比较,也不能忽视中国社会切实存在的特殊问题。

【专访】物质文化史研究者孟晖:朴素不是中国女性传统美德

“我希望让今天的人知道,中国古代女性形象有各种各样的,并不是苍白无力、没有存在感的。”

【专访】发展心理学者任丽欣:不是说鸡娃有什么意义,而是不这么做家长会有道德压力

“家长是很无奈的,道理他都懂,但是竞争的压力摆在面前。”

【专访】历史学家赵冬梅:要建立更为精细的民族自豪感,而不是糊涂的民族自豪感

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升斗小民,个人及群体的身份、地位、活动空间乃至命运无不取决于制度。而当芸芸众生的命运交织到一起,就谱写了一个国家的命运。

震后灾区的灵异传说,是巨大心理创伤后的一种病症吗?| 日本3·11大地震十周年

从灾后重建的角度来说,3.11大地震的受灾地区的确在外表上看来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祥和,但灾难亲历者心中的创口或许永远都无法完全抚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