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话
【专访】历史学家赵冬梅:要建立更为精细的民族自豪感,而不是糊涂的民族自豪感

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升斗小民,个人及群体的身份、地位、活动空间乃至命运无不取决于制度。而当芸芸众生的命运交织到一起,就谱写了一个国家的命运。

震后灾区的灵异传说,是巨大心理创伤后的一种病症吗?| 日本3·11大地震十周年

从灾后重建的角度来说,3.11大地震的受灾地区的确在外表上看来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祥和,但灾难亲历者心中的创口或许永远都无法完全抚平。

【专访】日本研究者沙青青:某些裂痕在日本社会的超稳定结构下悄然出现

“尽管安倍这些偏右翼的政治家始终不愿意承认不平等的加剧已成现实,坚持日本是平等的富裕社会,但事实上它已经和全世界的风潮一样,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特朗普卸任,但关于政治极化和平台言论审查的争论还远未结束 | 圆桌

跨国社交平台已经成为当代生活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之一,如何在公共表达的自由和打破信息茧房、减少冲突伤害之间保持平衡,将是一项长期的全球性挑战。

【专访】历史学家王元崇:屈辱史观会对新一代的集体记忆产生负面影响

在采访中,王元崇也提到了通俗历史写作的问题,他说道:“虽然史景迁对清史的理解可能和二月河都没法比较,但国内有大批的读者追捧史景迁,另一方面又看不起二月河。”

【专访】教育学者郭初阳:鸡娃家长更多是考虑自己,把孩子视为一种攀比的客体

“鸡娃家长的方向用错了,最后完全迷失自我,把自我全部投射到孩子身上去了。”

对话心理学家喻丰: 积极心理学成显学是正能量霸权吗?

积极心理学火爆的另一面,是社会上涌现出了多种多样、令人眼花缭乱的幸福方法论。受到认可的学院派积极心理学和鸡汤民科的区别在哪里?积极心理学和我们常说的“正能量”是不是一回事?

【专访】政治学学者徐曦白:2024年,民主党可能会迎来更大的失败

“自由派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文化价值观远远比美国的主流价值观偏左,他们可以活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泡泡里,但稳固的政治联盟不可能建立在取笑、羞辱自己应该争取的对象,以及空谈理论和秀优越感的基础之上。”

【专访】淡豹:写小说能让人物说出我要求他说的话,我不愿意放弃这种特权

淡豹在采访中谈到,环境落实到每个人的心态、选择和行为能力上的差别究竟在哪里,这是小说应该去试着挖掘的。在小说里你可以创造一个场合,让不同的人奇异地相逢,展开一些在现实和网络中都没有办法指望展开的对话。

【专访】毛尖:认同富人,职场虚假,国产剧从“粉色现实主义”走到“硬现实主义”还有很远

“二十年来我们的偶像剧在美学上没有任何进步,没有任何破坏力,不对当下社会有检讨,总是斗小三,要不然就是往上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