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话
【专访】“不合时宜者”马原:我的小说当初不是瑰宝,现在也不是垃圾

马原说自己一生都是“异类的小众的作家”,也正因如此,“在任何时代我都不会走红,但是我会被阅读。”

【专访】历史学家仇鹿鸣:李林甫是个相当能干的人物,有非常好的“吏才”

仇鹿鸣与我们聊了聊《长安十二时辰》背后真实的唐史、学界对“奸臣”李林甫及其是否应该对安史之乱负责的看法,以及当下人对“盛唐气象”的想象。

【专访】《拉面》作者顾若鹏:“国民饮食”是一种被发明的传统

所以拉面是中国的发明还是日本的发明?顾若鹏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他写作这本书的目的,正是提醒读者“国民美食”背后的复杂性。

【专访】作家张翎:贫穷会黏在人的身上,像他的另一层皮

张翎在海外以中文写作,她将自己所处的这一位置比喻成“陷落在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中间灰色地带”——一方面,她昔日的诊所同事和闺蜜看不懂她的作品;另一方面,她与中国主流的写作圈子保持着距离。

【专访】周濂谈五四遗产和平等价值:乞丐不会妒忌皇帝,但我们会妒忌自己的邻居

周濂指出,作为中国的启蒙运动,五四运动中深刻影响了一百年中国政治历史的价值是平等。“一方面我们要肯定平等的价值,一方面也要时刻警惕它的负面的效应。”

【专访】地图史学家杜泽:海怪象征人类幻想世界中经久不息的浪漫情结

“无论是在西方文化还是东方文化中,人们总是会想象世界上的那些边边角角的隐秘地带充满了奇怪的、古怪的、危险的生物,海怪就是其中的一种。”

【专访】《林语堂传》作者钱锁桥:鲁迅太热,周作人太冷,林语堂两边都不是

《林语堂传》的作者钱锁桥说,在鲁迅与胡适之间,林语堂也两边都不靠,他走一条自己的路,自比“在黑暗中吹口哨”。

【专访】历史学家连玲玲:百货公司看似女性化,实际上还是个男权世界

有的市井小民是从来不出远门的,所有生活衣食住行所需就在隔壁,买东西也不需要进入到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之中。当然有人从来没去过百货公司。但是难道都是这样吗?就算不逛百货公司,普通市民也不会自外于霓虹灯的现代性影响。

【专访】历史学家徐国琦:太强调不同,会被狭隘的民族主义所蒙蔽

“中国历史学者写的书不少不好看,一是观点不新颖,二是不会讲故事,三是太面面俱到,材料堆砌。”

按揭凯恩斯主义:美国金融危机之源?

人们通常将美国视为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典型,但《过剩之地》一书首先即破除了这一刻板认知,而认为美国在力行政府对经济社会干预的冲动这一点上与世界各国的政府并无区别,区别仅仅在于政府的干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