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话
【专访】悲伤心理治疗师茱莉娅·塞缪尔:上着呼吸机死去是一种糟糕极了的死亡方式

“我不认为不同人的去世会带来不同等级的悲痛,每个人的去世都是独特的,并且有自己的复杂性。但是,有些种类的死亡比其他种类更加复杂,悲痛更加难以排解。”

与陆庆屹聊《四个春天》:“有的人想要的东西太多,反而失去了意义”

“我们的生活里从没出现过沮丧和抱怨。父母不需要考虑得失,也不需要别人同情,甚至不需要别人的理解,本着‘人’的身份行事,反倒轻松自在。”

【专访】常博逸:人工智能将颠覆一切,“人类帝国的覆灭”源自自满和懒惰

我们需要警惕,一个由人工智能构建的标准化、稳定、冷静的世界将维护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损害所有其他人的利益。

音乐剧《歌舞线上》在沪上演,它是如何改变百老汇戏剧生态的?

“百老汇传奇”巴约克·李从她的自身经历出发,与我们聊了聊《歌舞线上》在百老汇音乐剧史上的里程碑意义,以及百老汇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至今的转变。

【专访】陈平原:单就读书而言,“多快好省”不是好策略

从晚清画报谈开去,我们与北大中文系教授陈平原聊到了读图时代、听书时代的阅读要义,以及在当下国学热与社会广泛焦虑的大背景下,我们应如何正确处理传统与西方的认知与关系。“很多人觉得今天中国强大了,不该再揭以往的伤疤……这种盲目的乐观,对中国的进一步发展会有妨害。”

【专访】刘亮程:我不知道中国作家的心灵方向,他们以故事机器压榨人性

50多岁后回归村落,刘亮程觉得好像又回到了从前的生活:他又可以听到树上的鸟叫、风刮过树叶的声音,或是一粒尘土落在地上的声音。

【专访】保罗·奥斯特:如今人们越来越少谈论书籍,文学在整个文化中愈加边缘

年过七旬的奥斯特认为,大部分美国人对于文学不感兴趣,很多人基本不阅读,书写的衰退是一种全球现象。他说,“我真的希望人们能阅读更多。”

对话弗朗西斯·福山:美国中期选举、身份政治及中美关系

福山认为,如果你无法依据现实世界的发展不断做出回应,你就会在某个时点被自己的意识形态立场卡住动弹不得。

对话历史学家卢汉超:为失去历史声音的人“树碑立传”

卢汉超认为,关注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以及为“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们做记录,和研究精英人物一样,是历史学的一部分,同样是顺理成章的事。

【专访】伊恩·麦克尤恩70岁:从“恐怖伊恩”到扮演上帝

那个当年依恋着母亲的男孩麦克尤恩,如今变成了愿意在小说中扮演“上帝”的作家。他不愿意自己的小说变成对读者的低声细语,他想要读者相信他强力的声音、相信他创造的人物和世界,同时,他也让笔下的人物开口,并且赋予他们纸间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