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剧
透过王漫妮背后的江疏影,看到“姐圈”的无限可能

一部聚焦30岁女性群像的《三十而已》横空出世,承包了每天的热搜和议题。

互相物化?女性群像剧的男性困境

男性角色的类型化,一方面标志着女性向剧集的创作进入成熟期,另一方面也折射出特定的性别秩序和认同危机。作为成功的模板,他们一定会被不断“再生产”。

导演黎志:《二十不惑》在青春和职场交叉口,做稀缺题材的拓新者

“我还是低估了大家嗑银幕CP的热情,不光嗑情侣,还嗑姐妹。这其实也是给我们未来的创作一种提醒,关于人们对强关系的渴求。”

《重启》开启“盗笔宇宙”新未来,南派泛娱却只想做一家“慢公司”

在“盗笔宇宙”里,《重启》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每月养鱼电费500的陈屿才是《三十而已》里的隐藏富豪

用好金钱这种稀缺但生命力旺盛的资源,我们人生的长度和宽度都会外延。

热搜上最正确的女人戏,究竟犯了什么错误?

看似覆盖多个议题的表面热闹之下,始终掩藏着国剧最常见的问题——套路。

「二十不惑」把我看困惑了

标签化的人设、简单粗暴的人物塑造、形散神也散的剧情、难掩的玛丽苏光环。

输出态度的《三十而已》到底赢在了哪?

《三十而已》的内容力毋庸置疑,但能让它频频登上热搜,刷爆社交媒体,营销的助推也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