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
铁路改变世界的故事

从传播文明到资本、权力,再到新兴国家的现代化,铁路的故事,也是生活方式变迁、权力角逐和文明演进的故事。

工作至死:硅谷的自利泡沫下,码农要觉醒了吗?

硅谷的忠实拥趸总是鼓吹他们创新、精英的美丽新世界,在这里,拥有远见卓识的人能够得到回报,还有可能拯救世界——可惜这都是胡说八道。

五星酒店被曝卫生丑闻:在资本逐利游戏中 清洁工与消费者都是输家

我们试图从三个角度理解这一事件:隐形劳力、反向监控与资本逐利。

当艺术向金钱反咬一口:班克斯与自毁艺术的传统

艺术已经快要被金钱逼死了。市场把想象变成了一种投资,把抗议变成了某些商业大亨家中的装饰。艺术品仅剩的真正反叛方式便是在被售出的一刻毁灭自我。

资本主义不过是一种“交替领先”现象吗?

如果金属冶炼、纸张和印刷术可以由各地交替占据优势,如果这一过程假以时日不被打断,中国或印度社会能自发产生出自己版本的资本主义社会吗?人类学家杰克·古迪的回答是肯定的。

萨米尔·阿明:真正的革命必须以被剥削的穷人阶级为基础

萨米尔·阿明是非洲最伟大的激进派思想家,本文考察了他的一些理论。

毁灭资本主义?美国参议员大企业改革提案惹争议

“在这个国家没有人是仅靠自己就能积累财富的……你应该用你拿走的那一部分财富为下一个有梦的孩子创造机会。”

日本兼职工作者面临过劳死隐患

在日本,不合理的劳动政策、供不应求的劳动力市场,导致许多身兼数职的人每周需要工作70小时。

“垃圾职业”的兴起

“垃圾职业”是指毫无意义,甚至于有害,以至于从事该职业者在私下里也认为其不该存在的职业。为何它们近年来数量暴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