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文化
我认识网红的速度,已经追不上TA们的过气速度了

短视频时代的桃子姐,跳回十年前去做饭可能没人看。图文时代的罗玉凤,穿越到十年后说要嫁男神也许没人赞。

是怀旧还是玩梗:为什么2020年的年轻人迷恋上了中世纪风音乐?

中世纪风音乐把我们喜爱的歌曲放在了一个远比当下更恐怖绝望的时代背景下,提醒我们人类曾经历过更糟糕的时光。

玩梗要趁早:费玉清的“xue hua piao piao”为何爆红海外?

除了理查德·道金斯的meme理论,我们对梗的认识还有许多。

“以爽文写情怀”是否可能:从《庆余年》说起

《庆余年》在一部小说中向读者同时提供了男频、女频穿越小说的双份爽感,然而爽与情怀终究不可兼得。

在阿多诺的眼里,流行文化毫无价值吗?

在阿多诺看来,流行文化不仅仅是糟糕的艺术,它还让我们陷入了千篇一律的无聊漩涡,并剥夺了我们的审美自由。

从《野狼disco》到东北文学:干仗叙事、小品化和你老舅

借由不标准的粤语和支离破碎的港式片段,他们想象着粤语电影的刀光血影与江湖义气,又以摇动胯胯轴、比划郭富城迅速将这种想象瓦解至一套易模仿、可一直重复的表演。

哪吒与辛巴:精英的两种价值与两种家国

辛巴重新成为草原之王是他个人选择的结果,也是他和其他“非统治阶层”共同努力和斗争的结果,而肩负保卫陈塘关子民责任的哪吒则是另一种“精英”形象。

张楚:《学猫叫》这种神曲永远会有,音乐人要建设自己认为对的东西

张楚认为,大家更多地思考某种音乐是不是令自己真正感到舒适,是不是真正适合自己,是不是符合自己内在的标准。

你就是侦探:真实犯罪案件为什么吸引我们?

有时候,一台手机就能给你足不出户的“破案”体验。

复仇者联盟的道德分歧:钢铁侠和美队矛盾根源何在?

复仇者三巨头——钢铁侠、美国队长和雷神索尔——也许在基本道德哲学方面有所差异,但他们都具有合理判断、坚信不疑的能力,始终是我们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