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文化
杜甫走了苏轼来,历史人物为什么总能成为网络梗?

这些杰出的历史人物至今仍为普通人津津乐道,本身就是他们不朽的证明,正应了杜甫的那句诗:“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编辑部聊天室 | 通俗文学不经典,流行文学不严肃?阅读者的变与不变

我们并不是只要认字就懂得阅读,就像好的作品有它自身的专业性和深刻性,它也要求读者具备挑战自我的勇气和能力。

电子游戏:卧室里的大象

以大象比喻游戏,更倾向于防止简单的“妖魔化”,而更多注重现象背后社会和教育的整体语境,毕竟,正是这种语境界定了青少年的生活。

网络流行语刷屏,只因年轻人不愿好好说话?从“yyds”说起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听见年轻人不再好好说话的感叹。除了“懒”之外,还有什么原因促使年轻人使用缩写?流行语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危险?

《鲍勃·迪伦的双重生活》是如何将真实的迪伦遮蔽和曲解的?

迪伦如今的影响力建立在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不断加快步伐的重塑进程之上,但其新传记《鲍勃·迪伦的双重生活》却被传记作者自以为是和喧宾夺主的自我中心所玷污。

除了娱乐之外,社交网络上的玩梗是否还有更多意义?

在这个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感到孤独的时刻,我们在梗图里寻求混乱生活的意义,在共享的互联网文化中寻求慰藉。

为什么爽剧《赘婿》塞入了情怀还是如此拧巴?

“爽剧”总在关注与真实社会中的成功学遥相对应的读者欲望,它是个人在阶层差异迅速扩大并且固化的语境之下,针对自身所受压力进行的一种精神胜利法式的想象。

当四大名著遇见弹幕:是趣味感参与感的增加还是原著的庸俗化与污染化?

弹幕具有强烈的游戏属性,甚至它本身便是语言游戏,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弹幕版四大名著所生产的“梗”与“名场面”,与抖音、快手所生产的短视频一道,共同构成了我们时代最典型的内容生产与消费方式。

“东洋风”引发中韩网友论战,但韩国“拿来主义”并非一无可取

为什么早就有的东西,韩国人折腾下就能火?

我认识网红的速度,已经追不上TA们的过气速度了

短视频时代的桃子姐,跳回十年前去做饭可能没人看。图文时代的罗玉凤,穿越到十年后说要嫁男神也许没人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