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文化
霸总人设坍塌,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这些失败脚本的存在是可以预见的,毕竟在“霸道总裁”的完美形态里,裂痕深植于其自身——霸总们基于金钱和权力的傲慢、冷漠本来就被默认是可以理解的,男主对女主的羞辱和暴力原本就被看作是可以接受的爱情前奏。

想松弛就松弛?“松弛感”背后的特权与幻梦|编辑部聊天室

热衷于看别人家的“松弛感是一种心理投射,好像看过之后就能少一点不安。

编辑部聊天室|港乐、金庸与97回归:我们的香港记忆

香港遥远得在南方以南,又近切得从不像陌地。

拆解社交网络“审臭学”:隔着屏幕,我们到底“闻”到了什么?

从“真香定律”到“恶臭文化”,“香”与“臭”这两个始于身体官能的词语被赋予了表达情绪的社交功能,而且其用法正在变得越来越丰富。

设圈选秀,05后造星?

对比往年,慢慢成长的设圈也出现一些新趋势。

为什么可达鸭对小孩子太幼稚,对成年人刚刚好?

儿童节早就过去了,抢购可达鸭的成年人还没有收手。

从爱尔兰传奇到萨莉·鲁尼:“爱尔兰性”是一厢情愿的想象吗?

“凯尔特文化”与“爱尔兰性”如何被民间故事文集塑造?我们能否在从乔伊斯到萨莉·鲁尼的爱尔兰作家中寻到延续的母题?

杜甫走了苏轼来,历史人物为什么总能成为网络梗?

这些杰出的历史人物至今仍为普通人津津乐道,本身就是他们不朽的证明,正应了杜甫的那句诗:“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编辑部聊天室 | 通俗文学不经典,流行文学不严肃?阅读者的变与不变

我们并不是只要认字就懂得阅读,就像好的作品有它自身的专业性和深刻性,它也要求读者具备挑战自我的勇气和能力。

电子游戏:卧室里的大象

以大象比喻游戏,更倾向于防止简单的“妖魔化”,而更多注重现象背后社会和教育的整体语境,毕竟,正是这种语境界定了青少年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