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
历史学者鲁西奇的秦朝书写:“只有弄清楚一个国家,才有可能理解人的一生”

“公元前三世纪下半叶的世界,不是秦始皇一个人的世界,而是无数人的世界。”

边缘、民族与微观史:中国西南让历史学者发现了什么

西南地区的视角,能帮助我们反思长期以华夏核心区域为中心的中国研究 。

看脸时代:相术背后的社会心理

从神秘的江湖方术,到庙堂的选官制度,这两种看起来分处光谱两端的相人术之间是连续的、融合的,它们的连接点正是命运的无常,和人们对“做官”的渴望。

如何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理解山水?是逃离,更是磊落与无我

文化性精英在政治环境紧张、社会竞争失败的氛围下,对人生产生荒诞感,往往选择出走山林,成为文化性山水的重要形塑力量。

王军:从读懂梁思成开始 | 纪念梁思成逝世50周年

梁思成中国建筑史研究之坎坷命运,一而再地向我们提示,欲知中国建筑,须静下心来,怀着同情之了解,实事求是,不羼杂任何沽名钓誉之企图,不做任何偏激之毁誉,从读懂梁思成开始。

【专访】考古学家刘瑞谈汉文帝霸陵:不能说考古工作者是跟着盗墓贼做工作的

为何长期以来人们都弄错了霸陵的位置?盗墓贼帮助霸陵被发现的说法符合事实吗?为什么目前汉文帝霸陵不会进行发掘工作、以保护为主呢?界面文化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瑞。

【专访】《祥瑞》作者张向荣:王莽的权力欲和野心是逐渐增长的,以往常见叙述里描述得太夸张

张向荣在《祥瑞》一书中试图以“深描”的方式,审视人物与时代之间的互动。

大时代中的小人物:北京的人力车夫如何在1920年代进行了政治参与?

《北京的人力车夫》告诉我们,不应当小觑小人物在历史书写中的分量。

当王阳明遇见马丁·路德:明朝为何错失了历史机遇?

无论在中国史还是全球史上,明朝都是一个关键的分水岭,形塑着中国乃至世界历史的发展道路。

历史学界讨论宋朝热,学者称吴钩的写作存在问题,会把历史拆得七零八落

包伟民把吴钩这样的作者称为“专业写手”,有很多学生曾向他愤怒抗议说:“我们的文章被他(指吴钩)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