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
中国古代是否存在“第二社会”?

帝制时代晚期中国社会的“公共空间”是否存在?答案是肯定的。尽管它没有西方社会的基本要素,但是民众的确是在借助民间的宗教活动,形成一套与自己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秩序。

在底线上下的宋真宗

宋朝的真宗皇帝在位长达二十六年,自诩为明君,其实在大多数时间游走于底线上下,就此成为史上同类帝王的典型。

大英博物馆里有哪些“小型破案现场”?

“有人认为,中国历来自成一方天地,所有文化都是从本土衍生发展而来。这种观点有所偏颇。”

许知远:知识共同体已瓦解,娱乐生活变成了唯一连接

许知远不仅怀念梁启超可以施展抱负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他也怀念逝去的20世纪80年代,那时候大家关心哲学、关心中国的困境。

雍正对缙绅特权的打压为何失败

“一体纳粮,一体当差”和“军机处”、“文字狱”等看似承担了不同的政治任务,实则殊途同归,都是地主集团内部矛盾激化、皇权进一步发展的缩影。

张宏杰:如果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那么先得有一个小姑娘

古代中国王朝是如何打扮历史的?真实的历史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重要性究竟在何处?基于民族自尊而扭曲的历史记忆对人民是好是坏?我们应如何看待修史者那些“善意的谎言”?

招魂、革命与恋爱:五四与陶然亭风景的流变

陶然亭肇始于1920年代的新变,体现了传统是怎样融入现代,并实现自我的现代性转化,在新的时代重获新的诠释。

盐与周朝的兴衰

所以,周朝的破灭,既是整个中国王朝从生到灭的一个历史缩影,也是一个中国王朝盐权兴衰的历史缩影。

声音的风景:北平沦陷前后

市声沉寂后,取而代之的是间歇性的炮火声。战争构筑的无形的“音墙”,主导着北平人的听觉,掩盖掉日常生活中“执拗的低音”。

屠杀、放逐与救助:民国麻风病人的三种命运

与来自公权力和民间的各种杀戮、放逐构成反差的是,民国以来中国麻风病人得到了西方传教士主导的建制化的救助。各地的麻风医院渐次出现,这种跨国的不懈努力,最终影响到中国政商两界高层,并在国际社会掀起公益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