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
在丝绸之路的终点上:作为世界帝国的元王朝如何塑造东亚文化?

日本学者宫纪子的两本书都能看到杉山的影响,简单来说就是崇蒙元,抑宋明,否认蒙古帝国是中世纪般的“黑暗时代”,认为几百年来它的科学、文化、经济成就都被低估了。

“修仙”:中国古代的集体性社会精神追求

修“仙”者如果成功,却会在这三个方面消解父系社会:“从继承链条中退出、打断氏族的延续、不再照看年长者”。

一鼓立中国:“建鼓”与权力构图

乐器上的每个部件都有象征意义,共同构成一个权力构图,这样的响器不多。汉族有三件每个零部件都有深刻寓意的乐器:编钟、古琴、建鼓。

【专访】历史学家仇鹿鸣:李林甫是个相当能干的人物,有非常好的“吏才”

仇鹿鸣与我们聊了聊《长安十二时辰》背后真实的唐史、学界对“奸臣”李林甫及其是否应该对安史之乱负责的看法,以及当下人对“盛唐气象”的想象。

颐和园中几处建筑的变异与兴废

见微知著,记下多年来测绘与研究的一些观感心得,但愿那些与清漪园和颐和园相关的历史,以及影响过历史进程的某段史实不会随着相关文字和影像的缺失,或人为的回避而变得模糊不清,成为一段后人无法了解、难以解读的“过眼云烟”。

军队、战争与国家整合——对晚清至民国的考察

国民党通过北伐所实现的国家统一,更多地依靠了对地方军阀的收编整合。甚至像冯玉祥、阎锡山对张宗昌、张作霖的战争,尽管在法理上可以归为北伐战争的叙事系列,其实更多地靠近于军阀之间争夺地盘的战争。这也就为形式上统一中国的国民党政府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隐患,成为其最终在战场上败给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的主要原因之一。

张瀚墨:黄仁宇和他的中国大历史

黄仁宇的中国大历史概念,尤其他主张的对国家进行数目字管理,是送给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一个礼物。就像一句英语俚语中所说的:一人眼里的垃圾,却是他人心中的宝贝。

中国古代是否存在“第二社会”?

帝制时代晚期中国社会的“公共空间”是否存在?答案是肯定的。尽管它没有西方社会的基本要素,但是民众的确是在借助民间的宗教活动,形成一套与自己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秩序。

在底线上下的宋真宗

宋朝的真宗皇帝在位长达二十六年,自诩为明君,其实在大多数时间游走于底线上下,就此成为史上同类帝王的典型。

大英博物馆里有哪些“小型破案现场”?

“有人认为,中国历来自成一方天地,所有文化都是从本土衍生发展而来。这种观点有所偏颇。”